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6章守护你 ...

  •   教学楼五楼的西侧走廊,两男两女相隔三步远对立而站。

      随着梁浅浅与傅萧凌冷眼的对视,慕小钰站在梁浅浅身后隐隐约约嗅到了一阵不好的预感。

      “浅浅,我们还是别惹事了,下节课是萧教授授课我们还是先回教室吧!”

      “要回去你自己回去,今天傅萧凌不承诺跟你道歉我是不会让他走的。”

      梁浅浅回眸说出了一句坚毅的话语,再度看向傅萧凌时得意的盘着手臂勾着嘴角冲着他轻笑。

      傅萧凌临危不惧的站在那里不动半分,言语带着讽刺的冷言:“我要是想走会打不过你吗?打你三个我都不带喘气的。”

      他就这样站在那里解开了校服的衬衣袖口,看这卷袖子的架势他是要干架啊!

      李军抬眸盯着梁浅浅身后的女孩子,无言的挥着手臂满脸不屑的样子十分的欠揍。

      “要打架你们自己打去吧!小爷我恕不奉陪!”

      他大步迈开步伐准备走开,梁浅浅看向傅萧凌的眼神这才下意识看向了他。

      “你给我站住,你就是小钰说的那个眼瞎的未婚夫?”

      梁浅浅一个迈步堵在了李军的身前,盯着他渲染的一头深黄色发丝,还有他那张有点痞气的脸庞好奇的一直看着他。

      “你说谁眼瞎?你才他妈的是瞎子。”

      李军望着长得清秀可人的梁浅浅只是淡淡惊讶的三秒钟而已,因为‘眼瞎’这个词汇他瞬间肺都要气炸了。

      他抬手毫不客气的落在了梁浅浅的肩膀上,一阵力道一推便把她的身形推得倾斜了。

      傅萧凌见状卷着袖子的手掌停顿下来,踱步快步上前了移步。

      “浅浅。”

      慕小钰话语一出,伸手试图拉住梁浅浅的手臂扶住她。

      她本来以为自己能扶住梁浅浅的,她的手却始料未及的被李军突然出手握紧。

      “你不许帮她,你为什么要这么伤害我?”

      李军气不过的厉声发着脾气喊话,他全然不顾身边是不是有别人,低头拉开她的袖口直接咬上了她的手背。

      傅萧凌搂着梁浅浅木呐的看着李军,有些顿挫的自言自语:“这家伙在干嘛?”

      梁浅浅顺眼看去、焦急的拉开傅萧凌搀扶着自己的手臂。

      “你竟然咬人!你奶奶的……你属狗的吗?”

      “浅浅你先别过去,他们是情侣不是正常人!”

      傅萧凌在梁浅浅身后出手圈住了她的腰身,试图让她不要靠近亲热的两个人。

      梁浅浅只觉得自己身后一热,立地站好低眸看着傅萧凌圈着自己腰身的手臂。

      她回眸瞪着眼眸、屏住呼吸咬了一下唇,第一次这么被人抱着靠得这么近,她盯着这个讨厌鬼心跳都快了一个幅度。

      傅萧凌盯着她咬唇的行为,低眸在她耳边轻声的喘息了一下,人却已经不自在的松懈开了双臂退后。

      梁浅浅看向他又不太自在的低下头,他好像也在低头躲避自己的视线。

      她有点疑惑的在心里暗暗说道:

      【这个二百五冰块脸怎么还脸红了?我们刚才算抱在一起了吗?

      我没有出手抱他,应该不算抱抱吧?】

      -------------------------------------

      “好疼,阿军哥我手好疼,不要再用力咬了。”

      慕小钰的话语传入三个人的耳畔,梁浅浅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干架的。

      盯着抬眸松开口的青梅竹马慕小钰的手疼变成了心痛,她清晰的望见了李军红着眼眸、恨得牙痒痒的一举一动。

      李军低声压着脾气温和的嘱咐一句:“小钰,在这个牙印消失之前你可以随意跟我解释。

      如果它消失了,你也不用来找我了,我们直接分手就成。”

      “不要,我不要这样,阿军哥,不要跟我分手,你给我机会解释一下好不好?”

