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7章守护你 ...

  •   “让开,好狗不挡道。”

      “我要是不让开你能怎么样?是要自己做小狗过来咬我吗?”

      傅萧凌说完这话低眸讽刺的笑了,他这会儿正在等待着梁浅浅发疯般跟自己吵架。

      在他们没有下课之前,傅萧凌与李军就已经商议过了。

      他来负责跟梁浅浅吵架分散她的注意力,李军则是见缝插针拉着慕小钰离开。

      梁浅浅握着扶手的手掌在心里就很酸涩,慕小钰勾着她的手臂看的出来她很不开心。

      她冷眼看了一眼李军,心里也跟着不舒服起来。

      “傅萧凌,你以后再也别给我送饭了,我不需要你照顾了。”

      梁浅浅说不上来是委屈还是酸涩,反成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

      她移步下了最后一台台阶,准备走一侧离开这里从此远离傅萧凌。

      傅萧凌一个侧身再度堵在了她要离开的方向,放学的一些学生看了他们几眼没人敢停留多看。

      梁浅浅莫名失落的轻声质问:“学长,你到底要干嘛?”

      “我的一份早餐你能买两百五十块,你确定不让我送了,我还打算一天多送几份哪!”

      傅萧凌低眸故意说出了真相,好像是在嘲笑她的意思。

      事实上他是觉得梁浅浅是因为有困难才会买早餐赚钱,如果她愿意坦白一切他想帮她。

      如果梁浅浅不愿意坦白,他今天晚上会以哥哥的身份去质问原因。

      梁浅浅拿着早餐卖钱确实挺没人品的,因为他的质问她硬生生站了半分钟都没说出一个文字。

      李军乘机拉着慕小钰把人拉到自己身边,慕小钰松懈开了搂着她手臂的手掌梁浅浅才回过神来。

      李军拉着人就跑,慕小钰被强拉硬拽着看着梁浅浅,回头看向拉着自己跑着的少年果断选择了跟他走。

      “李军,你放开小钰,你要带她去哪?”

      梁浅浅发声喊话时,步伐已经先一步迈了出去,谁成想傅萧凌被她反应还要快。

      “你想跑去哪?现在追是不是晚了点儿?”

      傅萧凌死死的握着她的手腕,她抬眸满眼委屈的低下眼眸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

      “学长,我会把买早餐的钱转给你,我哥哥那边我去说,你也不用再来找我了。”

      她低头很无助的落下了眼泪,散碎的发丝随着她低头从肩后滑落。

      “哭什么哭?刚才不是挺横的嘛?”

      傅萧凌有点匪夷所思的盯着她,顺便看了一下手机的时间。

      梁浅浅抬眸擦拭了一下眼泪,眼神带着失望的盯着拉着自己手腕的男人。

      他很好,他真的很符合自己的心意,这个答案几年后在梁浅浅心里依旧不变。

      正午的光线照耀在他的身上,梁浅浅勾着发丝不禁看出了神。

      他看着梁浅浅这幅长发落肩神色泛红的表情,神色带着痴迷的也忍不住生出了一丝怜惜。

      “走,哥哥我请你吃饭。”

      “不用了,我今天没胃口吃东西。”

      梁浅浅极其轻慢的推开他的手掌,话语也温和了下来。

      傅萧凌只好跟着她的步伐,心中奇葩的在感概道:

      【怎么一会儿温柔可人、一会儿凶巴巴的?谁要是跟她谈恋爱,岂不是双重享受!”

      他盯着梁浅浅的背影出奇的笑了,梁浅浅止住步伐回头看着他的眼神却异常的难看。

      傅萧凌发觉她的脸色有点憔悴苍白,她低头不动声色的拿出了背包里的手机。

      “学长跟着我是想让我还钱吗?好,我现在还,我把微信上的钱都转给你。”

      “……”

      傅萧凌拿出自己的手机收到红包随手拒收,梁浅浅盯着拒收的手机界面无奈的盯着傅萧凌退后了两步。

      “你不要也行,晚上我告诉哥哥让他亲自还你,我们以后不要再见了。”

      她转身快步走着不争气的哭了起来,第一次觉得原来自己是那么差的女孩子。

      她仔细想了两节课时间好像也对,哪个男孩子会喜欢她这样性格的小姑娘?

