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表现 ...

  •   “知道怎么取悦男人吗。”
      刘小悠闻言身体倏而僵直,紧接着脸腾地涨红,又羞又愤地杵在原地盯着他。
      
      “不、知、道!”她一字一句地说,近乎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陆严臻极轻地笑了下。
      
      “你说呢?”他托着下颚,漫不经心,“难道还要我教你?”
      
      水晶灯昏黄的光线下,刘小悠脸色绯红,一双又黑又圆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像极了一只炸毛的小猫。
      
      说起来,他差点就忘记了养在这里的这只小猫。
      
      陆严臻不禁想起两个小时前。
      
      那时候他刚结束为期半月的出差,一下飞机又马不停蹄地去了云苑庄园,参加一个业内的商务应酬。
      
      这种商务宴请,无非就是趋于利益关系下的逢场作戏。觥筹交错,推杯换盏间,陆严臻觉得耳边阿谀谄媚的话,听着着实有点聒噪。
      
      其中一人甚至大着胆子讨好:“陆总若是不嫌弃,可以去隔壁雅间小坐片刻,我给陆总准备了一点小礼物。”他一脸谄媚的笑,暗示道:“都是相貌身材绝佳的美人坯子,包您满意。”
      
      陆严臻并未接话。
      
      他兴致缺缺,随意喝了几杯就提前离了场。
      
      作为酒局中心的人突然离场,包厢内的人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哪里触了他的逆鳞。
      
      半晌才有人后知后觉道:“听说陆总向来薄情寡性,不近女色,你这礼准备的不是自找不痛快吗?”
      
      陆严臻坐在车里,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车窗外的景物飞速地倒退,驾驶座的司机问道:“陆先生是回御华湾,还是汀香别墅?”
      
      御华湾是他在金融街附近购置的一套住宅,也是他的常住之地,而汀香别墅因为离公司较远则很少去。
      
      此时司机的话,却提醒了他。
      
      前段时间,他捡了一只小宠物养在汀香别墅。
      
      陆严臻无声地笑了下,差点把这只小猫给忘了。
      
      他抬手松了松领带,淡淡说道:“回别墅。”
      
      ——
      
      “你不要脸!”
      
      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拉回了陆严臻的思绪,他看着眼前这个脸蛋通红,嘴唇微撅,浑身炸毛的小东西。唇角饶有兴味地勾起,“怎么?”
      
      刘小悠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气鼓鼓地盯着他说道:“请你让我离开,我明天就要走。”
      
      说话的时候,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此时他坐在沙发上,她终于不用仰着头看他,在气势上就提高了不少。
      
      陆严臻睨她一眼,不咸不淡地反问:“你觉得你走的了吗。”
      
      “你到底想让我怎么做才能让我走?”
      
      “我说过了。”他说,“看你表现。”
      
      沉默了几秒钟,刘小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即脸上换上恬静乖巧的微笑,朝他眨了眨眼睛。
      
      陆严臻眉眼微挑,“过来。”
      
      她小步挪过去,继续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她看见徐徐陆严臻张开了手臂。
      
      黑眸盯着她,似乎在等她的动作。
      
      刘小悠愣怔片刻,反应过来,他这是……让她抱他?
      
      默默思忖了一会儿,心里暗暗想,抱一下也不会少块肉,万一他一个高兴就放自己走了呢?
      
      嗯,有道理。算了,抱就抱吧。
      
      于是,她心一横,伸出手臂抱住了他的窄腰。
      
      在她抱住他的时候,明显感觉到陆严臻的身体一怔。
      
      耳边微热,他靠近她的耳边,低声道:“我让你帮我脱外套。”
      
      话音刚落,刘小悠的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蹿红,一直红到了耳朵。她触电般的骤然松开他,一下子退后了好几米远。
      
      “你你你……”刘小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只觉得自己现在窘到了极点,“你不早说!”
      
      冷静了片刻,她还是挪着步子过去,去解他西服的扣子。她垂着头,却明显感觉到头顶的迫人的视线。
      
      她努力忽视这种近乎掠夺的目光,迅速解开他的纽扣,脱下他的外套,整整齐齐地放在旁边。
      
      “好了。”她笑着看向他,“所以……我的表现如何?”
      
