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两点糖 ...

  •   裴翊君整个人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

      除开两年前他给宋放当过一年物理家教,两人再无交集。他有宋放的微信、企鹅,但从未发过除学习之外的消息。最后一条私信还是无意中得知宋放要参加高考,惊讶之余他在考试前夜预祝宋放考试顺利。

      仅此而已。

      宋放为什么会喜欢自己?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自己?

      裴翊君有点无措。

      从小到大他收到很多告白,女生男生都有。他都是礼貌拒绝,没有一丝转圜余地。

      现在……

      “哥,你可以把我当炮友。”

      宋放再次语出惊人。

      裴翊君眉头紧蹙,连名带姓地叫他,“宋放,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宋放耸耸肩,人退开至安全距离,“成年人都有欲.望,你也不会随便找人解决。尽管你不喜欢我,但我们很合拍,不是吗?”

      提到昨晚,裴翊君的脸又红了。

      “我拒绝。”他深吸一口气,“我不同意。”

      “为什么,只因你教过我?还是你接受不了年纪比自己小的?我能感觉到你的欲.望,你喜欢我的身体。”

      裴翊君无法反驳。

      即使昨晚有酒精的buff,他也否认不了自己有多浪,甚至在睡觉时都主动贴紧宋放,像两把调羹一样亲密无距离。

      “我……”

      “哥,别这么快回答,好吗?”宋放不再咄咄逼人,放柔了声音,带了几分蛊惑。

      他微微俯身眼睛正对着裴翊君澄澈干净的眼睛。

      “不要逃避、欺骗自己。”

      “我可以等。”

      “我不会纠缠,你也无需对昨晚负责。”

      坐在出租车上,裴翊君面无表情地看向窗外飞掠而过的街道、高楼。

      出租车司机都习惯天南海北侃大山,平时裴翊君出于礼貌,会随口附和两句,但他今天实在没心情当捧哏。

      司机师傅表演了五分钟单口相声,没有得到回应,讪讪然闭嘴,打开收音机,一首老歌随着旋律流泻出来。

      “从前现在过去了不再来,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情人别后永远不再来(消散的情缘)……一生所爱隐约(守候)在白云外(期待)……”

      “师傅,前面调头,去芙蓉路。”

      芙蓉路是酒吧一条街,消费偏高档。每晚华灯初上,这里的停车场能被货真价实的各种豪车停满,十分惹眼。

      不过现在刚过十一点,整条街冷冷清清。

      裴翊君熟门熟路地推开一家酒吧大门,径直往里走,来到办公室门口,他敲门。

      很快,在“笃笃笃”的高跟鞋声中,阮奕素着脸散着头发,穿着宝蓝色改良旗袍打开门。见到人,他贱兮兮地贼笑,连珠炮似地说:“哎呦,这谁呀,有人滋润果然和我们这些旱死的不一样。看你这惨白脸色和黑眼圈,小弟弟也太不心疼人了。”

      阮奕是裴翊君的初中同学,认识多年。裴翊君走进屋,也不坐,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喝了两口,“昨晚怎么不拦着我?”

      “我是电我是光我是唯一的神话都拦不住你那热情似火的黏糊劲。” 阮奕一边八卦一边从头到脚打量着裴翊君,见他眼下青影深重,白衬衣的扣子一丝不苟系到最上一颗,但仍无法遮掩住脖颈左侧那两道暧昧痕迹。

      “哎呦,你这嗓子哑的看来小狼狗活不错。”

      “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些细节我记不清了。”

      阮奕啧啧道:“真不记得了?你昨天喝嗨了骚得不行,要不是这里是我的地盘,我他么以为你喝的不是酒是春.药!”

      裴翊君:“……”

      见他一幅不可置信的模样,王一鸣嘎嘎笑得震天响,“你去了趟厕所就拐回来个小男生,哎呦呦,整个人都挂小狼狗身上,哐哐亲个没完还夸人家鼻子长得挺眼睛好看。最后豪气冲天地挥手说今晚就要结束自己二十五年的望片兴叹的单身狗生涯!”

      裴翊君:“…………”

      他耳朵通红地转身要离开。

      “嗳嗳别走,我本来就要给你打电话。”

      “什么事?”

      “当然是为了庆祝你脱单,我们姐妹聚聚。”

      裴翊君摇头,“不用。”

      阮奕显然没明白裴翊君的意思,还在热心地传授恋爱小妙招,“童颜巨X绝世猛1固然难寻,但我还是要提醒你,得到太容易都不会珍惜,男人女人都一样,所以你和他最近先不要约了。今晚和我们玩玩,再吊他两天,忽远忽近若即若离最让人受不了了。你听姐的,修生养息一个礼拜,再见面他热情地能让你淹了酒店的床。”

      裴翊君:“我是说我不会再联系他。”

      阮奕:“???”

