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5、九天炼丹会 ...

  •   五十年一届的九天炼丹会是修真界定期举办的一项重要活动,在丹修心目中的地位相当于运动员中的奥林匹克。

      炼丹会规定参赛的修士不得超过100岁,一位丹修一辈子只能够参加一到两次炼丹会,基本上每次在炼丹会上脱颖而出的都是生面孔。如今在修真界有名有姓的丹修,基本上都是某一届炼丹会上的风云人物。

      即便是如太上宗这样的大宗门,依然有将新生代弟子送上炼丹会上锻炼的传统,更不必说一些小宗门的丹修和散修了,对于他们来说,在丹修一道上苦修多年,九天炼丹会或许是他们能够接触到的最公平的一次逆天改命的机会。

      “九天炼丹会迄今为止已经举办了三千多年,期间有无数的丹修,在参加炼丹会前寂寂无名,却在炼丹会上脱颖而出,从此声名鹊起。”

      言晓凡啃着灵果听何安安介绍着九天炼丹会,时不时发出“哇哦”的一声感慨,吞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小世界里跑了出来,蹲在言晓凡的肩膀上,捧着个灵果吃得津津有味。

      一人一灵的动作频率如出一辙。

      “九天炼丹会的评选一共分为三轮,第一轮是海选,这部分在轮回广场上举行,主要是为了将不合格的、浑水摸鱼的那些修士淘汰掉。”

      听何安安这样说,言晓凡好奇道,“丹修的比赛居然也有滥竽充数的吗?”

      “当然会有,丹修地位高,收入不菲,在比赛上砸起钱来也丝毫不手软。丹修但凡通过了第一轮的海选,每位丹修,都会收到……”何安安在言晓凡面前举起了一根手指,笑着张嘴,“10万灵石。”

      窝草草草草!

      言晓凡咀嚼着灵果的腮帮子突然间顿住,整个人瞪大了眼睛,感觉上学期到手的10万灵石奖学金瞬间就没有那么香了。

      不说她,就是旁边的楚语馨和楚宇天的下巴也落到了地上,只有周衡之还是冷静的模样。

      “参加九天炼丹会的条件是什么?”

      言晓凡咽下灵果,坐直了身体。

      何安安看着言晓凡的反应,遥遥地和坐在言晓凡身后的唐心相视一笑。

      鱼,上钩了。

      ***

      九天炼丹会被称为丹修圈最公平的比赛,自然有其道理。

      和其他从一开始就从门派、修为等各方面就设置了基础门槛的丹修比赛不同,九天炼丹会的海选除了对参赛者的年龄有限制外,再无其他要求。

      所有的丹修,不论门派出身,也不在乎名气大小,都平等地来到轮回广场上,参加第一轮的选拔。

      除此之外,九天炼丹会的海选还有三大特点。

      其一是要求参赛者不能够在海选中使用自己独门的丹方,也不能够用自己种植的灵植,而只能够在组委会提出的三张丹方中选择其中的一种,然后选用组委会官方提供的灵植进行炼制。

      据说,此举是为了避免干扰因素,尽量让所有的参赛选手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其二,是要求参赛者在参加海选的时候,戴上特质的面具,直到进入第二轮才能揭开,

      其三,则是在灵视台出现后的新产物,在海选开始当天,会用直播的形式,实时转播现场的赛况,甚至各大赌场还会在这一天开赌局,押各位选手的赔率。听说每一届九天炼丹会,都会有渡劫期修士下场押注。

      ***

      第七十三届九天炼丹会海选当天,轮回广场被上万名修士堵得水泄不通,到处都是吵嚷声。

      尽管所有人都戴着面具,但还是能够从他们的身形和服饰上推测他们的过往。

      有修士身材颀长,一身白袍,离人群不远不近,却半步也不愿意靠近;也有修士一到现场就热络地和周围的陌生修士攀谈,却半点都没有透露自己的个人信息;还有修士在人群中如一片无根的浮萍般被挤来挤去,找不到方向,也看不到出路。

      每一位修士在进入轮回广场的时候,他们的胸前都会出现一个闪着荧绿光芒的数字,这就是他们海选时的编号了。

      在沸腾的人群间,一位戴着雪白古怪面具的女修安静地走进轮回广场,她的胸前也在瞬间出现了编号——

      第14562号。

      她在进入广场后没有盲目地乱走,也没有从一开始就挤进人群,而是安静地站在一边,暗暗地观察着轮回广场上的景象。

      就在这时,一只蝴蝶从上方不到五米的距离飞过,戴着雪白面具的女修瞬间敏锐地朝那个方向投去一眼,直到蝴蝶飞走,她才缓缓地收回视线。

      刚才那只蝴蝶上,她似乎感受到了灵力的波动。

      几乎在她的视线落在蝴蝶上的同时,正在观看直播的灵虚道人惊疑了一声,坐直了身体,“刚才那位选手似乎发现了摄像头的存在。”

      发现这一点的并非只有灵虚道人。

      【修真界我最牛:刚才是否有一位小友,往镜头的方向看了一眼?】

      【落花时节又逢君:我也注意到了,现在的年轻修士可真是了不得,洞察力居然如此惊人。】

      【睡觉之前吃个灵果:可惜了,炼丹并不是仅仅考验洞察力的,那位小友的眼神有些太年轻了,若是下一届炼丹会,说不定还有机会】

      【天下谁人:灵果君,这你可就说错了。难道你忘了第六十五届炼丹会夺冠的那位小友了吗?英雄不问出处,自然也不问年龄】

      【睡觉之前吃个灵果:这么说你是押注了第14562号选手吗?】

      代号为“天下谁人”的账号没有回这句话。

      说到底,口头上的看好并不代表最终的结果,押注的机会只有一次,因此,大多数人在押注的时候,依然会谨慎又谨慎,选择自己认为最有可能晋级的选手。

      “时辰已到,第七十三届九天炼丹会,第一场比试,正式开始。”

      在比赛规则宣布的同时,所有丹修的面前都出现了统一的台面以及灵植。

      虽然说九天炼丹会尽可能地保证了初始条件的公平,但毕竟还是有可以活动的地方,也就是——

      炼丹炉。

      上千只蝴蝶摄像头在场地里飞舞着,其中一只停在了白面具女修的上方。

      【我画画天下第一棒:唉?这是刚才那位注意到摄像头的选手吗?】

      【楚老贼还钱:不知道她的炼丹器具是怎样,若是地级以上的炼丹器具,说不定还能够有一争之力。】

      在直播间众人的注视下,只见白面具的女修心念一动,她面前的架子上就出现了——

      一口铁锅。

      直播间里突然间鸦雀无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