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临走时白墨江不住瞥他,一脸欲言又止。
      明疏不动声色地揉着被坐麻了的大腿,高冷地问:“你还想要什么?”
      白墨江指了指那个毛绒垫子。
      明疏的表情十分精彩。
      最后还是让他拿走了。
      白墨江快乐地回了家,觉得明疏真是个合格的饲主。
      他把垫子铺在自己的小沙发上,然后变回原形,毛发雪白,蓬松的尾巴扫了一圈,盘在身下。
      白墨江回忆明疏把自己团起来的姿势——他觉得那样子很舒服,而且有一种大只的可爱——也把自己的腿收起来,两只前爪在毛垫上踩了踩,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呼噜声,幸福地趴了下来。
      没趴多久想起明疏给他布置的任务,又起身用嘴从包里把剧本叼出来,铺在沙发上继续看。
      正是看得昏昏欲睡之时,门口传来了声音。
      林沂来了。
      他一开门,就跟一双圆圆的冰蓝眼睛对上视线。
      林沂:“………”
      白墨江:“………”
      林沂当机立断把门甩上。
      再开门时他脸上多了三层口罩,口鼻遮得严严实实。
      白墨江变回人形,狂喷空气清新剂。
      即便如此,林沂进门之后也远远站在离他五六米的地方,活像他是个生化武器。
      他说话瓮声瓮气:“回来了。”
      白墨江观察他露出来的四分之一张脸,估摸这人是刚从家里挨骂回来,不太敢惹他,小心说:“对,回来了。”
      林沂盯着他,可能想问跟明疏相处得如何,但一想到他俩是什么关系,这话无论如何问不出来。
      白墨江识相地交代:“我们啥都没干,光一起看剧本了。”
      林沂:“夜光剧本?”
      白墨江没有领会他的嘲讽,把沙发上散落的文件整理起来,远远地交给他。
      林沂随便翻了两页,白墨江看到他的眉毛挑了起来:“偶像剧男二号?”
      白墨江出道以来演过的角色,无一不是身手敏捷又没有太多台词的类型。这种角色简单又讨喜,他还挺心满意足。
      直到被明疏劈头盖脸骂了一通。
      明疏说他是在浪费自己的灵气,对一个演员来说,这种消耗绝不可取。
      “你演了太多同样类型的角色,千篇一律的打手,千篇一律的炮灰,毫无记忆点。你的风格不该局限于此,从牧野的表演里我看到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你。”
      牧野就是白墨江被提名的反派角色,比起那些阳光灿烂的傻白甜,明疏显然更偏爱这个反派炮灰。
      “牧野身上有一种非常特别的攻击性,”他说,“这种特质出色到盖过了你一贯以来的形象,危险,神秘,充满野性,再来试一下。”
      白墨江不是科班出身,从未接受过专业训练,明疏也不想从头给他上表演课,直接以他演过的角色入手,尝试着让他领悟理解。
      “是这样吗?”白墨江说。
      他还坐在明疏怀里,只是略微偏了偏头,使自己与明疏对视。
      他的表情并没有太多变化,眼神却完全变了。
      明疏的瞳孔微微收缩,一瞬间感到背后寒毛立起,头皮发麻。
      那是一种被野兽盯住的感觉,不带恶意,却极其危险,仅仅是一个对视就能带给人巨大的恐惧。
      明疏到底不是普通人,很快便从他的眼神里抽离出来。
      “你对情绪的掌控比我想像得好。”他说道,没有移开自己的视线,继续近距离注视白墨江凛冽的双眸,看到那一抹蓝因为眼神的凌厉而变得明显起来,如同两团黑夜里冰冷燃烧的火焰。
      白墨江隐约摸到一点门路:“只要我把威压放出来,就能吓到别人了?”
      他对杀意的控制也算得心应手,但从未想过演戏也能用上这样的技巧。
      “我不管你对这种情绪起什么中二名字,”明疏彬彬有礼地说,“但是,没错,你只要掌握将它收放自如的技巧,表演其它情绪也是相同的道理。”
      明疏坚信白墨江是一块蒙尘的美玉,牧野的导演误打误撞,挖掘出了他性格中桀骜不驯的部分,而明疏希望能够将他这种特质发挥得淋漓尽致。
      他雄心勃勃,直接给白墨江规划了未来一年的目标。
      白墨江看着写满了一张A4纸的内容,有些恍惚。
      可怕,金主居然是我事业粉!
