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Chapter3 ...

  •   正文003

      阮柏宸高中没少打群架,手下小弟好几个,成天拉帮结派替他们“打抱不平”。那时的认知,好像青春期的男生只有把抽烟、喝酒、打群架通通经历一遭,才有资格在别人面前拍着胸脯说自己是个真男人。

      然而当他上了大学、思想成熟之后,发现无论遇到任何事第一反应不再想着用武力解决,他才终于明白什么叫真正地长大成人。

      但此刻,泄愤的话一吼完,阮柏宸似乎清醒不少,顿时觉得自己的三十岁不仅越活越回去,还敢大无畏地一个人单挑一帮。

      没谁会跟高中的小弟们一样认为他是在“英勇就义”,“自不量力”倒是真的。阮柏宸抓抓耳朵,郁闷地想:头脑发热时选择去做的事,多半都会后悔。

      摄影是,眼下的状况也是。

      为首的黄毛睁圆了眼睛盯住远远走来的男人,眸光中满是犹疑。他在知春街上“叱咤”好些年了,专挑软柿子捏,只占小便宜,不算“伤天害理”,因此还没被谁找过麻烦。

      这大哥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对方气势如虹的一嗓子喊得他手腕一颤,折叠刀直直扎向地面。慕伊诺眼疾手快地瞥见掉落的一线银光,飞速攥住刀柄缩回胳膊,依旧保持着脸朝下、身子内蜷的姿势,翻过手背让刀尖朝外。

      “妈的。”黄毛当即暴跳如雷,着实拿这小子束手无策,满腔怒火索性拐了个弯儿,直冲向坏他好事的阮柏宸,“你他妈谁啊?”

      阮柏宸笑眯眯地开口:“你爷爷。”

      “我操!”登时急了眼,黄毛怒目一挥手,刚招呼完弟兄们抄家伙办人,忽听阮柏宸诚恳道,“我来呢,其实是好心。”

      上前的脚步纷纷应声停住,黄毛举着拳头愣在原处,没听懂阮柏宸此话何意。

      总算借月光看清了少年的衣着打扮,从头到脚全是潮服,阮柏宸只认识球鞋的牌子,随便一双就能要他俩月工资。显然,这男孩的家境非同一般。

      “你以前欺负的可都是城中村这片儿的人,大家势单力薄的,所以也没人找你寻仇。”语声慵懒,嗓音低哑,阮柏宸往掌心敲敲钢管,“好意”提醒,“这位小少爷一瞅就不是普通人,谁知道是不是富家子弟,万一他爹有钱有势,再来个黑白通吃,你把他惹了,后果你担得起吗?”

      黄毛一歪头,感觉阮柏宸所言在理,他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确实惜命。他侧过脸,男孩身上干干净净的,发丝不染一尘,衣服、裤子、鞋都与他们的审美差别巨大,明星级别的人物才会这么穿,明显是名外来人士。

      他正迷茫,旁边的小弟却比他机灵,眼珠子一转——送到嘴边的肥肉能让它飞了吗?大不了干完这一票消停几个月,况且自古寻仇都挑出头鸟,要真躲不掉,就把老大推出去挡子/弹呗,横竖挨不着他们。

      小弟于是怂恿道:“头儿,你不觉得,这货是来抢咱‘生意’的吗?”

      脑中灵光乍现,黄毛皱起眉头:对啊,万一这孙子是在吓唬他呢?

      跃跃欲试的小弟继续添油加醋:“这小子咱们可是追了几条巷子才堵到他,如果现在收手,不等同于被那男的截胡了吗?人家轻轻松松捞一笔,合着弟兄们白忙活一晚上,拿我们当傻逼呢啊?”

      扬起巴掌拍了下脑门,黄毛狠狠一点头,这话听着更在理啊:“老子要是今天怕这个,明天怕那个,还怎么跟道儿上混!”

