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求助 ...

  •   秋风袅袅,窗外立着几棵即将光秃秃的树干,鸟儿扇翅飞起,惊落几片黄叶,在空中打着旋儿。
      出席珠宝发布会的衣服是陆严臻为她准备的,他离开后不久,就有人送来一个精致的礼盒,里面是一件红色的中式小礼裙。
      
      长袖立领,很是保守。
      
      和礼盒一起送来的,还有一套化妆品。刘小悠大致翻了翻,东西很是齐全,她随意地化了个淡妆,抹了一点口红。
      
      一切准备齐全之后,看了下时间,正好晚上七点。她走到别墅内院的花园,坐在藤椅上等陆严臻。
      
      这是一个偌大的私人花圃,里面有许多的珍稀植物,草木茂密,也非常隐蔽。花园的围墙边,有一排木质葡萄架,一直延伸到围墙的最高处。
      
      刘小悠看着那排葡萄架,心里有个想法冒了出来。
      
      那个葡萄架,就像是一把梯子靠在围墙上,她是不是可以借着这排葡萄架爬到外面去呢。
      
      前提是,她得避开所有人的眼线。
      
      她扫视了一圈,花园里静悄悄的空无一人,只有自己悄然加速的心跳声。此时,她的身体已经先于大脑,站起身朝那排葡萄架走去。
      
      才走出几步,身后就传来一道慵懒的声音,让她生生停住了脚步。
      
      “听说陆先生捡了一只小猫咪,就是你吗?”
      
      这是一道陌生的声音。
      
      她猛然回头,就看到花圃的入口处,一个人影立在一片阴影之中,从黑暗中慢慢走出来。
      
      那人明明是男人,却生的比女人还妖冶,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眯着,两手抱在胸口,嘴角噙着笑意,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他站在她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啧啧嘴,“长得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身材是不是也不错?”
      
      说着他就要挑开刘小悠的衣领。
      
      刘小悠惊叫一声,用力推开了他的手:“别碰我!”她拢了拢自己的衣领,退后几步与他保持距离,警惕地看着他。
      
      他轻嗤一声:“还是个有脾气的小野猫。”
      
      “有病。”刘小悠瞪他一眼,就准备离开。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却被他抓住了胳膊:“你跑什么?”
      
      “你放开我!”刘小悠挣扎了一下,他手下的力道反而抓的更紧,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手臂都怪要断了。
      
      “真是个不识抬举的女人。”他倏地逼近她,抓起了她的衣领,“你就是靠这张脸蛋迷惑陆先生的?不如我毁了它,这样,陆先生也就对你没有兴趣了。”
      
      白光一闪,周及之的手上已经拿了一把锋利的瑞士军刀。
      
      刘小悠惊恐地睁大眼睛,用尽全力去掰捏着她手臂的手指,“你这个疯子!我都不认识,你放开我!”
      
      眼看着刀刃一点点逼近,她整个人都开始颤抖。
      
      “周及之。”
      
      一道低沉喑哑的嗓音在寂静的黑暗中格外清晰。
      
      陆严臻站在月光投下的一片阴影之中,只看到一个身形宽阔的轮廓,随意披在身上的大衣在风中被吹起。
      
      他一步步地走过来,带着强大的不容抗拒的气场。
      
      刘小悠似乎看到了救命稻草,在周及之愣怔之际推开他,连滚带爬地跑到了陆严臻的身边。
      
      这个时候她什么也没想,只想远离那个打算划她脸的疯子,不觉往陆严臻那里靠近了几分。他身上带着清冽的木香味,慢慢包围她的全身。
      
      但严肃英朗的脸上,脸色却不太好看。他眉心微蹙,看着周及之。
      
      “陆先生。”周及之几乎是一秒就收起了原本轻佻的态度,转为毕恭毕敬。
      
      “我、我就是想逗她玩玩。”
      
      “我不喜欢我的东西沾染他人的味道。”陆严臻视线淡淡扫过刘小悠的手臂,声音一如既往的听不出任何喜怒,只是平静地让人觉得可怕。
      
      周及之闻言脸色骤变,恭敬道:“对不起。”
      
      后来刘小悠才知道,这个看似玩世不恭的周及之,是陆严臻身边二把手。
      
      ——
      
      汽车缓缓驶在公路上,刘小悠靠在车窗上,看着窗外一片霓虹闪烁。
      
      “在想什么?”
      
      刘小悠蓦然回神,收回视线,“没什么。”
      
      她低垂着眼眸,微微侧眸就能看到陆严臻随意搭在腿上的手,那双手细长白皙,骨节分明。手腕上做工精致的手表,在微弱的光线下浮光流转。
      
      此时陆严臻与她并肩而坐,即使没有抬头,也能感受到他游移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的视线。
      
      和他同出在这样一个密闭狭小的空间,让她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抬头问道:“我可以开窗吗?”
      
