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顶有颜色的帽子 ...

  •   第三章
      
      经过酒局,港口黑手党的同事们或多或少知道他要脱单了。
      
      麻生秋也开始改变日常的行为举止。
      
      他花钱买高档的男士香水,佩戴腕表,把自己衬托得更有格调。他的行为是成功的,搭配他的容貌和对未来几十年的审美,即使得知他马上要有“女朋友”了,仍然有彪悍的黑手党女士对他抛媚眼调情。
      
      他全部拒绝了。
      
      想骗他出去花钱,消耗自己结婚的老婆本?不可能的。
      
      又一次,麻生秋也抱着法语书籍和菜谱走出了书店,转身进入了精品百货超市,挑选了法式的床上六件套。
      
      结账台的小妹看着这个价位的床上用品,失落道:“先生要结婚了吗?”
      
      麻生秋也不是头一回来这家店,倒是没想到被对方记住了。
      
      “也许吧。”
      
      黑发青年不笑的时候,双眼偏向细长,有几分丹凤眼的趋向,一旦展颜笑起来,亲切开朗,冲散了容貌带来的疏离感。
      
      港口黑手党公认的好皮相,外交型人才。
      
      “对了,你知道横滨市哪家买钻戒的店……设计款式比较好?”
      
      他摸着下巴,不太好意思地多问一句。
      
      结账台的小妹更伤心了。
      
      “不知道,谢谢。”
      
      问一个单身女孩在哪里买钻戒比较好,太扎心了啊!
      
      麻生秋也回到距离横滨租界不足百米的家。
      
      推开门前,他会检查门缝上的头发丝,确定自己的家里没有外人进入。
      
      不怪他这么小心。
      
      缺乏反侦察能力的他能做的就是学习电影和动漫,把自己的破绽降低到最低的程度,不让任何人发现他在与“不存在”的人交往。
      
      “兰堂,我回来了。”
      
      他对空荡荡的房子说道,与自己的幻想谈情说爱。
      
      吃过晚餐,麻生秋也坐在书桌后,继续昨晚没画完的部分,他在给黑白的线条加深阴影和轮廓,绘画出动漫里出现没多久的年轻兰堂。这张画像会成为他认识兰堂,并且有着一定了解的铁证。
      
      画技是青涩的,偏向漫画风格。
      
      他尽力地去完成心目中捧着一本书的“诗人”兰堂。
      
      最后。
      
      他给兰堂的眼睛上色的时候,拿错了笔,绘上了高卢人的蓝色眸子。
      
      仿佛是玩笑一样,麻生秋也又拿起了金色的笔。
      
      画成型了——
      
      上面的男人赫然有着金色长发,蓝眼睛,无形中印照了现实中盛赞的“太阳之子”、“羁风之人”、“通灵者”的法国超现实主义诗歌的鼻祖。
      
      他美得光辉灿烂,放浪而傲慢,破开了文野世界的阴霾。
      
      【献给我心中的你。】
      
      ……
      
      港口黑手党本部,负责港口外贸生意的翻译家来到了横滨的港口,海风吹得有一些发冷,一名同事眼尖地找到麻生秋也身上黏着的长发。
      
      “你的衬衣上有一根头发,麻生君!”
      
      “啊。”
      
      麻生秋也取回来,看了一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发丝长而卷,光滑柔软,犹如一位多情妖娆的美人曾经依偎在自己身边。
      
      他放开手指,任由理发店里捡来的发丝吹向海水。
      
      同事打趣道:“泡到了?”
      
      麻生秋也脸颊泛起浅红,含糊道:“只能说交往了……”
      
      男性同胞之间聊天,永远不缺乏关于女人和性的话题,麻生秋也不想和他扯下去,用一句话终结了对方的八卦欲:“我明天去买戒指。”
      
      同事们酸倒了一片。
      
      可恶。
      
      长得好看,就算弱一点,没有大学文凭,照样可以泡外国美女!
      
