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误解 ...

  •   9
      审神者原本还想让阿昭做近侍,但是阿昭从早上起床开始就找不到人了。这一幕简直迷之神似,看来小乌对近侍这个职位很是抗拒呢,是不想和大家打好关系吗?
      
      房间收拾的整整齐齐,本体刀还在房间的刀架上,厨房没有、手合场没有、汤池也没有,就连三日月的房间(?)里都找过了,还是没有找到人。
      
      “会不会有危险啊?”退退抱着小老虎,担心极了。他平时和小乌鸦关系好,经常帮某老年刀养乌鸦。
      
      平野看着五虎退的小老虎,突然道:“小乌殿的小乌鸦呢?大家有看到吗?”
      
      “没有……”
      
      “诶?今天早上退退还给小乌鸦梳了毛……”
      
      “现在不见了!会不会……”
      
      “这是怎么了?”三日月穿着他的老年人毛衣,头上的黄头巾格外瞩目,“在找什么?”
      
      “小乌桑不见了,本丸里没有看到他……”药研扶了扶眼镜,“大家都很担心。”
      
      所以你们跑到我房间干嘛?
      
      “整个本丸都找遍了!哪里都没有……”同田贯正国从手合场里出来,得知这个消息后就去帮忙找人了,结果也没有找到。
      
      “主人说,小乌殿就在本丸里……但是本丸的刀太多,她也找不到具体方位,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现在没危险。”长谷部走过来,“大家再找找吧,说不定被困在什么地方了……”
      
      被困在什么地方……
      
      “阿尼甲,小乌会不会迷路了?”欧豆豆看向阿尼甲,“我们也帮忙找吧?”
      
      “担心丸不要担心,不会有危险的……”
      
      膝丸:“阿尼甲!”
      
      另一边,小乌丸蹲下来,把地上的小石子拿起来,看了一眼石头下面:“不在这里。”
      
      今剑坐在岩融的肩上,往远处看去,然后摇摇头,依然没有找到。
      
      在厨房的鹤先生……他揭开锅盖,偷吃了一口饭,然后给饭里面随便多加了点调料,一本正经的把锅盖盖上:“真是的,这里也没有……”
      
      “找到了!”烛台切腰间还裹着围裙,“在田地里!”
      
      大家呼啦一下子围了过去。
      
      田地里,一个深深的坑,坑底,怀里抱着乌鸦的阿昭沉沉的睡着。
      
      大家:“……”
      
      “这个坑是谁挖的啊!混蛋!”被坑过的长谷部直接把目标对准了鹤丸,粟田口的鸣狐沉默了一下,开始反思自己昨天为什么没有盯住鹤丸。
      
      “先把他拉上来吧?”本丸的可靠大哥一期一振建议道,“看看有没有受伤。”
      
      阿昭睡着睡着,觉得外面有点吵,恍惚了一下,这才慢慢的醒过来,一仰头,就看到洞口趴着一圈脑袋,其中一个格外欠揍。
      
      他rua了rua乌鸦的脑袋,让乌鸦自己飞上去,然后借着一期丢下来的绳子,爬上去。
      
      “到底是谁挖了这么大一个坑!”阿昭躺平在地上,“根本上不来……”
      
      他在下面不知道为什么就睡着了,睡蒙了的感觉。
      
      “鹤先生真是的,不如和我去练习练习刀法?”阿昭站起来,笑的格外狰狞。
      
      鹤先生哈哈哈一笑,打算逃跑,退退和秋田从后面一下子抱住了鹤丸。
      
      “抓住你了!”
      
      “看我这一招!”
      
      被压到在地的鹤丸国永笑的灿烂。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鹤丸不负众望,被拉去手合场,阿昭拿起木刀,掂了掂,摆出一个起手势:“请吧!”
      
      鹤丸身体轻盈的恍如白鹤降世,翩跹而立。
      
      “那我上了!”
      
