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拉斐尔男爵 ...

  •   沈念。
      名字听起来就仿佛充满着美好的怀念。

      存放在诺兰庄园里的三百幅画作只是少数,沈念这几年闲暇时画了上千幅肖像画,画里都是同一个人。

      诺兰侯爵眼睛是如点墨般的黑色,像深渊一样,而时寒众多的收藏品中,也从没有过海蓝宝石。

      画中的人总是敛目看向别处,眼底透着一种深海般的蓝。

      他曾问起过一次,当时沈念温柔地笑着解释道:“艺术创作总要有特别之处,否则和拍一张照片有什么区别。”
      时寒听了深以为然。

      从第一次偶遇,到后来出手相助,诺兰侯爵将沈念带回自己国家。
      斯里兰民风保守,沈念遭到很多议论,为了给他一个合法的居住身份,时寒与沈念订婚,让他直接实现了平民到贵族的阶层跨越。

      直到死后时寒才知道,画中的人从来不是自己,而是沈念年少时期的白月光。

      白月光清冷含蓄,像深海中一颗从未被发现的夜明珠,而诺兰侯爵,天生桀骜不驯的贵族,是喜怒不形于色,让人摸不清心思的摄政王。

      “情深意重”四个字,似乎就是对时寒最大的嘲讽。

      “……物以稀为贵,目前市面上沈先生的作画不过四十余幅,传闻他画得最好的就是肖像,可想而知未来会有很大的升值空间。”
      拍卖师甜美的声音仿佛从光年外远远传来,时寒只觉得喉头发苦。

      他仿佛回到冰天雪地之中,每一寸肌肤和骨骼都像不断经历着撕裂和重组。

      少年看起来平静无比,黑袍底下指尖在掌心掐出了血丝。

      诺兰侯爵战死,有关他的一切都变得比他生前更有价值。
      唯独沈念不是。

      但楼下喊价声不断响起,让他明白这一切有多么荒诞。

      就在时寒死后不久,沈念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没去追寻自己惦记多年的白月光,而是转身嫁给了江乘舟。
      沈念继承的遗产全部成为嫁妆,也成了男主发家起势的第一笔资金。
      ——组建军队所需的财力和人脉,即便靠男主光环也无法短时间内积攒起来。

      NO.213安慰道:「宝,人死不能复生,节哀。」

      少年不屑道:“我死得灰都不剩了,怎么活下去是他的事。”

      「其实,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21天,放弃一个人也是一样。」

      时寒:“……”

      【这安慰人的本事,难怪每一任宿主都黑化。】

      【我好像有点明白时寒为什么要兑换捏脸功能了。】

      【怜爱.jpg】

      尽管生了张优柔寡断的脸,但时寒从小将爱恨分得很清——别人的东西小侯爷半点不感兴趣,但他的所有物也绝不许别人染指。
      既然“命运”告诉他,这人不是他的,那他就不要了。

      可老子亲手稳住的江山,凭什么让给别人。

      黑袍下,少年冷冷地笑起来。

      从逼仄夹角里杀出一条血路的“斯里兰之刃”,从来不会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
      这些人,包括那个白月光,最好都别落到老子手里,否则他一定把他们捅成筛子!

      几个深呼吸后,时寒将翻涌的情绪重新压回去。

      诺兰侯爵在星际间有一定的名望,和沈念的爱情鬼故事更是驴了不少无知群众。

      这一幅《玫瑰园中的贵族》很快就从二万星币的起拍价喊到了一百五十六万,最终以二百六十七万星币的价格成交。

      第一件拍卖品就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气氛开始热络起来。

      时寒敛住心神,发现巴蒙德也没关注一楼的拍卖情况。
      商人双手下垂在身前握拳,不断地转着手指上的戒指,这是焦躁的表现。

      拍卖品一件件被拍走,时寒除了刚开始被油画影响了一下心情外,后面就开始琢磨起巴蒙德到底要带他见谁——雅间内的金主到现在都没有喊过一次价。

      整场拍卖会持续四小时,期间有一次中场休息,巴蒙德刚往前踏出一步,侍卫就像山一样挡在他面前:“干什么?!”

