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延延,重生的原来不止是我 ...

  •   陆野募的瞳孔放大。
      
      他22岁和沈延结婚,每次沈延情绪不稳定大哭一场之后,都会软软地喊着“老公”往他怀里钻。
      ……那样子,跟现在一模一样。
      
      可那是他们结婚后!!
      
      现在他们都才高中,这时候的沈延应该是意气风发的,干干净净地站在神坛上,学校里到处都是这位“学神”的传说。
      而不应该,而不应该……
      
      除非。
      ——他的沈延跟他一样,也重生了。
      
      这个想法在陆野的脑海里回荡了须臾,把他杂七杂八的思想扫了个干净,一时间竟只剩下了一片茫然的空白。
      
      紧接着,他身体里就瞬间升起了浓厚的兴奋。
      原来老天都觉得不公。
      他想。
      
      所以给了他们一个机会,重新来过。
      
      然后,他的心里又不可抑制地出现了一个想法:
      如果……如果他的沈延没有再经历那些,是不是他的病就会好很多?
      是不是他身上的所有不幸都还能被改写?
      
      他思绪翻飞,怀里的少年没有等他回答,像是确认了他的身份,那双灰蒙蒙的眼睛瞬间就破开了一线光亮。
      他吸了吸鼻子,细细地颤抖着拉住了他的衣角,小心翼翼地往他的怀里躲。
      
      他的声音低而哑,显得有些含糊,别人听不清,陆野却听得明明白白。
      他说:“老公,我怕。”
      
      陆野胸腔里的一颗心脏瞬间就像是被一只大手给抓紧了,他条件反射地抱紧了少年。
      
      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猛地回头,恨意直接撕开了重重阻挡,从眼底漫上来。
      
      为什么怕?
      他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忍住了没让自己直接朝着广播室里正高高在上地看着他们的那个女生扑过去!
      
      沈!初!画!
      
      他的薄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直线,一双瑞凤眼锐利得像是要生生地把女生削成碎片!
      
      紧接着,他下意识地侧身挡住了沈初画看向他们的视线。
      
      他死的时候,沈延眼睛看不见了,心理问题严重,整夜整夜地睡不着,几乎都不敢见外人。
      ——而这!就他妈的拜沈初画所赐!!
      
      每次看见沈延哭的时候,他轻声细语地哄着,心里都会不可抑制地涌出对沈初画不可抑制的恨意。
      
      她夺走了他爱人本应该有的生活。
      她曾亲手伤了他爱人的眼睛,雇佣人把污泥抹上了他爱人的身体。
      
      沈延的病为什么这么重?为什么会活得这么狼狈?
      全都是因为沈初画!!
      
      他紧紧地咬着牙关,直到察觉到自己口腔里都是血腥味,他才回过神来,垂眸遮掩住了眼睛里即将溢出来的恨意。
      
      忍住。
      陆野,你他妈的必须要忍住!
      
      沈初画做过这么多禽兽不如的事,怎么能让她轻轻松松地就去死?!!
      一定要她付出代价!!!
      
      他浑身都绷紧了,手上却还是力道轻柔地拍了拍怀里少年脊骨嶙峋的背,然后把他打横抱了起来,往门外走。
      
      他要走,有人却不想草草了事。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沈初画微微往房间中央移了一步,刚好挡在他往门外走的路上。
      
      “对,对不起,”她的脸上显露出几分难过,好像在脑海里斟酌了好久,她才继续说:“我……我不知道这个名额对沈延同学这么重要……”
      
      陆野脚下一顿。
      
      老师皱起了眉头,沉声问:“怎么回事?”
      
      沈初画精致的脸上多了几分为难:“老师,都怪我。这次学校的广播站招新高三不是只有一个名额吗?”
      她咬了咬下唇,眼睛慢慢地就红了:“我和沈延同学都一起报了名,但是……最后只有我留下来了,所以,所以……”
      
      “我想,应该是我伤害了沈延同学,所以他才会在今天到播音室来证明自己吧……”她的语速很慢,配上她脸上的表情,要多为难有多为难。
      
      陆野听得胸腔里气血翻涌,只能用力咬紧了牙关,才没让自己一脚踹在她的身上。
      
      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
      
      上一世,沈延不跟她计较,沈初画得寸进尺,每次伤害了沈延之后,她都会摆出这一幅无辜单纯的模样!!
      
      所有人都会相信她!!!
      
      他的沈延……
      他的沈延有多难过?!!
      
      他猛地侧头向沈初画看去,他的眸光冰冷锐利,活像是一把利剑,甚至里面还夹带着嗜血的寒芒。
      
      不管沈初画上一世是什么样子的,这一世起码她到现在都还是一个顺风顺水的小姑娘,纵使是有些手段,但也总不过还是个娇纵过头的小孩儿,他这一眼还真的把她吓了一跳。
      
      沈初画募的噤声,红着眼睛愣愣地被他吓得倒退了一步。
      
      陆野没再理她,准备继续往门外走,却再次被人拦住了。
      
      ——这次是老师。
      “初画你别怕,”他轻声跟沈初画说了一句之后,转头对着陆野吼:“我知道你野惯了,但当着老师的面也敢威胁同学?还有,”他皱着眉掷地有声地说:“威胁女同学,你也做的出来?!!”
      
