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阿桃在化形第三天的时候,终于学会了人类用双腿走路的方式。还没来得及庆贺,他就发现自己称王称霸的山谷里,居然来了个陌生的客人。

      男人浑身湿漉漉地送潭水里爬了出来,一身的黑袍凌乱,长发也乱糟糟地贴在身上。
      阿桃看着他,耸了耸鼻子,除了闻到了一股铁锈一样的血腥味以外,好像还有一点弥漫着甜丝丝的味道。

      鬼使神差的,阿桃被那一缕似有若无的甜味勾了过去。

      摄像头启动,徐导缩在监视器后头,能够很清楚地看到裴逑的动作。

      饰演楚怀奕的男人以剑为支撑,勉强能走动路。他努力找到了一个山洞,终于让自己有了一时的栖息之地。
      只是这心还没彻底放下来,警觉的他就听到了山洞外面,有人踩碎了枯树枝的声音。

      “什么人!”他厉声问道。

      宴疏同入境。

      他走进山洞,看着楚怀奕,又动了动鼻子。眼神带着天真烂漫,“请问……你是人类吗?”

      徐导一愣,随后眼睛眯了起来。
      这是……改词了?

      按道理来说,他这个时候是应该要喊“卡”的。但宴疏同现在的状态实在是太好了,跟刚刚试镜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徐导总感觉这之后会有什么令他意想不到的场面发生,所以他没做任何反应。

      跟宴疏同搭戏的裴逑在陡然间听到这么一句话之后,也是一失神。他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导演那边的动静,就知道徐导这是想要继续下去了。
      于是他又立刻收敛心神,回归了状态。

      而宴疏同的戏还在继续。

      “我闻到了血的味道,你受伤了是吗?”他往山洞里走,想察看人类的伤势。

      然而还没走几步,“唰”的一声,一柄残缺的剑横在他的跟前。

      “不准往前一步,否则休怪我手下无情!”

      这一道冷喝,直接把阿桃吓了一个趔趄。
      他出生就在这个山谷里待着,见过最厉害的也就是林子里面的那只大老虎。

      但他天生灵体,最受动物们的欢迎。动物们一看到他,只会亲亲热热地贴上来,从来不会用锋利的爪牙对着他。

      阿桃慌里慌张地解释:“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扰你,只是听到这附近有声音才过来看看。”
      “你伤得很重吗?山里有治疗很厉害的草药,我刚采过来的,你要不要用?”

      楚怀奕垂眸看了眼少年手里的草药,瞳孔微缩。
      这是……天灵草?

      “咔!”
      “这场戏……过了。”

      徐导眼神复杂地望向不远处的宴疏同。
      没想到他拍了多年的戏,居然还有看走眼的一天。

      这小宴居然真的跟他自己说的一样,在镜头底下就能表现好了。
      徐导这下有点相信宴疏同的说法了,该不会是刚刚试镜的时候真的紧张了吧?可这得紧张什么样,才能把自己的演技给磋磨成那种不堪入目的样子。

      徐导深吸了一口气,他还真是小瞧这个孩子了。
      他拿起喇叭喊了一声:“裴逑,还有小宴,你们两个都过来一下。”

      监视器里重放了一遍刚刚两个人的表现,徐导挨个评点了一下,“裴逑状态还是不错的,就是这个部分,反应稍微有点弱了,但也不影响整体。待会儿补个镜头就行了。”
      他指的正是宴疏同加词那里,裴逑犹豫导演会不会喊卡的时候。

      “至于小宴……这场戏表现很好,我没有其他要说的。”徐导是个直爽性子,别人做错了向来不假于色,但如果是他自己错了,也会毫不犹豫地承认。

      这会儿他已经完全摒弃了之前对宴疏同的偏见,开始考虑要怎么样,才能让对方别介意自己刚刚的心直口快了。

      “小宴啊。”他道歉也是道得心甘情愿,豪爽地一笑,“刚刚是我说话太重了,没想到你这孩子还真是有这么一个毛病哈哈哈!希望你不要太介意啊。”

      “怎么会?”宴疏同当然不会蹬鼻子上脸,“徐导您是要求高,我是知道的。而且我还得感谢您愿意给我这第二次机会呢,不然我现在估计又回影视城门口蹲着了。”

      “那这角色……”
      “您要是信任我,我肯定乐意演啊!”

      “好好好!”徐导连声应下,感觉自己捡了个宝贝疙瘩,“接下来还有几场戏,大部分都是在这个山洞里的,有几个镜头得去水潭那边补拍一下。”
      “最后一场就是你最重要的,被楚怀奕误会的那场戏,也是得挪去在水潭那里拍。没问题的话,咱们就这么安排?”

