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日常5 ...

  •   “你是刚进城的欧吉桑吗,矮杉同学,盯着那种乳白色的液体露出兴奋的表情还真是散发出了一种下作的气息呢。”银时挖着鼻孔,懒洋洋地对高杉背上弹“哗”,被高杉发现后立刻灵活地跑开。
      
      “混蛋啦你这小子,说出那种恶心的话还做那种恶心的事,有种别跑啊道场见!”
      
      高杉气得脸都黑了,正打算追上去,就看见一脸严肃的胧沉默地将跑了还没几步远的银时给拎了回来。
      
      “不要在集市上乱跑,会给老师添麻烦的。”
      
      洋溢着大师兄的威严气场的胧认真地教训道,银时在他看不见的角度翻了个白眼,伸手一指。
      
      “喂喂,那边乱跑得开心的不正是松阳少女本人吗。”
      
      攘夷战争已经渐渐步入尾声,天人在这个城市变得多了起来,但终归不再是以侵略者的模样出现了,彼此相处也算相安无事。
      
      有一段日子没有上街,难道出来逛一趟集市的松阳看起来对一切都充满了兴趣,不过也难怪,毕竟科技进步的飞快,新型产品层出不穷,花里胡哨到让人眼花缭乱。
      
      松阳正站在一家电器行前,对价格标注着好几个零的空调机问东问西。
      
      “是可以让夏天也变得十分凉快的机器吗?”
      
      “不仅如此哟,冬天也可以让室内保持着春秋季节适宜的温度,非常方便呢,这位先生需要的话,还有很多好用的电器呢。”
      
      电器行的女店主笑得很开心,大概是觉得能够大赚一笔,疯狂给松阳推销各种贵得离谱的家用电器。
      
      胧皱了皱眉,提着兀自挣扎不停翻白眼的银时走了过去,高杉见到松阳的身影眼神一亮,赶紧一把扯过牵着骸正在买美味棒的桂跑过去了,完全不理会桂大叫着“等等啊矮杉同学我还没有拿新出的那个口味啊啊啊!!”
      
      松阳听着女店主天花乱坠的推荐,只是笑眯眯地研究着这些新型电器,看起来一副被说得心动的模样,手拢在袖子里似乎有掏钱的意思。
      
      胧的声音在松阳身后幽幽地响起。“老师,钱放在我身上你忘记了吗。”
      
      松阳眨眨眼,轻咳了一声,微笑着转过身。“唔,并没有哦,只是觉得购置一台空调器是个不错的想法呐。”
      
      女店主眼睛转了转,立刻看出了掌管钱包的究竟是谁,很快就堆起笑容对胧开始推销,胧蹙着眉,面无表情地问道。
      
      “那么,耗电量如何,节能型呢,功率多大,价格和直销店价格一样吗,新产品没有优惠和折扣吗?”
      
      “哦哦,大师兄在看管老师的钱包这件事上异常有干劲呢,我也跟着热血沸腾起来了。”桂睁大眼睛看着胧和女店主讨价还价,一脸兴奋。
      
      骸默默翻白眼,银时在一边吐槽道。“太廉价了吧假发你这家伙随时沸腾的热血。”
      
      “不是热血减价的假发,是很认真的热血少年桂!”
      
      高杉才懒得理他们,只是很快走到松阳身边,扯住她的衣袖,关切地问道。
      
      “老师的钱还够吗?如果不够的话,这几天的零食费用我都有攒下来。”
      
      浅发女子笑弯了眼,摸摸那头紫色的碎发,那张与几年前毫无差别的清丽面容上俱是温柔。
      
      “没有关系哦,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晋助只要开开心心买自己喜欢的金平糖就好啦~”
      
      那个笑容成功的让高杉红透了脸。银时哼了一声,眼睛转了转,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松阳少女你还真是从来没有精打细算过钱的问题啊。”
      
      “交给胧就好了呀,胧在生活上要比我厉害得多哦。”
      
      心满意足买到昂贵的空调机的松阳笑得眉眼弯弯,一脸欣慰地拍拍正在给女店主留下送货地址的胧,夸赞道。
      
      “要是没有胧的话,我大概就要带着你们一起家徒四壁啦。所以呀,有胧在的话,真是太好啦。”
      
      胧握着笔的手抖了抖,耳根立刻红了,沉默着飞快地写完地址,银时撇了撇嘴,显然有些不爽松阳对于胧的百般赞扬。高杉则是眼神黯了黯,手中却更加用力地抓住了松阳的衣袖,并试图去牵她的手。
      
      把清单上的物件和一些松阳心血来潮添加的商品买完,胧带出来的钱包已经空了一半,松阳倒是不怎么担心,一到家就兴致勃勃地把新买的电热水壶,冰淇淋机之类的东西往厨房里放,看起来很想亲自尝试,银时吓了一跳,赶紧跟上去阻止她的突发奇想。
      
      “为了让这些新电器活得更久一些,松阳少女你还是继续享受银桑的关爱就好啦。”
      
      “是是是~”松阳弯着眼角,揉揉银时那头天然卷,放下新电器,看向正在组装空调机的胧,微笑着双手合十做拜托状。
      
      “那么,我先回房间冲个澡换衣服,整理的事情就先拜托胧啦,大家也一起帮忙可以吗?”
      
