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Action!”

      冬天的潭水冰冷刺骨,但此刻宴疏同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他俨然已经成了剧里的阿桃。

      镜头聚焦到宴疏同的手上。宴疏同的手纤细有骨感,是单就拍下这一双手放到网络上,就会有一群手控跑到底下嗷嗷叫的程度。他轻轻拘起一捧清澈的潭水,从上而下,撩到自己的脸上。

      监视器里的画面一转,几滴水珠顺着宴疏同的下巴滑落,滚到锁骨打了个转,最终没入衣襟。
      勾人的冲击力瞬间扑面而来,令人口干舌燥。

      徐导在心里暗叫一声妙极,今天是摄影组的哪个在掌镜,回头他得发个大红包好好犒劳!

      宴疏同的这最后一场戏,有一大半都是他一个人的高光戏。主要就是要向观众表现他这个“狐妖”的美,所以要把画面拍到极致的蛊惑人心。

      拍摄还在继续。

      宴疏同撩过水之后,好像对谭底产生了兴趣,直接扎了进去。只是不到一息,他又上来了,手里拿着一块小小的石子,粉粉的,尤为好看。

      他这次是完全被水给打湿了,里衣紧紧地贴在身上,勾勒出腰线,细得让人觉得仿佛一手就能环住他的腰身。
      似乎是衣服吸了水太重,有一侧已经坠了下来,露出他白皙圆润的肩膀。

      在场不少的工作人员已经被眼前这幅美景,冲击到不知道说什么话好了。
      他们的眼神好像黏着宴疏同的身上。一丝一缕都带着缠人的热意。徐导的视线却是跟随着摄像头,已经来到了宴疏同的脸上,这是这场戏第一次清楚地拍到宴疏同的样貌。

      摄影组俨然清楚该怎么把一个人勾引到心痒痒的。

      镜头先是从宴疏同的手拍起,随后是下巴,锁骨,腰身,每一处无一不是美到令人无法呼吸。等到人迫不及待地想去一探美人的真面目,镜头终于再一转,来了一个360°无死角的怼脸大特写。

      宴疏同瑰丽无双的容貌,在摄影组有意识的拍摄调动下,被放大了无数倍。
      就连在美人无数的娱乐圈浮沉了二十年的徐导,也没忍住,在那一瞬间接收到宴疏同的美颜暴击而呼吸一滞。

      少年长而卷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似乎是发现了镜头,他睁开眼睛,投来了一瞥。明明是那样一副动人心魄的诱人姿态,却偏偏有一双清澈无比的眼眸。

      叫人能在一瞬间升起冲动,也叫人不敢靠近,唯恐惊扰这谪仙一般的美人。

      宴疏同看着镜头,缓缓地露出了一抹天真无比的笑容,亲热地喊了一声,“阿楚,你来了呀。”
      这一声将剧组所有如痴如醉的工作人员唤醒,陡然间想起他们这是在拍摄现场。

      在一旁等候多时的裴逑终于入境,镜头切换到正对着他的第二机位。

      裴逑扮演的楚怀奕天生就是一个冷淡性子,在遭遇好友背叛之前就不善言辞,在那之后更是有将自己的内心封闭起来的趋势。
      所以在面对眼前这样一副诱人场景的时候,楚怀奕的眼神依旧没有任何波澜。

      听到阿桃的话,他也只是浅浅地应了一声,“嗯。”

      “这里的水可舒服了,夏天就得这样冰冰凉凉的才好。你身上的伤也都基本好了,要不要和我一起下来泡泡?”阿桃忽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邀请他。

      楚怀奕神色冷淡:“不必。我只是来送衣服,此处潭水较别处冰冷几分,你也不要贪恋过久。”

      有了他这么关心的一句,阿桃即使是被拒绝了也没有不高兴,反而嘴角的弧度划得更大了。

      “那好吧,既然阿楚你都这么说了。”哗啦一声,阿桃从水中走了出来,上了岸边,“对啦,我刚刚捡到一块好看的石头,给阿楚也看看!”

      他没有穿鞋,就这样赤.裸着双足踩在青翠的草坪上,脚趾上的指甲盖是那种淡淡的肉粉色,令人心痒难耐。
      楚怀奕低头,眼神不知道落在了何处,有一瞬间的晦暗。

      “阿楚。”阿桃弯下身,从下面去看楚怀奕“你在看什么呢?”

