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捡的 ...

  •   这程度确实惨烈。
      不过她就纹几个数字,应该不会这么点背。
      再说了,她对纹身又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
      去年唐远舟说的时候,是话到那儿了,她不好拒绝。
      过后如约来找,让周意一个小纸条诓进按摩店,冷一冷,念头就更淡了,所以之后一直没再打听。
      今天重新登门,不过是顺了周意的邀请来打发时间,真不用做得多精致。
      纹身这种表达方式固然有它独特的魅力,但真正重的还是背后那层意义。

      ……

      “上次这么晃摔得四脚朝天,嚷嚷了半个月尾巴骨疼,还没长记性?”唐远舟突如其来的一声吼,拉回了慕青临的思绪。
      她顺着看过去,周意支棱起来的椅子腿儿已经被唐远舟死死按回了地上,她正不甘心地两脚蹬地暗暗用力,企图和唐远舟对抗。

      结果可想而知,犹如胳膊拧大腿,瞎耽误功夫。

      对峙数秒无果,周意蓦地起身,一边往慕青临跟前走,一边快速说:“纹哪儿?多大图?彩色,还是黑灰?指定图案,还是原创?”

      一口气四个问题,刚好够周意走到慕青临面前。
      她怀里抱着抱枕,面带微笑地看着慕青临说:“我们这里只接受原创,我不纹彩色,另外,你也看到了,我正在生病,体力不怎么好,个把小时的小图还行,大了撑不住。”
      慕青临,“……”好赖一个选择的空间都没给她,这是跟她搁这儿搁这儿呢?

      “作为补偿,我的图库随便你挑。”周意说。
      她的图就是唐远舟说的那样,值钱,随便一副大的就能卖到几万甚至十几万。
      小的没那么贵,但也不是街头随便哪个铺子敢要的价儿。
      今天肯拿出来让慕青临随便挑,权当是换唐远舟和发财一人一猫这两条命的情分。

      慕青临对纹身行业没什么了解,不懂,只知道自己确实没有特别的要求,“不用挑了,0206,这四个数字纹肩上,能看懂,能看清就行。”

      ————

      几分钟后,慕青临被七拐八绕地带进一个小房间坐着。
      周意站在不远处的桌边准备色料和一次性针头等纹身用具。

      “纯数字简单,我就不转印,直接在皮肤上起稿了。”周意事先说明。
      慕青临,“你看着办。”

      周意回头,表情难得严肃,“你跟我闹着玩呢?这玩意弄上去就是一辈子的事,真毁了有你哭的。”
      慕青临意识到周意生气了,态度不得不端正起来,“唐远舟和我提过你,都是夸奖,没他刚说的那么差,我信你。”

      “信个屁。”周意咕哝一声走过来,手里拿了支笔,居高临下地对慕青临说,“衣服脱了。”
      “???”话题突转,且有点诡异的要求让慕青临的思路有瞬间垮掉,很快反应过来脱了外套。

      里面就一件薄毛衣和贴身文胸。
      慕青临抬起胳膊,继续脱。

      皮肤露出来的瞬间,周意吹了声口哨,干净又清亮,“完美。”她说。
      慕青临知道自己什么身材,没太扭捏,“还行。”
      周意不赞同地摇头,“什么还行,这可是上好的皮啊,我快一年没见到这么好的皮了。”
      慕青临嘴角的笑抽了下,“……什么?”
      周意弯腰细看,发亮的眼睛仿佛狗见包子,“这肤质,这纹理,这肌肉走向,这儿怎么有个疤?”周意盯着慕青临后肩明显的疤痕问。

      慕青临还沉浸在“好皮”的打击里无法自拔,听到这话不太热情地回说:“意外。”
      “好好一张皮就这么给糟蹋了。”周意心疼得无以复加。

      慕青临哭笑不得。
      什么眼睛只能看到人皮优劣?
      好吧,至少从侧面反应了周意的职业道德。

      “0206就纹这个疤附近。”慕青临说。
      周意“嗯”了声,暂时放下对疤痕这个残忍事实的执念,勾了张凳子过来坐下,问她,“遮疤?”
      慕青临,“不用,避开。”
      周意抬头看了眼慕青临平静的侧脸,没再说话。

      沉默的寂静开始快速聚集。
      周意坐在慕青临身后,和她确认好位置后开始起稿,不久拿起了纹身机器。

      针扎上去的刹那,慕青临身体一震,抽了口气。
      周意听到,头没抬,手也没停,“疼了?”她问。
      慕青临,“有点。”
      周意,“第一次都这样,不丢人。”

      大概是戴了口罩的缘故,周意说话比先前柔和很多,尤其是她拿来平板,提醒慕青临可以看看电视分散注意力的时候,慕青临真心感觉这人能处,可惜怎么就长了一张嘴?

