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26校长室的谈话 ...

  •   
      两人静静的走在通往校长室的路上,斯内普的步子很大,哈利必须要一溜儿小跑才能跟上,刚刚经历的事情让他的身体还一阵阵的疲软,但是心中的紧张又让他忍不住肌肉紧绷。
      
      “瑞……他要带我们去校长室,我们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哈尔有点不安的轻微颤抖,想到有可能得回到曾经的那种被所有人排斥的生活中,他就无法抑制的恐惧。他不想失去现在的一切。
      
      “问题?我们——不可能在这里出什么问题,你完全可以放下心,接下来是我的工作,你只要好好做你该做的就好。只是斯内普……”哈尔听到瑞沉吟的拉长了尾音。
      
      “这个人倒是很有趣。”瑞难得的出自自愿的勾起了嘴角。
      
      对哈利•波特针对到了极点,热衷于用永远能比上次更加尖刻的语言打击他们,以至于对他们吹毛求疵,完全的把情绪融进了工作,拿他们尽情的发泄了情绪。但是却又隐隐的透出对他们的带担忧保护意味的关注——他可没有看错,刚刚是那个男人抢先在其他教授前面大步的走进房间,一确定巨怪倒下就快速的寻找他们,那一瞬的视线中透露出了一丝平时从没见过的感情,瑞确信那一抹焦躁并不是他的错觉。而刚刚说的为了不让他们私下练习魔咒受伤而带他们去找邓布利多校长,虽然可能确实有这个成分,但是绝对只是个借口。发现了什么?还是想从这里知道什么呢?
      
      非常,有趣……瑞像哈尔平日一样露出眉眼弯弯的笑,但同样的表情,由他做出来看起来却透露着淡淡的挑衅和狡猾。
      
      我们来试试吧,你们能从我们这里得到多少你们想知道的,而又会被我们发觉多少。
      
      去校长室的路并不远,在斯内普的带领下他们不像平日里偶尔走错路,很快就到达了校长室。校长室门口不像公共休息室是用画像守门,哈利看到斯内普对着门口的滴水石兽咕哝了一句什么——那句话的声音实在太低了,几乎就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瑞还注意到斯内普的脸一瞬间的扭曲。然后门打开了。
      
      走过一条曲折向上的并不长的楼梯,两人到达了又一扇门前,这扇门上没有任何画像或者石像什么的守门工具。斯内普用指节在门上狠狠地叩击几下,然后门里响起熟悉的邓布利多校长和蔼的声音。
      
      “请进。”他说。
      
      “我把伟大的救世主带来了——一年级就能够使用清水如泉,打败巨怪,前途无量的人物。”斯内普的心情似乎从来没有好过,以至于这种夹杂过多讽刺的描述只要和他一起一段时间就一定会习惯。即使不习惯也会很熟悉,所以即使是哈尔也没有再像最开始那样暴跳如雷,而只是低低垂着头,小声说了一句:
      
      “不是我自己,还有赫敏和罗恩。”斯内普无视了这句话,不过也没人期待过他会听进去。
      
      “哦,不要对一个刚刚收到惊吓的孩子这么严苛,西弗勒斯。”邓布利多校长笑眯眯的对斯内普说道——瑞觉得他纯粹是在火上浇油。
      
      “放心吧,这可是连巨怪都能打败的大人物,怎么会被一个小小的魔药课教授吓到。”斯内普非常‘不负众望’。
      
      “请坐吧,哈利,不要介意西弗勒斯的话,他只是严厉了点。”白胡子及腹的老人笑眯眯的冲哈利比比他侧边不远处放置的椅子,招呼他坐下。
      
      “西弗勒斯,今天辛苦你了。需要一杯蜂蜜茶吗?”瑞小心的瞟着斯内普的表情,眼看着那个男人的嘴角抽搐了几下,然后深深抿住。
      
      “如果那些胶凝物真的能被称为茶。”黑漆漆的男子‘唰’的一甩衣摆坐在了离哈利最远的一张椅子上。邓布利多的眼睛闪了闪,带点担忧的看着斯内普,但男人毫不理会的黑着一张脸,看都不看邓布利多。片刻,老人轻轻叹了口气放弃了努力。
      
      “哈利,很抱歉在开学这么久后才找你聊聊,我平时实在有点忙。”邓布利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冲哈利举了举杯子:
      
      “虽然很想让你尝尝我近来正喜欢的蜂蜜茶,但是我还是觉得你大概更需要热巧克力,喝点尝尝吧,味道应该不错。”
      
      “呃,是、是的。”瑞没有说话,哈尔有些不太适应慌乱的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入口的热烫的醇厚巧克力瞬间让他全身一阵热流通过,肌肉也放松了几分。
      
      “谢谢您。”哈尔真诚的冲邓布利多校长露出一个灿烂的笑,但很快就垮下来有点不知所措的挠了挠脸,颇有些自暴自弃的低着头问道:
      
      “您说的……呃,开学这么久才找我聊……您有什么事要告诉我的吗?”
      