      宴疏同只要能在一天内拍完就没意见:“都听徐导的。”

      一侧的裴逑听到现在才琢磨出味儿:“怎么回事啊,徐导?我听你这意思,你好像一开始不怎么满意小宴啊?”
      “不是吧,小宴这不是表现得挺好的吗?”

      裴逑刚刚和宴疏同面对面搭戏,是唯一一个正面感受到宴疏同演技的人。
      感想可是要比剧组里其他看着的人要多多了。

      观众们都说普通的文戏不如那些有冲突的场合能体现出演技,但圈里人的想法却是恰恰相反。越是平静无波的戏份,想要演出层次来就越是困难。

      刚刚和宴疏同搭戏的那一下,裴逑竟然突然有了种和圈里那些老戏骨面对面的错觉。
      仿佛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宴疏同,而是剧本里的阿桃活过来了。

      也不知道是哪家公司的新人,还真是后生可畏。

      “徐导要求真是越来越高了,我新人时期的时候可都未必有小宴表现得这么好。”知道徐导刚刚那话其实是对宴疏同满意的,裴逑就打趣了一句。

      “你少来,赶紧去把刚刚那个镜头给我补了!”徐导笑骂他,“在新人面前走神,这么掉分的事你也不觉得尴尬。”

      裴逑乖乖过去把镜头补了。

      宴疏同暂时没有事,就到旁边等着。
      他还在心里回味着刚才那种奇妙的体验,感觉自己好像被拉进了一个别样的异次元。

      不讨厌,就是有点奇怪。

      好像那个时候他真的成为了一个叫做阿桃的狐妖,在过对方的人生。

      宴疏同闭了闭眼,试图把这种感觉记下来。
      系统给的奖励都是随机的,今天他能有“名家演技”作为底牌,到了下一次很有可能就没有了。

      况且就算是他真的人品爆发,每次完成任务都会得到“名家演技”这样的奖励,可奖励也只能用在正式拍摄上。平常的试镜如果表现不好的话,他拿什么去争取角色,夺得百亿票房。

      总不能次次都用这样耍赖一样的方法。
      徐导心软,能再给他一次机会,别的导演可未必会。

      既然已经决定要在这个娱乐圈里走下去了,那么他当前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提升自己的演技。
      演技上去了,不愁没有好角色找上门来。

      宴疏同打小学东西就慢,他已经做好这条路行不通,最后依旧还是凄惨死去的准备了。

      但挣扎还是得要挣扎的。

      不知道尚启有没有专业的演技课程?
      应该有的吧,这么大个公司怎么可能对签约的练习生一点培训都没有。

      说起来……宴疏同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他这样算不算是私自接活,违约了啊?要不要上报给公司啊?

      他问了系统。

      系统给的回答极其钻空子:【正经来说,宿主还没有和尚启娱乐签订合同,只是达成了口头的约定。即使是算作违约,也没有证据证明。】

      哦,说的也是。
      他周一才能去人家公司谈签约的事情呢。

      公司和演技课程的事情暂且放到一边,宴疏同又得继续拍戏了。
      接下来的两场戏都是比较简单的,阿桃对人类好奇,时不时地就去小山洞里刷脸。给楚怀奕包扎、送吃的,偶尔还缠着对方给自己讲山谷外面的故事。

      一来二去之下,心思单纯的小狐妖就对楚怀奕有了好感。

      只可惜楚怀奕在经历过一次背叛之后,对身边所有人都有了浓浓的防备之心。
      他不相信一只妖怪还能真对人类好,就允许了阿桃的靠近,想看看这只无事献殷勤的狐狸精什么时候才能露出尾巴。

      故事里只是简短的几段话,实际上时间在这里已经过了一月有余。
      为了显示时间的过渡,宴疏同和裴逑的造型都稍微有了一点变化。裴逑是换了一身和阿桃风格如出一辙的白衫,宴疏同的衣服没换,但是左边的头发有一缕改成了编发。

      短暂的等待之后,最后一场重头戏终于开拍了。
      这场戏是阿桃在水潭戏水,邀请楚怀奕和自己一起玩。楚怀奕始终对他有提防,不肯下水,提议要烤肉。两人烤火的间隙,林子里的老虎走了出来,盯上了楚怀奕。

      宴疏同脱下外衫,只留里面一层薄薄的里衣,下了水。
      在这场戏开拍之前,场务往他身上糊了好几个暖宝宝,还额外送给了他一杯红糖姜水。

      但即使是这样,在冬天只穿着一层单薄的衣服入水,还是太冷了一些。
      宴疏同刚一进水潭里,就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 作者有话要说:  三天了收藏一直在掉,要不是看到有评论,我都以为没人在看呜呜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