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连漾被大长老叫到了一旁。

      大长老虽已修炼数百年,但因修为迟迟不足以渡劫,这些年已显了老态。
      满发银白,背微躬,声音也含混厚重。

      唯一双眼,瞧人如鹰隼,压下的视线尖锐严厉。

      甫一站定,大长老便开口问:“你今早去了何处?”

      “去接应新弟子。”连漾道,“大师兄说今年拜入山门者甚多,我便去了千灵阶一趟。”

      大长老将眼一虚,语气并不见好。
      “知远只告诉你新弟子颇多,不曾说过你应师姐今日归宗?”

      “说过。”

      “那你为何不在主峰迎你师姐,偏去千灵阶多管闲事!”

      连漾不语,只细盯着他,将他的神情变动尽收眼底。
      见他有意要责难自己,她忽然开口道:“弟子近些天总觉得灵脉不通,所以才借下山的机会疏通灵息,不想竟耽误了迎师姐回宗。”

      她说得慢,可大长老却听得格外仔细。
      尤是在听说她灵息不畅以至灵脉有异后,忽轻拧了眉,急问:“眼下可好些了?”

      “下了趟山,好了不少。”

      大长老这才缓和了神情,也一并放下了苛责她的打算。

      “此事暂且不提。”他话锋一转,“方才那些话你当听见了,你师姐离宗太久,按规矩当先入外门,经过每年考核,再进内门——”

      “是。”没等他说完,连漾就点点头,“大长老言之有理,宗门规矩,自当遵守。”

      这话说得轻松,将大长老给捧成了恪守宗规的严师,却堵得他开不了口。
      脸也一阵青一阵白。

      一口气闷在心里不上不下,缓了阵,他才委婉道:“可你应师姐身体抱恙,若参与考核,对她只有害无益。”

      连漾装作听得认真,甚而还露出几分担忧:“是啊,那该如何是好呢?”

      大长老将声音压得低了些,道:“待会儿你与你应师姐比试一番,也好堵住那些弟子的嘴。”

      他这话说得含含糊糊,可意思却再明显不过——
      让连漾与应观镜比试,但要故意作假输给她,以此让弟子们信服应观镜。

      连漾面上不显,心里却冷笑一声。

      和原剧情一样,大长老还是要推她去和应观镜比试。
      在话本里,她考虑到应观镜的身体不好,便不作犹豫地答应了大长老。

      比试中,她也的确让了。但就在快结束时,应观镜突然引导剑气割伤了自己的胳膊。

      她做得隐蔽,只有离她最近的连漾看见这一举动。
      而连漾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对方一句“不过是小比,小师妹何须这般认真”给砸昏了头。
      那时她才明白,应观镜是有意陷害她。

      她本欲辩解,却被上前查看伤情的大长老告知,应观镜的伤口上的确沾染了她的灵息。

      证据确凿,辩无可辩。

      应观镜的伤不重,但足以把连漾打成恼羞成怒的狭隘之人。
      万剑宗向来鄙夷比不过就打伤对方的行径,在场的其他弟子虽没说什么,但也多多少少有些不满。

      直到后来临死时,她才知道,当时之所以在应观镜的剑上探出她的灵息,是大长老提前动了手脚,将她的灵息凝为灵核,铸在了那把剑里。

      他这样做,正是为了让她逐步失去全宗人的信任,成为不忠不义不肖之徒。
      只有这样,取她灵脉时才会无人护她。

      而她却什么也不清楚,只能因为一桩接一桩的“怪事”,逐渐被所有人孤立。
      不仅如此,在应观镜回宗前,大长老对她的好也成了压在她心上的一块巨石。

      剜下灵脉前,大长老屡次出言斥责:
      ——连漾,你太让为师失望。
      ——以往为师待你如己出,将你收为亲传弟子。你身子弱,便拿灵草仙丹养护你的身体。可你不仅不懂珍惜,竟还嫉恨你应师姐,无数次加害于她。
      ——而今取你灵脉去救她,便是天经地义,将功补过!

      那时连漾已经被折磨到崩溃,就连她自己也混淆了,是不是真欠应观镜什么。
      似乎错全在她。
      是她不懂珍惜,是她心胸狭隘,也是她恶毒阴狠,竟不顾劝阻,屡次伤害应观镜。

      可以说,大长老令她与应观镜比试,不过是设计她失去同门信任的一个圈套。

      -

      将这段剧情在脑中过了一遍,连漾一时只觉好笑。
      剧情里的她被控制了言行,但如果真是她来,只怕不等应观镜说完就干脆给她一剑了。

      而大长老似乎已笃定她听懂了话里的意思,且不会拒绝,说完后便朝殿前走去。

      可没走两步,他就听见身后的连漾道——
      “我明白了,多谢长老提点,长老放心,弟子定当全力以赴。”

      大长老动作一僵,转过来看她。
      满脸不可置信。
      ???
      他提点什么了?
      怎么就要全力以赴了?

