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延延,你不脏 ...

  •   沈延先敲了门。
      
      陆野站在他的身后,听着门里面不一会儿就传来了拖鞋“哒吧嗒吧”的声音。
      
      没一会儿,门发出了“哒”地一声被打开,一个脸上带着笑意的中年女人出现在他们眼前。
      女人的头发盘得一丝不苟,看起来却出人意料的随和,她看见站在门口的沈延,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一点:“崽?这么快就到了啊?”
      
      沈延却没有立刻回答她。
      
      陆野微微皱了皱眉,感觉到他手心里小孩儿的手握得更用力了些,他手指动了动,不动声色地轻轻在沈延的手背上摩擦了一下安慰他。
      
      然后他就看到赵识华脸上的表情慢慢地变了,她眉头紧紧地拧在了一起,带了几分焦急问:“崽?怎么了啊?怎么啦?妈妈在这儿呢。”
      
      她被吓得不轻,手忙脚乱地安慰了一阵之后,把自己家的崽揽进了怀里,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像哄小孩子一样轻声地哄:“乖啊,乖延延,怎么啦?受委屈了?妈妈在这儿呢……”
      
      陆野站在原地没有动。
      他看见自己媳妇儿哭自然心里也跟着难受,但是也清楚对于沈延来说,已经死了六年的至亲复生,也没什么比这事儿更值得哭一哭的了。
      
      不过,出乎他预料地,没有两秒钟,沈延猛地推开了正抱着他的赵识华,退了一步。
      
      陆野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能很清晰地看到他的背脊在细细地颤抖。
      
      他心下猛地一跳,紧接着就听到沈延声线不稳地低声喊:“不要碰我。”
      
      赵识华一脸错愕。
      
      陆野来不及跟她解释,连忙把自家小孩儿按进了怀里,熟练地轻拍些他的背心低声哄他:“延延,延延,没事儿,延延。”
      
      小孩儿在他的怀里啜泣着,小声跟他说:“老公,我好脏啊。”
      
      陆野动作不停,垂头在他的头顶吻了吻:“不脏。”
      他语速放得很慢,“延延,我们已经重来过了,你还没有经历过那些事。”
      
      沈延的泪把他身上的衬衣沾湿了一大块,那种滚烫的温度直接灼进了他的胸口。
      
      他眸色暗了些许,十分有耐心地重复:“延延,你还没有经历过那些事,我们重新来过了。”
      “延延你看看,妈她做了午饭等着你回来呢,她那么爱你,怎么会嫌你脏呢?”
      
      他又抬手捏了捏沈延的耳垂:“延延我们不哭了好吗?你看妈还在这儿等着呢,嗯?好不好?”
      
      他翻来覆去地说了好几遍,怀里的小孩儿情绪才勉强平复了几分,慢吞吞地小声问:“老公,我怕。”
      
      他这声音像是湿答答的棉花,软得不行。
      
      陆野听得心里堵得慌,又捏了捏他的耳垂,“不怕啊延延,我们延延现在可干净了,就跟刚拆封的舒肤佳香皂似的。”
      他故意笑道:“别哭了啊延延,多大人了?妈还在这儿看着呢,我们先进屋,好不好?”
      
      沈延从他的怀里微微抬起了头,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站在后面的赵识华。
      
      赵识华愣了愣,心里原本就又慌又乱,再被他这眼神一看,险些眼睛一红跟着落下泪来。
      
      她连忙扯开了一抹笑,点了点头:“快进来延延,妈妈午饭都做好了,就等着你呢。”
      
      沈延迟疑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陆野牵着他进屋的时候他都有些迟疑,顿了顿才迈步走了进来。
      
      赵识华是一个很懂生活的人,当初陆野跟着他媳妇儿过来的时候满间屋子都蒙了一层白布,看着没有半点人气。
      而现在,房子虽然不大,但是却被收拾得很整洁,餐桌上还插了一枝红艳玫瑰花,整间屋子的色调是蓝白色的,看着清新而温暖。
      
      赵识华从厨房里把饭菜端了出来,招呼着他们吃饭。
      
      陆野牵着沈延去卫生间里洗了手出来,坐到了餐桌旁边。
      他特意留了个心眼看了看,果不其然,沈延心里的疙瘩还没有散,拿筷子吃饭的时候都还有些犹豫。
      
      赵识华见沈延平静了很多,松了口气,给他夹了些菜在他碗里,有些心疼道:“怎么又瘦了?来,多吃点。”
      
      到这时候,她的注意力才落到了陆野的身上。
      
      不愧是做人民教师的人,她视线一落到陆野身上就让他想起了被老师支配的恐惧,瞬间就警惕了起来。
      
      她笑得温温柔柔,眸色却一片冰冷:“延延,这是你同学啊?”
      
      陆野身体募的一僵。
      
      什么同学啊?
      他刚才对着媳妇儿又亲又抱的,他丈母娘可是看到的!!
      