      “他技术很烂还是人品不行?裴裴,我和你说,姐开酒吧这么多年,自认看人还挺准的。昨天那小孩一看就是干干净净好好养大的小少爷,如果单纯技术问题,我劝你别这么没耐心,只要功能正常尺寸优质,磨合几次就OK了。”

      最终,裴翊君还是拒绝了阮奕提出为悼念他刚刚逝去的小雏菊开个趴体的盛情,离开了rainbow。

      刚走出店门,阮奕就发来微信:【姐妹,小狼崽子真厉害,弄得你坐都坐不下哈哈哈哈哈,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几种好用的药膏?】

      裴翊君:【滚!】

      阮奕贱贱地秒回:【只有一个字,我却将你的恼羞成怒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裴翊君不再回复。

      一进家门,原本挺直的背脊立刻躬了起来,好半天才以奇怪的走路姿势挪到浴缸里。

      热水熨烫中,差点虚脱的裴翊君长长地舒了口气。

      如果不是宋放昨晚给他涂过药,现在指不定红肿得更厉害。这种痛不是那种激烈的痛感,倒像是容嬷嬷的绣花针,绵绵的刺痛。

      泡了大半个小时,裴翊君才裹着浴袍趴在床上,给手机充上电,打开APP,想找跑腿帮忙买几管药膏。

      手机在掌心震了震,宋放发来微信。

      【fang:哥~】

      【fang:涂药了吗?昨晚的药膏是我家认识的一家私人医馆的秘方,散淤消肿效果比药店卖的好。】

      【fang:你家地址?我给你送过去^^】

      【fang:如果你暂时不想见我,我可以叫跑腿小哥。】

      宋放手速惊人,咣咣咣上来就刷屏了, 最后还发了个萌萌哒表情包。

      裴翊君:“……”

      【fang:哥,给我地址吧,好不好?】

      【fang:我只是担心你,绝不会纠缠你。】

      【fang:狗狗打滚.jpg】

      裴翊君有点顶不住。

      他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不喜欢麻烦人。大二时有次感冒发烧到39.8,他都是自己去医务室拿的药,没有请室友帮忙。

      裴翊君好一会儿都没点开键盘。

      【fang:狗狗求求.jpg】

      半个小时后,跑腿小哥送来的不仅有几管药膏,还有“李记粥店”招牌的皮蛋瘦肉粥、冬瓜玉米排骨汤。

      排骨用的全是精瘦小排,煮得软烂,轻轻一咬就完全脱骨,味道十足,一看就知道是小火慢炖出来的。

      裴翊君饿极,几乎全吃光了。

      扔外卖盒的时候,见袋子里白色小票上备注:不要葱花、海米。

      “李记”的排骨汤出锅后都会加一小把葱花海米增味,宋放那个懒懒散散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小霸王竟然还知道忌口。

      *

      某会员制运动馆内走廊尽头,篮球鞋摩擦球场地板的声音此起彼伏。

      球场内两队人一红一白,都是二十左右的年轻男人,个个脚上的篮球鞋都价值不菲。

      其中红队4号在所有人中海拔最高,但是却不笨拙。他重心压得很低,两手灵活地月夸下运球晃过防守队员,恍如无人之境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到对方半场,在中场白线不远处双手抓球起跳,然后单臂大风车将篮球稳稳地狠狠砸入框内。

      宋放抓着球篮晃了两下才落地。

      剧烈运动后,他的心跳不可抑制跳得飞快,薄汗在灯光照射下像是给肌肤打了层蜡。骨节分明的大手扯掉吸汗带,宋放随意抓了抓头发,清亮有神的桃花眼底的悍锐之气还未完全褪去。

      王一鸣双手撑着膝盖,剧烈地喘气,“你是牲口吧,四十分钟了还和刚上场一样,我他么快死了!”

      宋放轻蔑地嗤了一声,拿起手机翻看,随意道:“要不以后你和隔壁那群五十岁的大叔们去打。”

      王一鸣直起腰灌了两口水,凑上来叭叭,“一有空就看手机,艹,你不会是有情况了吧?”

      宋放把手机屏幕朝向自己,看着那句“谢谢”之后再无新消息,略有些失落地锁屏,将白色毛巾盖在头上。

      没听到意料之中的“没有,闭嘴,滚”,王一鸣来劲了,“真有情况?哎,说说说说,怎么认识的,多大,南城本地的?哦,我猜猜,是金阳百货的俏俏,还是德汇房地产的嘉嘉?上个月你爸过生日不是给你介绍了好几个?”

      宋放用“你是傻子吧”的目光看向王一鸣,“我如果已经妥协了,现在还至于住酒店吗?”

      王一鸣“啊”了一声,拍拍脑袋,他都忘了宋放被家里切断经济来源,连门都不让进。说起来,宋放他爸宋英诚也是个狠人,竟然和所有亲朋好友打招呼,不许任何人给予宋放金钱或者物质的帮助。

      不过宋放根本不需要朝别人伸手。他父母是商业联姻,母亲当初出嫁时陪了很多嫁妆,其中就包括家里公司百分之十七的股份。母亲去逝后,舅舅每年都会把分红直接打入宋放和哥哥宋寒柏的账户。十六岁开始,宋放将其中一部分资金进行投资,股票黄金期货都玩。他眼光独到杀伐果断更不贪心,两年下来盈利颇为可观。

      这也是王一鸣佩服的地方。同为富家子弟,他还是每月都得朝家里伸手的小可怜,宋放却已经实现了财富基本自由。即使和家里闹翻,也不至于因为缺钱而捉襟见肘。

      王一鸣联想力超群,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可能性,“不会是我妈每天看的言情剧的俗套桥段吧——你看中了个门不当户不会的灰姑娘,你爸不同意?是不是?说说让我开心开心!”

      宋放啧了一声,他到底是怎么和没有同情心只会落井下石的死胖子做兄弟,还一做就是十几年的?!

      “嗯,是有那么个人。”

      王一鸣耳朵支棱起来,半晌,只听宋放慢悠悠道:“不过,你不配知道。”

      王一鸣:“……”

      知道这么半上不下地吊在半空有有难受吗?有这一句话放钩子的能力,怎么不去写小说?

      王一鸣无语,招呼其他同伴,“太累了,洗完澡一块去吃烤肉。”

      宋放走在最后,长指手机屏幕上快速移动,很快发了条朋友圈。

      【饿,想抢】

      配图是流浪狗在吃火腿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