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27出乎意料的结果 ...

  •   
      “使用掌握不熟练的魔咒很容易出现各种不良后果,何况这个魔咒还是你自己在无人教授下练习的,而对于刚刚入学的你来说,它的难度实在太高了,哈利。”邓布利多校长用那双蔚蓝色的刚刚才被哈尔认为‘如果被看着,一定很难拒绝’的眼睛注视着哈尔,这让这个本来就很紧张的男孩变得更加不安,他身体轻轻颤抖着低下头,手心出的汗湿透了外袍。
      
      “……我不是在责备你,哈利。”哈尔听见邓布利多校长叹了口气,然后略带无奈的说了那句话。哈尔有些忐忑的瞟了瞟他,看到老人的脸上确实不是对他的不满之后才稍稍放松了紧攥袍角的手。
      
      “对不起,邓布利多教授。我只是想让自己更有用一点……”哈尔的声音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来,他的脸涨得通红,眼神还是不敢和邓布利多教授对上。
      
      “我对这里完全不了解,我不知道其他人都是怎样。我……如果大家能不觉得我奇怪,我愿意做任何努力。我、我真的不知道这样不可以,对不起!”
      
      做得好,哈尔!瑞在心里轻轻勾起一抹冷笑。
      
      哈尔的表现甚至比他想象的还要好上很多,这个男孩也许不想他一样懂得审时度势隐忍不发,但是他天生的野性直觉和潜意识里对人的讨好心理总能让他表现出最让人们满意的一面。虽然不能说这到底是好是坏,但是此时此刻,这点无疑是非常有用的。
      
      这次来到这间校长室前他告诉了哈尔接下来都是他的工作,但瑞丝毫没有代替哈尔与邓布利多校长或者斯内普教授交谈的意思。之前的一个多月,他可不是完全沉浸在和哈尔闹别扭中。刚刚进入一个崭新的环境,探查和了解是必须的。之前看过的的文书介绍只能作为指引,更多的重要内容——比如时至今日传统的变化,现在的局势,以及将要面对的潜在的朋友和敌人……这些都是书本无法告诉他们的,必须要靠他们自己发现。
      
      更多的东西他也无法触及,瑞这一个多月来的观察对象就是这所他们如今所处的霍格沃兹。
      
      说是霍格沃兹,但是瑞所知的可不是这个学校——探查密室一向是格兰芬多的乐趣,之前被认定为完美斯莱特林的瑞只会对对他有更多好处的东西感兴趣。人——这才是瑞关注的重点。不仅仅是从周围的各个学院的人的行动和姿态中看出形势,瑞还以斯内普为首重点观察了各个教授,可惜邓布利多并不常能看见。
      
      这一个多月来他所看到的东西……想到瑞就想皱眉,这简直就是一滩浑水!乱七八糟纠结不清!
      从一个国家的小孩子的话语和行动中最能看出一个国家的真实形态。对于巫师界这点也同样适用,而身处巫师界唯一一所学校,更方便瑞做出正确结论。
      
      在这一个月里,他看到了学院间的对立,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明里暗里的斗争,格兰芬多的被纵容以及斯莱特林的被排挤,而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就像是旁观者。这是战争留下的后遗症,但也不仅仅是那样。孩子们总是容易受到影响,然而如果是父母,他们即使讨厌之前大部分参与了战争的反面派的斯莱特林,想必大多也不会对孩子灌输‘斯莱特林都是食死徒,早晚要进阿兹卡班的混蛋’,他们毕竟为人父母,对于小辈们下如此偏颇的评论多少对自己得形象也有所损害。观察一年级的新生多半也没有这些念头,二年级越高则越是执著于此,如此这个评论的出处就毋庸质疑了。
      
      虽然早就隐隐约约觉得巫师界的战争尚有后续,可是这样对巫师界的未来灌输这样的想法……无论他的本来目的是什么,瑞都完全不能谅解!这种想法在将来可能的再一次战争后——无论谁输谁赢都一定会带来更大的后患,甚至很可能把本来不一定发生的战争引发。散布这个理念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些都是必须考虑,但是短期内根本无法处理的问题,所以瑞更多的精力并不放在这里。对教授的观察让他发现了个让他不得不重视的事情。
      
      斯内普教授在监视他,并且似乎对他和瑞的状况有一定发觉并且产生了未知的危险误解。这次他被带来这里很可能就是因为斯内普无法确定状况所以让邓布利多亲自处理,根据他的观察,显然一个纯格兰芬多的救世主更能让他们满意,所以瑞打定了主意努力装不存在,暗地里一丝不放过的观察斯内普和邓布利多的每一分表情。
      
      显然他们被误解成的那个状况让斯内普和邓布利多都非常担忧紧张,从进门至今的谈话中邓布利多不仅仅是在放松哈尔的精神,在说话的过程中还在用不易察觉的视线一直在打量他们,柔和的熏香和热巧克力都是能让人放松的东西,就好像邓布利多他们在期待着什么破绽和不同寻常的反应。嗯……那个被误解成的人应该不喜欢热巧克力,因为在哈尔喝掉了半杯后,邓布利多的眉不自觉的轻挑了一点,嘴角也有轻微的上翘。
      
      ——好吧,他不是想说这个。瑞的脸色又沉重下去,邓布利多在他们谈话的短短十几分钟里频频关注他们的额头。这个由伏地魔留下的伤疤,里面的那个阻隔了他和哈尔的东西应该就是他们被误解为的对象。伏地魔……
      
      这可不妙。被误解为那个家伙,以及被怀疑可能是那个家伙都是。
      
      这代表的不仅仅是被监视和防备的麻烦,还代表着更麻烦的东西。比如——他们很可能在某些时候被怀疑为伏地魔的附身者,以及更麻烦的,而他之前一直觉得不太正常却找不出原因的对已经不再具有很大价值却被捧到极高的救世主身份的解释。
      
      伏地魔很可能没有死,而他就是被推出的旗帜,或者炮灰。
      
      ——不幸的,瑞推出了这个结论。
      
      这些东西都让瑞极不愉快,但是却不无可能。
      
      混蛋!
      