      慕小钰那样的小家碧玉才是男人的最爱,毕竟人家处处都是那么温柔,从来不会跟自己似的犯中二病!

      “梁浅浅你给我站住,你跑什么啊?我话还没有说完。”

      傅萧凌一个快步便堵在了她的身前,他搞不清楚梁浅浅怎么了?

      梁浅浅擦着泪压着声线低声道歉:“学长对不起,我……我想先回宿舍休息。”

      她的泪顺着眼角落下,满脸都是憔悴和失落,就连呼吸都在发颤。

      “浅浅,我没想惹你哭,你是不是不舒服?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傅萧凌抬手想摸一下她的脑袋,她身形后退了一下低头不情愿的躲开了。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哥哥的这个好朋友很好,他一直都对自己很温柔。

      是自己总爱胡闹,是自己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眼见傅萧凌的手还停在半空中,她拿着手帕放在了他的手里。

      傅萧凌脸色沉重的抿了一下嘴唇,说不出来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

      梁浅浅这会儿握着背包附身道歉:“傅萧凌……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麻烦你了。”

      傅萧凌呆呆的站着没动一下,她却突然想起了纸条还在手帕里着急的拉住了傅萧凌的手腕。

      “等等,手帕先给你,我有东西放在里面了。”

      梁浅浅着急的拉着手帕喊话,她不想他知道自己的心事,傅萧凌这一刻握紧手中的手帕瞪着梁浅浅。

      他误会了,他对她的怜悯之心因为她这些话瞬间不复存在。

      “梁浅浅,你是不是写了买250元?那是骂人的你知道吗?”

      “学长我以后不会了,我已经跟你道歉了。”

      梁浅浅掰着他的手掌试图取出里面的纸条,她着急的已经低头准备下嘴咬他的手腕。

      傅萧凌拉着人一把甩开了手掌,丝毫没有耐心的喊道:“梁浅浅……你有完没完?”

      他的喊声很吓人,梁浅浅第一次见到这么凶的他,忐忑不安的抱着背包快步逃跑。

      她无所谓了,就一张纸条也不能说明什么?

      如果傅萧凌真的那么厌恶自己,自己就没必要再跟他有过多接触,与其越陷越深还不如及时止损。
        -------------------------------------

      “我怎么会这么没用?我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难受?”

      梁浅浅抱着背包坐在校园的花坛边上自言自语,手掌下意识捂着腹部只觉得肚子更疼了。

      “还好傅萧凌没有追来,我以后都不会再见他了。”

      她起身走着失落的低着头低语,只听见几个走过自己身边的同学在对自己指指点点。

      ——她怎么这么不检点?

      ——她裙子上面是来li假了呀!

      ——是梁浅浅。

      ——真的是她,她不是一直挺得意吗?

      ——一谁让她一来学校就勾搭校草,活该。

      梁浅浅瞪了他们一样没有力气过去吵架,他们反倒走过来围住了她,不知道是谁出手用力一推她身子无力的接倒在了地上。

      几个人一人一口吐沫直接吐在了她的身上,抬脚就往她身上踢、踹她。

      丁源吃完饭回女生寝室正好看见了这一幕,大老远就嚷嚷着维护起梁浅浅来。

      几名在打她的女同学一起快步逃走了,梁浅浅被丁源扶着起来脑子里乱得连他们是谁都想不出来!

      傅萧凌追寻到这里的时候已经空无一人,他盯着手中的纸条懊悔的握着手帕陷入了自责中。

      【傅萧凌的手帕520元,你值得拥有。】

      时间过去了一刻钟,大学的医务室内梁浅浅被打上了吊瓶。

      “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我跟阿军哥走了以后,她不是跟傅萧凌在一起吗?”

      “我只看着她摔倒了被人打,没有看见傅校草啊!”

