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6、第三张丹方 ...

  •   在短暂的沉默后,直播间的留言瞬间炸开了花。

      【修真界天下第一:等等!我没有看错吧?她拿出来的只有一口铁锅???】

      【吃瓜道人就是我:难道这口铁锅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我画画天下第一棒:我不信!这年头多功能炼丹炉都已经普及得这么广了,哪怕是刚刚入门一年的丹修,也起码会去买一个最基础的炼丹炉吧?】

      【天下谁人:???小问号你是否有很多个朋友?】

      【落花时节又逢君:前面的一看就是闭关了上千年的前辈了,都什么时候了还玩这种几千年前的烂梗】

      直播间里争论不休的同时,唐心等人也正挤在灵茶馆中,围坐一桌,瞪大了眼睛看着灵茶馆里灵视机的转播。

      当看见白面具的女修拿出一口铁锅的时候,灵茶馆里瞬间响起了一阵哄笑声。

      还有喝醉了的男修在人群中大喊:“这乳臭未干的小女娃,还是回家找妈妈喝奶去吧!要是有谁不长眼押了她晋级,那可就倒霉了!”

      听闻此言,灵茶馆里又是一阵笑闹声。

      楚语馨忍不住轻轻“啧”了一声,何安安也皱起了眉头,几人在哄堂大笑的人群中,颇有几分格格不入。

      就在这时候,从进入灵茶馆就一直没说过几句话的周衡之忽然伸手拦住了在空中飞来飞去的押注机关鸟,从怀里拿出满满一袋子的灵石押下注。

      在灵石放进机关鸟的瞬间,押注机关鸟用灵茶馆里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大声宣读道——

      “押注,第14562号选手,押金,10万灵石。”

      整个灵茶馆忽然间寂静了一瞬,旋即如热油滴进沸水般轰然炸开。

      在一片喧闹声中,周衡之神色淡淡地捧起面前的灵茶,悠悠然品了一口。

      果然,比方才的味道好了不少。

      ***

      但外界沸沸扬扬的争论全然影响不到现场参赛者的动作。

      九天炼丹会这一次的海选一共给出了三张不同的丹方作为考题。

      第一张是静心丹,这也是最基础的丹药,属于每位丹修入门的丹方。

      第二张丹方的难度比第一张要高一些,是筑基丹,主要的功效是助力瓶颈期的修士冲击筑基期,多数大宗门的核心弟子在冲击筑基期的时候基本都服用过筑基丹,算得上是性价比高的丹方了。

      但当看到第三张丹方的时候,几乎所有丹修都犹豫了一瞬。

      第三张丹方是一张已经在一千多年前就被淘汰的旧丹方,随着炼丹器具的升级,原先需要丹修自己手动处理的材料、掌握的火候,都可以通过炼丹器具来完成,而那些被淘汰的旧丹方,大部分都要求丹修从处理材料这一步开始亲力亲为,不能够借助任何高级炼丹工具。

      这对于已经习惯了方便快捷的炼丹器具的年轻丹修来说,无异于痛苦的磨炼。

      因此,几乎没有丹修选择第三张丹方。

      除了一位修士。

      几乎在看到三张丹方不到十秒的时间里,言晓凡就毫不犹豫地伸手将第三张丹方揭了下来。

      在注意到她这个动作的同时,不管是直播间还是观察室里的修士们,都忍不住露出了惊讶的视线。

      “这位小友……”灵虚道人从方才就一直在留意着白面具女修,注意到她选了第三张丹方的时候,眼中也止不住地流露出一丝诧异。

      可能连他自己都未曾注意到,他对言晓凡的称呼已经从“那位选手”不知不觉地变成了“这位小友”。

      坐在他身边的莫痴真人眼底闪过一丝兴味,他伸手从后台调出了对选手们在丹方上选择结果的统计数据。

      “一万多,接近两万名选手,只有两人选择了第三张丹方。”莫痴真人摸着下巴,嘴角止不住地上扬,“这可有意思了。”

      言晓凡全然没有在意在自己身边停留的蝴蝶摄像头,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已经放在了面前的炼丹材料上。

      天灵草,地心菇,水花莓,荒树枝……

      几乎在视线接触到炼丹材料的瞬间,言晓凡的脑海里就已经出现了这些材料的名字、类别、品质和处理方式。

      言晓凡捏手指掐了个法决,将少许灵力覆盖在自己的双眼上。

      说到这个法决,还是她从《神农修炼手册》的附录中找到的,相当于一个用精神力添加标签的小功能。

      等言晓凡重新睁开眼睛时,她心念一动,精准地在丹方需要的灵植上打了标签。

      [天灵草,10两,磨成粉末状]

      [荒树枝,1斤,切成2分厚的薄片]

      [水心鳞,取一片中等厚度,重量约在1斤5两的鳞片,烘烤成干后备用]

      ……

      只是这些标签只有言晓凡自己能够看到,落在直播间里的众人眼中,却只觉得……

      【我有一壶酒:这小年轻该不会是被吓傻了吧】

      【灵宝阁出新品麻烦喊我一声:方才自大揭了第三张丹方,现在傻眼了吧】

      【尊老爱幼:最近几年,修真界是越发青黄不接了……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再出一位惊才绝艳的人物】

      只是正在观察室里的几位修士和直播间的众人却有不同的意见。

      以他们的眼力,自然不会错过言晓凡在身侧悄悄捏的那个法决,和那一闪而逝的灵力波动。

      灵虚道人几乎瞬间坐直了身体,猛地瞪大了眼睛,“那是……”

      那个词即将脱口而出的瞬间,灵虚道人猛地停住嘴,环视了一圈周围修士的目光,神情莫测地止住了话头。

      好在并没有太多修士注意到灵虚道人的异常因为他们已经被蝴蝶摄像头里直播出的一幕镇住了。

      只见画面上,戴着白面具的女修利落地手起刀落,每一下都呈90度角稳稳地落在主办方特制的案板上,每一次刀落的力度、深浅、时间都纹丝不变。

      几乎转眼间,连一直在观看灵视机的修士们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言晓凡已经轻松地切完了一根荒树枝,而当她的手松开的瞬间,薄如蝉翼的荒树枝片如花瓣一般从她的指尖散开。

      直播间瞬间安静,直到言晓凡将荒树枝片收进棕褐的纸袋中,直播间才终于有人颤抖着双手发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求求来个人告诉我,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