      啊咧咧,冲澡吗?银时眼睛一亮,正打算悄悄溜走,被眼尖的高杉发现,只得悻悻地回来,盘着腿坐在地板上,扒拉了一下买来的商品无聊地碎碎念。
      
      “啊咧咧,原来银桑一直以来都过着和贵族家庭的短男一样奢侈的生活吗,那个标价是怎么回事啦都可以带短男同学去买几百把砍腿大剪刀了吧。”
      
      “文学课上屡战屡败的家伙也只会逞口舌之快了吧。”正在清理物件的高杉脸黑了,桂倒是好奇地凑了过来,拿着一个标价后面有着和外表不相符的一串零的闹钟说道。
      
      “说起来,老师的钱包就和哆唻a梦的百宝箱一样源源不断地耶!不管怎么使用都不会空掉的样子!”
      
      “啊,好像从来没有看见过老师有其他的工作,也没有其他的收入...”高杉面色复杂地这么说道。
      
      他又想起了几年前的猜测,心中的想法仿佛更清晰了些。
      
      那个人,以前果然是和那个组织有什么关系吧。不过那又如何,对于他而言,重要的只有那个人本身。
      
      骸啃完甜甜圈,面色冷静地开玩笑。“其实松阳是魔法少女,会点石成金术,就是这样。”她说完,煞有介事地点点头,表情认真,银时嘴角抽了抽,吐槽道。
      
      “你这丫头是空调机吗,笑话和零下二十度的北海道一样冷得人笑不出来啊。”
      
      “这不是笑话,是假设。”骸反驳道,看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让银时无力地翻白眼,他手上还在清理,看见了一块颜色艳丽的花纹后下意识地抽了出来,然后沉默了几秒。
      
      “喂喂!这是什么啦!为什么会有成人的女式羽织啦!别告诉我这种艳俗的紫金配色会是松阳少女的口味啦!”
      
      常年紫金配色的高杉立刻被点炸。“混蛋你才没有审美吧,蓝白配色的家伙土气得要死,分明是紫金配色才高雅好不好!”
      
      银时懒洋洋地掏耳朵,另一只手拎着羽织摇来摇去。“你这家伙干嘛这么激动啊。难道这是你的?看不来你还好这口啊矮杉同学。”
      
      “还给我!”高杉气急败坏地去抢,顶着在场众人的好奇眼神,咬咬牙解释道。“混蛋银时,那是礼物啦礼物啦,夏日祭快到了你不知道吗!”
      
      “哎哎?”银时一愣,手里的羽织被高杉抢走,高杉立即将羽织打包好藏在了身后,严防一边跃跃欲试的桂和另一边装完空调的胧看过来的目光。
      
      “夏日祭什么的,银桑哪里记得清楚啦。”银时漫不经心地打着哈哈,心里却有了点危机感。
      
      自从这个国家渐渐变得平静起来后,那个人便不再以男装示人,虽然恢复女性身份的时候私塾里其他的孩子们也吓了一跳,不过倒也没有多么惊讶。
      
      说起来,今年的夏日祭,的确是那个人会以女性姿态参加的第一个夏日祭啊...
      
      银时嘿嘿地笑了起来,正巧松阳换好衣服出来,看见银时那副样子,无奈地摇摇头,注意到胧装在室内的空调机后愉快地拍了拍手。
      
      “已经装好了呀,那么来试试吧,今天买的东西太多,清理起来要很久呢。”
      
      高杉赶快把羽织往抽屉里塞,一边故作镇定地收拾,桂拿着那个闹钟递给松阳看,好奇地发问。
      
      “老师的话,有在做兼职吗?”
      
      “哎?唔,并没有哦。”松阳见到那闹钟上的标价,有些惊讶地眨眼。“似乎不知不觉花了不少钱呀。真是辛苦了啊,胧,要看管我的钱包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只要是老师的要求,我都会认真完成。”
      
      一脸严肃地将物件归类的胧微红着脸说道,心里偶尔有时会涌上来的负面情绪顿时消失。
      
      有的时候,他心底的确会有不知名的阴暗心思,希望那个人的目光只停留在他身上,但是,那个人总是认真地强调他的重要性,就好像那个人无法离开他一样。
      
      每当这样,他就没有办法再嫉妒了。
      
      因为,他想要的,明明也是他所拥有着的。
      
      “松阳少女你该不会在哪里埋了宝藏吧,在这样下去银桑会变成奢侈的纨绔子弟了哦,只要坐在家里就能吃草莓巴菲的生活也太奢靡了吧!”
      
      “奢靡这个词用错了哦。”
      
      “只是夸张啦,修辞手法啦不是吗!”
      
      “撒,学得很快呀。”松阳笑了笑,并不提及钱的问题。她的确不想告诉那些孩子,那是她曾经积累下来的东西,也是她所想要反抗的命运留给她的唯一能够利用的东西。
      
      她只是希望这些孩子们能够平安地成长,将希望留存下去。
      
      “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一样天真。”
      
      那个声音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松阳怔了怔,收起了眼底那些复杂的情绪。
      
      “你不是也看见了吗,我所做的一切,以及所获得的结果。别再固执己见了,虚。”
      
      承认吧,希望是存在的,我们的命运也能够被打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