      周意的手从后面伸过来,用平板兜住了慕青临的下巴说:“但是我干活的时候最烦人嚷嚷,一会儿再喊我就把你嘴缝上。”
      “……”慕青临压根不想喊,她现在就很无语。

      ————

      整个过程不到两小时结束。

      周意给慕青临肩上覆了层保护膜,让她两小时以后在拆,并尽职嘱咐了其他一些注意事项,“可以正常洗澡,但不要抹多余的东西;之后一周不要剧烈运动,不要吃辛辣刺激的食物;纯黑不用补色,所以没事儿就不要再过来了;恢复期可能会痒,最好身上带把刀,想挠的时候拿出来在手上比划比划……”

      慕青临因为不能喊,不能抖,全程靠肾上腺素撑下来,忍得有点恍惚,回话不是“嗯”,就是“啊”,到周意全部说完,问她要不要看看效果时才吐了口气,说:“发我微信吧,这会儿没精神挑刺。”
      周意不屑地哼笑,“挑出来一个毛病,我叫你一声爷爷。”
      慕青临婉拒,“穷人一个,就不打肿脸充爷了。”
      周意懒得接她那茬,全神贯注干俩小时活儿,实在太难为一个病人了,她从身体到心灵都需要休息。

      “我扫你。”周意把慕青临的手机递过去说。
      慕青临撂下还没套上的那只毛衣袖子去接手机,顺道打量周意的新造型。

      刚干活的时候,周意嫌刘海碍事,用小皮筋在头顶扎了个揪,露出下面光洁的额头和自然原生的眉毛——野生野长,健康活力,根根分明的利索感衬得整体年纪没那么小,乍一看会有点酷;袖子也朝上撸着,左边露出来的那节小臂上布满了黑色纹身。

      发现慕青临在看,周意翻转了一圈手臂,口气得意,“凶不凶?”
      慕青临第一感觉确实很不舒服——图案晦涩不明,颜色阴郁沉闷,给人感觉很压抑,接过手机之后再一看……鬼怪的獠牙似乎少了一颗,像是被蹭掉的。

      慕青临打开微信二维码递出去,抬头看着周意,“纹身贴?”
      “……叮!”清脆的提示音完全不惧气氛里突然滋生的尴尬。

      很快,慕青临的手机连着震动几下。
      是周意把照片发过来了,至于人,扫完微信就甩上门走了。

      慕青临半边肩膀扎着疼,穿衣服慢,磨磨蹭蹭五六分钟才收拾妥当出来。

      “过来坐。”唐远舟看到慕青临出现,立刻起身迎接,“小九刚给我看了图,效果还行,后面一周多注意,有什么不舒服的随时过来。”
      慕青临在唐远舟旁边坐下,“怎么付钱?扫码?”
      唐远舟,“别寒碜我行吗?你这么小的图就是个起步价,比起你救我那条命差远了。”

      慕青临笑笑没坚持,“那就谢了。”
      “客气。茶,还是水?”唐远舟问。
      慕青临,“水。”

      唐远舟起身去倒水。
      慕青临一个人坐着,百无聊赖地拿了手机看周意发的图。

      蓦地听到一声细微响动,慕青临抬头搜寻。
      在暖气片旁边找到了扔下她不管的周意,这会儿背对她坐在一张方桌前,猫着腰,肩膀绷直,背影看起来鬼祟又紧张。

      “别管她,”唐远舟把水放到慕青临跟前,压着声说,“每回喝药都要死要活得不消停,被我吼了几次,说是琢磨出个绝妙的办法——趁药不注意的时候把它们吃下去,这样能减少痛苦,所以每次都坐那儿先盯半天,消耗药的精力,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傻子。”

      唐远舟刚说完,慕青临就看到周意快速仰头,一把药,一杯水,咕咚咕咚喝完后淡定起身,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脸的智慧。

      “唉,忘了问,你们两个怎么会一起回来?”唐远舟想起来问。
      慕青临收回视线,如实说,“偶遇,有人找她麻烦,我搭了把手。”

      “谁?”唐远舟眯缝着眼睛,沉了脸。
      “上次套我狗,被我一脚踹地上的。”这话是周意回的,立在慕青临后边,斜斜靠着柱子,连丝余光都没给她。

      “这帮狗都不如的东西!”唐远舟大怒,“那脚就应该我踹!”
      周意轻笑,眼睛里却不太看得出来,“还得是朝着永安河方向踹。”

      说完,周意拎着猫粮和狗粮出了门。
      唐远舟脸上的怒色还在,怕让慕青临看笑话,硬是压着不发,“小九在垃圾场那儿养了不少没人管的猫狗,就她那性子,夏天怕热,冬天怕冷,矫情得要死,还是会每天定时定点过去溜达三趟,给它们吃得比自己好,窝也是亲自跑市场选的,上心得很。谁知道前几天改张图的功夫,让一帮新来的把只狗套走了,等我扎完图找过去,就剩下一堆骨头。”
      “不是东西。”慕青临低声骂了句,她没养过宠物,但多少懂一心照顾的狗被人吃掉是什么感觉,周意只是踹一脚,当真算脾气好,不过……

