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过来 ...

  •   身为电视记者,就算是混日子也能混得没日没夜,黑白颠倒。

      又是一整天不间断的忙碌结束。
      慕青临在门口取了咖啡外卖,揉着酸疼的脖子往回走。

      “我的车今天限号,一会儿送我回去。”符晓突然出现,胳膊搭在慕青临一侧肩上,跟她吐槽,“老王60周岁生日一过,就是归离退休管理办公室管的人了,竟然还有精力搞新栏目,害得我今天被拉去会议室里吵了一天,脑子这会儿还在嗡嗡,烦死了。”
      慕青临笑着瞥她一眼说:“饱汉不知饿汉饥,有节目就有收视率,有收视率就有广告,工资跟着水涨船高,哪儿像我们组,一年到头垫底,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

      “眼红了?眼红就回来啊,老王做梦都想把他那一摊子全给你。”符晓收回手插进裤兜,低了声,“本来就该是你的活儿。”
      慕青临笑笑没有说话,两人沉默着往《平安江坪》栏目组的办公区走。

      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办公区没了平时的紧张吵嚷,随便谁说句话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这次市委组织的记者节颁奖,符晓姐又拿了‘十佳新闻工作者’。”
      “是啊,连续三年了,台里的年轻记者没一个比得上她。”
      “唉,我听人说慕姐以前也挺厉害的?”
      “对对对,我也听说了,好像慕姐和符晓姐以前是同学,毕业后一起考进省台,又一起进了新闻中心,两个人有能力、有想法,也有冲劲儿,尤其是慕姐,王主任当时特别看好她,各种资源和机会往头上砸,没多久,她的风头就盖过了符晓姐。”
      “真的假的?慕姐既然在新闻中心发展那么好,为什么还要调来咱们组?每天做些鸡毛蒜皮的民生新闻,不受重视,和符晓姐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啊。”
      “谁知道呢,慕姐调岗的事好像还是王主任亲自找咱们主任说的。”
      “不可能吧,王主任怎么舍得?”
      “舍不舍得的,慕姐不都在咱们组待一年多了……”

      “捕风捉影,凭空猜测,这就是你们准备在转正答辩会上汇报的东西?”符晓冷冽的声音突然出现,吓得几人连忙结束话题,站了起来。

      符晓从门口大步拐进来,脸色难看,“你们是新闻记者,不是八卦媒体!‘好像’这种词是该从你们嘴里说出来的?”
      “不是。”几人低着头,羞愧不已。

      符晓黑着脸,怒气不减,“私下议论前辈,传播是非,这事儿要是让你们主任知道,一个也别想转正!”
      “符晓姐,我们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会再犯,您千万别和我们主任说啊。”一个女孩儿白着脸恳求道。

      符晓丝毫不为所动,打算对几人进行更为严厉的训斥。
      话没出口,临时接了电话,落后她几步的慕青临走了进来。
      她手里端着没喝完的咖啡,如常笑容看不到一丝被议论的不悦。

      “十天半个月来不了我们这儿一趟,来了就动怒,再这样,我以后见你要躲着走了。”慕青临笑着对符晓说。
      符晓回头瞪她,“我哪一句说错了?”
      “都没错,”慕青临走到符晓旁边,扬了扬手里的纸杯,“来,消消气,请你喝咖啡。”

      “谁要喝你剩下的!”符晓没好气地拍开慕青临的手。
      慕青临佯装吃痛,“嘶”了一声,“怎么还动起手了呢?”

      符晓看到她手背上的红痕,火气瞬间淡了下去,“你就惯着他们吧!”
      “真要惯着,还能这个点不给下班?”慕青临笑着反驳。
      符晓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车不蹭了?”慕青临在身后问。
      符晓,“不了,我怕忍不住连你带车全给砸了!”

