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肖像画 ...

  •   时寒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吃饱喝足,听着剧情推进值到账的声音,走出了那一扇堕落的雕花木门。

      过去他和资本家……巴蒙德这种勉强算做资本主义萌芽家吧,曾经斯里兰财政赤字巨大,时寒不得不亲自下海经商以寻求解决的途径。
      贵族放低姿态还是有人买账的。

      但斯里兰是封建王国,很多保守的民众指责时寒舍弃了贵族的傲骨和荣耀,自甘堕落与吸血的资本家们为伍。
      时寒并不在意这些舆论。

      他听过一句古老的名言:资本家面对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敢铤而走险,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的法律,假如能提供百分之三百的利润,他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1]

      说出这句话的人,本身就是一名贵族。

      事实上大部分出色的资本家们在面对风险投资时,都有其决策方面的独到之处。掌握了资本家的心理,就掌握了和世界上大部分人的交流方式,因为无论管理还是剥削,面对的都是普罗大众。

      那一晚过后,NO.213连续几天都十分自闭。
      它深刻反省因自己一时冲动,开出推动值作为条件,一再掉进对方讨价还价的圈套中。

      论剥削,旧贵族和资本家不知谁更甚一筹,更何况时寒还是集旧贵族与资本家于一身的人才。
      系统甚至悲观地认为,只要宿主不想离开,可能达成1500点剧情推动值后他们还留在寒武星。

      “想多了,我没那么变态。”时寒无精打采地说:“我不喜欢这里,实在太冷了。”

      由内而外源源不断的焦灼感,时刻炙烤着血管和肌肉,初醒时的关节疼痛不是被冻的,而是源自身体本身。

      时寒迫切想要缓解这种焦躁感,于是在房间里翻来翻去,居然真的被他从某个旮旯角里翻出一台笔记本电脑。

      “这是哪个年代的出土文物?”少年稀奇地端详着斑驳的金属壳,刚想试试能不能开机联网,一下子没能控制手劲,直接把屏幕给拆了。

      “……”他默默将电脑藏进了更隐蔽的角落,皱眉望着手腕突突乱跳青色血管。

      「别看了,不是绝症,是你快到发情期了,」NO.213解释道:「得尽快准备进化液,否则你真的会变成小龙人,头上长犄角还收不回去的那种。」

      “发情期”这三个字让时寒额角跳了两下,但他最终没说什么,因为后面的“小龙人”、“长犄角”和“收不回去”更令人生气。

      兽人的肌肉、骨骼以及经络强度都与人类不一样,进化液能帮助他们顺利度过成年期,也能引导兽人最重要的血脉觉醒。

      时寒忽然想起笼子里的那只雪貂,瞧着出生才几个月,没来得及第一次化形就被偷猎者抓走。
      原身活着时,雪貂用它毛绒绒的尾巴覆在少年身上给他取暖,可惜最后重伤的少年还是死在风雪中。

      时寒轻叹一口气。

      「宿主可以尝试跟巴蒙德提一下,看在身世的份上,他应该能帮你找到进化液,这是最快的方法。」

      时寒摇头道:“得了吧,说得越多错得越多,也就欺负他没法求证。”

      艾利斯公爵远在几千光年外的帝都星,姜易哪是一名小商贩能搭得上的。

      巴蒙德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黑市竞争手段,时寒却将严重性拔高到国舅爷不为人知的过往,偏远星球的小商贩哪见过这场面,当时就被吓住了。

      “得趁他反应过来之前跑。”时寒趴在被封死的窗户边,听着北风呼啸声,醒了醒因空气不流通而昏沉的脑子,懒懒道:“不是说姓江的也在找我?”

      NO.213的钛合金眼一亮。

      要真是这样,直接就能回到男主身边了!

      **

      紫金商行这两天关闭,紧闭的大门内,巴蒙德和他的心腹手下们商议着。

      “……但万一被查出来,就是杀头诛连的大罪!”

      “反正已经这样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否则还有什么其他办法。”

      巴蒙德犹豫道:“可他如果真的是……”
      他说着说着,视线就忍不住瞥向监控屏,刚好看见少年徒手掰断了一台电脑,活像只拆家的哈士龙。

      巴蒙德自诩精明,故意留件东西看看这家伙是不是骗人。目前看来,确实就是个没什么心眼的乡巴佬龙。

      手下说:“血缘算什么,您想啊,这事被老公爵瞒了十七年,以他老人家的势力,要愿意找回私生子,怎么还能轮得到男爵大人插手!”

      另一名伙计也附和道:“这块烫手山芋得赶紧想办法扔出去,别让神仙打架牵扯到咱们,最好扔出去时还能得到一些回报。”

      一听到回报,巴蒙德又有些动摇了。
      最终他下定决心道:“那也……只能这样了。”

      **

      不出所料,巴蒙德要带时寒进入黑市。

      正是清晨,雪刚停。

      整座城市还没有从睡梦中清醒,街角彻夜不眠的霓虹彩灯还在闪烁。

      外面越天寒地冻,屋内就越纸醉金迷。
      及时行乐才是这颗冰冷星球真正的内核,金钱与欲望碰撞带来的欢愉无与伦比,正因为如此,这里才格外混乱。

      时寒被一身斗篷从头遮到脚,兜帽简直要盖过下巴,完全看不到周围景象。

      黑市拍卖行不知是谁的产业,连洛城治安官都要卖几分面子。

      此次拍卖会借用城内唯一一座古城堡建筑作为场地,搭建起星际四维投影设备,方便网络上的金主买家远程参与拍卖。
      除此之外,整颗星球科技水平堪忧,连人造日月都没有。