      偏生他媳妇儿半点不觉他的反应,抬头看了看他丈母娘,十分实诚地小声说:“妈,这是我……男朋友。”
      
      陆野松了口气。
      幸好没直接说是老公。
      
      ……要不然,可能他的身高就会因为少了腿而缩水大半。
      
      虽然,说是男朋友也不见得好的了多少。
      
      赵识华愣了愣,陆野总觉得她目光的温度又下降了好几个摄氏度。
      
      但是可能是知道沈延现在的情绪不太稳定,她移开了视线,又给沈延夹了些菜,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哦。”
      
      陆野毛都要立起来了,但到底上辈子也在商场和那这个老狐狸打过几年太极的人,他表面上还装得十分像个人,淡定地向丈母娘点了点头:“阿姨,我叫陆野,包耳陆,里予野。”
      
      赵识华顿了顿,眸光凉凉地看了他一眼。
      她又不是没听到,这小子刚才还一口一个“妈”地喊呢,也不管她认不认。
      呵呵。
      
      不过她自家崽对这人模狗样的东西的依赖她也是看在眼里的,她想了想,为了避免自家儿子在“媳妇儿”和妈之间当夹心饼干,她还是冷着脸应了一声:“嗯。”
      
      陆野敏锐的感觉到了自己丈母娘对自己的态度恐怕不怎么好,吃饭的时候只低着头夹自己面前的那盘菜,谨慎得不能再谨慎了。
      
      吃了饭,他还十分主动地起了身帮着收碗,无奈他丈母娘识破了他的小心机,瞪了他一眼:“不用收,我自己来。”
      接着,她冷声道:“一会儿陪我这个老婆子聊聊就行。”
      
      陆野只得应是。
      
      赵识华收拾好了之后,从厨房里出来就让沈延去房间里玩儿。
      
      沈延带着点儿犹豫看了一眼陆野,没有动。
      
      陆野叹了口气,伸手捏了捏他的耳垂,把自己的手机掏给了他:“乖,进去玩儿游戏好不好?”
      
      小孩儿又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进去了。
      
      赵识华不愧是个当班主任的,陆野往她的面前一坐,就有一种见教导主任马上就要写检讨的感觉。
      
      “沈延……他是怎么了?”
      
      陆野松了口气,不动声色地答:“出了点事……阿姨你放心,他会慢慢好起来的。”
      沈延跟他养母关系好他是知道的,要是把沈家那边的事告诉了她,指不定对这位母亲是多大的打击。
      
      “什么事?”赵识华猛地皱眉,“学校里的?”
      
      陆野想了想,没吭声。
      
      他这副样子落在赵识华眼里就是默认了,后者愣了愣,呐呐道:“怎么会……”
      她作为一个老师,学校里偶尔会出现的欺凌现象她也是知道的,被欺负的孩子基本就是那几个特征:长相不太好,成绩差,自卑。但她实在没想到,自家崽怎么也会……
      
      募的,她想到了什么,喃喃道:“……是因为延延的腿吗?”
      她就是一个月没见到自家崽,上个月他回来还不是这样的……
      
      陆野沉默了一会儿,轻叹一声:“阿姨,你别太担心了,我也在学校里的,不会再让他被欺负了。”
      而且,他还要把沈延身上受过的伤在沈初画身上,一点一点地找回来。
      
      顿了顿,他继续说:“阿姨,沈延现在的心理状态你也看到了,你能不能先在学校那边给他请个假?”
      
      赵识华自然满口答应下来。
      她含着担忧看了一眼沈延房间,接着目光就落到了陆野身上。
      
      陆野:“……!”
      他不动声色地坐姿都规整了很多。
      
      赵识华沉默了一会儿,这时候气倒是消了很多,她轻咳了一声,问:“你……和我们家崽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四五年前。
      
      赵识华没听到回答,又抬头仔细地看他:“不能说?”
      
      “……”这倒不是,主要是怕您听了得弄死我。
      陆野表面上稳的一匹:“不久前。”
      四五年对于人的一生,确实没有多久。
      
      赵识华凉凉地看了他一眼,“沈延既然请了假,就留在家里吧。”
      言下之意很明显:您请便。
      
      “……”
      说真的,陆野活了26年,还真没遇到就这么赶他走的。
      但是对方是他丈母娘,怎么说……
      
      正想着,某个正应该在房间里玩儿手机的小孩儿就“哒哒哒”地跑了出来,当着他丈母娘的面直直扑到了他的怀里。
      
      陆野:“……”
      脖子有点凉。
      
      不过还是媳妇儿比较重要,他抬手揉了揉小孩儿毛茸茸的脑袋,“怎么了?”
      
      沈延紧紧地抱着他的胳膊,眼睛却看着赵识华:“不走。”
      
      “……”
      赵识华呵呵一笑,但好歹还是顾忌着沈延,冷冷地瞥了一眼陆野之后,笑了笑:“崽,你和你朋友在家里多住几天再走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4-03 21:20:19~2021-04-04 20:43: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6968757 15瓶;47863173 14瓶;我不喜欢吃香菜e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