      双方对峙的间隙,慕伊诺悄悄转动脑袋,左眼从臂弯下完全露出,警惕地打量周边的环境,以及……立在不远处的阮柏宸。

      男人身形高大,肩宽腿长,熟练地玩着钢棍。尽管离得远,但无论怎么看,不太好惹的样子实在没办法减轻慕伊诺的危机感——万一对方真是来截胡的,他可未必比这帮杂毛好对付。

      慕伊诺一刻也不敢松懈,握住刀柄的手心已然透出了汗。

      阮柏宸没想到做混混的也有头脑聪明的,非但不上当,反而还被激怒了斗志,抄着刀棍大步朝他逼近。

      一言不合就开打,阮柏宸捏捏后颈,这么多年,自己还真是没什么长进。

      黄毛守在慕伊诺身旁,抱着胳膊观战,操着一口教训人的语气:“兄弟,今天让你长长记性,别他妈总‘狗拿耗子’。”

      尾音未散,阮柏宸侧身,袭来的棍子蹭着他的额发落下,重重地砸在地面。反手将钢管抡出去,顺着力道抢准时机,右手虎口卡上一人喉部,阮柏宸向前施加蛮力,成功突破包围圈,撂倒一个小弟。

      黄毛意外地耸耸鼻子:这人有两下子。

      阮柏宸只肯用肩背防守,他不能以肘臂和手腕去抵挡对方的攻击,因为他还要拿相机。挨过一轮猛打,阮柏宸挺直背脊怒喝一声,气势先震得混混们面面相觑一秒,借由这个空档,他扑向离他最近的纹身男,把人按到墙上,钢管横在颈前,抬膝对准腹部发狠一顶。

      没有半秒犹豫,抄住钢管的右臂朝身后划出半圆,就听“咣当”重响,碰撞的金属震颤嗡鸣,阮柏宸腕骨随即一酸,心道不妙,恐怕要抽筋。

      肩膀上吃了两记拳头,阮柏宸咬牙闷哼,同这几人周旋半晌,盯准目标挥下钢管抽向对方手背,夺刀抛到空中,而后稳稳地接住。

      他喘息不匀地说:“你们带刀只是装装样子,不敢真下死手,我就不同了。”

      黄毛一怔,下一秒,他还没看清,收起的折叠刀破风而来,转瞬掠过他耳侧,笔直投进正后方的土堆里,速度惊人。

      这若是被打中了……

      不等他回神,阮柏宸趁势又扣下一把,退后两步撤离混战,将折叠刀展开,捏住刀尖:“你猜,这一刀我还会不会扔歪?”

      画面犹如摁下静止键,混混们有的在盯阮柏宸,有的在等自家老大发话,一时呆若木鸡。后脑勺蹿出一层冷汗,黄毛有些摸不透阮柏宸手上究竟有没有轻重,但瞧这人的架势不像是在开玩笑。

      阮柏宸伤得不轻,稍有动作浑身酸疼,声音依然很稳。对方会吓唬人,巧了,他也长了一张“谈吐不凡”的嘴:“我这日子早过腻了,刚好最近手头紧,准备进去吃牢饭清静两天,不如,成全一下我?”

      小弟们进退维谷,黄毛可是没胆子赌这一局,他没犹豫,憋屈地搡着人吼了声“撤”,权当今天出门忘记翻黄历,运气不好,遇见这么个不要命的。

      不多时,等危险人群完全撤走,窄巷里仅剩少年和男人。慕伊诺竖起耳朵,戒备地不动声色,阮柏宸委实难以支撑负伤的身体,靠墙调整心率,尝试活动抽筋的右臂。

      至少一周碰不了相机,阮柏宸沮丧地想,摄影店暂时无法营业了。

      稍微适应了身上的痛感,阮柏宸把视线投向对面的垃圾桶,少年的脑袋深埋臂弯下,不知状态如何。他提着一口气迈过去,慢慢拉近两人的距离,直到触手可及,阮柏宸弯腰正欲开口,猛地弹起身子往后踉跄几步,敏捷地闪躲开少年的攻击。

      刀尖险些划破鼻梁,阮柏宸心中怒骂一句,没好气地再次挥起钢管。抬眼的刹那,手臂忽然悬停半空,阮柏宸身形一顿,当场愣住。

      云团散尽,月光斜进狭长的巷道,少年淡金色的瞳眸被一束银白抹亮,好看得令他呼吸一窒。

      慕伊诺微弓腰背,折叠刀横在胸前,眉毛凶狠地蹙起,眼神凛厉,显现出极为不好惹的表情——方才那番“吃牢饭”的言词他听得一清二楚,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阮柏宸原地呆滞几秒,不禁纳闷,他们这小破地方怎么会闯进来一个外国孩子?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阅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