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述戈回来时,连漾正没正形地趴在石桌上,记录封临的考核情况。
      雨渐大了,淅淅沥沥将凉亭盖顶打得脆响。

      她扫开簿册上飘落的水珠子,再才抬头。
      也不说话,单盯着那面如冠玉的少年郎,试图从他脸上搜寻到厌恶的迹象。

      最后,她仅得出一个结论——
      这人可太会演了。

      她把眼睛都盯酸了,也瞧不出半点。
      莫说厌恶,甚至连一丝不耐烦都没有。

      她对面的述戈微垂下头。
      面前的人正没个正形地撑着脸颊看他,打眼睫底下漏出的眸光比雪地里的雀儿还跳得欢。

      她的打量干净率性,仿佛新雪不断飘进野火。新雪明澈,但更显眼的却是那肆意烧灼的火焰。

      述戈摩挲了一下指腹。
      指腹余留着鲜血的黏腻触感,他还能感受到血管的轻微跳动,暗伏着尚未平息的愉悦心绪。

      很漂亮。
      他微弯了眸。
      想再动一次剑。
      将这眼睛剜下来。

      连漾本想看出他的厌恶,但不知怎的,他忽然笑得更明显了。
      与此同时,系统传来提醒:【宿主继续加油,小反派的好感在持续上升!】

      ?
      她做什么了?

      不过这一提醒倒是让她回了神。

      连漾的视线落在他的肩头。

      那块儿的布料已经被雨水洇得灰湿。
      再一看,乌发上也缀了些细雨点子。

      连漾站起身问:“避水诀失效了吗?”

      述戈似乎这会儿才反应过来。
      他垂眸扫了眼半湿的衣袖,笑道:“雨小,不打紧。”

      连漾已将他当作了半个师弟,便说:“我再用个诀吧。这雨越下越大,况且还有段路要走。”

      没想到刚往他身上丢了个避水诀,系统就传来提醒——
      【宿主,好感度又不涨啦——等等!怎么开始下降了?】

      连漾:……
      这人也真神。
      什么都不做就涨了好感,关心他却不涨反降。

      难道是在嫌她话多?

      连漾垂眸细思,忽来了兴趣。

      她脾性不算好。
      往常大长老也说过,她在万剑宗待了十几年,没见有多平稳,还是上山时那副跳脱性子。

      譬如眼下,明知道会招他厌烦,却偏要像逗小猫儿那般惹他说话。

      她将簿册往袖里揣去,开口问:“方才下山的封临——听他的意思,似是与你一早就认识?”

      述戈随她出了凉亭,道:“多谢师姐关心,不过我与那人此前未曾见过。”

      连漾拿余光瞥他。
      只见他眉眼带笑,并不像同年纪的多数小郎君那般张扬,反倒一副好相处的模样。

      噫……
      可有趣,还是个表里不一的小混球。

      她轻弯了眼,有意往那猫爪子上捏。
      “他的话你无须放在心上,既然能过了千灵阶这一关,你的灵力便是没问题了。”

      述戈乖顺点头。

      乍一看没什么,但连漾却发觉他的唇角稍稍往下压了些。
      并不明显,若不是有系统提醒好感度,定然看不出他并不想听她说话。

      这副样子,颇像二长老身边那只藏着乖戾脾气装乖的灵猫。

      连漾再不逗他,收回视线。

      她昨夜里翻了弟子册,对述戈也有了些了解。

      述家地处北衍,修道世家,仙魔大战前也有过飞升成功的仙人。
      不过,往后的述家人同大多数修士一样,要么渡劫后便了无踪影,要么根本突破不了渡劫期。

      述戈是述家的嫡系子弟,其下还有个孪生弟弟。
      三岁时,述家兄弟被父母带着外出避暑,遭到魔物袭击。述戈被魔重伤,自此不见踪影。
      而就在今年年初,述父终于找到了失踪多年的述戈。

      至于他在哪里找到儿子,这十几年里,述戈又身在何处,如何活下来,簿册上一字未提。
      其余的,则只说了句“灵脉惊奇”。

      -

      他二人登上峰顶时,大殿已来了许多人。
      连漾本以为是收徒大典的缘故——
      往常这般重要的日子,除却从未露过面的第五峰,其余几峰的弟子都会齐聚主峰大殿。

      但等走近了才发现并非如此。

      众人没在讨论收徒大典的事,而是眉头稍蹙地紧盯着大殿上方,低语着什么。

      连漾顺着大家的目光抬头望去——
      那处站了三人。
      左右两人是管衡与大长老,而被他二人护在中间的,则是个冰肌玉骨的女子。

      那女子云容月貌,一头如绸乌发散在身后,虽捧了个小巧精致的紫金暖炉,又披了件苍穹灰的斗篷,领上一圈白绒,但脸色仍显着些病态的苍白,惹人怜惜。
      眉眼清冷,不见笑,可也并不让人觉得疏远。

      连漾心一颤,下意识觉得那人就是应观镜。
      她正想看得更清楚些,一旁的弟子却已发现了她,喜道:“小师姐?你来啦!”

      她没压声儿,一时间,大半人的目光都移向了连漾。

      甫一瞟见她,那些弟子眼中的不满便消失得干净,转而沉进了惊喜。

      他们接二连三地开口唤她,大殿里比先前还要闹腾许多——

      “小师姐,您终于来了!”
      “漾漾师姐!看我,看看我!我学了之前斗剑小比上你使的那几招剑法,还望小师姐多加指点!”
      “小师姐,下回外出试炼带上我罢!我定然不会捣乱。”

      最先叫连漾的那弟子稍蹙起眉尖,似是在懊恼不该那般放声。
      思来想去,她一把拦住那些人:“安静些,这是大殿,都安静些!”