      楚怀奕敛眸:“没什么。既然上来了那就换上新衣服吧,我在山里打了几只野兔子,一会儿烤着吃。”
      “那当真是再好不过了。”阿桃眉眼弯弯,“阿楚烤肉的技艺总是让我心向往之。”

      “嗯,你喜欢就好。”

      阿桃笑得更加开心了:“给你看看我捡到的石子。”
      他把刚刚从水潭底下捞到的粉色石头拿出来,当个宝贝似地献到楚怀奕的跟前,“是不是很好看?还是心形的呢,这个就送给阿楚你啦!”

      小狐妖把心形石头递了过去,他以为自己把情绪掩饰得很好,实际上早就通过他躲闪的眼神暴露出来了。

      “卡!这条过了,准备下一镜!”徐导的大嗓门从一边喊了出来。
      片场周围待机的工作人员迅速跑过来,布置上了新景。是篝火,和几只香气喷喷的道具烤兔。

      忙活到现在就在早饭的时候吃了个大包子,还没啃完的宴疏同,一闻到香味,肚子就忍不住叫了起来。
      声音还不小,至少旁边离他近的几个人都听见了。

      裴逑忍俊不禁:“饿了?别担心,一会儿还有一镜,你今天就杀青了,等会儿剧组是管你饭的。”
      “啊……好的。”宴疏同闹了个大红脸,不太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到底还是个长身体的半大小子,闻到肉香味,道都快不会走了,眼神一个劲儿地往烤兔子那里飘。
      裴逑失笑,想着要不然等会儿问问徐导,这烤兔子能不能分一份出来吧。

      这孩子死盯着肉不放的眼神,也太可怜了。

      布景结束,拍摄再次开始。
      宴疏同已经换上了一身新的衣服,头发也用吹风机吹干,当然这在剧里就是他用法术给烘干的。

      阿桃早已经是辟谷之境,对食物本该是没有什么欲求的,但他很喜欢楚怀奕烤的食物。
      每次对方燃起篝火,烤点东西吃的时候,他总是那个最捧场的人。

      只不过今天的阿桃稍微有一点不一样。

      他一手撑在腮边,专注地盯着进食的楚怀奕看。
      楚怀奕没回看他:“看我做什么,不是想吃我烤的兔子吗?怎么不吃了?”

      “吃,但是我突然发现一件事。”小狐狸偷偷摸摸地笑起来,笑得特别可爱。

      片场的女性工作人员们,继被入水后的宴疏同撩得脸红心跳后,又开始被萌得心里直唤心肝。

      然而她们转念一想接下来这么可爱的小狐狸要经历什么,两眼就如刀子一样飞快地剐过,另外一边饰演楚怀奕的裴逑身上。

      裴逑明显感觉身后如炬的视线,隐约猜到了什么。
      只不过他不是导演,也不是编剧,根本不能指挥后续的剧情如何发展。只能捏着鼻子,继续当这个“渣男”。

      阿桃等了半天都没等到楚怀奕的回应,蹙了蹙秀气的眉毛,“阿楚,你都不打算问我发现了什么吗?”
      楚怀奕敷衍:“哦,你发现了什么?”

      “我发现啊,阿楚你今天特别地好看——”最后一个字的音调猛然拐了个弯。
      阿桃看到平日里在林子乖巧的老虎,今天不知道怎么,竟然如同受到了刺激一样,疯狂地冲了出来。

      这还不算完,老虎凶狠的视线死死地盯着楚怀奕的后背,嘴里还流着流不尽的口水。
      它猛地一跃而起,对着楚怀奕张开了自己的血盆大口。而此刻失去了所有修为的楚怀奕,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背后危险已经悄然来临。

      阿桃大惊失色,随手捏出了一道法决,瞄准了老虎的必经之地。
      他想用这道攻击吓唬一下,好让老虎知难而退。然而却没想到腹部却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他手上的动作一歪,法术正中了老虎庞大的身躯。

      猛兽的惨叫声赫然响起。

      楚怀奕一愣,随后不敢置信地看向了自己的身后。
      一只足有一人高的老虎,因为剧烈的疼痛在地面上挣扎翻滚着。不过几息,那只老虎就没了生机。

      楚怀奕丈量了一下位置,愕然发现那只老虎如果没有被阿桃的法术打中的话,他就该葬身于虎口了!