      “可以。”
      
      车窗缓缓摇下,凉风灌入车内,刘小悠觉得浑身舒畅了不少,她迎着风,看着窗外景物飞速后退。
      
      长发被风吹起,陆严臻闻到她淡淡的发香味,若有若无、丝丝萦绕在他的鼻尖。
      
      下一秒,他已然伸出手,挑起她的一缕发丝,缠绕在了手上。
      
      刘小悠感受到头发传来的异样,疑惑地回过头,就看到他手里捏着自己的发丝细细把玩着。
      
      她尴尬了片刻,不动声色地收回发丝,问道:“我们还有多久到?”
      
      指尖的顺滑忽然抽离,陆严臻微微一愣,缓缓收回手。
      
      “大约还有半个小时。”他停顿片刻,又说:“不要妄想逃走。”
      
      “我没有。”
      
      “你最好没有。”
      
      时间比预计的要慢,晚高峰加上堵车,汽车整整开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达发布会现场。
      
      相关的负责人已经在会场外等待,他们一下车,就热络地迎了上来。
      
      在看到刘小悠的时候,他明显愣了片刻,但又马上恢复如常,满脸堆着笑意对陆严臻说道:“陆总,您来了。”
      
      陆严臻和他握手之后,说道:“抱歉,路上耽搁了一会儿。”
      
      那人连忙摆摆手:“哪里的事啊,陆总能来是我们瑞亚的荣幸。”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陆总您请,新品发布会马上开始。”
      
      进入会场后,刘小悠自然而然被安排在陆严臻的旁边。落座之后,灯光一暗,发布会便开始了。
      
      主持人开场和瑞亚品牌方致辞之后,便有一个个模特戴着瑞亚珠宝从T台徐徐走出。
      
      每件珠宝的设计都款式新颖独特,尽显奢华之感,在光线下熠熠生辉,夺目地让人移不开眼睛。
      
      刘小悠心不在此,牛嚼牡丹般看了一会儿过后,她偷偷瞄了一眼身侧的陆严臻,此时他手指轻托着下颌,目光和注意力都在台上。
      
      见状,刘小悠微微挪动了一下身体,又迅速瞟了他一眼。
      
      没反应。
      
      继续再挪,终于她整个人都挪离了位置。她猫着腰准备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只是才庆幸了一秒钟,手腕就被抓住了。
      
      “去哪?”
      
      刘小悠无奈地叹了口气,再回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挂上的无辜又甜美的笑容,“陆先生,人有三急嘛。”
      
      片刻过后。
      
      刘小悠黑着脸,在陆严臻的“护送”下,不情不愿地走进了洗手间。
      
      她在厕所里坐了很久,久到感觉小腿都微微麻烦。终于,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听到一阵高跟鞋的声音,隔壁隔间打开关上,接着是抽水声。
      
      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刘小悠霍然起身打开了门,正好遇到隔间刚刚上完厕所的女人。
      
      “你好。”刘小悠叫住她,“能不能帮帮我。”
      
      女人一脸疑惑看向她:“怎么了?”
      
      “我被人限制人生自由了,他一直关着我,我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出来,就是那个叫做陆严臻的斯文败类,衣冠禽兽!”她祈求道:“你只要借我手机一用就好了。”
      
      女人怔怔地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伸出手往包包里摸去。
      
      刘小悠激动地手都在颤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伸入包包的手。
      
      下一秒,她整个人石化在原地——
      
      女人从包包里拿出的不是手机,而是一管口红。
      
      她捋了捋身后栗黄色的大波浪,站在镜子前仔仔细细地抹上艳红色的口红,莞尔一笑:“小姐你在开玩笑吧?陆严臻?谁不知道陆总?陆总看上你?还关着你不放?”
      
      她一连串的问题出口,像是听了什么破天荒的笑话一样。她收好口红放进包里,对她说道:“小姐,少做点梦吧。”
      
      说完,扭着水蛇腰走了出去。
      
      刘小悠站在原地感觉整个世界都天崩地裂了,她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玩够了吗?”
      
      刘小悠闻声猛然抬头。
      
      只见陆严臻一个手插在口袋里,站在门口。
      
      他眯了眯眼睛,盯着她说道:“刚才说什么了?”
      
      刘小悠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手心渗出一层薄薄的汗,“没什么,什么都没有说……”
      
      “什么都没有?”他唇角微勾,朝她一步步走过来。
      
      “斯文败类?”
      
      刘小悠倏地睁大眸子。
      
      “衣冠禽兽?”
      
      陆严臻步步逼近,她步步后退,直到被他逼到墙角退无可退。后背靠在有些微凉的瓷砖上,让她不自觉抖了一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