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近侍 ...

  •   8
      但是他现在看出来了,那家伙根本不会为了自己是仿品这件事情感到难过,更好像是不在乎,难道失去记忆,就会放下一切过往,完全不在乎过去吗?
      
      髭切把探究的目光从阿昭脸上收回来,有些可惜。他看了一眼自家欧豆豆,欧豆豆嘴里嚼着团子,看上去,有点好欺负的样子。
      
      “呀,欧豆豆喜欢团子吗?”
      
      膝丸、膝丸不想说话。
      
      “好了,你别闹他……膝丸,还要吗?”阿昭又递给膝丸两个团子,膝丸吃东西的时候嘴巴一鼓一鼓,让阿昭忍不住想要投喂。
      
      审神者一脸黑线的看着眼前堪称诡异的一幕,她今天也看不懂这些刀子精呢。
      
      “谢谢小乌……阿尼甲也要吃吗?”天然黑弟弟丸有些为难,脑子里灵光一闪,把团子推给里阿尼甲。
      
      阿尼甲微微一笑:“我吃饱了。”
      
      阿昭有点遗憾的收回准备递给髭切的团子:“吃饱了那就没办法了,今天的团子很好吃呢。”
      
      “是吧,我也这样觉得,今天的团子是山姥切的作品呢。”戴着眼罩的烛台切拍了拍山姥切的肩膀,“完全没想到吧,这家伙给了大家一个惊喜呢。”
      
      大家的眼睛刷的一下子集中到了角落里披着白布到山姥切身上,阿昭看到被单下面的青年,脸一下子红了,整个人都呈现一种恍惚状态。
      
      “……”山姥切拉了拉自己的被单,“不要看我。”
      
      啊,糟糕,这个反应,总觉得有点熟悉呢,好像在哪里见过……阿昭已经完全忘记了他来的第一天晚上,把人家灌醉后扒了人家被单的事情了,那件事过去后,他忘了,山姥切也不好意思说,所以就这样过去了。
      ……
      
      第二天,新鲜出炉的近侍起床后先去手合场训练了一个小时,然后去了天守阁。
      
      早上,审神者起床还挺早,已经下发了今天的出阵和内番名单,阿昭要拿着这个去通知大家。
      
      “小乌殿只要拿着这个去通知大家去做就好了,这件事完了之后,还要一起去锻刀室迎接今天来的新人。”
      
      审神者把纸条交给阿昭,阿昭点点头,看来,做近侍也没什么难的。
      
      阿昭这样想。
      
      “今天内番的人如下:三日月宗近、压切长谷部,马当番;鹤丸国永、鸣狐,畑当番;秋田藤四郎、毛利藤四郎,手合番,厨房的话,就由药研藤四郎和歌仙兼定负责。
      
      接下来是出阵,地点是阿津贺志山,人选: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骨喰藤四郎、太郎太刀、山伏国广,队长是山姥切国广。”
      
      “大家有问题吗?”宣读完之后,阿昭收起那张纸,“没有问题就快去工作吧?”
      
      “啊哈哈哈哈,让老爷爷照顾马儿吗?”三日月摸了摸后脑勺,阿昭总觉得他有点心虚呢。
      
      和三日月一组的压切长谷部穿着运动衣:“照顾马?只要是主的愿望,我一定会达成!为了本丸,要好好照顾马!”
      
      “哈……哈哈。”
      
      阿昭看向其他人:“大家有问题吗?”
      
      鹤丸眼睛在布灵布灵的闪着光,阿昭有点不放心,对着粟田口的鸣狐道:“鸣狐殿要多注意鹤先生啊,可不要让他把田地挖穿了……”
      
      鸣狐没说话,只是点点头,趴在他肩膀上的小狐狸替鸣狐说道:“呀呀,鸣狐一定会看好鹤丸殿的,不会让他在田地里乱来的。”
      
      “那就好。”
      
      “请放心,我来领导小孩子,绝对没有问题。”绿头发的毛利藤四郎在阿昭看过来的一瞬间,把粉色头发的秋田拉过来,“那我们就去了。”
      
      出阵的队伍就可靠多了,本来都是些性格沉稳(?)办事可靠的刀,队长山姥切虽然嘴上一直说着‘对我这个仿品有什么期待’什么的,但是也算是身经百战,经验满满的付丧神了,而清光作为初始刀,即使喜欢撒娇,也是很可靠的。
      
      “那大家加油哦,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阿昭挥挥手,去了——锻刀室。
      
      今天要来个新人……啧,他也才来了三四天,就可以如此的说出新人这两个字,真是的……
      
      不过,会是谁呢?
      