      符晓离开,慕青临走到刚才被吓得不轻的女孩儿旁边,拍了拍她的肩,“新闻中心压力大,里面的人多少有点脾气,放心,符晓不会真把今天的事告诉主任。”
      说完,慕青临收回手,对噤若寒蝉的其他几人说:“都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会不要迟到。”
      几人纷纷应声,但谁都不敢先动,一直到慕青临走到自己工位前坐下才火烧屁股似的拿了东西离开。

      慕青临也没有久留,最后一口咖啡下肚,勾起钥匙下了楼。
      她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借着浓浓月色拐进了红门巷。
      她喝酒有度,也有瘾。
      这几天一来太忙,二是记着周意不让碰辛辣刺激的交代,硬是忍着没破戒,今天忽然有点想。

      九点的红门巷正是热闹时候,音乐震耳,人声鼎沸,还有不拘小节的男男女女靠在暗处互相挑逗。
      慕青临来这里的次数不算少,对此见怪不怪,步伐平稳地往里走着,偶尔侧身避让熙攘人群。

      “姐,好几天没见你了,忙?”酒吧服务生热情地问。
      慕青临没搭话,找了个位置坐下,付过钱说:“老样子。”
      服务生,“好的,您稍等,马上。”

      慕青临一个人坐着,忽略四周动感的电子乐,胳膊压着吧台,头微垂,拿了手机刷新闻APP。
      后来喝酒也一直是这种状态,视线几乎没离开过手机屏幕,和纯粹来这里放松的其他人相比,简直就是一朵奇葩。

      酒一上头,时间会被拉得很慢很慢。
      慕青临看新闻的速度跟着缓下来,很久才会滑动一下屏幕,对周遭环境的反应也总是慢半拍。

      “小吴,我让你留的蛋糕呢?”一个穿服务生制服的人站在慕青临旁边,对正在擦杯子的调酒师说话。
      调酒师侧身,从下面拿出个纸盒子,口气戏谑,“又是给东头纹身店那个小九送的?畅哥,你这追人的水平不行啊,两年了还没搞到手。”

      “滚你妈的!她我妹!少拿她胡说!”路畅破口大骂。
      调酒师连忙赔笑,“口误口误,知道你对她好,赶紧去送吧。”

      路畅没再搭腔,低头在手机上按着什么。
      按到一半,调酒师忽然凑过来,小声说:“畅哥,老板来了,好像在找你。”
      路畅烦躁地骂了句国骂,指着蛋糕说:“你去送。”
      调酒师,“我这儿一堆杯子要洗,哪儿走得开哦。”

      “来回十分钟的事,找人顶一会儿不完了。”
      “真不行,再扣,我这个月的工资就成负数了。”
      “我艹你……”

      “我帮你送。”慕青临平缓的声音从旁边传出。
      两人一愣,同时朝她看过来。

      “你认识小九?”路畅问。
      慕青临把手机推过来,桌面上显示着她和周意的微信聊天记录。
      还是好几天前那段,除了两张纹身的效果图,就剩周意当时放的一句狠话:【敢把我贴纹身贴的事抖出去,你就死了/微笑】

      对于这句威胁,慕青临就回了一个表情:【/OK】
      她真没抖,这几天连对话框都没点开过,这会儿会给人看,不过是为了证明关系。

      事急从权,有情可原。
      况且,她刚已经特意换了花里胡哨的深色背景,把“纹身贴”几个字掩了掩,只露周意的猫猫头头像。

      “那麻烦你帮忙跑一趟了。”路畅把蛋糕放到慕青临手边,解释说:“小九要是问起来,就说路畅给的。她最近老喊嘴里苦,不肯吃药,吃点甜的能换换味儿。”
      慕青临,“她感冒还没好?”这都一周多了。
      路畅,“没,前天还咳上了。远舟哥怕时间久了咳出毛病,今天硬给她到拉医院打了一针,回来就不理人了,要不我也不会着急给她弄甜的吃。”

      慕青临按灭手机放进口袋,起身说:“我去送。”
      路畅,“谢了,今天这酒钱算我的。”

      慕青临没说已经付过钱的事,在路畅地注视下提着蛋糕离开了酒吧。

      纹身店在东头,从酒吧过去要穿过一整条街。
      慕青临拢了拢外套,拎着蛋糕,快步往前走。

      这回过来,慕青临才发现,她第一次遇到周意那个小胡同几乎正对着纹身店的门廊。

      这么说来,周意那些猫猫狗狗其实就养在家门口。
      难怪喂一趟不花什么功夫,回来还能把她和唐远舟的对话听个正着。

      想起周意那支把唐远舟吓得脸色煞白的飞镖,慕青临不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她当时是背对门口坐着的。
      她的后脑勺没长眼睛。
      ……