      麻生秋也看向海天交际的远方,自言自语道。
      
      “天气在回暖。”
      
      春天到来。
      
      家里要准备一些生活必需品了。
      
      例如,衣服和洗漱用品,以及……成年人同居的夜用品。
      
      他抬手遮住阳光,货轮的汽笛声从海面上传来。
      
      麻生秋也笑得岁月静好。
      
      三月底。
      
      麻生秋也称自己有事不太方便,花钱托了一位在横滨租界认识的外国友人,在横滨中华街订做了一条银质的“长命锁”。“长命锁”的正面是代表趋吉避凶、祝愿长命意义的花纹,背面雕刻了日文名字——中原中也。
      
      日本人不了解银锁的意义。
      
      一般而言,只有海外华裔会去中华街里买这种东西。
      
      装有长命锁的礼盒收到后,麻生秋也一直没有打开,放在抽屉里。如果他会捡到中原中也,长命锁就不用送出去,如果没有捡到中原中也,他会再借用其他人的手,把长命锁送给待在羊组织里的橘发孩子。
      
      四月二十八日,正好是周末休息。
      
      天公作美,今天是万里无云的晴朗天气,麻生秋不用刻意去请假休息,待在家里休息,手上拿着一个小型的望远镜,偶尔去看一眼横滨的海景。这一天,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他的心态极好,咬着美味棒,耳朵里塞了两个降噪耳塞,以防大爆炸发生的时候出现轰隆的声音,损坏耳膜。
      
      与异能力者为敌,当有不逊于异能力者的心态,而与超越者为敌,当有放手一搏的勇气,加入这场异能力者与剧本组们的盛宴。除此之外,他要做的是提高自身素养,给第一次见面的兰堂最好的印象。
      
      四月二十九日,中原中也在百度百科上的生日到来。
      
      麻生秋也坐在家中,手持望远镜,眼中有着如同在高维世界观望的冷静。
      
      横滨租界,军事秘密基地内,阿蒂尔·兰波抢夺了一个封印容器里瘦弱不堪的孩子,正准备带去海边,乘坐法国偷偷接他们的潜水艇里回去。保罗·魏尔伦突然持枪对准了他的后背,用尖锐的颤音说道:“抱歉,兰波。”
      
      保罗·魏尔伦为了临时见到的孩子,一个与自己相似来历的“兄弟”,背叛了自己的搭档和祖国,想要夺取他们此次前往日本——潜伏进来的目标!
      
      “但是,我想要拯救自己……另一个自己。”
      
      “魏尔伦!”
      
      阿蒂尔·兰波没有用“彩画集”进行防备,如此自信魏尔伦不会开枪的他,后背中枪的那一刻,他精神恍惚了一下,不敢相信的情绪淹没了他。
      
      他忧郁的绿眸闪过震惊之色,随后是浓烈的哀伤。
      
      四年的友谊不及一个陌生孩子。
      
      他不懂。
      
      又好像懂了什么。
      
      人类无论用多少感情投入,也似乎无法打动非人类的心,能让非人类放下偏见和自我接纳的——唯有同类。
      
      两人内讧的后果就是行踪暴露,引发军事基地的警报!
      
      阿蒂尔·兰波的身体快过大脑一步,不退反进,选择第一时间保住隐藏在军事基地的“高能量未知生命体”。电光火石之间,阿蒂尔·兰波深受枪伤,慢了一步动用异能力“彩画集”,金色的亚空间打开!
      
      为了他的祖国。
      
      他不能让这份强大的力量流落在外面!
      
      已经没有时间能浪费了,阿蒂尔·兰波与唯一能与自己抗衡的保罗·魏尔伦大打出手,强行读取没有自我意识的橘发孩子,想变成自己的可携带式力量!
      
      糟糕!
      
      自己读取的过程出了问题,不!是孩子体内的“特异点”太强,半途失败了!
      