      “还行。”
      
      她眼睛亮了亮,惊喜道:“那你可以放我走了?”
      
      陆严臻单手扯掉自己的领带,随手扔在旁边,“不行。”
      
      她顿时有种被戏弄的感觉,收起端着的假惺惺的笑容,质问道:“你说话不算话?”
      
      “我好像并未答应你表现好就让你走吧。”
      
      刘小悠不想再跟他玩文字游戏,直截了当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非法拘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三年有期徒刑请你了解一下。”
      
      陆严臻鼻腔轻嗤一声,抬了抬眼眸:“你觉得没有我,你还能好端端站在这里?”
      
      “谢谢你救我。”刘小悠干巴巴道:“可是这不是你关着我的理由。”
      
      “你可以有行动上的自由。”他从沙发上起身,再次像一堵墙一样站在她的面前,“前提是,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
      
      刘小悠的脸又黑了几分,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这跟限制自由有什么区别?她抬头直视他:“所以只要不在你的视线范围之内,我就要一直呆在这个整天都见不到一个人的鬼地方吗?你知不知道你把我带到这里的半个月我被关在这里,哪里都不能去,也没有人说话,你知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有多难熬?”
      
      陆严臻看着她像一把小机关枪一样念了一大堆。半晌,才说了三个字。
      
      “知道了。”
      
      下意识地,他伸出手,捏了一下她气鼓鼓的腮帮子,“以后我会多抽出时间陪你。”
      
      刘小悠一下子就泄了气,顿时觉得刚才说的话都是对牛弹琴,她别开头挣脱他的触碰,像脸上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用力地擦了擦刚才他碰到的地方。
      
      她刚想说点什么,就看到陆严臻开始慢条斯理地解衬衫的袖口,露出胸口一大片精实的麦色肌肉。
      
      刘小悠僵硬地后退了一步:“你、你干嘛?”
      
      “洗澡。”他居高临下地睨着她,“不然你还想做点什么?”
      
      他的目光在她脸上寸寸掠夺而过,身上淡淡的酒味盈满她的鼻腔。那句意有所指的话,更是让她脸上不断升温,脑袋里嗡嗡作响。她猛地推开他,转身就噔噔噔跑上了楼,那速度愣像是身后有鬼在追她。
      
      偌大的会客厅缓缓归于寂静。
      
      昏黄的灯光下,陆严臻看着楼梯口落荒而逃的身影,在原地静静地站了片刻。
      
      倏而垂眸轻笑了一声。
      
      ——
      
      刘小悠气喘吁吁地跑上楼,拉开门又重重摔上,跑到床上把身体蒙进了被子里,一套动作一气呵成。
      
      被窝里只听到自己略微急促的呼吸声,脸上的温度还有些发烫。她躺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了什么,掀开被子跑到房门边。
      
      “咔嗒”一声,扣上了门的锁扣。
      
      这才松了一口气,重新躺回到了床上。今天白天睡了一天,导致她现在没有丝毫的睡意,她睁着眼睛,看着窗外慢悠悠随风摇晃着的树影。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不轻不重的脚步声。她蓦地从床上坐起,紧盯着那道门,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不由抓紧了手下的床单。
      
      短短的几秒钟,却漫长地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随着脚步声渐渐远去,刘小悠绷着的一根弦才放松下来。
      
      那道脚步声似乎只是单纯地路过,没有在她门口有丝毫的停留。但刘小悠总觉得不安,愣是直直地看着那道紧锁的门看了半宿。
      
      直到时近破晓,天边隐约透出晨光,她才合眼睡去。
      
      只是才没睡多久,她就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昨天睡得太晚,导致她现在脑袋昏昏沉沉的,根本就没有睡醒。
      
      刘小悠有些烦躁地用枕头蒙住脑袋,以隔绝门外的敲门声。
      
      敲门声又响了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粗哑的男音:“刘小姐你起了吗?陆先生请你下去吃早餐。”
      
      迷迷糊糊中,倒也听清楚了他的话。她胡乱回应道:“我不太舒服,就不去吃了。”
      
      “刘小姐,这是陆先生的命令,我只是来通知你,而不是来征求你的同意的,请您尽快下楼用餐,否则我只能进来请你下去了。”
      
      刘小悠猛然惊了一下,倏地睁开眼,。下一秒,就瞥到了房门上的锁扣,她骤然松懈了下来,重新回到被窝里。
      
      “我说了不吃了,让陆先生自己吃去,这么大人了吃饭还要人陪?”
      