      “啊……小乌你来了?这是今天刚来的新人,小乌丸,是平家的刀呢,我记得你也是平家的刀?你待会还有事,不如去喊一下一期殿,让他帮忙带新人转转?”开玩笑,她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让小乌带小乌丸去本丸转啊……本丸炸了!
      
      阿昭眨了一下眼睛:“诶?我是平家的刀吗?总觉得忘记了呢。”
      
      他虽然没有小乌的记忆,但是好歹身份特殊,是的,他觉得小乌的身份特殊,作为源氏重宝刀仿刀,他虽然不在意仿刀的身份,但是和本体相处,或多或少都让人有点在意,尤其是小乌之所以在源氏重宝刀上百上千仿刀中有了名姓,还是因为被本体切了一刀。
      
      这一点,阿昭突然感受到了小乌的悲哀。
      
      至于后来源氏用这把仿刀羞辱平家,才获得了小乌这样的名字……阿昭想,小乌在平家的身份也很尴尬,最后跟随平家人沉入深海……
      
      这些,都是任务系统科普的,所以阿昭对这些过往大概是知道的,不过,他不是小乌,他不在意,他想,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小乌也不要在意,还是那句话,有了人身之后,也就有了人心,作为刀剑,小乌不会为这些事情难过,不意味着他成为付丧神,不会为这些事情难过。
      
      听到这话,审神者也想起来小乌是失忆状态,心里也有点难过。
      
      “哈哈哈哈,开个玩笑嘛,我当然不会忘记这个啦,小乌丸殿就是新来的刀剑男子吗?我带他去熟悉熟悉本丸吧。”阿昭哈哈哈一笑,和某位记不住弟弟名字的哥哥一样,让审神者头大。
      
      “阿勒,是小乌啊……”小乌丸意味不明的说了这样一句,“为父很多年没有见过你了……”
      
      “这样啊,我没有之前的记忆,所以还请多多关照。”阿昭摆摆手,“那么,姬君有事的话先去忙吧,今天天气不错呢,要出去走走啊……”
      
      审神者回去写作业了。
      
      “吾乃现今制式的日本刀初出的年代诞生之剑。换言之相当于是这里所有刀剑的父亲喔。”小乌丸微笑。
      
      阿昭歪头看了一眼小乌丸,小乌丸身量偏小,说是太刀,化形却是一副童子样貌,身高才到阿昭的胸口,身材看上去纤细文弱,实在不像能打的。
      
      “还是不要以貌取人的好。”
      
      “啊,不好意思,现在我们去熟悉一下本丸吧,大家现在应该都起床了……”
      
      “你为什么会失去记忆?”小乌丸问,“刀剑化形会保留之前的记忆,还有我们守护历史的记忆。就算你沉没在海底,也不应该忘记……”
      
      “嗯……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我醒来就是被姬君召唤的场景,当时还吓了一跳呢……不过,已经忘了,那就忘了吧,既然来到了人世间,就要珍惜当下啊。”
      
      珍惜当下的阿昭带着新人参观本丸,两人一路上没有再说什么,但是他对本丸也不是很熟,转悠着转悠着,就把人带到了厨房。
      
      “呦,新人啊,我是药研藤四郎,还请多多关照。”
      
      “吾乃小乌丸……”
      
      药研诧异的看了一眼阿昭,惊讶于他们之间的名字那么像,不过转瞬就放下了这个念头,然后道:“那么小乌丸殿,有喜欢的食物吗?”
      