      没人理她。
      她只得又道:“小师姐刚回来,莫吵着她了。”

      这回声音比方才还小点儿,人群却瞬间安静下来。

      那弟子这才心满意足地垂了手。
      她看向连漾,眼眸亮得仿佛撒了把星子。
      “小师姐,我们先前在第二峰见过,您还给过我一张开运符!”

      面前的少女十三四岁,杏眼柳眉,背了把没开刃的剑。

      连漾见过这女孩,印象不深,足看了半晌,才不确定道:“宋娉师妹?”

      宋娉顿时眼一弯,头稍昂,眸底的喜悦再明显不过。
      “是我!小师姐,您最近怎的不来第二峰了?我们新养了些灵雀,可爱得很,师姐您一定喜欢!”

      一旁有人酸道:“一年四季,漾漾师姐至少要往第二峰跑个百天,还有何不满的?”

      宋娉却不理他,只满怀期待地看着连漾。

      大长□□四位徒弟,他们这些次峰弟子最崇拜仰慕的,却是那年岁顶小的连漾。
      她虽年纪小,进宗时日又短,但修炼的天赋颇高,且肯下苦功夫。
      其修为就算放眼天下大宗大派,在同辈中也是翘楚中的翘楚。

      况且她还不像其他师兄姐那般冷若冰霜,而是不拘泥于规矩,在玩上亦颇有钻研。

      于他们而言,小师姐便是既值得信赖,又万般亲近的存在。

      连漾解释:“这几日在忙收徒大典的事,还未曾得空。”

      宋娉点头,正要开口,殿上却传来一阵轻咳。
      那咳嗽堪比浇进沸汤里的一瓢冷水,顷刻间就压下了殿内的躁乱。

      众弟子朝殿上望去,只见大长老已紧拧了长眉,满面肃然。

      待他们都移过视线了,大长老才厉声道:“如此吵作一团,成何体统!眼中可还有半点规矩?”

      可一反往常,这斥责并未让弟子们生惧,反而引起了他们的小声抱怨。

      连漾将这异样收入眼底,不等仔细询问,便听见大长老又道:“观镜虽离宗多年,但仍为尔等师姐。况且她身子骨弱,往后更当多加尊敬照顾。”

      大长老的一番话也让连漾认准了那女子的身份——
      果然是往后要把她按在地上虐的应观镜。

      这一认知令她不免有些警惕,可心还没往上提呢,就听见身旁的一小弟子拔高嗓子问:“长老,这位‘观镜师姐’为何可以直接拜入内门?”

      大长老拧了眉,说:“观镜离开万剑宗时,已是内门弟子。不过常年在医谷休养,至于修为,她远在尔等之上。”

      那弟子却并未被说服。
      “可弟子记得有两条宗规,一则内外门不分修为高低,二则若灵缘不够,即便已是内门弟子,也当离开,从外门弟子开始做起。”顿了顿,他又特意补充一句,“即便是青月仙君在这儿,也不会轻易打破宗规。”
      他们在修炼时,都需接下宗派任务以积攒灵缘。可若依大长老所说,应观镜常年在医谷休养,灵缘定然不够。

      面对他的质疑,大长老不以为意。
      “此事已定,无须再议。”

      他这话很快就引来讽笑:“这么麻烦干嘛,何不直接提她做六长老?”

      另一弟子附和道:“上来便是亲传弟子就算了,还要我们处处照顾她。这万剑宗成了义庄吗?饶是我们能处处让她,那妖魔来了也要让?”

      甚而还有互相拉着咬耳朵的——
      “想服众,让她出来比试一番不就行了?”
      “就是,灵缘不够,修为总得过得去吧。”

      连漾听了,顿时明白他们在不满什么。
      在这儿的弟子大多数是后进宗的,并未见过应观镜。
      而应观镜一回来就被收为亲传弟子,不免引来非议。

      她当时被大长老擅自作主收入门下,也受到不少质疑。直到在宗内小比上接连取胜,情况才逐渐好转。

      议论不止,大长老的脸色越发难看。
      倒是一旁的管衡,垂下头同他说着什么。

      沉思半晌,大长老忽左右打量起人群。

      见他这样,连漾神情一僵。
      她想起来了,原剧情里,大长老就是在这儿把她拖出去,让她和应观镜比试,以此服众。
      这段剧情,也正是她一路被虐的开端。

      思及此,连漾下意识拽过身旁的述戈,挡在了自己前面。

      在她拽上来的瞬间,述戈便握住了腕上的剑。
      只是他很快又松开,勉强维持着面上的平静,好脾气地问:“小师姐?”

      “嘘——别出声!”连漾鸵鸟一样躲在他背后,压低了嗓子道,“我先躲躲。”
      四周人都在讨论应观镜,自然无人注意他们。

      述戈虽看不见她,可后背传来的触感却极强。
      他不喜与人来往,更莫说贴得这般近。

      可眼下,他脑中却莫名想到了那抵着他后背的手。

      在千灵阶上时,他见过她使剑。
      剑光寒芒,很漂亮的手法。

      不知她杀人时,是何模样。

      陡然冒出这念头,他的呼吸也跟着一乱,瞳仁如被光刺了般缩紧了些。

      可惜了。
      那叫封临的蠢物,该留给她来杀。

      连漾本想带着他往殿外走,却突然发觉他的身子正在轻颤。
      她一愣,抬头,便看见了他耳尖上陡起的薄红。

      !
      连漾不自在地松开手。
      震惊!
      原来这小反派,这么纯情的吗?

      她刚有动作,就叫大长老发现了。

      “连漾,”大长老沉声道,“你过来。”

      连漾:……
      果然。
      是祸躲不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