      这怎么可能!
      楚怀奕的脑海里腾起一个让他想都不好继续往下想的念头。

      难道说阿桃刚刚的举动……不是要杀他?是要救他?

      ……

      疼痛来得猝不及防,瞬间就席卷了全身。阿桃几乎要疼得说不出来话来,额头上全都是细细密密的汗珠。
      他不敢往下看,就伸手往最疼的地方一抹,再抬起来——

      鲜红的一片。

      血,好多血……
      刚刚……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他肚子上会突然插了一把剑?
      这把匕首是谁的?
      是想让他死吗?

      视线对上了楚怀奕错愕的表情,对方脸上还带着从他身体里飞溅出去的,温热的血液。

      短缺的记忆终于回拢。
      阿桃想明白了所有事情,但又不是很明白。

      是……阿楚用他的佩剑……捅进了他的身体。
      可是,为什么?

      “……好疼。”他一张口,鲜血就从喉咙涌了上来,把他所有的话淹没成了含含糊糊的样子。
      可楚怀奕却奇异地,听懂了他接下来的每一个字。

      “阿楚……你不……相信我吗……”

      那一刀桶得太狠,丝毫没有给阿桃留下一丝可能活下去的余地,正中他的丹田。

      楚怀奕失去了修为,可他的佩剑却还是原来的那一把。上面用的材质天生就克制阿桃这一类的妖魔,再加上楚怀奕以前为了预防万一,还特意在剑上留下了一道自己全盛时期的剑气。

      那道剑气无需灵力的调动,只要他的神识还在,就可以使用。
      所以他在察觉到阿桃有想要“伤害”自己的趋势的时候,毫不犹豫地调动了那道剑气,直直地送入阿桃的丹田,然后捣毁。

      楚怀奕本就不信任阿桃,所以才会对那一点的风吹草动,草木皆兵。

      他以为自己再也不会错信任何一个人,再也不会犯错了。

      可他还是错了。

      “阿楚……你不……相信我吗……”
      这句话俨然一个魔咒,裹住了楚怀奕的全身。他的耳边不断在回荡这一句话,一遍又一遍,永无休止。

      错了,错了,全都错了。
      他错信了朋友,也错怪了阿桃。

      他这一生就都是错的。
      这样的他还有什么活着的意义?

      楚怀奕双眼通红,呼吸不稳,竟然有要走火入魔的架势。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只冰凉的手落在了他的侧脸。阿桃浑身痛得都在痉挛,却还是努力地向他硬挤出来一抹微笑,“别难过……阿楚……不要难过……”

      楚怀奕如梦惊醒,仓惶握住了小狐妖的手,无力地想要止住腹部不断渗出的血液,“阿桃,对不起……痛不痛?别怕,别怕……我为你止血!”
      他嘴里胡乱地说着什么,大概自己都已经无意识了。

      “我不痛,也不怕。”少年伸出胳膊,抱住了对面的男人。
      他把自己埋在了男人的肩膀上,声音颤抖地继续说道,“阿楚……我、知道你心里还惦记着别的……别的事情……”

      他越张口说话,鲜血就越是止不住地流动。

      “可是你的心中……执念太深……修仙之路,最忌讳的就是执念过重、道心不稳。若是你还想、不甘平凡,回到……那就待我死后,拿走我的内丹。”

      “阿桃?”

      “我是、天生灵体……修炼只靠日月精华……又、又未造过杀孽……”阿桃眼里的光明明灭灭,已经不能坚持太久了,勉强着说完了对楚怀奕的嘱咐。
      “阿楚用过我的内丹、道心……就会时刻保持清明……再也不会、走火入魔了……”

      “对、对不起呀,我知道你经历了……那么多……不肯再相信他人……本来还想再陪你更长时间的……”

      阿桃闭上了眼睛,带着微笑。

      楚怀奕拥着怀中没了生气的身躯,整个人都呆愣愣的,好像已经不会做反应了。
      良久,他才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轻轻晃动了一下怀中的小狐妖,“阿桃,烤兔子好了。你要吃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