      ……
      
      被阿昭拉去手合的鹤丸这几天安分了许多,不会突然出来吓阿昭一大跳,不过,阿昭老觉得他在准备着什么,暗搓搓的,感觉有什么猫腻。
      
      “小乌殿,今天出阵有你,去的是江户,准备一下吧?”蜂须贺虎彻来通知他。
      
      阿昭把出阵服换上,打开了战斗模式,然后把痛感调到了最小。
      
      「任务发布:初次出阵」
      「初次出阵,作为刀剑付丧神,去战场上获得胜利吧」
      「战胜敌军」
      「任务奖励:御守·极*1,不知名糖果*100,储存权限兑换券*20」
      
      哇,奖励好多啊……
      
      总感觉很危险的样子,阿昭有点紧张。
      
      拿起本体刀,阿昭去了时空转换器那里,部队已经集结完毕了。
      
      阿昭一眼看去,有点噎住了。
      
      “小乌丸、大俱利伽罗、鸣狐、莺丸?还有一个是谁?”
      
      “是三日月吧,他估计还没穿好出阵服……”旁边来送小叔叔的短刀药研冷静分析情况,“而且,小乌桑,你的腰带好像没有系好……”
      
      阿昭:“……”
      
      啊!
      
      土拨鼠咆哮。
      
      这根绳子难道不是随便绑一下就好了吗?!
      
      而且,他突然看不懂审神者了,他身上难道有种老年人的气质吗?让他和这一群老年刀出阵……阿昭选择性的遗忘了那两位沉默的刀。
      
      嘛,算了,平常心平常心。
      
      “哈哈哈哈,大家都来了啊……走吧,出阵出阵!”
      
      金光闪过,一行六个人消失在原地,再次睁开眼睛,已经到了战场。
      
      战场是在郊外,很荒凉的地方,敌人在暗处……
      
      “呦西,侦查!”
      
      三日月作为队长,开始侦查。
      
      阿昭从到了战场之后感觉自己格外敏锐,耳边突然有风动——
      
      “嗖!”
      
      利箭擦着身体而过,阿昭额头上布满冷汗,是紧张出来的。
      
      “小心,在那边!”
      
      他面前突然出现了几个长的……很有特点的敌人。
      
      头戴斗笠,眼睛闪着红光或者蓝光,面目狰狞,看起来像是恶鬼,一身反派气质,总之不像好人,甚至根本不像是什么正常的长相。
      
      “有点丑……”
      
      大俱利伽罗看了一眼阿昭,在阿昭看过来的时候,默默的转开了脑袋。
      
      “不打算和你混熟。”
      
      阿昭:“……”
      
      嘛,平常心平常心。
      
      手起刀落刀光乍现,把眼前的敌人劈成两半,阿昭回头把目光投向了其他人那边。然后他发现,敌人不仅有长这样子的,还有空中飞的小骨龙,嘴里叼着短刀,看起来居然有点点可爱,还有地上爬的……
      
      粟田口的鸣狐沉默冷静的刺穿敌人。
      
      “呀呀,鸣狐要小心啊,这次的敌人很强大呢!”鸣狐的小狐狸呀呀的说着话,鸣狐本人只是淡淡的一个嗯。
      
      离得更远的地方,三日月和小乌丸、莺丸很快解决了敌人,没有受伤。
      
      “大家都没有受伤吧,去下一个地方,这次的任务是把存在于这个时代的时间溯行军消灭干净。”
      
      ……
      
      毫发无伤的阿昭跟着大家传送回本丸的时候,本丸的时间好像没过多久,出阵的老爷爷和不爱说话们都去泡汤池了,阿昭被三日月忽悠了两下,就迷迷糊糊的答应了。
      
      三日月真可怕。
      
      泡在汤池里的阿昭领取完奖励后,那股劲儿下去了,初次出阵的紧张散去,身体也放松下来,这样以来,他觉得自己有点困,但是水里的温度太让人沉迷,所以……完全不想动。
      
      三日月泡着泡着,突然发现身边没人了,雾气缭绕中,他沉默的伸手到水底,把开始冒泡泡的阿昭拉上来。
      
      看着阿昭的睡脸,三日月那双眼睛里,缓缓的浮现出来一股担忧。
      
      “醒醒?”
      