      白墨江不是很理解明疏对他的期望,他对出名并无执念,只是喜欢演戏。
      而答应被包养,签订合同之后,于一只妖怪而言便是认了主,可以光明正大拒绝其它人的结契请求。
      那些人不会让他把时间花在演戏上,他们认为他最大的价值是战斗。
      相比之下,做金主的金丝雀实在太爽了,更何况金主还会给他资源继续做好这份工作。
      世上简直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交易了。
      白墨江对明疏很满意,因此虽然不太理解他的想法,也很愿意配合他。
      明疏说要给他找一个绝配的角色,但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暂时还没有物色到合适的。先接些戏维持热度,好歹别再是演艺圈真空的状态。
      于是就有了这个偶像剧男二号的剧本。
      林沂翻了翻剧本,说:“男女主情路坎坷,男二女二全是甜甜的恋爱,演起来倒是没有难度,可是你………”
      他指着演员表,女二的演员也已经定下了,名叫高筱,是一个女团的成员。
      “高筱净身高一米七二,你行么?”
      白墨江:“…………”
      林沂对皮毛过敏,白墨江急着变回人形,忘了把伪装一起加上,此时还保留了原形的特征,是个白发蓝眼的模样。
      他的睫毛也是同样的雪白,看起来有种琉璃般易碎的脆弱感。
      白墨江说:“那我……再长高点?”
      他说得不情不愿。
      在身高问题上林沂曾经非常头疼。
      白墨江振振有词:“我的原形太大了,总是受歧视,所以人形想要变得娇小一点。”
      林沂说:“可是在人类眼里,男性太矮也是会受歧视的。”
      白墨江说:“难道太矮的男性都不配在人类社会生活吗。”
      林沂:“这不至于,但你只想有一米六也太过分了。”
      最后他以“太矮了没有公司愿意让你出道”为由,好不容易哄白墨江把身高定在一米七七。
      这个身高,高筱穿个高底鞋,视觉上就把他压过了。
      林沂被挡了大半的脸透出幸灾乐祸,已经能想像那个画面了。
      白墨江:“虽然但是,我的饲主还是很靠谱的,我相信他的眼光。”
      林沂被噎住了。
      林沂看了看沙发上的垫子,眼尖地发现了什么。
      “小白,你掉毛了。”他说,“是不是最近吃太咸了。”
      白墨江:“???”
      林沂终于扳回一局:“从今天起,你只能吃白水煮肉,不许加盐。”
      白墨江:“………”

      *
      应扶鹏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作为跟了明疏十年的经纪人,他早就在明影帝的各种神奇操作下炼成了一颗钢铁般的心脏。
      一般的突发奇想已经无法让他产生任何动容了。
      直到昨天。
      他跟明疏的十年感情终究是错付了。
      那年杏花微雨,影帝心血来潮说要去金瓯奖颁奖现场做嘉宾。
      他就应该在那个时候一拳打爆明疏的狗头。
      一个恍神的功夫,明疏包养了一个小透明,还签了合同,还把合同发人家经纪人邮箱里了。
      应扶鹏还没回过神来,明疏说:“我走了。”
      “你去哪?”
      明疏戴着口罩,声音隔了一层:“当然是去见我新养的孩子啊。”
      应扶鹏维系着自己岌岌可危的理智:“你查过对方的底细吗?”
      明疏想了想,说:“一个得罪了谁的倒霉新人吧。”
      应扶鹏无力地说:“万一他把这事捅出去,你的名声就毁了。”
      明疏:“他不会这么愚蠢的。”
      应扶鹏:“万一他就是有这么变态呢。”
      明疏说:“能有我变态?”
      应扶鹏发现自己竟无法反驳。
      应扶鹏很早就知道,是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揣度明疏的想法的。
      就比如说明疏欣赏这个叫白墨江的新人,他觉得这孩子可能得罪了什么人,明明条件很好却没有足够的资源,于是想要帮他一把。
      而他帮忙的方式是包养白墨江。
      真是令人窒息。
      明疏是这么解释的:“反正只要我插手了,都会有一些很难听的猜测。那些吃瓜的人不关心真相,只想看劲爆的内容。澄清那么麻烦,不如直接跟白墨江说我想潜规则他,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他说完,非常欠揍地一扶脸上的墨镜:“谁又能拿我怎么样?”
      没错,谁能拿明疏怎么样。他已经把演艺圈能拿的荣誉都拿了个遍,就算现在退圈,也还可以继承他爸的家产,从一个行业的顶级大佬变成另一个行业的顶级大佬。
      明疏有如此的地位,想要捧一个新人还不是绰绰有余?
      应扶鹏无话可说,只是有些同情白墨江。捧人的手段千万种,明疏偏偏选了最不正常的一个。
      好好一孩子,就被这么个变态看上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