      慕小钰低眸问话,泪水滴滴点点滴落在两人拉在一起的手臂上。

      李军用力推开了她的手臂,人也随之背过身好似在躲避她。

      他只是不想慕小钰看向自己没出息的样子,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难道是说断就能断的嘛?

      梁浅浅见状当场爆炸般,回头看着傅萧凌抬眸杀气腾腾的拉住了他的领带。

      “傅萧凌都怪你,都是你自恋惹的祸!”

      “梁浅浅你别无理取闹,李军跟她分手又怎么样?不就一对象吗?

      傅萧凌说这话只是站在他以为的角度来看事情的,他可不想自己的好朋友被人给骗了。

      他出手试图拉开梁浅浅的手臂,梁浅浅死死握着手跟焊死在自己领带上似的。

      李军看向拉扯在一起的傅萧凌与梁浅浅,无奈且舍不得的说出了实话。

      “老傅,你懂什么是爱吗?她是我的小媳妇,我爱她,我很爱她你知道吗?”

      “傅萧凌,你真的是有病,你这么自恋还不如去当头牌!”

      梁浅浅嗤笑着用力一扯,硬生生将自己身前的大男人扯得低下头附下了身子。

      他这会儿哪有时间答复李军的问话,盯着近在咫尺的梁浅浅只想先摆脱她再说其他。

      “看来你还真是来为她撑腰的,你说我自恋为什么昨晚向你哥哥打听我喜欢什么人?

      难不成你喜欢我?难不成是你想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傅萧凌用力拉开梁浅浅的手臂放开她瞪着她,站好后拉着校服领带整理起来。

      梁浅浅扪心自问:我不会喜欢他吧?我好像不喜欢他,我是喜欢书里的他。

      在她发愣时,很快便听见了傅萧凌另外一番回复:“我是没爱过谁,阿军,既然你这么爱她就好好留住人家。

      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她的,她跟男人婆一样,真是凶死了。”

      傅萧凌直勾勾的盯着梁浅浅,心里有些排斥她把早餐卖掉的事情,如果不是刚才的一番打探,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辛苦做好送给她的早点她都卖掉了。

      梁浅浅气呼呼的掐着腰身咒骂道:“你不喜欢我正好,你这样的自大狂我最讨厌了,我要告诉哥哥你欺负我!”

      “谁欺负你了?是你的朋友太过分了。”

      “早餐是我顺手给小钰的,她没钱了所以没买早饭,小钰根本不喜欢你,是你自己搞错了。”

      梁浅浅说出事实后收回吵架的气势,心里却说不出的酸涩,她突然觉得傅萧凌不喜欢自己,自己心里一阵没来由的痛楚中!

      盯着戴在手腕上的手表时间已经【9:27】了,她必须快点回教室准备第二节课时。

      “小钰我们快走,我们该回教室了。”

      她出手拉着慕小钰着急的提醒,两人在傅萧凌与李军的注视下离开这里直奔走廊。

      开课的铃声响起,傅萧凌才像是回过神般踱步走去了下楼的楼梯口。

      “傅萧凌你等等,你说你刚才怎么不拦着我?”

      “我有机会拦着你吗?事情清楚了你给你家小媳妇道歉就行!”

      傅萧凌这话听着真的挺没良心的,李军气不过的跨步拦在了她的身前。

      “老傅,你说梁浅浅说的是真的吗?”