      【嘀嘀嘀嘀——!】
      警报尖锐的音色能令人瞬间紧张起来,紫金商会一行被迅速拦了下来。

      伙计立马上前去交涉。

      “检测出不明波频段,”全副武装的护卫朝他摆了摆手,道:“我们也是按规矩办事,没办法,再过一遍检吧。”

      警报声再一次响起。

      伙计焦躁起来,生怕捅出什么篓子,央求道:“来之前我们挨个检查过了的。”

      “让他们过去,”不远处走来一个侍卫长打扮的人,下巴点了点安检机器的方向,“今天好像有点问题,刚才一条鲛人过检它也响个不停,来来回回耽误了不少时间。”
      众所周知,鲛人不穿衣服,更别说藏违禁武器了。

      伙计一听就来精神了:“今天要拍卖鲛人?”好家伙,这才是稀奇玩意儿。

      侍卫不耐烦道:“赶紧进去,没看见后面队伍越来越长了吗?!”

      伙计讪讪地摸了摸鼻子。

      经历过这段小插曲后,商队终于顺利进入到拍卖会后台。

      后台空间很大,钢笼林立,专门用来安置即将被拍卖的宠物商品。
      时寒看见了笼子里的雪貂。

      小雪貂似乎生病了,无精打采地趴着,它见到时寒,黝黑的眼珠泛起光亮,随即黯淡下来,尖端挂着一簇黑毛的尾巴晃了晃,又不动了。

      巴蒙德掀开布帘进来,一眼就看见他们,“刚才被卡斯特罗缠住了,那家伙呢?”
      伙计推了一把时寒。

      巴蒙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催促道:“快走,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

      拍卖会的会场金碧辉煌,大厅被分成好几片区——二楼设置了雅间,里头的都是大金主。
      一楼正对拍卖台的是几部四维全景投影仪,这些是网络匿名买家,竞拍位一票难求。
      其余分布在大堂两侧的则是一些散户,可能来自附近的城市或者星球,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每个角落以及楼梯间都伫立着人高马大的保镖,周围光线暗淡下来,灯光聚集在台中央。
      拍卖师开始介绍第一件拍卖品。

      巴蒙德径直上了二楼。

      「难道是男主亲自找来了?宝,我们马上就有光明的未来了!」NO.213激动不已。

      时寒反问:“江乘舟消费得起VIP室?”

      不是时寒看不起龙,进入拍卖会除了经济实力外,还需要较高的社会地位,江乘舟要是都具备,就不会有入赘侯爵府这段剧情了。
      ——对星际种龙来说,伤心的小寡夫再香也是没有真爱香的。

      系统也冷静下来:「当前的进度……」确实消费不起。

      既然不是男主,也不可能是艾利斯公爵,那会是谁呢?

      少年跟在巴蒙德身后,目光不经意向下一扫,突然瞥见什么,斗篷下肌肉迅速绷紧起来。
      要不说夜路走多了总会撞鬼的,时寒全然没想到,第一件拍卖品竟然是——他自己的肖像画。

      悬空的立体投影呈现了一副放大的油画:站在盛放着白玫瑰花的花园里的俊美青年侧身摘下了一朵玫瑰。
      青年身穿黑色的宫廷礼服,丝质衬衫泛着珍珠一样的光泽,领花上的海蓝宝石更添忧郁沉静的气质,折射出的光芒甚至落入了眼底,令一幅近景画面呈现出一种蕴含无数故事的氛围。

      笔触细腻,神态逼真,贵族的清冷矜贵一览无余。

      竞拍者们赞叹不已。

      画中青年是斯里兰的诺兰侯爵阁下,世袭贵族,姓时,单名一个寒字,两个月前与虫族发生战争,在战场上牺牲。
      这幅画的作者是沈念,时寒曾经的未婚妻。

      诺澜侯爵除小皇帝和未婚妻以外,无亲无故,沈念以“未亡人”的身份继承了他的遗产。

      传闻沈念曾是一名潦倒穷困的画家,订婚后侯爵也并没有限制他的兴趣爱好。

      拍卖师继续介绍道:“有个消息可能大家还不知道,沈念对侯爵情深意重,就在三天前,他毁去了存放在诺兰庄园的三百多幅作品,并宣布此生不再作画。”

      斯里兰还在国丧期,消息的流传范围确实不广,只有少数业内人士知情。

      台下许多人都发出了惋惜的声音。

      好一出潦倒画家与世袭贵族的浪漫故事,可惜结局是贵族战死沙场,画家从此封笔。

      假如时寒不是以当事人的身份站在这里,可能真会被这个爱情鬼故事驴到。

  • 作者有话要说:  [1]出自马克思的《资本论》。
    *
    真正的勇士,无惧于在开学时开文(bushi
    萌已经感受到流量的凉惹,评论区都是小天使(含泪
    *
    感谢在2021-08-31 12:50:15~2021-09-01 13:21: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Evangeline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teng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千山鹤鸣 108瓶;卿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