      巴蒙德赔笑道:“大人说想见这个孩子,小的把人领来了。”

      侍卫板着脸说:“等着吧,大人没说现在见。”

      商人笑得僵硬的面皮抽动了两下,回到了原地。

      侍卫衣饰上找不到族徽,看不出来是哪一方势力。帝国贵族世家关系盘根错节,组成一棵代表至高无上权力的参天大树,时寒也不见得认识树干上的每一根藤蔓。

      越往后拍卖的东西,市面上就越难找。
      拍卖师笑容愈发甜美:“——那么,这一台CBVR-698机甲,由来自乌索星的买家花费六千七百九十万星币拍下!”
      底下响起一阵压低的讨论声。

      军火技术由帝国军方牢牢掌控,买家们都是匿名竞拍,也只有这种边境地区的黑市才敢走私这种东西。

      物品拍卖完毕,接下来就是宠物了。
      兽人的品种成千上万,一些珍稀种族是不允许被作为宠物的。
      为了星际生态平衡,帝国和几个温和的兽人部族签订了和平协议,却依然屡禁不止,挡不住上流社会喜欢稀奇玩意儿。

      比如维多利亚凤冠鸠是鸽形目的一种,头戴孔雀尾般的凤冠,全身是漂亮的宝石蓝色。这类兽人喜结伴觅食,却因为经常放同伴鸽子,导致纷纷饿死,最后变成濒危物种。

      还有一种叫剑齿虎的猫科兽人,爱好是吸人,经常组团来吸,把边境的居民们吓得不敢出门。
      帝国派兵将它们驱逐出境后,这些剑齿虎居然集体患上抑郁症,并且失去繁衍的欲望,导致数量越来越少。

      剑齿虎是少数能和龙抗衡的兽人种族,它们力量强悍,20厘米的獠牙能轻易咬穿龙的骨肉。

      兽人学家建议定期挑出一些志愿者让它们rua,可这样仍不能完全满足大猫。每年总有那么些剑齿虎主动找上偷猎队,被卖给人类做宠物。
      只是大家都搞不清楚到底谁是谁的宠物罢了。

      兽人习性千奇百怪,不过近几年最受上流社会欢迎的,非鲛人族莫属。

      “来自大海深处的鲛人,是童话里的人鱼,也是色彩最丰富的一种兽人……”已经讲了几个小时,拍卖师依然情绪高涨,“下面,各位买家可以先了解一下这只成年体的一些情况。”

      鲛人两栖,出于安全考虑,没有把池子搬到拍卖会现场来。

      四维影相在半空中投影出另一副场景——那是城堡内的兽斗场的水族馆,水面漂浮着冰块,一只人鱼奄奄一息地半靠在岸边,银白色的长发覆盖到臀部,莹蓝幻彩的鱼尾缓慢地在水中摆动着。
      他好像冻得在发抖。

      买家们纷纷交头接耳起来。

      鲛人是自身外形最接近人的一种兽人,上半身除了尖尖的精灵耳以外,其余都和人类一般无异,智慧也趋近人类,性格却非常不亲人。
      冷血动物大多都这样。

      但人鱼被冰水冻了几个小时,会想方设法爬到岸上来,楚楚可怜的模样就很能刺激买家们的同情心。

      同情和怜爱也可以是一种消费动机。

      拍卖师让助手帮忙调出“官方照”——
      原本热闹的会场气氛突然诡异地一滞,隔着一道帘子,时寒察觉到雅间里的人坐姿也发生了些变化。

      少年觉得有些好笑。

      鲛人族全员神颜,以貌美著称,因此成为贵族追捧的对象,他们属于合法宠物,价格被炒得很高,即便这样仍供不应求。

      他将目光挪向拍卖台,突然间瞳孔骤然缩紧,脸上的笑意僵在了那里。

      鲛人半垂眼眸,左边的尖耳有一小道缺口,长发湿漉漉的贴着脸颊,冷冽得像天边的一轮勾月。
      乍一看五官,竟与时寒有七八成像!
      并且那种那种低眉敛目,不肯与人对视的神态,更是与画像中的人如出一辙!

      会场的安静只有一瞬,紧接着就如一盆冷水泼进油锅里,“滋啦”一下就炸开了锅——
      “……我出二百万!”
      “我出二百五十万!”
      “三百五十万!”
      “……五百万!”
      拍卖价格像坐火箭似的越声越高,当网络买家喊到五百万时,场面安静了几秒,随后立马继续有人一截一截往上喊。

      直到空气中传来了一句:
      “七千万,我要了。”

      台上经验丰富的拍卖师的掌心也沁出了薄汗。

      一条人鱼七千万,比军火还贵!