      丁源坐在医务室的床边上叹息,随手拉着被子帮梁浅浅盖了盖被子。

      慕小钰不敢相信的捂着嘴角惊叹:“被人打?你说浅浅被人打了?”

      “我亲眼所见能有假吗?浅浅跟我回宿舍洗完澡,刚刚换了一套干净的校服人就晕倒了。”

      “竟然会这么严重?他们打人是因为什么事情?”

      慕小钰有些着急的拉着丁源问话,这个时候梁浅浅人翻开眼眸渐渐清醒了过来。

      丁源和慕小钰一同看向了她,不知道该问她什么?

      “现在几点了?”梁浅浅撑着手臂起身坐起来问话。

      慕小钰焦急的扶着她慰问了一句:“你感觉怎么样了?别急着起来去上课了,身体要紧。”

      “再有几分钟就要上课了,你这样还是别去了。”

      丁源也跟着慕小钰一起劝起了话,梁浅浅只好乖乖听话在这里安心的治疗。

      两个小时后她独自一人回到寝室内,坐在书桌边的小沙发上拿着自己亲手写下的小说自传落下了眼泪。

      “我只想把他写成我书里的男朋友,我不会喜欢他的,我一定不是在暗恋他。”

      梁浅浅抱着笔记本因为傅萧凌的那些话心里疼,她觉得是自己第一次离开家所以比较依赖人吧!

      一定是这样的,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儿。

      傅萧凌的一通电话打破了她的思绪,是李军随口说起他跟慕小钰和好了,提起了梁浅浅。

      丁源打电话的时候他清晰的听见了那句话:【梁浅浅被人打晕倒了,你快回来来医务室帮我。】

      如果不是慕小钰突然离开,他还能多亲她一会儿!

      傅萧凌此时站在女生宿舍的楼下,想见梁浅浅跟她谈一谈问问情况。

      “浅浅,你在宿舍吗?我去上楼找你。”

      傅萧凌着急的踏进女生寝室,这里并不想高中、初中那样,男生也是可以去女生宿舍串门的。

      梁浅浅在电话这头没有说话,慌乱的起身将宿舍门反锁不敢开门。

      “我不想见你,我知道你讨厌我。”

      她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明明他们之间也没什么事情,她却心虚的挂断了电话。

      时间未到三分钟,【1102】宿舍门被人敲响了。

      傅萧凌心里满是担心的抬起手掌,敲着门焦急的问话:“浅浅,你在里面吗?”

      “傅萧凌我没事,我在休息请你离开。”

      “真的没事吗?你开门我看你一眼就走,小钰说你被人打了严不严重?”

      傅萧凌板着门把手这才发现门被反锁了,他知道梁浅浅在生气,她现在根本不可能见自己。

      “浅浅,那张纸条什么意思?到底是谁喜欢我?你是不是喜欢……”

      “不是,什么都不是,纸条是我随便写的。”

      梁浅浅在门后很压抑的喊出了这些违心话,傅萧凌想问的话瞬间被打断了。

      她不能让傅萧凌知道自己对他有好感,她对他也没那么喜欢吧!

      这丫头本就奇葩古怪,傅萧凌对于她的这些话语和做法只能不当真而论。

      “那你好好休息养病,红糖和其他东西我放门口了,你一会儿记得出来拿。”

      他小心翼翼的放下左手提着的手提袋,转身带着无奈的走去了电梯口。

      梁浅浅靠在门后的身影一颤,移步走去宿舍的窗户看着宿舍楼下。

      亲眼看见傅萧凌离开的背影,她才敢打开门出来拿东西。

      他竟然买了七度空间、红糖、还有两件女孩子贴身的内ku,梁浅浅想象不到他是怎么买的?

      傅萧凌觉得自己是站在哥哥的角度宠爱她,事实上他已经渐渐喜欢上她了。

      梁浅浅更是在他的关心里陷入了深深的爱慕,渐渐的暗暗自叹中:

      对于我来说暗恋就像是一颗冒出泥土的小绿丫,悄悄的生根发芽、渐渐滋长成了深深的喜欢。
note作者有话说
第7章 第7章守护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作者已关闭该文评论区,暂不支持查看、发布、回复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