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延延,带你回家 ...

  •   陆野抱着自家小孩儿,单手轻拍着他的背心。
      他低声哄了好久,怀里的少年才慢慢地停了抽泣,哑着声音说:“回家。”
      
      呼……
      陆野松了口气,“好。”
      
      陆野常年逃课老师们都是习惯了的,也不需要像沈延一样去请假,吃完了饭之后,他就牵着自家小孩儿的手准备着出门。
      沈延换好了鞋,站在门口的时候犹豫了一会儿,那双澄澈的柳叶眼里的恐惧特别明显。
      
      陆野皱了皱眉,伸手拉住了他有些冰凉的手,轻声说:“延延,我们可以以后再去看妈。”
      
      小孩儿沉默了一会儿,低声吐出了一个字:“不。”
      
      陆野叹了口气,把他冰凉的手包在了自己的掌心里,牵着他走出了门。
      
      这时候已经九点过了,这个小区里大多都是学生或者是学校的教职工,他们出门的时候没有遇到几个人,但沈延却还是小心翼翼地往他的身后躲。
      
      陆野已经叫了陆家那边的司机过来接他们,倒不是他富家公子作风非要自己家的司机来接,而且这个司机上辈子也是经常接送沈延的。
      相比之下,这个司机算得上是沈延尚能接受的人。
      
      可即便是这样,在上车之后,沈延也还是下意识地往他的怀里藏了藏。
      陆野就着这个姿势把他搂在了怀里,吩咐前面的司机:“把隔板升起来。”
      
      司机照做。
      隔板升起来之后,沈延肉眼可见地轻松自在了很多,却还是紧紧地挨着他的,像极了怕被主人丢掉的小兽。
      
      而且他的手指无意识地缠着陆野的手指,他的皮肤本来就比陆野白了很多,惹眼得很。
      
      陆野看得眸色一暗,语气里特意带了些吊儿郎当地逗他:“延延,这算不算我丑媳妇见公婆了?”
      
      小孩儿顿了顿,特别乖地把头埋在他的怀里蹭了蹭,小声说:“算。”
      
      陆野失笑,低头吻了吻他的发顶,喟叹了一声:“我怎么就这么稀罕你呢?”
      
      小孩儿碎发里露出来的耳朵慢慢地染上了绯红,却又小声地回答他:“稀罕你。”
      也稀罕你。
      
      陆野听懂了他的意思,唇角向上扬了几分。
      
      沈延家离A市不近,开车也需要三四个小时。
      沈延窝在他怀里慢慢地就睡着了,陆野伸手拨了拨他长而浓密的睫毛,这小孩儿梦里可能都感觉到了有些痒,睫毛颤了颤,但实在睡得沉,最终还是没能睁开眼睛看一看。
      
      陆野在车里环视了一圈,没找到可以给他搭一下的东西,只好把他抱得更紧了一点。
      
      他没事儿干,就摸出了手机准备玩儿游戏,结果一打开手机,企鹅就是99+。
      
      “性感直男在线困觉”的群里,消息刷得飞快。
      
      一条船:@陆某人,野哥,你到底在哪儿啊?!!
      佑佑子:我说陆哥去陪小嫂子了,你们怎么就不信呢?
      
      觉。:你自己摸着你的胸肌问问自己,你说的话有句可信的吗?
      佑佑子:……
      佑佑子:江觉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你不在市里我就没法儿弄你!
      
      觉。:啊?
      觉。:你说什么?风太大我没听到。
      
      佑佑子:呵呵呵. jpg
      
      一条船:你们俩的岁数加起来能有十岁吗?
      一条船:难道重点不应该是陆野背着我们出去浪了吗?
      一条船:@陆某人,给个解释。
      
      佑佑子:解释。
      觉。:给个解释。
      
      看到他们少年气十足的样子,陆野不可控地晃了晃神。
      
      上一世,沈初画记恨他,和李家联姻之后联手想弄他陆家。
      当时远在国外的陈佑为了帮他,被迫妥协家族联姻。
      顾寒川在父母离婚,母亲带走了顾氏基本一半资产的情况下,也选择帮他,结果顾氏的情况雪上加霜。
      江觉家里不如他们三个,却还是尽力帮了忙,最后被沈家和李氏联手针对,情况愈下。
      
      他们每个人,对他都有极深的恩情。
      
      既然老天让他重来了一次,他就断不会让前一世的悲剧重演。
      
      屏幕上三个人还在不停地刷着屏,陆野眸子里染上了几分暖色,手指动了动,回:别吵了。
      
      陆某人:我陪你们嫂子回老家去了。
      
      屏幕十分诡异地暂停了一瞬,接着,群里其他三个人刷屏的速度简直可以说是之前的几倍。
      
      一条船:?
      一条船:??
      觉。:???
      觉。:……?
      
      佑佑子:!!!!!
      然后这个队形终于被打乱。
      佑佑子:我之前就说了啊。
      
      佑佑子:不过
      佑佑子:@陆某人,陆哥你昨天怀里抱得那个不是沈延吗?
      