      他神情愈发古怪,正要张口,但管衡恰巧过来,打断了他。

      “师父,”管衡道,“弟子已安排妥当,是否现下开始比试?”

      连漾一听,挑了下眉。
      看来这两人是一早就做好推她去比试的打算了?

      “好。”大长老应了声,忽想到什么,又道,“知远,连漾素来听你的话,比试前再提醒她两句。”

      视线对上,管衡登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待大长老走后,他转而看向连漾。

      他并不急于“提醒”,而是问:“漾漾,昨日的头痛可好些了?”

      连漾看着他。
      身前的人芝兰玉树,光风霁月,与她刚进宗时一样,甚至更为温和。

      她进宗时才四岁,爹娘被魔物害死后,大长老便将她丢去了杂扫院,很多记忆都已模糊了。
      对那段日子唯一记得的,就是常吃不饱饭,夜里哭得睡不着觉。

      好在她能熬。
      咬着牙熬过了灵脉未开时的苦,熬过了修炼自学的累。

      后来被大长老捡回主峰,她也遇见了第一个待她和颜悦色的人。
      便是管衡。

      管衡引她入了主峰,带她接下第一次除魔任务,之后的无数次历练中,也是他二人并肩作战。
      那样不世出的天才,性子又温润如春水莹玉,实在张扬夺目。
      同其他弟子一般,连漾也免不了将他当作遥不可及的目标,一面仰慕,一面追赶。

      但就是待她这般好的管衡,所做的一切竟只是为了消除她的戒心,利用她的感情,好为应观镜剖取灵脉。

      可以说,她知晓大长老要害她时,也没这么难受。

      而难受的劲儿过了,便是反胃,恶心。
      她实在想不通,管衡到底伪善到什么程度,才会藏着阴狠毒辣的歹心,每天笑面朝她。
      面上温温和和地唤她一声“漾漾”,背地里却算计着怎样博取她的信任。

      连漾错开视线,道:“已不疼了。”

      “那便好。”管衡轻声道,“待会儿比试,是要用你自己的佩剑吗?”

      剑。

      连漾攥紧了手,背上的剑如烙铁一般,烫得她心口都在疼。

      他哪来的脸面,提起这把剑!

      这剑是两年前的春节,他送给她的礼物。
      自爹娘去世后,她再没收到过这般珍贵的东西,又是管衡送她,她一直小心待之。

      但翻看了原剧情,她才知道,这把剑也早被大长老动了手脚。
      大长老在剑上施了箍灵诀。
      这诀法甚为诡异,会强行扭曲人的灵脉,以重塑成施诀人想要的模样。

      他用这诀,正是为了让连漾的灵脉能更完美地融入应观镜的身躯。

      而她却全然不知,还可笑地将这剑当个世间绝有的宝贝!

      她面上丝毫不显,抬头时,眉眼间甚而还见着笑意。
      “自然了,师兄赠的剑,分外好用。”
      她不仅要用这剑,还要当着他和大长老的面,毁了它!

      “漾漾喜欢就好。”管衡顿了顿,这才开始进入正题,“你观镜师姐灵脉受损,灵力运转有限,比试时点到为止即可。”

      连漾点头,脑中没了难过,只剩四个字——
      道!貌!岸!然!

      狗师兄!
      真心疼你观镜师妹,就自个儿去呗。
      非要来招惹她。

      管衡:“今日四峰弟子大多都在,听闻观镜归宗,长老也来了两位,那两位俱与青月仙君情深义重。”

      青月仙君便是那位陨落了的前宗主,也是应观镜的娘。
      他这是变着法地提醒她要学会放水,让应观镜在全宗人的面前显显本事。

      “我懂。”连漾往上折着袖子,露出白皙的腕,“师兄,你还不信我么?”

      管衡本都已经放心了,但见她忽然开始折袖子了,突地感到一丝不安。
      “连漾,”想起她往日与其他宗门弟子比试时的疯劲儿,他眼皮一跳,“你真明白了?”

      “师兄!”连漾轻拍了下他的胳膊,笑眯眯的,“你就算不信我,还不信应师姐了?”

      末字儿一落,她便快步朝斗剑台走去了。
      望着她的背影,管衡不仅没松口气,反而越发不安。

      但已来不及了。
      她快跑了两步,便上了斗剑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