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延延,不怕 ...

  •   陆野直接把沈延抱着回了他在学校周边的房子里。
      这套房子是他刚上高一的时候他妈给买的,只有他一个人住,因为家里的阿姨偶尔过来打扫卫生,所以看上去还算得上是干净。
      
      他走进去把怀里瘦弱的少年放在沙发上,准备起身去打点热水给他洗脸,却又发现少年红着眼睛,那双还泛着水雾的柳叶眼带着些许倔强地盯着他,白皙而指节分明的手指紧紧地攥着他后颈的衣角。
      
      陆野被他看得心一软,就着这个姿势单膝跪了下来,轻轻吻了吻少年带着泪痕的脸颊。
      
      他的声音很轻,像是怕惊扰了怀里的少年:“延延,我去打热水给你洗个脸。”
      顿了顿,他又带着安抚的意味低声说:“乖,延延?”
      
      少年听懂了他的话,却还是执着地微微仰着头看他,没有松手。
      
      陆野叹了口气,没再坚持,只是伸手轻轻地,一下一下地拍着少年单薄的背脊。
      
      好一会儿,少年才终于有了动作。
      他的身体微微向陆野这边倾了一点,小心翼翼地把头放在了他的肩上,又活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动物似的蹭了蹭,带着轻微的鼻音喊:“老公。”
      
      陆野一颗心软得好似下一秒就要化了,垂头又在他的脸颊上吻了吻,“嗯。”
      
      之前车子沉入江里的时候,他心里只剩了一个念头。
      ——他走了,沈延怎么办?
      
      一想到他满身的伤痕,沈初画还恨他入骨,在他死后完全就是举步维艰的状态,他心里的焦灼仿佛即可就能溢出来。
      
      ……却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他在那头闭上了眼,这头沈延就跟他一起重生了。
      
      重生了?
      等等!
      
      他重生之前在上一世已经死了,那……
      沈延呢?
      
      陆野呼吸一滞,身体跟着细细地颤抖起来。
      他才经历过死亡,无比的清楚人死之前的那种痛苦和绝望有多磨人,他都忍受不了,那他的沈延……
      
      怀里的少年像是感受到了他的变化,搭在他肩上的头又微微动了动,有些哑的声音很轻:“老公?”
      
      陆野的眸色又深了些许,唇角却带着轻微的僵硬向上勾了勾,做出了一副轻松的样子问:“延延,你……”
      
      他心脏疼得根本说不出口,等着挨过了心口的那阵疼痛,他犹豫了下,干脆地把那句话咽了回去,换了句话说:“我们回到了七年前。”
      
      少年呼吸一顿,过了好一会儿才坐直了自己的身体,仰着头看他。
      “……嗯。”
      
      他对上了少年黑白分明的眸子,一时间,充满了半个胸腔的话都忘干净了,只能哑着嗓子愣愣地说:“延延,不怕。”
      
      我会保护好你。
      一定会让前世的那些破事儿沾染不上你半分。
      
      少年莫名的就懂了他的意思,一双水润的柳叶眼含着依赖,点了点头,双手却依旧紧紧地拉着他的衣角。
      
      沈延多依赖他……
      
      陆野再次愣住。
      
      他不由自主地又设想到了上一世他死后的场景:
      他们结婚后,不管他回家有多晚,沈延都是等着他的。他当时把安全锤扔给了助理,助理没有死的话,报警之后应该第一时间就会通知沈延。
      
      他的沈延会怎么样呢?
      他眼睛看不到,本来就是在一片荒芜的黑暗里等他,结果却等来的却是他沉尸江底的噩耗。
      
      他会哭吧?
      一定会吧?
      
      一边哭着一边找他,却触手皆是一片冰凉。
      那有多绝望。
      
      万一沈延接受不了,万一他……
      而且沈延还跟他一起重生了。
      
      他是死后才重生的,那沈延呢?
      ……他不敢细想。
      
      陆野只觉得胸腔里像是堵了一块湿答答的棉花,让他喘不过气来,又整个人都空荡荡的,宛如被人强行吊在了半空中不上不下。
      
      他几近仓皇地别开了头,声音低哑地问:“延延,你……是怎么重生的?”
      
      少年愣了愣,仰着头在他的下巴上吻了吻之后,才轻声开口:“睡着了。”
      
      睡着了,醒来就到了播音室。
      陆野懂了他的意思,猛地松了口气,整个人突然从半空中落了地。
      
      少年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一双水润的柳叶眼又有些红了。
      他咬了咬下唇,轻声说:“老公,我,我妈……”
      
      陆野看着他的样子,心又软又疼,“她还在。”
      