      觉。:???!
      觉。:不是,陆野,你这么猛的吗?
      
      一条船:铁树不开花,一开就抱走了责罚高的心尖尖?
      
      “责罚高”是他们高三的年级主任,名字叫赵高,因为口头禅是“如果你不怎么怎么样,我就要责罚你”而被他们一群狗崽子取了外号叫责罚高。
      
      责罚高是个极其看重成绩的人,沈延常年年级第一,他平时训人的时候开口都是“你看看人家沈延……”,所以年级上背地里都说沈延是他的心尖尖。
      
      不过……
      
      陆野视线停在了“心尖尖”三个字上,怎么看怎么不爽。
      
      陆某人:我的心尖尖。
      
      屏幕里又诡异地停了几秒钟。
      觉。:陆儿,你要是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
      一条船:眨眨眼+1
      佑佑子:呵呵
      
      也不怪他们反应大,陆野在他真正十多岁的时候是真的“年少轻狂”,可谓是不要脸又幼稚,整天沉迷游戏还好,关键是他一直都是“人类都是无性繁殖”这个神奇理论的坚实追捧者。
      
      觉。:我不信。
      佑佑子:呵呵
      
      一条船:我不信+1
      一条船:除非有照片
      
      觉。:照片
      佑佑子:陆哥别装死,照片!
      
      陆野轻轻笑了笑。
      怀里的小孩儿像是感觉到了他的动作,睡得不怎么安稳,下意识地抓住了他的手指。
      
      陆野熟练的轻拍了拍他的背,等着小孩儿又睡着了之后,才举起手机勉强给他拍了一张。
      
      沈延怕镜头,要是他是醒着的,陆野是绝对不敢就这么大大咧咧地拍照的,但是这会儿他睡着,镜头下看着乖得不行,陆野连着拍了好几张才满意了。
      
      沈延的五官生得很精致,但是又不显女气,这种人照相基本是没有死角的,就连陆野这种镜头杀手都能把他拍得很好看。
      
      他划着手机挑了挑,最后不怎么耐烦地啧了一声。
      
      小孩儿怎么都好看,这三个傻逼凭什么看?
      
      想了想,他又举起手机拍了一张,不过这次拍的是小孩儿抓着他手指的手。
      沈延的手指又白又细,看着充满了文人的秀气,很好辨认,而且抓着他手指的姿势怎么看都有种缠绵的意味在里面。
      
      就这张了。
      
      陆野十分淡定地把照片发在了群里,然后面不改色地把自己的键盘皮肤换成了这张图。
      
      毫无疑问,这张图就像是往水里丢了一颗火乍弹,瞬间就在群里惊起了千层滔天巨浪。
      
      觉。:???
      觉。:我以为老陆你就是单相思还在追,这是已经拱到手了?
      
      一条船:。。
      一条船:我告诉自己,这只不过就是两只手,不用酸
      
      佑佑子:看吧,你们终于相信了吧?
      佑佑子:陆野这个老狗比!!
      
      觉。:别跑@陆某人,坦白一下你们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
      
      佑佑子:对啊陆哥,你不是天天跟我们一起的吗?
      佑佑子:而且你不是说,游戏就是你媳妇儿吗?!!
      
      这……
      还真是当初的陆野说过的。
      
      他还给游戏都编了个位分:绝地是正宫,撸啊撸是贵妃,就连消消乐都能排个美人。
      
      现在想起来还挺好笑的。
      陆野笑了笑,没有再理群里面轰炸的消息,按灭了屏幕,往窗外看了眼。
      
      他虽然没有见过赵识华,但是在和沈延在一起之后来给她扫过墓的,所以他大概也知道路。
      
      等到要到的时候,他才轻轻捏了捏怀里沈延的鼻尖。
      
      少年睡得挺熟,脸都睡得有些红了,醒的时候柳叶眼微微睁开了一条缝,里面泛着潋滟的水光,看着有些懵懂。
      
      陆野轻笑了一声,又伸出手指点了点小孩儿鼻尖上栗色的那颗小痣,“延延,该醒了。”
      
      少年没有理他,在他的怀里蹭了蹭,带着鼻音“唔”了一声才慢吞吞地直起了身体。
      
      司机不认识路,陆野在征得他的同意之后,让司机降下了隔板。
      
      小孩儿很明显地拘谨了很多,眼睛里浮现出了一丝警惕。
      
      陆野叹了口气,顺势把他搂的更紧。
      
      因为沈延的原因,陆野直接让司机把车停在了沈延家的楼下面。
      
      赵识华是学校老师,住的是学校的教职工宿舍,这时候正值中午,这栋楼里大多数的住户都在家里吃饭,楼道里没什么人。
      
      可即使是这样,他旁边的小孩儿都像是一只突然被带出家门的猫,宛如被激起了应激反应,浑身都充满了警惕。
      
      他抓着陆野的手不受控制地用了力,陆野被他抓得生疼,却不动声色地转头对他笑了笑,反手把他的手包在了自己的掌心里。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4-03 10:02:48~2021-04-03 21:20: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埃及金字塔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