      阿蒂尔·兰波的内心惊慌尖叫。
      
      封印被打破。
      
      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兽”出现在了外界。
      
      遭到无差别能量轰炸的一瞬间,阿蒂尔·兰波仿佛看见了魏尔伦眼中的不舍与诀别,宛如北欧神明的男人有着浪漫完美的外表,以及不逊于神明的冷酷。随后,他被淹没在了狂暴至极的黑色火焰般的力量攻击之下!
      
      那是火焰,是噩梦,是台风地震一样无法匹敌的天灾!
      
      “兽”在疯狂释放力量!
      
      阿蒂尔·兰波与军事基地的所有人被吹飞,与之一起被吹上天空的是一顶作为“生日礼物”的黑色圆毡帽子,阿蒂尔·兰波拼尽力气起接住帽子。周围保护着自己的亚空间一点点裂开,四面八方形成了深坑裂谷,唯有他脚下的方寸之地没有被毁去。他强忍着狂风,眼睛快要睁不开,拼命去看可能是自己死亡前的最后一眼。
      
      “吼——”
      
      一开始,是沉闷如海底的吼声。
      
      而后,声音超过了人类的接听范围,噪点拉升到了极点,狰狞漆黑的“兽”发出能让心脏疯狂鼓动的吼叫声。
      
      “轰隆——轰隆隆隆隆隆隆!!!”
      
      横滨的海平面在远方清晰可见,
      
      蔚蓝的海水,包容光明与黑暗,看上去莫名的宁静。
      
      ……真是温柔啊。
      
      阿蒂尔·兰波怀着与保罗一起死去的心态,瞳孔涣散,失去了意识。
      
      金色的亚空间抵达临界值。
      
      破碎了。
      
      “彩画集”四分五裂,狂风烈焰席卷而来,受到冲击的阿蒂尔·兰波再度被轰飞出去。他没有清醒的坚持到最后,不知道恐怖的“兽”很快停止了力量,不再大范围破坏。再后来,“兽”变回了一个七岁大的橘发孩童,倒在了附近的碎石堆里。
      
      阿蒂尔·兰波被埋在碎石里,头破血流,伏在地上。用于保暖的耳罩消失不见,乌黑的头发布满灰尘,血液顺着流下,形成黏着肮脏的血块。
      
      他侥幸活了下来。
      
      这一场爆炸事故,伤亡惨烈,动静之大,震惊了整个横滨市。
      
      当传遍城市的爆炸声响起的刹那,异能特务科的职员们感受到脚底的地震,顾不上其他,惊恐地看向闪烁红光的大屏幕。
      
      “出大事了!”
      
      监控显示,横滨租界地区爆发无法估值的特异点!
      
      横滨一角,在享受好心人喂养的一只三花猫毛发炸开,尾巴绷直,这是动物受到了剧烈惊吓后的本能反应。
      
      它看向了横滨租界的方向。
      
      三花猫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人性化地沉重和忧虑。
      
      【是横滨租界的军事基地出事了吗?】
      
      人群慌乱,不少人误以为是发生了导弹袭击,喂养三花猫的女孩花容失色,想要抱起它一起去避难,却被它躲开。
      
      三花猫跳上屋檐,认准方向,往其他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横滨租界跑去。
      
      麻生秋也就与惊恐逃走的人群不一样,反向赶往了横滨租界的位置,边走边大喊道:“兰堂!你在哪里?!”他的家庭住址离横滨租界的距离最近,房屋玻璃受灾严重,爆炸发生的巨响差点把他震晕过去。
      
      第一时间赶到,麻生秋也训练已久的攀爬技巧顺利用上,滑行进入深坑,直奔爆炸的核心区域。在一片废墟的深坑之中,他看见的便是仿佛死去的阿蒂尔·兰波,心头漏跳一拍:“伤势这么严重!”
      