      虽然找到了和他同属一个阵营的人,而且很可能就是这一势力的首领,但他们在对方的眼中显然仅仅相当于一个棋子,对方仅仅需要他们按照他的希望和安排做一些事。还有比这更糟糕的吗?没错,原以为已经死掉的敌方首领居然还活着!
      
      即使是一向冷静的瑞在推理出这一切的时候都忍不住想要骂人并且狠翻白眼,如果告诉了哈尔这些……瑞有些犹豫。可是不告诉他也不可能,让那个男孩没有丝毫准备的面对这一切同样残酷。
      
      哈尔和邓布利多的对话还在继续。
      
      “……你完全不需要这样,哈利。”邓布利多的声音中流露着惊讶以及细微到难以察觉的愧疚,他明亮的蓝眼睛也同时闪烁了一瞬,但仅仅是一闪而过他就恢复了常态,只是紧接着小心的瞟了一眼斯内普。那个黑漆漆的男人一动不动像一座石像的坐在一边,脸部像平时一样毫无表情。
      
      “你还是个孩子,哈利,怎么会有人对你做出如此高的要求呢?你完全可以放松下来,跟着教授们的步调学习,好好地交几个朋友,尽情的享受校园生活就足够了。”
      
      “可是我之前对这里一无所知,如果我不尽量努力,或许马上就会被其他人甩开很远。如果我没办法继续留在这里,或者之后不得不回到之前的生活……抱歉,邓布利多教授,我真的不是故意想要麻烦你们。”
      
      “好的好的,我明白了孩子,不要紧张,深呼吸——”邓布利多颇有些无奈的指示哈尔——他的脸已经因为压抑抽噎而憋得通红。
      
      “我可以向你保证,不会有任何人赶你回去,放心。”邓布利多蔚蓝色的眼睛中是坚定的色彩,哈尔情不自禁的逐渐平稳了呼吸。
      
      “现在你知道私下练习魔咒的危险了,而且也有了我的保证,那么你能给我一个保证吗?”邓布利多教授冲哈尔眨了眨眼,可哈尔却再度沉默了。
      
      “我……”先不说瑞,他自己也早习惯了尽可能的掌握自己的力量,何况根据瑞所说,现在他身处并不安定的环境而之前也得到了验证。他不能做出这个保证,也不想欺骗这个他有着不错印象的老人,所以哈尔咬着嘴唇没法说出任何话。
      
      他的不安已经刻入了骨髓,时刻逼迫着他拼命的向前进。邓布利多忽然觉得内心涌起极大的愧疚,他让一个仅仅十一岁的孩子不得不把变强变成了一种习惯,并且对别人的保证和接近毫无安全感。无论为了什么,这是他的罪。可是他也没有其他退路了……邓布利多的嘴唇轻轻颤抖一下,然后下了一个让他自己都吓了一跳的决定:
      
      “那么哈利——你愿意之后在西弗勒斯的指导下更有计划的学习一些额外的内容吗?”
      
      这句带有一定冲动的话不仅在一瞬间让邓布利多自己以及哈利惊讶,几乎是同时,那个黑漆漆的男人猛地站起身咆哮出声:
      
      “邓布利多——你疯了吗?让我指导这个刚入学的,鲁莽愚蠢的小崽子?”那气势看起来就好像他下一秒就会把哈利活生生的吞下去,可邓布利多却呵呵的笑起来。
      
      “哦,西弗勒斯,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你也不希望哪天看见哈利把自己炸伤吧?”
      
      “这个鲁莽愚蠢一无是处的小崽子做出什么事根本就和我毫无关系,我也不想和他牵扯上任何关系!”斯内普怒吼着,然而邓布利多却目光漂移了一下就忽略了他的话,转过视线看着哈尔询问他的意见。
      
      “呃……我,”哈尔有些迟疑,他也并不太想和斯内普度过那段本来能让他愉快些的时光。
      
      “答应他。”瑞却这样说道:“这对我们有很多好处。”
      
      “那……好吧,我是说,我很乐意。”哈尔虽然鼓了鼓嘴,但还是这么说道。声音里还夹杂着斯内普‘我绝对不会指导你!’的背景音。
      
      “没关系,我会和他说好的。”邓布利多冲哈利眨眨眼:“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可以自己回去格兰芬多塔楼?你一定很需要一场热水澡缓解今天收到的众多刺激。”
      
      “呃,是的,邓布利多教授。”哈尔准确的明白了邓布利多让他离开的意思,快速的跳下凳子向他道别。而就当哈尔的手即将触及门把手时,邓布利多有一句问话忽然传到他的耳边:
      
      “哈利你平时有没有听到什么别人听不到的声音?”
      
      “别人听不到的声音?不,我没有听到过。”哈尔条件反射的回答,然后才想起之前他和那条巴西巨蟒的对话,但是邓布利多的回答已经过来了。
      
      “那么再见,哈利。祝你做个好梦。”
      
      “您也是,邓布利多教授,再见。”抿抿嘴,哈利走出了那扇门。
      

  • 作者有话要说:  每次瑞的出场都是对我脑细胞的一场大屠杀……
    那个,那个……(对手指偷偷瞟)我想要长评……(星星眼望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