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日常4 ...

  •   关于笔记本
      
      “啊咧?要检查课堂日记这种完全不存在于银桑字典里的东西吗?”
      
      平静的私塾午后,在松阳微笑着这么宣布之后,银时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撒,请快点去自由落体哦,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存在意义的银时同学。”
      
      松阳微笑着赠予他一记松下私塾特制拳,并附送头顶大包x1。
      
      一边的高杉抖了抖,下意识地把笔记本往抽屉里塞。
      
      虽然被老师看见也没有关系啦!但是那样一来自己上课到底在干什么就会被彻底暴露了吧!
      
      这自然逃不过松阳的眼睛。“晋助?这样是不可以的哦。”
      
      “老师...”高杉的表情看起来羞愧到了极点,松阳接过他仿佛视死如归般递过来的笔记本,翻开后诡异地沉默了一会儿。
      
      “唔,晋助,虽然很高兴你的画技提升的这么快,但是,真的不用再帮我设计签名啦,画像也积累了太多了哦。”
      
      不过,原来我的背影是这个样子的吗?看着那孩子有些稚嫩却认真的描绘出的形象,松阳还是有些开心。
      
      高杉脸色涨得通红,一边的银时不满地嚷嚷。“啊咧,在对少女心事的了解上倒是意外的跟身高成反比嘛这家伙。”
      
      高杉瞪了银时一眼,能够将心情传递出去的事实让他竟然没有对银时的挑衅有更多的反应,任凭银时讲着那些酸到冒泡的风凉话也懒得理会,只是抱着被松阳翻阅过的笔记本盯着松阳出神。
      
      银时自讨没趣,又吸引不到松阳更多的注意力,耷拉着眼皮左看右看,注意到一边咬着甜甜圈奋笔疾书的骸,想起游戏被接连打败的屈辱和那些失踪的巧克力棒,新仇旧恨涌上来。
      
      “临到检查才想着写写画画凑字数的行为被银桑完完全全的发现了哦!”
      
      桂拿出记得满满当当的笔记本摆在桌上,刚刚得到松阳表情欣慰的鼓励之后,听到银时这么说,惊讶地问道。
      
      “leader看起来超级燃的啊!已经制定好了拯救世界的计划了吗!”
      
      不,并没有。骸冷静地将挡住桂兴致昂扬看过来的视线,一边认真的思考。
      
      男主角的话,到底要叫卡缪还是巴纳德好呢。两个名字听起来就特别的命运多舛呢,不过,如果要达成全灭end的话,果然还是卡缪这个名字更适合一点呢(喂。
      
      是的,完全没有注意到银时刻意报复的心思。倒是松阳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转而走到骸身边。
      
      “撒,骸相当认真呢,这个是...”
      
      看了骸推过来的本子,松阳的眼神亮了亮。
      
      虽然文笔还不甚老练,但是设定和剧情脉络看起来是很有意思的科幻小说呢,关于宇宙的设想也微妙地能够联系起来现实世界的的样子。
      
      银时瞪大眼睛,看着松阳认真地看完骸的笔记本后,双眼晶亮亮地看着骸请求道。
      
      “骸酱的话,一定要写完这个故事啊!不过男主未免也太惨了吧!”然后得到了骸郑重的承诺。“没问题,一定会让男主更惨一点的,主角团全灭怎么样?”
      
      喂喂,到底和男主有什么深仇大恨啦!不要随随便便就给男主定下这么悲惨的人生吧混蛋作者!
      
      又一次在骸那里吃瘪,银时将目光投向了站在一边看着松阳的笑容出神的胧,撇了撇嘴,开口。
      
      “所以说,大师兄面前空空如也是怎么回事啦,银桑明明是完美地跟上了大师兄的步伐啦!”
      
      松阳叹了口气,说道。“银时你啊,有时候真是让人想狠狠的揍你的屁股呢。”
      
      银时后背一凉,下意识地护住了身后。“喂喂,从来只有银桑s别人的份啦,松阳少女你不要这么突然给自己加奇怪的设定哦!”
      
      “拥有奇怪设定的银时同学,下次再给我看什么都没有的笔记就会被挂到晾衣杆上了哦。”松阳眨了眨眼笑着说道,余光注意到胧不知何时从从柜子里搬出了厚厚的一叠本子,正在用笔记录着什么的样子,有些好奇。
      
      “这些都是胧记录的日记吗?分量还真是惊人呐。”
      
      “老师说过的话都有很详细的记录在里面。”胧记完了刚才的话,放下本子,严肃的说道。“老师随口说过又容易忘记的话,我都会记下来,方便提醒老师。”
      
