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顶有颜色的帽子 ...

  •   第二章
      
      自从那天写下了这个计划,麻生秋也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的心态放平,每天吃饱喝好,锻炼身体,争取早日突破一米八的身高,不再如困兽般内心煎熬,惶惶度日。
      
      未来能有多难?
      
      不难了。
      
      顶尖的智者能够走一步看十步,谋划未来,而穿越者直接手握剧本,成为先知,他所要做的就是按照未来的走向,布置出想要的局面。
      
      “活下来,活到三年后的那一天。”
      
      出门上班的麻生秋也,默默地对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
      
      麻生秋也身上的转变不明显,年轻人有自己的朝气,在旁人看来是走出了家破人亡的阴影,回归正常的生活。他开始出入书店,自学法语,温习英语,争取做一个精通日、中、英、法四国语言的翻译家,这是他找出来最快能脱离底层生活的路线,也最能发挥两辈子的语言优势。
      
      单是学习是赚不到多余的钱,他果断把父母死亡的抚恤金取出来,存入股市的账户之中。两个世界的公司不一样,某些发展轨迹是相同的,比如VCD的诞生,DVD的出现,翻盖手机到智能手机的过渡等等。
      
      这个世界的时间线是一九九三年,民用科技晚了上一世快三十年。
      
      麻生秋也早已习惯了高科技带来的快捷生活,每一个常见的东西,有可能就是这辈子发家致富的源头,而炒股和投资最需要的就是长远的目光。
      
      工作,锻炼,看书,赚钱,以及——写作!
      
      麻生秋也的写作不是出于补贴家用,那赚不了多少钱,又耗费脑细胞,他是在为自己与他人结交的未来做铺垫。
      
      他要有拿得出手的第二身份。
      
      比如说,作家。
      
      这条线能搭上想要写作的织田作之助、会和朋友讨论作品的太宰治、无奈卷入两人之中充当吐槽役的坂口安吾,以及出版过作品的夏目漱石。可以说,只要你的书在水平线以上,有眼前一亮的地方,那些弃笔从戎的文豪们就可能对你产生好感,不知道什么时候顺手救你一命。
      
      “时间好紧张啊,这么多密密麻麻的要求。”麻生秋也看着自己的时间安排表嘶了一口气,每一分每一秒的努力代表着他在主动改变命运。
      
      “你能做到的,麻生秋也。”
      
      他对自己鼓励。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穿越者无所畏惧!
      
      麻生秋也偶然瞥过日历,不知不觉十八岁将要到来,他的生日在一月十日,与福泽谕吉、尾崎红叶是同一天。
      
      “我们同一天出生,我的起步点不过是比你们慢一点而已。”
      
      他绝不对平庸认输。
      
      这一年,麻生秋也收到了广津柳浪给的生日礼物,相当意外。
      
      ——是一本语言类的精装书籍。
      
      广津柳浪很看好他的自学成才,用英语与他交流后,称赞地说道:“秋也君,英语还不错,我听说你的中文水平非常好,争取把法语一起学会,港口黑手党在货运方面急需要语言类的翻译家。”
      
      麻生秋也收获了这辈子的第一份认可。
      
      有了好的开头,后面就会顺畅许多,他难得开怀一笑,就像是刚步入大学的男孩子,目光没有被黑暗污染,有着对光明人生的向往。
      
      “谢谢广津先生!”
      
      广津柳浪也被他的转变吓一跳,有意问道:“你还想去上学吗?”
      
      麻生秋也摇头:“学校只能教会知识,社会教我做人。”
      
      广津柳浪摸了摸口袋里的香烟,“这样的话倒是有几分意思。”他刚要找个借口离开,麻生秋也拿出了自己买的香烟递给他,“抽我的吧。”
      
      广津柳浪看了他一眼,善意地收下了。
      
      麻生秋也不抽烟,却会做人,并且开始有了坚定的信念。
      
      “另外,我有一件事想告诉你。”广津柳浪犹豫片刻,便开口说道,“当初你父母是卷入了一场异能力者的争斗,那名异能力者还活着……”
      
      麻生秋也的手指一紧。
      
      广津柳浪的话仍然要说下去:“他最近加入了港口黑手党,目前隶属于黑蜥蜴,你不要去招惹他,他未必记得你父母的事情。”
      
      麻生秋也重点问道:“他真的不记得吗?”
      