      沈延现在说的这个“妈”是个山村教师,并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他是他妈捡来的。
      
      经历了上一世,对于沈延的身世他们俩都清楚得很:沈延的“沈”和沈初画的“沈”,是同一个。
      
      沈延的亲生母亲,也就是现在沈初画的养母,魏芷,年轻的时候和沈家现在的当家人沈致有一段放在霸总小说里都能称之为神奇至极的狗血纠缠。
      
      魏芷当时年轻气盛,不想妥协于家族去联姻,离家出走期间认识了沈致,两个人有了孩子之后,没过多久她又发现沈致有一个所谓的未婚妻。
      
      她一气之下带着球就跑,毕竟年轻,也不怎么懂孕期的保养,把沈延生下来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右脚是跛的。
      当时沈致已经和未婚妻退了婚找到了她跟她求复合,她害怕沈延因为孩子跛脚而放弃她,竟下意识地背着沈致把沈延丢在了一个偏僻的小镇上。
      
      又因为一时间找不到和沈延相似的男孩儿,魏芷干脆背着沈致领养了一个女孩儿,跟他说自己生的就是这个女孩儿,后来,沈致给女孩儿取名字叫沈初画。
      所以,沈致和沈初画一直都认为她就是沈家人。
      
      直到在他们高三的时候,魏芷出车祸,沈致发现沈初画的血型不对劲,这才慢慢地找到了被养母养大的沈延。
      
      那时候的沈延从小到大都知道自己是捡来的,纵使跟养母的感情和亲生母子一般无二,但总归来说,心里面对亲生父母还是抱有那么一点期待和渴望的。
      
      但他没想到,就算他回了沈家,沈初画也依旧是沈家的大小姐,魏芷夫妇连个名分都没给他,只对外说他是沈家心善,随手资助的穷人家的孩子。
      
      在他们眼里,他的一切都比不上沈初画,就连沈家的佣人,都能肆无忌惮的羞辱他。
      
      后来,沈家和陆家联姻,他们看不起陆野,就把沈延给推了出去,却没想到陆野渐渐成长起来,成了陆家最看好的继承人。
      
      沈初画说着喜欢陆野,想要魏芷夫妇为她改掉联姻的人选,当时陆野和沈延已经在一起了,陆家不同意换人,沈初画竟能在订婚前一天用剪子伤到了沈延的眼睛!
      
      而且在医院里,陆野曾亲耳听到,沈初画一边哭着,一边毫无诚意的道歉,魏芷竟然会因为沈延的不原谅而羞辱他,甚至还动了手!
      
      沈延在家里过得不好,在学校里,沈初画更是肆无忌惮的排挤他。
      
      他的养母赵识华在他高三的时候患了癌症,他知道的时候,赵识华就已经躺在了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他要跑去看她,却在校门口就被沈初画拦住了。
      
      ——就因为这样,沈延连她养母的最后一面都没看到!
      
      思及此,陆野的眸色更添了几分血色,沈初画恶人都已经做过了,他既然有这个机会重来一次,怎么可能不把之前沈延受到的那些伤害,一点一滴地还给她?!
      
      不过他骨子里的嗜血因子翻涌得厉害,语气却是一片温和,“延延,要给妈打个电话吗?”
      
      上一世他们俩都已经结婚了,他跟着叫“妈”也没啥问题。
      
      少年却没有立刻答应下来,脸上浮现出了几分近乡情却的犹豫。
      
      陆野勾了勾唇,语气更加耐心:“延延,妈现在还什么事都没有,不怕。”
      
      沈延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低地应了一声:“……嗯。”
      
      纵然加上上一辈子,赵识华已经死了了有六年了,但沈延也依旧把她的电话号码记得清清楚楚。
      
      陆野按照他说的号码拨了号才把手机递给了他,沈延犹豫了一下,慢慢地伸手接了过来。
      
      少年紧张得像只小动物,如临大敌的样子就差把耳朵给竖起来了,可他等了好一会儿,却只等到了电话里的忙音过后传来了机械的女声。
      “您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
      
      沈延愣了愣,抬起眼睛看他,清澈剔透的眼睛里铺了一层浓浓的茫然,里面还夹杂着一点儿微不可闻的委屈。
      
      ……跟个小孩儿似的。
      
      到现在,陆野才从重生的刺激之中彻底回过神来,有了几分踩在地面上的实感。
      
      他又笑了笑,把手机拿过来再拨了一次,放到了这小孩儿的耳边。
      
      这次没多久就接了,那边声音很杂,小学生们嬉笑打闹的声音很热闹,女人温柔的声音顺着电话传过来却格外的明显:“喂,您好。我是xx小学五年级2班的赵识华,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沈延的眼睛看着看着就又红了,他吸了吸鼻子,过了一会儿才哑着声音喊:“妈……”
      
      那边的赵识华明显一愣,然后急急忙忙的跑到了比较安静的地方,带了些许慌张问:“崽?怎么了延延?怎么哭了?哪儿不舒服吗?”

  • 作者有话要说:  隔壁主受完结文《学神的偏执美人》,多多支持呀!
    感谢在2021-03-31 21:39:09~2021-04-01 21:35: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半桥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半桥 20瓶;我不喜欢吃香菜e 10瓶;埃及金字塔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