      鲛人的市场价大概在一百五十万星币左右,拍卖史上也没有超过四百万成交价的情况。
      拍卖师还处在震惊和犹豫中,耳麦里传来一道沉稳的声音:“继续。”
      她像忽然惊醒般,在心里默默回了一句“是,大人”,脸上迅速扬起职业的笑容,道:“现场和网络上还有没有哪一位买家愿意在七千万的基础上加价?”

      没有,当然没有,傻子才加价。

      直到拍卖成交锤敲落时,时寒还目不转睛地盯着四维投影中的那张脸,神色变幻莫测。

      【这嘴开过光吧。】

      【完了,他在想什么,我怎么读不出来?】

      【我来解读一下:仇人近在眼前,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哀莫大于心死。】

      【哦豁。】

      交流语气中就能看出这一群系统吃瓜吃得有多高兴。

      「咳,」NO.213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说:「宝,往好了想,不用您亲自把人捅成筛子了,他以后都不会有自由。」
      时寒:“……”

      沈念不是不想找白月光,而是找不到了。因此他毁去了庄园里的全部肖像画,人们却以为他对未婚夫情深意重。

      鲛人是唯一不能驯化的兽人——他们性情刚烈,大部分宁可自戕也绝不肯被人捕捉。能被活捉的鲛人,已经是族内“性情温和”的那一批。
      不仅如此,鲛人一受到惊吓就自杀,同时吟唱出的奇异歌声,这声音能令人听了之后精神失常,逐渐变成一个疯子。

      可即便这么危险,仍架不住贵族喜欢精灵耳和鱼尾巴,通过注射退化液的方式让鲛人永远保持人鱼的模样,并且无法发出声音。
      贵族们把他们关在巨大的玻璃水箱里,当作一种纯观赏性的宠物。

      拍卖师恢复常态,笑道:“恭喜拉斐尔男爵阁下,以七千万星币的价格拍下一只纯种鲛人,稍后我们的工作人员将会把拍卖品运送到您府上。”

      台下一片哗然。

      “果然只有贵族才能有这样的手笔!”
      “听说男爵的家族垄断了能源星,出手就是不同凡响!”
      “天呐,我居然真的见到贵族……”

      人们纷纷仰起脑袋,试图瞻仰贵族风范,结果除了反光的特质玻璃外,什么都看不见。

      丝绒帘子被掀开,雅间里走出两名青年,光看举手投足就与普通人不同。

      那种“高高在上睥睨众生老子才是天下第一”的神态,时寒上辈子也这样。

      身穿高级定制西装,腰间别着一把袖珍|枪,眉眼有些阴鸷的就是拉斐尔男爵,拉斐尔是爵位称呼,他本名叫贺林晚。
      时寒还知道,这人以后会谋权篡位。

      另一名青年似乎有些畏惧他,不过语气还是亲密的,“表哥,外面这么好玩,我们晚点再回去吧!”
      贺林晚冷冷道:“不行。”
      青年撇了撇嘴,没再继续说什么。

      贺林晚发觉雅室外还站着人,眉头皱起,“谁放进来的?”
      全然不记得自己在拍卖开始前,随口说了句“那就带来看看吧”。

      侍卫上前恭声道:“大人,这是您有兴趣的那只蓝瞳半兽。”提都不提巴蒙德。

      商人脸上的笑容快维持不住了。

      贺林晚扫了那名少年一眼,目光在他身上停留的时间不到0.1秒,就哼出一声嗤笑:“不像。”
      时寒甚至没摘下斗篷兜帽,从他的角度只能看清露在灯光下的小半张脸。

      “不是想参观兽斗场么,还有点时间,我带你转转。”贺林晚走到门口,头也不回地吩咐旁边的侍卫:“把他扔到兽斗场里去。”

      青年着实愣了一下,不过紧接着,表哥的举动令他大吃一惊——男爵大人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驻足,转过身来,取下腰间的袖珍|枪,慢条斯理地解开保险栓、上膛,然后一道电蓝光射出!

      二楼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商人肥胖的身躯就这么倒下。
      死前他眼睛还睁得大大的,仿佛根本不明白哪里惹到这位大人。

      贺林晚开完枪就走了。

      贺林琅惊讶地捂住了嘴:“?!”

      时寒因为诧异,也微微抬起了下巴。

      贺林琅目光扫过,看见他一双漂亮的湛蓝色眼睛,于是恍然大悟,惋惜道:“真可惜,我表哥最讨厌蓝眼睛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月底忘记求白白的液体了,甚至1号也没想起这件事_(:з」∠)_
    *
    感谢在2021-09-01 13:21:26~2021-09-02 14:13: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苏瑜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