      “对。”广津柳浪点头,面色沉重,“我很抱歉,但港口黑手党不会拒绝一名武斗派异能力者的加入,自他加入的那一刻开始,过去的恩怨一笔勾销,他不会去找你的麻烦,你也不能去找他的麻烦。”
      
      黑手党是人情与面子组成的地方。
      
      可是,在此之上最重要的是利益,利益,还是利益。
      
      麻生秋也懂,自己是一个小人物,在别人眼中异能力者不针对他已经算网开一面,而他去找对方麻烦那是自寻死路。
      
      “我……记住了。”麻生秋也时刻谨记某位森姓大佬的最优解。
      
      广津柳浪诧异,还以为要多说几句话才能打消愤懑。
      
      下一刻,他就觉得自己想多了。
      
      因为麻生秋也乖巧地问道:“请问这名异能力者叫什么名字?”
      
      广津柳浪无奈道:“……木村濑明。”
      
      麻生秋也身上的阴冷气息转眼消失。
      
      这名字,他不认识,说明没有“文豪”光环的保护。
      
      临走前,广津柳浪与麻生秋也已经得到很好的沟通,确定麻生秋也不会冲动地去报仇后,他恍若随口一说:“你的眼神,像是一位异能力者了。”
      
      一个少年突然能克制住仇恨,不为异能力者的仇人感到害怕,理由通常有两个:他足够理智,或者他有报仇的信心。
      
      麻生秋也苦涩地说道:“我没有异能力。”
      
      太阳光从飘过的乌云背后照射入大地,横滨市的五栋高楼如利剑般震慑四方,在港口黑手党无人经过的路边,少年的脸从晦涩变得平静,眼中有着不成熟的青涩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斗志。
      
      “我只有这颗胆量还算不错。”
      
      来年。
      
      麻生秋也的家中走火,烧得一干二净,他对港口黑手党的人事部门禀报了一声后,在横滨租界附近的昂贵地段咬牙买了一套房子。
      
      每天打开窗户,他就能看见不远处的租界地标性建筑物:十六年后,白麒麟涩泽龙彦待过一段时间的“骸塞”。
      
      这一年,他借机去了很多地方。
      
      他在Lupin酒吧喝过酒,在横滨摩天轮孤独地坐过一圈,去未来武装侦探社楼下的咖啡馆买过一杯咖啡,独坐过一个下午。他也曾给横滨租界拍照,在毁灭前,留下无数张珍贵的照片。为了锻炼胆量,他学着太宰治的自杀爱好,跑到港口运输货物的地方来过一个自由掉落,事后称自己不小心摔了下去。
      
      他把在安全范围之内、自己想要尝试的事情统统做了一遍。
      
      人生当自得其乐。
      
      游玩之外,麻生秋也选择与港口黑手党的医院打好交道,对那些护士小姐格外嘴甜,借着几次受伤的机会跑去套近乎。
      
      这样的效果微乎其微,最终,麻生秋也选择了最爽快的贿赂。
      
      “我想要在需要治疗的时候,得到优先权。”
      
      “OK。”
      
      收下钱的外科医生轻描淡写地说道:“你是港口黑手党的成员,在一般情况下自然有优先权,若是紧急情况,你非要插队,在没有高级成员需要治疗的时候,我这边最多给你一次机会。”
      
      麻生秋也竖起手指:“两次,我加钱。”
      
      “行吧。”外科医生勉强同意了。
      
      麻生秋也趴在他的桌子上,再次问道:“可以给恋人治疗吗?”
      
      外科医生不是第一天与他打交道了,斜睨他一眼,顿时牙疼,这小子的皮相不错,讨女人喜欢,一看就知道是很好找对象的类型。
      
      “不行,只能是家属!这是港口黑手党的规定!”
      