      “应该是真的吧!浅浅性格直率,脾气真的太冲了。”

      傅萧凌现在真的是消受不了,他不会想到几年后的他十分惋惜自己刚才说过的那些话。

      这时的梁浅浅是他一生都不会忘记的,她的温柔或是强悍对于傅萧凌来说都是一种特殊的福气。

      上午所有的课程结束,时间已经是【11:50】。

      萧晚教授拿着两本课本走出教室后,三三两两的学生已经起身跟着出门去食堂吃饭了。

      梁浅浅的背包都还没有收拾好,背包里的手机就嗡嗡作响起来。

      她拿出手机盯着来电显示:【傅学长】,恨不得把手机从教学楼的窗户丢下去。

      一想到哥哥梁浅浅上滑绿色电话图标,生气的随性喊道:“傅萧凌,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电话这头男人本来要说的话卡在了喉咙口,他真没想到梁浅浅会说话这么难听!

      萧晚教授因为梁浅浅的这句话在教室走廊外停下了步伐,梁浅浅这种言语真的让她觉得很意外。

      几秒钟后梁浅浅没有听到回应,接着喊了一声:“你是哑巴了吗?怎么连个屁也不会放?”

      “……”傅萧凌无言的握着手机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他挂断电话只得选择用微信联系她,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认什么怂?

      说脏话他确实也会,虽然他文明不爱说,这个时候他倒真的想说一些儿脏话!

      梁浅浅赫然起身拍着课桌,气呼呼的喊道:“这个二百五,打电话不说话还挂我电话?真是有病。”

      她拉着背包走出自己的座位,此时站在窗外的萧晚教授已经不知何时移步走了。

      傅萧凌按着微信的语音对话,耐着性子在声明:

      【梁浅浅,你知道什么叫以牙还牙吗?

      你要再这么对我说脏话,老子让你天天都听见我骂你,你到时候最好别哭。】

      他的这条警告太严厉了,松手即可发送了过去却又撤回了。

      李军看的一清二楚的盘着手臂质问:“你干嘛撤回?就该这么警告她一下!”

      “不行,我还是等她下来随即应变吧!浅浅青春期叛逆的性格确实很奇葩,我很喜欢她这种带挑战力的女孩。”

      傅萧凌说完这话抬起自己的右手看着手心里的红心,想起梁浅浅刚才咋咋呼呼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回想的太过专注,以至于李军着急的拉了一下他的手臂他才回过神来。

      他站在一楼楼梯口出口的边缘瞬间站好后,是因为眼眸中落入了萧晚的脸庞。

      “萧凌,你最近是不是太闲着没事干?你自我检讨一下吧!”

      中年女人身高170cm,身穿一套职业的灰色纱布面料的西服套装。

      她的发丝盘起戴着一朵蓝色的束发带,眼神严肃的盯着傅萧凌低下眸眉眼间与傅萧凌有几分相似。

      傅萧凌眼神躲闪的不敢看她,像小时候做错事一眼心虚的像个孩子一样。

      他有些害怕她会生气连忙解释了一句:“是,萧教授说的对,今晚你如果方便我们可以聊聊。”

      “很好,你知道错了就行,我今晚有事不回去,你写好检讨记得拍照发给我。”

      “我知道了,八点前我一定写好微信发给你。”

      萧晚听完这话抬眸看了一眼楼梯上走下来的梁浅浅,转身便赌气的踱步走开了。

      她心疼自己的儿子,他知道儿子是为了报恩,作为一个母亲她却不想让儿子这样去照顾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

      即便这个女孩子的哥哥救了他的儿子,即便她的哥哥是因为自己儿子而死。

      两年前萧晚拗不过儿子傅萧凌的决定,她更拗不过自己那个只顾面子的丈夫傅洲!

      傅萧凌盯着离开的母亲大人,心里酸楚的说不出自己的心情。

      李军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并没有说话,他知道傅萧凌为了梁少白做出了多大的牺牲。

      他本来能出国深造的好年纪,现在已然是事过两年、无法弥补了。
note作者有话说
第6章 第6章守护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作者已关闭该文评论区,暂不支持查看、发布、回复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