      这句话的难度堪比‘中午吃啥’,简直要逼死选择困难症,所以小乌丸想了想,看了一眼厨房的案板,又想了想。摇摇头,头上好像乌鸦翅膀的发型随之舞动,轻灵好看。
      
      “随便准备吧,他才来,还不到半个小时,什么都没吃过呢。”
      
      阿昭建议道。
      
      “抱歉,我没想到这个,那我们就去准备了。”药研眼镜上白光一闪,白大褂上好像都满满的是干劲。
      
      阿昭点头:“麻烦了,是要去万屋吗?”
      
      “是的,要和歌仙去买点食物,既然来了新人,多少要准备一下庆祝宴会需要的食物。”
      
      正说着呢,歌仙就进来了,紫色头发的打刀疑惑的看了一眼厨房多出来的人:“是来新人了吗?我是歌仙兼定,热爱风雅的文系名刀,请多多关照。”
      
      “是的,这是今天早上刚来本丸的小乌丸殿,我在带他熟悉本丸。”阿昭向歌仙介绍小乌丸。
      
      小乌丸注意力完全在万屋上,他高高的举起手:“万屋是哪里?”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万屋是采买东西的集市,他们要去买点食物。”阿昭解释道,“你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
      
      “不如一起去吧?”歌仙邀请道,“看看小乌殿有什么需要的东西,一起买回来?”
      
      这个建议很不错,阿昭点点头同意了。
      
      ……
      
      照看新人的任务被歌仙暂时接替了,阿昭思考了一下,发现,好像又没事做了。
      
      “没事可做的话,不如来喝茶?”清越的声音想起,阿昭不回头都知道这位是三日月。
      
      “三日月?!你不是不照顾马匹了吗?”近侍大人抓到了逃番的主力军,“怎么坐在这里喝茶?”
      
      “今天天气这么好,正适合喝茶呢。”
      
      阿昭觉得这个本丸没救了。
      
      “今天来新人了?”三日月居然在长谷部的监督下逃了番,果然不愧是老爷爷,厉害。
      
      “嗯……好无聊啊……”阿昭长叹一声,“好想找点事情做……”
      
      “那不如,帮老爷爷我去照顾马?”三日月又喝了一口茶,“说起来,作为近侍,不应该呆在天守阁吗?
      
      “虽然无聊,但是完全不想干活啊……而且,姬君在写作业,一个人呆着不是更无聊吗?”
      
      阿昭往下一躺,任由阳光照在他身上,模糊了光影。
      
      自从上一次问到小乌问题后就沉寂了的任务系统突然冒出头来,发布了任务——
      
      「任务发布:彼世」
      「任务开始倒计时:十天。」
      「任务说明:大道三千,一叶一菩提,一花一世界」
      
      阿昭看看着这三行字,发现他每个字都认识,连在一起就完全不懂了。
      
      ‘什么意思?’
      
      「去另一个世界」
      
      阿昭眨眨眼。
      
      哇哦。
      
      ‘能不去吗?’
      
      「不能」
      
      ‘什么样的世界?’
      
      「随机选取,还不清楚」
      
      这就很……
      
      算了,还有十天呢。
      
      ……
      
      阿昭、付丧神、做近侍的第一天,偷懒躺在檐廊下晒着太阳睡到了晚上,部队出阵回来后汇报战况找不到人,遂,被整个本丸掘地式寻找。
      
      最后被找到的时候,这家伙抱着三日月宗近的大腿睡的昏天黑地。
      
      阿昭:“……”
      
      三日月:“哈哈哈哈哈。”
      
      “我求求您了,您别笑了行吗?”阿昭面对主控刀长谷部凶巴巴的眼神,对着三日月无奈道,你没有看到长谷部后背的那一大片阴影吗?
      
      “哈哈哈哈哈哈。”三日月完全没有自己也被瞪了的觉悟,同样逃番逃了一下午的他,愣是让长谷部一个人做完了工作,“嘛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老爷爷被抱着,完全动不了呢。”
      
      阿昭脸红了,连脖子也红了,整个人好像熟透了的虾子,或者害羞了的山姥切(?)
      
      抱着三日月睡觉什么的,真是太糟糕了,难道说……慵懒老爷爷的气质这么容易传染的吗?!
      
      不过,看着第一部队的大家,阿昭……
      
      “非常抱歉!”
      