      “我是孤儿,父母也是港口黑手党的成员,死在一次火拼之中。”
      
      “……好吧,也不是硬性规定,如果你能保证那是你未来的老婆,之后签一个责任保证书,出了任何事情自己负责。”
      
      “没问题!”
      
      麻生秋也敲定了给兰堂看病的渠道。
      
      这个社会,能用钱解决的是小问题,不能用钱解决的才是麻烦。
      
      “锻炼身体注意一点。”外科医生低头写着东西,嘴里说道,“不要再过度压榨自己的体能,留下暗伤就等着老年吃亏吧。”他顿了顿,“你的身体其实不适合体术锻炼,底子太薄,早点去文职部门。”
      
      麻生秋也认真地听取他的意见,“我明白,我最向往的职业是医生。”
      
      外科医生翻了个白眼:“你以为这个职业好混?”
      
      麻生秋也笑道:“主要是帅啊。”
      
      想到森鸥外挥舞一把手术刀的场景,他再度说道:“超级帅!”
      
      外科医生无语了。
      
      一年下来,麻生秋也的存款缩水。
      
      年底,麻生秋也婉拒了一些港口黑手党内堪称稀少的女同事的示好,回到自己两室一厅一卫的小家里,不再随便出去花钱吃饭。他捧着菜谱,钻进厨房里做菜,哼着电视机里传出来的法语歌曲。
      
      他心道:“明年,我会做饭给另一个人吃,也许是青年,也许是孩童,我的生活之中会多出另一个人。”
      
      望着盘子里盛出来的中餐,麻生秋也由衷地感受到期待。
      
      麻生秋也走出厨房,把茶几上的书籍挪开,没有去餐桌吃饭,选择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一个人吃得津津有味。
      
      他学会了把秘密藏在心里,不再吐露出来,这个房子还是很贵的。
      
      半夜,麻生秋也突然惊醒。
      
      容貌张开了许多的黑发青年一脸意犹未尽,眼神透露出灼热,他有一些思绪混乱地坐起身,掀开被子,走向洗浴间冲个澡。
      
      好吧。
      
      他梦见了兰堂。
      
      漂亮的法国男人有着一头黑色长发,打着卷,欧洲人的白皙皮肤放在他身上犹如上等的奶油,丝毫不见三次元男性的粗毛孔和腿毛,完美的恋人形象,对方的眸子如金绿宝石一般的质地,依恋地看着自己。
      
      沾上蔷薇色的唇瓣,比女人还诱惑,竟有几分独特的可爱。
      
      这样的兰堂成功勾引了麻生秋也。
      
      大概……这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结果吧。
      
      色字头上一把刀。
      
      “冷静,兰堂和中也都很重要,然而不能两个一起带到身边来。”在冲冷水澡的麻生秋也冻的瑟瑟发抖,在心里疯狂劝自己,“中也有出生时候的记忆,最好对他说真话,而兰堂失忆后,看见中也容易被刺激得恢复记忆,两个一起养的结果就是两个一起打出GG啊!”
      
      二选一,先遇到哪个就是哪个,万一他一个都没碰到呢?
      
      麻生秋也咬牙决定下来。
      
      两手准备!
      
      穿越到这个世界后,一晃过去了四年,麻生秋也紧赶慢赶地到了二十岁。日本的男性成年时间是二十岁,也意味着摆脱了未成年的身份,他在生日过去没几天收到好消息——自己被提拔到了港口黑手党对外交涉的商务部门里,担任一名有文化、有黑道素养的翻译家了。
      
      他懂四国语言,美其名曰自学成才,着实秀了一把自己的“天赋”。
      
      唯有他自己明白……全是一个词一个词背下来的。
      
      两辈子达到天才的常规操作罢了。
      
      麻生秋也吐了一口气,身上洒了男性香水,西装革履地坐在崭新的办公桌后,与其他同事共用一间办公室也抵挡不了他飞扬的好心情。
      
      【我是一只勤奋的小蜗牛,一点一点爬到安全的地方~。】
      
      他的内心唱了出来。
      
      下一步。
      
      还有三个月的倒计时,做出最后的准备工作!
      
