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点糖 ...

  •   调皮的一束薄阳从没有拉严的窗帘泄进室内,金色光束打在侧躺着的裴翊君眼睑上。
      
      几秒钟后,他在生物钟的作用下醒来。
      
      头很疼,就像有人用锤子在他脑子里砸了一晚上。
      
      缓缓地眨眨眼,床头柜上几个正方形的片状物映入眼帘。花花绿绿的包装被撕开,写着“0.01毫米草莓味”。
      
      裴翊君眼睛倏地睁圆。
      
      混乱的记忆纷至沓来。
      
      昨晚是阮奕的生日,在rainbow开趴体,他喝多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记不清了。
      
      所以……自己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跟陌生人结束了二十五年的循规蹈矩。
      
      后知后觉的不适感涌上来。
      
      腰酸,腿疼,尾椎往下更是被撕裂般的酸痛难受。
      
      一向能忍的裴翊君禁不住轻嘶出声。
      
      身后传来一声低哑磁性的年轻男性声音,关心道:“哥,你醒了,还疼吗?”
      
      莫名熟悉。
      
      裴翊君心底惊讶,猛地偏过头去。
      
      正对上一张青春无害的脸蛋。
      
      冷白肤色,浓眉大眼红唇,满脸的胶原蛋白,睫毛和小刷子似的又密又长。除开一头酷酷的灰蓝发色和耳廓上闪闪发亮的黑色耳夹,是很乖巧的长相。
      
      尤其看着自己的一双桃花眼,澄澈又明亮,多情又深情。
      
      “宋放……怎么是你?”裴翊君性格宽和,做事不急不缓,此刻语气里是少见的错愕震惊。
      
      只因,宋放曾是他研究生当家教时带过的小孩。
      
      时间不长,还不到一年。
      
      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
      
      谁想到再见面竟是在酒店的床上?
      
      他,他成年了吗?
      
      宋放似是知道裴翊君在想什么,他坐起来掀被下床,大喇喇地不着存缕走到沙发旁,从地上捡起裤子找出身份证递过来,“哥,我成年了。”
      
      宋放的身材介于少年和成人之间,肩膀宽而薄,肌肉线条流畅,既不过分贲张又不孱弱削瘦。
      
      干净、健康、明朗、热烈。
      
      只是肩膀、后背、小臂上布着好些红色痕迹,像是被猫抓似的。
      
      异常暧昧醒目。
      
      裴翊君突然记起昨晚令他头晕的暖黄灯光里,滚烫的汗珠、低重的喘促声,全身镜里起伏有力的肩胛骨……
      
      裴翊君浑身都着火似的烧了起来。
      
      拿着身份证的手都不稳了。
      
      照片里宋放的头发很短,表情酷酷地看着镜头。
      
      只一秒,裴翊君就心算出了他的年龄。
      
      十八岁。
      
      零……一个月。
      
      靠!裴翊君二十五年来第一次想骂人,对象还是他自己。
      
      差一个月,他就是猥亵未成年的禽兽!
      
      耳边一阵窸窣声,宋放坐在床头,手里拿着管药膏,贴心道:“哥,昨晚我已经帮你上过一次药,现在再上一次,好得快。你能起来吗?对了,你想吃什么早餐,我让服务员送到房间来……”
      
      裴翊君怔楞地看着他。
      
      三年前他第一次见到宋放时,不论对方是故意装酷还是不喜欢被占用课余时间,总之印象里就是个不爱说话的小朋友。
      
      哪里会说这么长的一段话。
      
      还这么体贴细心。
      
      宋放见裴翊君发楞,极其自然地低头用额头碰了碰他,“哥,我虽然帮你清理过了,但你脸怎么这么红,是发烧了吗?”
      
      裴翊君偏头躲开,扑腾着裹着被子下床,眼皮垂着不看宋放,“没事,我没事,我先去洗漱。”
      
      砰的一声,浴室门重重关上。
      
      裴翊君手撑着洗漱台,羞愧至极。
      
      就算宋放已经成年了,但他还是下不了手。
      
      毕竟是自己教过的小朋友。
      
      足足小了七岁。
      
      四舍五入他快比人家大十二生肖一个来回了。
      
      不行,真的不太行。
      
      房间是总统套房,裴翊君强忍不适拖着残躯洗澡出来,打开门宋放已经洗完穿得整整齐齐,屋里的狼藉也被收拾干净,甚至连垃圾桶的袋子都系了结。
      
      宋放手里捧着裴翊君的衣服走近,视线掠过他精致锁骨上的点点吻痕,柔声道:“哥,衣服已经洗好烘干了。你要是不想在酒店吃,我们可以去不远的‘李记’,我记得你喜欢吃鱼片粥、叉烧包的。”
      
      裴翊君垂着眼睫看着地,“房费我付,精神损失身体损失,你……开个价。”
      
      宋放刚成年,以宋家的家教和他的性格,昨晚也应该是第一次。虽然荒唐,但裴翊君觉得自己年纪比他大得多,理应赔偿。
      
      没想到裴翊君会这么说,宋放一愣,“哥,你把我当鸭?”
      
      “不不不,你别误会。”裴翊君急忙解释,“昨天都是我喝醉惹的祸,很抱歉,我只是想弥补。无论你要钱,或者提其他条件都行。”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裴翊君长得很好,但总有种不可近观的清冷孤寂感,此刻他摇着手无措又极力解释的样子,像个做错事的小朋友。
      
      宋放心里刚升起来的那一点不郁,消失了。
      
      他眉头一挑,“你情我愿的事,为什么要你单方面赔偿?你觉得我缺钱?”
      
      宋放当然不缺钱,他可是含着金镶钻石汤匙出生的宋氏集团的小少爷,单左手上的这只腕表就值七位数。
      
      怎么会缺钱?!
      
      裴翊君摇头。
      
      “那哥你昨晚没爽?可你叫得很大声,最后还哭了。喏,就是在阳台上那次。”
      
      裴翊君的脸“腾”地就红了,很快蔓延至耳根。
      
      昨晚的很多细节他都记不清了,只记得他们做了很久很久,还不断转换战场。
      
      又累又疼。
      
      但前所未有的从内而外直击心底的愉悦、满足、放纵、销魂,叫他沉浸不可自拔。
      
      他褪去了日常伪装。
      
      判若两人放浪地像树袋熊一样扒着宋放,求.欢求吻。
      
      裴翊君捂着脸,羞地抬不起头。
      
      浴袍宽大,露出来的后颈修长纤弱惹人怜。宋放两世为人,只为一人震动过的心弦重重一荡。
      
      他右手覆上裴翊君的后颈,左手捧住他捂脸的手指,一根一根极尽温柔地悉数困于掌心。
      
      额头相抵。
      
      他亲了亲裴翊君蝶翼一样颤抖不止的眼睫,“哥,我喜欢你。”
      
      “我不是告白,只是解释我不是随便的人。昨晚你喝醉了,但我很清醒,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裴翊君:“……”
      
      他本来还想着怎么拒绝才能最低程度地降低对小朋友的伤害,宋放却说自己没在告白。
      
      只要没有侵扰到对方,每个人都有暗恋的权利。
      
      于是不行的话就这么不上不下地卡在喉咙口。
      
      宋放观察着他的表情,眼底闪过一丝狡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