      “哎?我原来说过这么多话呀?”松阳拿过其中一本的翻开,一贯浅笑着神情骤然有了一丝龟裂。
      
      未免也太详细了吧!连醉酒后的胡话都认真的记下来了还真是叫人哭笑不得啊,也真的没有必要连今天的天妇罗盐放多了这种话都记下来吧!这样一看突然有点奇妙的羞耻感是怎么回事啦。
      
      “胧啊,你还真是...”松阳无奈地合上本子,揉揉胧那头灰蒙蒙的头发,看见他红了脸又笑起来。
      
      “我很感动哦,胧不管什么时候都异常认真,没有胧的话我恐怕没办法生活下去吧。”
      
      “老师...”灰发的男人红透了脸。他眼中映出那个人的笑容,占据了他仅有的世界,对于他而言,那个人就是他活着的唯一意义。
      
      这幅温馨的画面显然刺激到了那两只各怀心思的少年,银时暗自磨牙,眼神打着转思考着如何破坏这一幕,而高杉握拳,神情认真地做出决心,“我要像大师兄看齐,将老师说过的话和每一个表情都记录下来。”
      
      “哦哦!都热血了起来呢!Leader我们也快来制定打败魔王的计划吧!”桂发出了热血笨蛋的宣言。
      
      真是没救了这三个笨蛋。骸翻了个白眼,将男主的基友的名字重重打了个x。
      
      决定了,下一话就让他领便当吧。
      
      关于试胆***
      
      “哦哦,今晚的月色异常明亮呢!”
      
      练完字的桂抬头看窗外,指着天空中那一轮明月兴奋地说道。
      
      赶着新剧情的骸正在自言自语地碎碎念。“虽然说悲惨的往事是一个卖点不过为了全灭果然白毛的家伙还是要去死比较好吧。”
      
      银时听得后颈一凉,下意识地往那个正在微笑同胧谈论着什么的浅发女子那边挪了几步。
      
      一边挨着那个人正在偷偷画她侧脸的高杉烦躁地瞪了银时一眼,继续去认真的勾画那个人眉眼。
      
      那个人的容颜比月光还要温柔得多啊...
      
      “唔,没错呢,总觉得如果不出去走走就会觉得遗憾呀。”松阳眉眼弯弯地回应。
      
      “老师想出去走走吗?那我去准备一下。”胧说着就准备起身,被松阳拉住了衣袖。
      
      “不用太严肃啦,只是想要随便做做游戏就好,撒,不如来捉迷藏吧~”
      
      松阳眨眨眼睛,笑得很是狡黠。
      
      “话说,夜晚做游戏的话,真的不会出现妖怪吗。”
      
      终于成功把男主基友写死的骸心情大好,放下本子说道。
      
      “撒,那样不是更有趣吗?”松阳笑了笑,仿佛没有注意到银时突然一白的脸色,拍了拍手。
      
      “那么,趁着这么好的月色,来捉迷藏吧各位~”
      
      “哦哦!热血沸腾起来了!”桂抓住慢吞吞从沙发上下来的骸就往外跑,路过某个看起来不甘不愿地往门口挪动的银发少年身边时好奇地问道。
      
      “银时你的脸色看起来很差呢,难道是因为沉迷在这夜色中所以太过疲劳了吗!”
      
      “这种话太恶心了假发。”高杉快速的收拾好笔记本走到松阳身边,而后瞟了银时一眼,嗤笑道。
      
      “你这家伙该不会害怕妖怪那种传说中的生物吧。”
      
      “不是假发是桂!啊,妖怪也不一定就真的只是传说吧。”
      
      银时后脑冒着冷汗,一边强装镇定的摆出那副漫不经心的态度。“说什么傻话呢你这个矮杉,害怕那种字眼跟你身高明明更配吧。话说回来,夜晚不睡觉的话会越来越矮哦,真的没关系吗矮杉同学。”
      
      “除了身高你能够说点别的吗混蛋天然卷!怕的话就不要来啦!”
      
      “不用掩饰了你这家伙,银桑可不会在松阳面前嘲笑你哦。”银时嘴硬地回敬,扶着门框的手隐隐有点发抖。
      
      喂喂,那个人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兴致啦。虽然知道她似乎对于普通人的生活不甚了解以至于充满了好奇,有时候也会特别的孩子气,不过,要不要这么一矢中的瞄准他唯一的软肋啦!
      