      他摇晃了一下手里的阿昭。
      
      阿昭没有醒。
      
      三日月想了想,把药研喊了过来,作为本丸里难的的赤脚医生,虽然无证行医但是也看不死刀,对于这种情况,只能让专业的来了。
      
      阿昭睡的无知无觉,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医生盯上了。
      
      “上次也是这样,睡着了就叫不醒了,除非他自己醒来。”三日月对医生诉说患者的病情。
      
      “上一次我们找到他,他在坑底下睡觉。”药研扶了扶眼镜,浑身上下闪耀着大魔王的气场。
      
      确实很奇怪啊……
      
      “不过,出阵什么的,战斗力没有影响……”三日月此时一点失智老人的感觉都没有,眉眼沉静,天下五剑的风采展现的淋漓尽致,“想必姬君能解决这个问题。”
      
      说完,他去找了审神者。
      
      阿昭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他睡了一觉,没有觉得神清气爽,反而一副精力严重不足的样子,像极了熬夜追剧的你。
      
      他坐起来。
      
      “咦?姬君怎么在这?还有药研、三日月……”
      
      一下子四双眼睛看过来,阿昭一下子清醒了:“还有长谷部,怎么了吗?”
      
      “你那里不舒服吗?从昨天下午一直睡到现在,怎么都叫不醒,检查也没什么问题。”长谷部端了一碗粥,“先吃点东西。”
      
      “啊,谢谢,我睡了那么久吗?”
      
      ‘这是怎么回事?’
      
      「为穿越时空积攒力量,所以会抽取你身体里的能量,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阿昭沉默了一下。
      
      他以为自己得什么绝症了。
      
      这该死的熟悉的感觉,他生病的那会经常这样,恍惚着就睡着了,怎么也叫不醒,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凉凉了。
      
      看着眼前的四个人,突然有点感动,他以前总是一个人在痛苦中陷入沉睡,然后一个人在空旷冷寂的房间里醒来,听着插在身体上各种仪器等滴答声、嘟嘟声,然后孤独的等着死亡的降临,父母有了新的小孩,不想太过难受,已经很久没有来看他了……
      
      “不用担心,不是什么大问题,过一段时间就好了。”阿昭把眼泪憋回去,笑着道。
      
      审神者沉默,药研沉默,三日月从阿昭醒来就没说话,长谷部也沉默了。
      
      大家都知道这不同寻常,尤其是小乌沉默了一下,强颜欢笑(?)眼底含泪……告诉大家不用担心,这下子,几个人都开始脑补了。
      
      “你先好好休息……”
      
      脸色难看的审神者抱着阿昭的乌鸦,和其他三人一起出去了。因为阿昭最近没什么精神,阿昭的乌鸦也变得蔫哒哒,能站着绝对不飞着,能卧着就绝对不站着,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阿昭:“……”总觉得她在想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我没事……”
      
      “我们知道,你会没事的。”药总气场现在有两米八。
      
      阿昭只好点点头:“嗯。”
      
      他还是很累,便从重新躺下,没过多久,又睡着了。
      
      长谷部端来的粥还在冒着热气,因为温度有点高,阿昭一口都没有吃……
      
      “估计是上任审神者做了什么,但是时政检查又没有什么问题,小乌殿的数据都在正常范围,除了失忆外,没有暗堕,没有损伤……”
      
      审神者百思不得其解,但是阿昭的异常就在那里摆着呢,睡了一天依然很累的样子,怎么看都不会是正常的,而且,她感觉到,小乌和她之间的契约正在慢慢减弱。
      
      “我再去找一下时政的人。”
      
      “会不会是符咒啊什么的……据说有些阴阳师会在神魂上施咒,这样的话,机器里的低等符咒确实检查不出来问题。”
      
      平安年间的老刀对阴阳术还有几分了解,提出了这样的猜想。
      
      “可恶!”前任审神者到底对小乌殿做了什么,才让他失去记忆后,还要遭受这样的事情……药研担忧的回头看了一眼,短刀的侦查自然让他发现了阿昭已经睡过去的事情。
      
      “这样睡下去很容易出问题。”长谷部摇摇头,“主殿先去问问时政,然后等消息吧,您也一晚上没睡了,去休息一下。”
      
      这件事大家都心有灵犀,没有告诉其他人之后一期察觉到了弟弟的不对劲,但是他贴心的没有问,这个弟弟是粟田口家的呢,格外靠谱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