      “荒霸吐”造成的原始深坑,犹如一个漏斗状的地狱。
      
      神明诞生,焦土一片。
      
      麻生秋也全靠先知先觉,克服了对“地狱”的惊惧。他知道后续不会再发生灾难,“荒霸吐”已经变成了人类,自己要尽快带走对方!
      
      他不敢进入黑色火焰不熄灭的爆炸中心,从外围开始找起。
      
      所幸,他第一时间发现了兰堂在文野里的随身物品——“黑帽子”。
      
      兰堂就在附近!
      
      麻生秋也捡起黑帽子翻开,上面绣着金色的法文字体“Rimbaud”。
      
      这是他第一次触碰原著里重要角色的贴身物品。
      
      他的舌尖含着这个姓氏:“兰波。”
      
      麻生秋也的手遏制不住地抖了抖,与三次元喜爱的诗人相遇的“奇迹”所带来的感动划过全身,在没有遇到文野的兰堂之前,他就等待了三年。他深呼吸了好几下,成功在这一顶略微遭到磨损的圆毡帽子附近找到了阿蒂尔·兰波。
      
      长发的法国人浑身是伤,气息奄奄,被血液和灰尘遮掩了容貌,麻生秋也满脸凝重和汗水,戴着薄手套,伸出两个手指按压阿蒂尔·兰波颈侧的动脉——还活着。他用在港口黑手党学习到的包扎方法,止住流血的伤口,脱下衣服,用身上长过膝盖的黑风衣盖住对方的身体和长卷发的特征。
      
      不再耽误时间,麻生秋也迅速背起浑身是伤的法国人往另一条烧焦的路面冲出去,运用平时学习到的攀爬技能。
      
      路过第二个昏迷倒地,等待被捡走的橘发孩童,麻生秋也的心坎里一软。
      
      是中也啊。
      
      那个直率善良,被坑进港口黑手党的好孩子。
      
      动漫里没有描述过中原中也七岁的模样,他骤然瞧见身体瘦弱得不可思议的孩童,差一点以为对方是营养不良的贫民窟孤儿。
      
      孤儿是不可能在爆炸现场存活,鲜艳的橘发证明了对方是什么珍稀品种。
      
      未来的帽子君无疑了。
      
      麻生秋也犹豫后,戴着手套从口袋里取出盒子,小心翼翼地把原本就是送给中原中也的银质长命锁放到他身上,亲了一口中原中也脏兮兮的额头,说道:“对不起,我只能先救你妈妈了。”
      
      话没问题,没有兰堂就没有中原中也,是兰堂把荒神接生出来的。
      
      兰波的情况危急,疑似中了枪伤和火焰的灼伤,需要送去医院治疗。他没有办法拖下去,不得不让视作儿子的中也多睡一会儿,等待被“羊”的人捡到。
      
      “中也,未来见。”
      
      从此,阿蒂尔·兰波的人生拐了一个弯。
      
      港口黑手党的医疗部,外科医生看见麻生秋也送来的长发男人,瞪圆了眼睛,把他拉到角落里问道:“麻生君,你没有跟我开玩笑吧,不要告诉我,这个个头比你还高的外国青年就是你交往中的恋人?”
      
      麻生秋也毫不犹豫道:“他是我的老婆!”
      
      他抬起自己的手,以及阿蒂尔·兰波垂下的手,上面佩戴了情侣戒指。因为不知道戒圈尺寸,他通过不同的渠道,花钱买了好几款不同大小的情侣戒指,总有一款情侣戒指能戴上去。
      
      他恳求道:“求你赶紧给他手术,以黑手党家属的名义!”
      
      看在几年的交情份上,港口黑手党的外科医生无奈地答应下来,只有在港口黑手党的医院,可以不要身份证明,直接上手术台!
      
      麻生秋也在手术室外等待,双手紧握,祈祷着手术没有问题。他的左手无名指上,钻石镶嵌在细细的戒指上,折射着医院的灯光。
      
      一切,如约而至。
      
      焦急而甜蜜。
      
      魏尔伦,你的老婆马上是我的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