      他偷偷看了松阳一眼,而松阳正在微笑着将她那一头浅色的长发挽起,那稍微露出的白皙手臂晃花了他的眼,也让他大脑瞬间短路一秒,等到回过神来,已经站在了黑漆漆的庭院中。
      
      “那么,我要开始数数啦,大家快躲起来哦,胧的话,就拜托你帮忙看着这群孩子们,要是跑出私塾就糟糕啦。”
      
      松阳愉快地捂住眼睛,开始轻声计数,桂拉着骸就开始寻找地方躲藏,高杉看起来很想就留在松阳身边,但是看着松阳那兴致勃勃的模样,默默地走到一边的树下躲了起来。
      
      “不去躲起来么。”胧瞥了似乎在打颤的银时一眼,有点奇怪他反常的样子。银时干笑了两声,打着抖挤到高杉那边。“你个子这么小也用不了这么大的地方借给银桑一半啦。”
      
      高杉恼火地横了他一眼,看着松阳似乎停止了计数开始四处张望,赶紧捂住嘴,心情在想被发现和不想被发现间来回滚动着。
      
      如果老师能够开心的话,不论做什么他都心甘情愿。
      
      庭院里的细碎脚步声渐渐远去,黑暗中异常的寂静,银时的神经高度集中起来,肩膀控制不住地发抖。
      
      “喂喂矮杉同学,松阳她去哪里了,银桑什么都听不到了哦。”高杉懒得理他,只是从树丛缝隙中张望那个人的身影。
      
      奇怪了。老师为什么越走越远了呢?他有点纳闷,听着银时有一茬没一茬的念叨只觉得烦躁,压低声音朝银时呵斥道。
      
      “闭嘴啦你这笨蛋。”
      
      银时突然睁大眼睛,随后,爆发出一阵惨烈的尖叫,猛地伸出双手仿佛要阻挡什么一样,惊慌失措地就要往树上爬。
      
      搞什么鬼啊这家伙。高杉皱了皱眉,回过头,就看见一个巨大的发着光的鬼脸在自己身后,他愣了愣,定睛一看,一贯面瘫的大师兄胧正站在树丛边,提着那个吊着妖怪灯笼的长杆,而松阳蹲在一边,撑着脸,微笑地对他做出噤声的手势,并眨了眨眼。
      
      “啊啊啊啊啊有妖怪啊啊啊啊银酱要被吃掉了啊啊啊啊啊!”银时爬上那棵树就抱着树干惨叫,松阳在一脸无奈地提着灯笼的胧身边笑得前仰后合,引来躲在另一棵树上的桂侧目。
      
      “噫,银时同学发出了相当惊人的惨叫呢。”桂戳戳即使在捉迷藏也不忘记从他口袋里掏美味棒的骸,说道。“老师看来是想特意惩罚一下银时呢。不过,真没想到银时居然会害怕灵异生物的说。”
      
      “这可以算是外强中干吗?”骸认真的问道。
      
      “应该不能用在这里吧。”桂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犹豫地回答道。
      
      松阳笑了半晌,才示意胧收回灯笼,然后走到那棵树下,摸摸似乎有些闷闷不乐的高杉的头发,抬头道。
      
      “被捉到了哦,抱着大树不撒手的银时同学~”
      
      银时颤颤巍巍地松开手,看见树下的松阳提着那个发光的鬼脸微笑着看着他,在月光下那场景明明应该让人害怕,但或许是那个人的笑容太过美好了,比月光还要纯净和鲜明,让他恐惧的心情也没有那么强烈了。
      
      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对。
      
      反应过来的银时脸顿时青了,坐在树上闹起了脾气。
      
      “太过分了吧松阳少女,银桑完完全全被伤害到了哦,纯洁的心灵破碎掉了哦,你倒是说要怎么补偿我的一片真心啦,就算以身相许银桑也...”话还没说完,黑着脸的胧一巴掌将银时从树上拍了下来,让银时落到了灌木丛里吃了一嘴的碎草。
      
      “胆敢冒犯老师的话,我会惩处你。”
      
      松阳笑着拍拍胧的肩膀,然后伸手将银时提了起来,替他拍干净了一身狼藉。
      
      “被吓到了对吧,银时?”
      
      “才不是哦,只是因为那上面有糖分大神留下的指引哦。”即便已经完全暴露了怕鬼的事实,银时在松阳面前还是继续嘴硬,毕竟作为私塾里唯一一个被吓到的人,多少觉得丢脸。
      
      要是被当作不可靠的男人那就太糟糕了!
      
      “是吗?”松阳笑盈盈地看着银时,看到他不由自主地红透了耳根并开始碎碎念起来。“那种眼神太犯规了吧啊啊啊啊啊。”,便笑道。
      
      “那么,这一局就该银时来捉我们啦~没问题吗?”
      
      “还,还来啊?喂喂这种作弊的方式银桑完全不会承认的啦!!”银时整个人彻底石化了。松阳笑出了声,揉乱了他那一头银白的天然卷,神情愉悦。
      
      “以后再逃课或者不做课堂笔记的话,你的生活会很难熬哦,银时。”
      
      “啊咧,突然有种被吃得死死的感觉,银桑的心情真复杂啊。”嘴上这么说着,但那银发少年却只是注视着他所珍视的那个人,微微扬起了嘴角。
      
      嘛嘛,只要她开心就好啦。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