      下班后,麻生秋也在同事、一位有着京都大学文凭却跑来港口黑手党工作的同事武川泉城的带领下,进行“企业文化”的步骤——下班和这个部门的同事们一起喝酒,新同事负责结账!
      
      麻生秋也被他们灌醉了一些,在询问他有什么喜欢的女孩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笑道:“我有喜欢的人了!”
      
      港口黑手党的文职同事们纷纷安心,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武川泉城起哄道:“是港口黑手党的女人吗?”
      
      “不是!”
      
      麻生秋也大大方方的否认了。
      
      港口黑手党对男性成员比较宽容,没有不允许和外面的人谈恋爱的硬性规则。本来同一个组织里的女性就少,假如非要内销才允许结婚生子,这里面大部分的男人要悲惨的打光棍了。
      
      “漂不漂亮?”
      
      “当然漂亮!法国人,喜欢写诗!”
      
      “嘶,法国的。”
      
      “我喜欢的人喜爱自由,有着犀利而忧郁的目光,他是划过夜空的一颗流星,当听见诗歌的时候会闪闪发亮,啊……还有一双被缪斯亲过的手。”
      
      “嘿嘿,床上的感觉怎么样?”
      
      “不告诉你,还没追到。”
      
      在醉倒之前,麻生秋也用幸福的口吻告诉了他们,不会比当代小鲜肉差的脸蛋上飘起两朵红晕,眼神好似无害的仓鼠。
      
      这份言语中的快乐羡煞旁人。
      
      武川泉城酸溜溜地嘀咕道:“暗恋麻生君的女性,明天要哭晕过去了。”
      
      麻生秋也梦呓道:“……是我的……梦中情人。”
      
      兰堂。
      
      我们迟早会见面的。
      
      ……
      
      两个月后。
      
      三月三十一日,晴,阿蒂尔·兰波昨天刚为搭档保罗·魏尔伦庆祝完生日。
      
      横滨租界之外,潜入调查的一位年轻的欧洲谍报人员感觉寒风钻入衣领,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实在是无法适应日本冬季的寒冷。
      
      全身裹在厚实的风衣里的阿蒂尔·兰波揉了揉鼻尖。
      
      “我感冒了吗?”
      
      他抬头去看横滨的天空,日本的冬天,比法国的家乡要冷很多。
      
      “算了,单独调查的效果不大,我去和保罗汇合吧。”
      
      这里的温度是他的天敌。
      
      来自异国他乡的长发美人路过了麻生秋也的居住地,一路往北行,恍若身处于另一个次元空间之中,与横滨市的居民们擦肩而过,漠不关心,似乎一片深冬的金色落叶,也比那些普通人值得多看一眼。
      
      对于欧洲异能力者而言,日本,算得上一个乡下地方。
      
      太弱了。
      
      如果不是保罗·魏尔伦的出生资料被泄露,法国政府担心敌国利用特异点创造出第二个人形兵器,他根本不会和搭档来到日本横滨市,查探封印在军事基地的“不明能量块”,欧洲,才是异能力者的起源之地。
      
      此时此刻,阿蒂尔·兰波心里记挂着魏尔伦,不曾想到自己会在日本翻车。
      
      而且——
      
      摔得那么狠、那么狼狈。
      
      ……
      
      距离“荒霸吐”的出现,仅剩下一个月。
      
      

  • 作者有话要说:  【1993年,秋也16岁】
    【1994年,秋也17岁】
    【1995年,秋也18岁】
    【1996年,秋也19岁】
    【1997年,秋也20岁】
    【1998年,秋也21岁】
    【1999年,秋也22岁】
    【2000年,秋也23岁】
    【2012年,文野第一季,太宰22岁,秋也35岁。】
    PS:根据文野原著小说,本章已修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