      阿昭九十度鞠躬道歉。
      
      本来不想睡觉的,只是想要呆一会晒晒太阳,没想到……可恶!
      
      都是太阳的锅。
      
      “果然是因为我是仿品吗?不愿意听……”
      
      “难道不是因为太阳太舒服了吗?这样的天气,就应该日日修行啊咔咔咔咔。”
      
      白发的骨喰藤四郎没说什么,站在哥哥旁边,看上去可靠极了。
      
      太郎太刀微微摇头:“既然人找到了就好。”
      
      “好了,反正今天也没什么大事,不如让小乌殿今天下午把工作做完再去吃饭?”审神者抱着阿昭的乌鸦,顺着长谷部的毛,“大家都累了,快去休息吧?”
      
      阿昭:“……”
      
      工作其实没有多少,只要把今天出阵拿到的资源统计一下,然后写一份报告。
      
      但是就是微妙的不爽。
      
      哼。
      
      最后,报告还是在长谷部的帮助下才写完,第一次写报告,阿昭根本写不出来。
      
      “谢谢长谷部殿,真是太感谢了!”
      
      “这种事情多练练就好了,为主分忧是我应该做的,下一次不要这样松懈了!”
      
      “是!我知道了,长谷部真可靠啊……”阿昭深了个懒腰,“还请多多关照啦。”
      
      突然被夸,长谷部结巴了一下,嘴里差点出来教育的话突然就被堵在了嗓子眼。半天不知道要说什么。
      
      “大家都好厉害啊……我什么时候才能去出阵啊……”
      
      说不期待是假的,也许还是被小乌影响了,作为刀剑付丧神,向往战场,向往战争是很正常的,作为刀,刀锋所指便是杀伐,刀刃所向便是生死。
      
      “迟早会去的,到时候可不要出乱子。”长谷部安慰了一下阿昭,“不要有压力,在本丸好好生活吧。”
      
      “啊,谢谢长谷部陪我做工作,晚安,我先走了。”阿昭站起来向长谷部道了晚安,然后回房间睡觉去了。
      
      ……
      
      离开天守阁,阿昭在本丸里转了两圈,心里还想着那个任务,不知不觉就多走了几步路,天色已经很晚了,今天白天是个好天气,万里乌云晴空袅袅,没想到到了晚上,反而阴云密布,而且……到了晚上太刀就看不太清楚路的设定是什么鬼,他觉得今天晚上走回房间有点悬。
      
      终于走回房间后,阿昭惊讶的发现,房间里灯亮着。
      
      他推门走进去,猝不及防看到药研藤四郎把米饭拿出来,放到他房间的桌子上。
      
      “小乌桑你回来了?今天晚上你没有吃晚饭,我拿过来给你,先吃一点吧,不吃饭晚上会饿。”
      
      “啊,太感谢了,真是麻烦你了。”
      
      “不麻烦,正好顺路,小乌殿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房间?”药研不经意的问。他听退退说,小乌殿昨天晚上在外面一个人偷偷哭(?)
      
      “这个嘛,因为在晚上看不清路,所以兜了好几个圈子才找到房间,本丸一到晚上,就跟迷宫似的,走来走去都好像来过似的……最后也不知道怎么走的,就突然一下子回来了。”
      
      药研:“……”
      
      这个理由真的是……
      
      “没想到药研居然会做饭……”
      
      阿昭看着短刀少年,有点感慨。
      
      “因为短刀是贴身刀,所以照顾人这件事,多少会一点,不过,我是在战场长大的,所以,风雅的事情一概不通呢。”药研虽然这样说,但是他和歌仙相处的挺好的。
      
      “很厉害嘛药研,我对之前的事情都记不清楚了,零星记得的,就是沉海之后的黑暗了,听审神者说,我是暗堕本丸里唯一幸存的刀,你知道这件事吗?”阿昭突然问。
      
      “这个我也不清楚,一期哥可能知道,当时剿灭暗堕本丸的时候,一期哥、长谷部、三日月、山姥切、还有清光和大和守他们去的,我们都不太清楚这里面的事情。至于其他的,只有大将知道了。”药研疑惑的道,“你想找回记忆吗?”
      