      他没等陆野回答,径直对着他怀里的沈延问:“沈延同学,别说老师冤枉你,今天我们广播站明明是安排的读上次演讲比赛的获奖名单。”
      “你不是我们广播站的人,跑来我们播音室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一篇不三不四的散文念了,我总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老师点到了沈延的名字,陆野很清晰地感觉到,怀里的少年背脊一僵,又把头往他的怀里埋了埋。
      
      他顺势把沈延抱得更紧,没有说话。
      
      “老师……”倒是他后面的沈初画轻声开了口,做出了有些害怕的样子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之后才继续说:“都怪我……”
      
      她轻声说:“我第一次播音,怕弄错了就把稿子带回去了,桌子上有一些上次我们一起选晚上播音内容剩下的文章,没用了就放在了这儿,可能沈延同学就这样误会了,才念的这个。”
      
      老师听得青筋一跳,愤怒地一拍桌面:“我们广播站的事,”他气笑了,“沈延同学,关你什么事?”
      
      他带着些许轻蔑地看了眼陆野抱在怀里的人,“沈延同学,你要知道不是成绩好就是什么事都能做的,我们广播站没有选你,现在看来,果然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少年搭在陆野脖子上的手指微微动了动,最后,却还是无力地垂了下来。
      陆野的心脏疼得一抽,眸色越加的暗沉。
      
      “还有……”沈初画期期艾艾地继续说:“沈延同学,那个……我觉得十分能理解你的心情,你也不要太过于伤心了,这次范老师没有让你参加演讲比赛,也是怕影响你的成绩。”
      
      广播室里的老师听得越加的生气,冷笑了一声:“沈延同学,我也知道你的成绩好,但是对于一个人来说,成绩重要不假,品德也是一个人不可或缺的。”
      
      “因为没有参加比赛,就想些旁门左道的方法来不让别人表扬得了奖的同学,这算是什么道理?!!”
      
      陆野听得几乎要呕血。
      他的胸膛急促地起伏着,甚至眼睛都充上了血。
      
      这他妈……这他妈!
      这还只是高三!
      沈家还没有把沈延认回去,沈初画还是正儿八经的沈家人!!
      
      就这么欺负他。
      
      陆野气的笑了,转头死死地盯着沈初画,一字一顿地说:“他没有参加比赛是因为他在准备物理竞赛,没有时间去演讲。”
      
      “他没有来广播站也是因为报名之后,班主任就叫他退了专心准备竞赛。”
      
      沈初画和广播站的老师同时怔住,只愣愣地看着他。
      
      怀里少年环在他脖子上的手紧了紧,他才移开了视线,继续往门外走去。
      
      刚才看到沈初画眼睛里浮现出来的尴尬,他心里竟然感觉到了一丝微弱的快意。
      
      他垂眸看了一眼,怀里闭着通红眼睛的少年,要不是现在这个时间不太合适,他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但现在,他媳妇儿更重要。
      
      不过走出门之前,他回头又带着嘲讽轻哼了一声:“当然,你们那成绩,也不知道年级第一有多忙。”
      
      沈延一直都是他们年级的第一名,而且和第二名的差距还不小,要不然学校里也不会给他戴上“学神”的光环。
      
      老师又愣了愣,回过神之后气得不行,“陆野!!你那成绩也敢说?!!”
      跟沈延相反,陆野的成绩就是他们学校出了名的差,不说稳坐倒数第一名,但是年级倒一百怎么也能找到他。
      
      沈初画眸光闪了闪,才眼角挂了点泪,轻轻柔柔的劝着老师:“老师,你也别太生气了,这是我们……误会沈延同学了,陆野同学跟他关系好,这才会这么生气。”
      
      老师一愣,须臾之后,像是被提醒了什么事,一拍脑袋:“对,我还得跟你们班主任提个醒,怎么能放任班上的学生跟陆野这种混混待在一起。”
      “我看呐,这次的事儿说不定就是陆野给出的主意!”
      
      “嗯。”沈初画应了一声,低下了头,看不出来在想些什么。
      
      ……
      
      陆野在楼梯口就遇上了正往上面走的陈佑,后者一看到他就围了过来:“野哥,你怀里是……”
      
      “沈延,”陆野没空跟他废话,丢下一句话就往下面走:“去13班给他请个假,谢了啊。”
      他逃课这事儿已经做习惯了,但沈延不一样,沈延是个好学生,请假这事儿必须得有。
      
      陈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沈延?什么?哪个沈延?学神啊?”
      可惜他野哥急得像是有人在追,两步就没了身影,自然也没空回他。
      
      他撇了撇嘴,转身也跟着下了楼。
      行吧行吧,请假就请假。
      
      看他们野哥这样子,说不定……
      他嘿嘿一笑。
      有情况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