      “既然那么喜欢,为什么不养家里?”慕青临问,就红门巷这地方,周意一个大活人都能让人堵了扒拉,何况是没去处的猫猫狗狗。
      唐远舟叹气,“怕给我惹麻烦。”
      “……”
      “小九也是我从垃圾场那儿捡回来的,你别看她在我跟前横,其实心里什么都记着,我一说让她往家里养,她就笑哈哈地跟我打岔,说什么‘哥,你捡东西怎么还捡上瘾了?我一个就能把你气得上蹿下跳,再多几只,房顶还不得掀了’。”

      原来如此。
      因为相似所以在意,也因为相似不想再添麻烦。

      慕青临端着水杯,拇指贴在杯壁上轻轻摩挲,“她,小九什么情况?”
      唐远舟,“家里没人了,也没上过什么学,小小年纪就一个人跑出来讨生活了。”

      人间非净土,各有各的苦。
      慕青临对唐远舟那些话其实没有特别惊讶,但也不能对别人的痛处一笑了之。

      “现在不是挺好的。”慕青临说。
      唐远舟点了点头,笑道:“是啊,还好年轻时候攒了点钱,能租这么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不然也没地儿给她住。”

      “说的现在年纪多大似的。”
      “35了,小九刚来那会儿让她叫哥跟叫爹似的,嘟嘟囔囔说我一把年纪了不要脸。第一天啊,你就想想那画面,吃我的,用我的,住我的,还敢嫌我,弄得我一度怀疑自己捡了个什么没良心的狗东西回来。”

      这……
      慕青临和周意虽然还不熟,但莫名觉得她就是能干来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

      “还小,让着吧。”慕青临笑道。
      唐远舟冷哼,“马上19了,还小?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已经自己开店了,就她还天天招猫逗狗,不务正业,操!”

      唐远舟猛地站起来,震惊地看向几乎擦着脑袋过去,扎进柱子里的飞镖。
      罪魁祸首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正提着宠物粮食往里走的周意。

      “会玩飞镖吗你?!”唐远舟不可思议地怒吼。
      周意,“不会,下次说不定就扎你头上了。”

      “扎死我对你有什么好处!”唐远舟气得胸口剧烈起伏。
      周意目不斜视,慢悠悠踱着步子从旁边经过,“清净。”她说。

      “笑话,有你,这家里就清净不了!”
      “那不能够,像我这种安静的美少女,最是不会惹事。”
      “……我呸!”

      慕青临旁观两人你来我往地斗嘴,忽然懂了什么叫距离产生美,周意和唐远舟的状态妥妥就是一副“不见面‘父慈女孝’,一碰上鸡飞狗跳”。
      热闹。

      “你怎么还没走?”放好宠物粮食的周意走过来坐下,熟练地翘起椅子前后晃荡。
      没两下被唐远舟一把摁回去,咬着牙说:“别逼我骂人!”
      周意耸耸肩,把椅子钉在地上,把自己钉在了椅子上,决心当个精致的摆件。

      “你在哪儿上班?过来远不远?”唐远舟想起来问。
      慕青临,“不远,就你们前面那栋楼。”

      “前面?”摆件周耐不住寂寞,挪了挪嘴皮,“省台的啊,牛逼。”
      “没什么牛不牛逼,民生栏目的记者,每天也就念叨几句家长里短,闲的时候还得帮东家找狗,给西家找猫。”慕青临垂着眼,拇指肚摩挲着食指关节笑说:“俗人一个,权当混日子。”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鞠躬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快乐的苏格拉底、不懂就问的梅同学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alone_c、快乐的苏格拉底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吴江、向日葵 2个;蓝胖子、Annex、渐变拿铁、今天学习了吗、快乐的苏格拉底、44977859、LZN、全智贤的女人、接舆郭、各命、42222958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自由早晚乱余生 98瓶;快乐的苏格拉底 76瓶;不言_m 56瓶;向日葵 51瓶;Y~L 43瓶;呼吸 39瓶;吴江 30瓶;予沐 29瓶;任小白 24瓶;孤陋、天地浩大 20瓶;PP 18瓶;等等、41759690 11瓶;不二之臣、渐变拿铁、语. 10瓶;飘离 8瓶;42090098 7瓶;32596587、AlexKry、Sterne、万能十三、屿盼 5瓶;酸酸的糖葫芦、熊熊君、一只柠檬精 2瓶;浮生若梦、共由、三子、莹笙、又没书看了 1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