      “……也可以这么说,不过这种事情随缘就好,找不回来也没有什么。”
      
      药研沉默了一下,想到了自家因为大阪城被烧毁的兄弟们,骨喰、鲶尾,甚至是一期哥,都被失去记忆的事情困扰着,大家平时不说,但是还是很在意的,记忆……
      
      “说起来,暗堕是什么?”
      
      阿昭有些疑惑这一点。暗堕本丸,本丸还会暗堕吗?总觉得这种设定有点熟悉。
      
      “暗堕……”药研沉吟了一下,“就是在受到很大伤害后,心灵被仇恨和怨念所侵蚀,变成失去理智,无法控制自己,随意攻击周围一切事物的状态,很危险,也很……遗憾。”危险当然危险了,失去神志,变成只会遵循本能活动的行尸走肉,肯定危险,遗憾,也确实遗憾,没有人能对别人的苦难无动于衷,尤其是他是你的同类,所谓物伤其类可不是一句说说而已的话。
      
      “是这样啊……”
      
      阿昭点头,受到伤害会暗堕……
      
      虽然很不可置信,但是,人受了伤害会委屈,受到错待会难过,这些刀剑有了人心之后,情感上也有很明显的弱点,有弱点,会受伤是一定的。
      
      所以,只有不在乎,才不会受伤,只有不在意,才不会难过。
      
      “暗堕本丸,会崩溃付丧神的神格,付丧神即使是八百万神明之末,但是也是神明,神格崩塌,对神道来说,是一场灾难,所以,暗堕的付丧神要被清除掉。”
      
      “确实,让一杯水变脏,只要滴一滴墨进去,要让一滴墨水变干净……可太难了。”阿昭吃完了饭,收拾了一下碗筷,“还是要保护好自己啊……”
      
      “啊,是这样……天晚了,我也该回去了,碗筷我带走了。”药研接过阿昭递过来的碗筷,“你早点休息吧,记忆的事情急不来。”
      
      “真的太谢谢你了,我知道。”说着,给药研塞了几块糖。
      
      他上次在万屋光记得完成任务了,什么东西都没买,所以也没有什么东西用来感谢药研,好像身上唯一送的出去的,就是他任务奖励的糖果了。
      
      不知名糖果……味道挺好的其实。
      
      “路上小心……”
      
      ……
      
      药研回到粟田口的部屋,就看到一期站在门口。
      
      “一期哥,站在这里做什么?”
      
      “你回来了?”一期一振在等弟弟,虽然弟弟跟着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在魔王的影响下成长为非常可靠完全不需要照顾的短刀,但是弟弟就是弟弟,晚上来查房照例数了数弟弟的一期,发现弟弟少了一只,不放心,就在门口等着了。
      
      织田组的刀好像只有弟弟最靠谱?一期发散思维这样想着。看看主控成病长谷部、笼中困鸟宗三左文字、小酒鬼不动行光……
      
      “嗯,给小乌桑送了点吃的……一期哥,你有想要想起来点记忆吗?”
      
      一期一振没有想到药研会问他这个,他想了想,和药研一起坐在门口的台阶上。
      
      “有时候确实会想呢,不过,这种事情会很困扰吧,过去一片空白什么的,心里就会变得空洞,初来乍到,还会不安,不过,藤四郎们都是我的弟弟,和弟弟们在一起,创造新的回忆,迟早有一天会把心上的空洞填起来,即使我没有以前的记忆,但是我们创造的新的回忆,就是我的记忆……我是这样想的。药研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突然这样问。”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来了。”药研看着自己大哥温和的笑,不由得放轻松了心情,记忆是创造出来的,只要珍惜当下就好。
      
      药研回到部屋,挨个摸摸弟弟们,然后换上睡衣,躺在了自己的床铺里。
      
      完全不知道自己给短刀藤四郎造成了什么样的困扰,阿昭头挨到枕头,就睡着了,睡意来的太快比龙卷风还快,他根本就遭不住,刚打开的电影也就只看到个片名:《蜘蛛侠》
      
      在他熟睡的时候,任务系统的面板上,闪烁着一行字——充能中:10%。
      
      绿色的进度条在缓缓推进中,随后慢慢的隐藏起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