      “呵呵,哈利你真的和你父亲很像,总是有点急躁,没太大耐心。”
      
      “您认识我父亲?”顾不上理会为老人对他的带着怀念意味的指责,哈尔猛地瞪大了眼睛,不自觉的挺直了背向前探着身子急切的问。
      
      “当然,不仅是你的父亲,连你的母亲当年也是我教过的学生。他们都非常优秀,你完全就像是集合了他们一切的延续,果然不愧是他们的孩子呢。”邓布利多校长乐呵呵的笑着,轻轻点了点头。
      
      “他们——是什么样子的?”哈尔已经忘记了之前还担忧过的问题,一心都是可能知道父母形象以及见到曾经和父母在一起的人的兴奋。斯内普眼神阴暗的看着哈利,紧紧地抿住了嘴,看起来就像是极度的不耐烦,可又有那么一点不一样。但哈尔现在完全无暇顾及他,只是更急切的探了探身子。
      
      “你长得很像你的父亲,并且拥有和你母亲一样的绿眼睛。你的父母都曾经是格兰芬多,你的母亲莉莉•波特拥有长长的深红色的卷发,就好像你的朋友赫敏一样喜欢读书,热情并且从来不吝于帮助别人。而你的父亲同样是个好学生,只是有时有点过于活泼让我这个老头子受不住……”说到这里邓布利多甚至调皮的冲哈利眨了眨眼睛并耸了耸肩,哈尔忍不住勾起嘴角。
      
      “够了!”忽然斯内普的暴喝打住了哈利和邓布利多校长关于哈利父母的讨论,哈尔有点迷茫的望过去然后马上打了个大大的寒战。男人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阴暗,浑身放射着一种让人难受的气息,哈尔一瞬间觉得他甚至无法呼吸。
      
      “我以为我带这个小鬼过来不是为了让你们闲聊的,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能花在安慰一个无法断奶的小崽子身上!”整个空间都充斥着这个男人的烦躁和压迫感,那种仿若实质的压力让哈尔无法抑制的轻轻颤抖。
      
      “……”邓布利多校长叹了口气,用他如同天空一样蔚蓝色的眼睛注视着斯内普:“西弗勒斯,我真的认为你需要一个好好的休息,你的精神绷得太紧了。”那双眼睛中流露着无限的安抚,连一旁看着的哈尔都觉得如果那道眼神是对着自己,他一定无法拒绝,因为那是源自心底的关怀和温柔。
      
      可斯内普拒绝了,男人的神色更加难看,嘴唇被他自己肆虐的发白。
      
      “我不觉得我虚弱到甚至没法支持一场交谈——只要那不是无休止的让人生厌的温情剧!”
      
      “……好吧,如果你坚持。”邓布利多又注视了斯内普一会儿,最终还是败在男人一步不退的坚定视线下,同意了他的说法。
      
      “我只是觉得哈利大概需要一点放松缓解他今晚的惊吓。”
      
      “我也只希望这个放松现在已经告一段落。”斯内普的背紧绷着,阴沉的瞟过哈利,哈尔为那冰冷的视线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
      
      “好吧,好吧。一会儿哈利你可以快点回去洗个热水澡,然后好好的睡一觉。”
      
      “呃,是的,我会的。”哈尔又恢复了刚开始的拘谨,刚刚斯内普的爆发让他完完整整的想起了来到这里的原因,而瑞甚至还没有说一句话。一无所知的不安让他更添了一份焦躁。
      
      “瑞,到底是要怎样?还是已经怎么样了?”
      
      “不要和我说话!”瑞严厉的说:“在两个人的眼睛都紧紧盯着你的现在你的一举一动他们都能看清,你不希望我们完全暴露吧。有什么事回去我会告诉你的……一切都很好,别担心。”
      
      哈尔心中稍定,老实的坐稳,捧起巧克力杯子抿了一口,等待什么事发生。
      
      “刚刚西弗勒斯说,哈利你现在已经可以使用‘清水如泉’了?”邓布利多的声音打破了沉默,还是那样慈祥的声音,有点紧张的哈尔慌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结结巴巴的回答:
      
      “呃,嗯,是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外边天阴森森的一直在下雨,搞得我昏昏欲睡,如果不是上周很勤奋的申了榜完全不想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