      说完,被子一蒙,又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她突然感觉身体一轻,整个人就被人从被子里拎了出来。
      
      没错,是“拎”了出来。
      
      一个激灵睁开眼睛,就看到陆严臻站在她的床前。
      
      “怎么?还要我亲自过来叫你?”
      
      思绪有一瞬间的紊乱,她看了一眼上锁的门,又看了一眼直挺挺站在面前的陆严臻。刘小悠一把抓过自己的被子裹住自己单薄的睡衣:“你、你怎么进来的?!”
      
      “忘了告诉你。”他轻轻晃了一下手里的黑色按钮:“这里的电子锁都是可以远程遥控的。”
      
      他不紧不慢地走到门口,淡淡说道:“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说完,便径直走了出去。
      
      刘小悠坐在床上愣怔了片刻,随即反应过来,原来她昨晚这门是锁了个寂寞?她突然想起陆严臻那句不咸不淡的话,“五分钟的时间”,他这是给她五分钟的时间洗漱收拾自己。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五分钟之内她还没有下楼,她可能会很惨。思及此,她用飞快的时间洗漱后就小跑地下了楼。
      
      餐厅里,陆严臻正做坐在精致的餐桌上喝着一杯咖啡,手里翻阅着一份文件。今天他只穿了一件衬衫,衬衫的领口几个扣子松散着,露出他线条紧实的脖颈和喉结。
      
      她找了一个离他稍远的位置坐下,立马就有人将早餐整齐地放在她的面前。
      
      看着眼前的食物,她满腹疑惑。所以大早上他搞了这么大阵仗,就真的只是为了让她陪他吃早餐吗?
      
      她忍不住偷瞄陆严臻,但陆严臻像是没看到她一样,始终神情闲适,慢条斯理地用餐,甚至脸眼皮也没有抬一下。
      
      这顿早餐她吃的尤为不踏实。
      
      她一直觉得他叫她下来绝对不是单纯地用早餐这么简单,所以在等他说话,一直到她快吃完了,陆严臻才慢悠悠地放下咖啡杯,头也不抬地说道:“今天晚上有个瑞亚珠宝的新品发布会,你准备一下。”
      
      “瑞亚珠宝?”刘小悠疑惑地抬头。瑞亚珠宝是顶级的珠宝品牌,也是社会名流和巨星的最爱,但它极其高昂的价格却足矣让大多数人望而却步。
      
      瑞亚的珠宝发布会,更是一函难求,传闻能出席的都是各业翘楚,各个都是名声乍起,非富即贵。
      
      “让我去?”刘小悠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陆严臻终于抬眸看她,“你昨天不是还吵着说,日子难熬想出门吗?”
      
      刘小悠此时除了震惊还是震惊,睁大眼睛干巴巴地看着他。
      
      “怎么,不想去?”
      
      “不不不,我想去的!”刘小悠赶忙答道,生怕陆严臻忽然改口。
      
      其实,她对珠宝并不感兴趣,只是这是她时隔半个月来第一次有机会离开这里。等到时候出了门,说不定等逮到机会偷偷溜走。
      
      “别想着能在发布会上逃走。”
      
      对面平静的声音响起,被猜中心事的刘小悠有一瞬间的尴尬,她僵硬了一秒钟,立马就恢复如常。紧接着笑得眉眼弯弯,“怎么会呢,我就是开心罢了,什么也没想。”
      
      陆严臻轻挑眉梢,没有说话。
      
      他前段时间收到了瑞亚珠宝的新品发布会邀请函,他向来对这些东西无感,也无心出席这种无聊的发布会,于是将这事搁置在了一边。
      
      昨晚小猫的一顿叫嚣倒是让他想起了这个事,都说珠宝是女人心情的敲门砖。
      
      他想着,带着小猫出去走走也不是不可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