      已经用最快速度走到纹身店门口的慕青临,对要不要进去这件事忽然就有点拿不定主意。
      周意明确告诉过她,没事以后别来,万一再追究起暴露她贴纹身贴的事……

      慕青临后退几步靠着墙,开始在心里默数。
      如果数到100还没人出来,她就不进去了,把蛋糕往门口一放,用微信通知周意她自己出来拿;如果有人出来,她就把蛋糕给那个人,让他转交。

      1,2,3……54……

      数到一半,慕青临的裤脚忽然被什么叼住扯了一下。
      轻轻的,带着试探味道。
      紧接着,一道长长的“喵”穿过嘈杂人声飘了上来。

      慕青临低头。
      墙根处蹲着一只干净的黑白花斑小猫,正不认生地盯着她看。
      不对,是盯着她手里的蛋糕看。

      “这个不能给你吃。”慕青临把蛋糕换到另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袋小饼干说:“要吗?”
      发财,“喵~”

      这是要的意思吧。

      慕青临走进胡同蹲下,把已经撕开的饼干袋放在发财面前说:“吃吧。”
      发财用爪子扒拉两下,抬头看慕青临,“喵~~~”

      要她喂?

      慕青临一条胳膊压着腿,指头在发财脑袋上点了点,学着某人擅长的威胁口吻说:“门儿都没有,我这只手也只会按头。”
      “再按手给你剁了。”囔囔的鼻音忽然在头顶响起,慕青临身侧因为路人经过而变得晃动的亮光被来人彻底挡住。

      慕青临手指一顿,在阴影里抬头,看向背光站着的周意。
      她的感冒似乎真严重了,威胁人都软绵绵的。

      “不考虑考虑猫质的安全?”慕青临点着发财的脑袋问。
      周意一抬手,准确无误地把一大包垃圾扔进垃圾桶,然后瞅了眼畏畏缩缩不敢动的发财,深思熟虑地说:“不了,每天喂它那么多次,我也挺累的。”

      那这事儿可就不好办了啊。
      她手上没讲价的筹码还怎么保住手?
      慕青临为难地想。
      也就眨眼的功夫,发财已经从她手下溜走,攀上了周意的裤腿。

      “你上辈子是不是饿死的?”周意俯身,捏着发财的脖子给它拎到一边,语气凶狠,“回去睡觉!再敢出来要饭,我薅光你的胡子!”
      发财感受到了危险,从周意手里挣扎出来,一溜烟跑进黑暗里没了踪影。

      周意站在原地盯梢,确定发财不是虚晃一枪,打了等她离开再偷跑出来的主意后,回身看向已经站起来的慕青临说:“不让你没事别来了吗?”
      “有事,”慕青临把蛋糕递到周意眼前,说,“西头酒吧一个叫路畅的人给你的。”

      周意很明显地皱了下眉,把蛋糕接过去说:“他人呢?”
      慕青临,“老板找,走不开。”

      周意叨咕着应了一声,提着蛋糕走到门口,在门廊前面的台阶上找了个地方坐着。

      “你还有个哥?”慕青临靠在周意身侧的墙边,随口问。
      周意拆开蛋糕吃了一口,声音含混,“别人的事少打听。”
      慕青临低头看周意一眼,心说:“确实。”
      她连这蛋糕都不该送。
      真是闲的。

      纹身铺子离巷口近,风一波接一波地灌进来,没一会儿就吹得不怎么怕冷的慕青临忍不住拉高了衣领。
      周意个冻死鬼投胎的就更别说,她已经非常自觉的和慕青临化干戈为玉帛,扒拉了一角她的外套给自己挡风。

      慕青临想对此发表点看法,琢磨半天还是决定保持沉默。
      几乎窝她腿边这位应该是属刺猬的,你不惹她,她都刺儿你,真要惹了,估计会被扎成马蜂窝。

      “唉。”腿蓦地被周意撞了一肘子,慕青临低头,“怎么了?”
      周意抬起缩在袖子里看不见的手,朝慕青临勾了勾,说:“你过来。”
      “?”慕青临不明所以,但还是在短暂犹豫之后,照着周意的指示慢慢腾腾向下俯身。

      剩差不多一臂距离的时候,周意不耐烦地扽住慕青临身前垂下来的工牌,将她用力拽到了自己跟前。
      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得就算头顶光线微弱,慕青临还能是把周意根根分明的睫毛数清楚。

  • 作者有话要说:  慕青临:剁手?你要舍得就来吧
    周意:……剁我自己手还不行吗?
    慕青临:你试试
    周意:…………
    感谢,鞠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