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迷雾 ...

  •   27
      阿昭带着谢礼,去了源氏兄弟的房间,谢礼是一堆糖果,用叠的纸盒装起来,然后系上蝴蝶结,打扮成礼盒的样子,反正很正式。
      
      当然,蝴蝶结是退退绑的,可爱的小短刀是动手小能手,小老虎身上的每一处饰品都是退退亲手做的。
      
      阿昭也不知道源氏兄弟喜欢不喜欢糖果,膝丸的话,喜欢吃甜团子,糖果的应该可以,髭切还真的不一定,行事作风完全是老爷爷嘛。
      
      不过,说起老爷爷,三日月的茶点可是非常非常甜的,他有一次见到髭切面不改色的吃完了好几个,所以应当是喜欢的吧?
      
      “哦呀,是小乌啊,有什么事情吗?”正巧在门口的膝丸看到阿昭,疑惑的问,“是找阿尼甲的吗?”
      
      阿昭点点头,温和的眼里有淡淡的笑意,每次看到膝丸,阿昭不由自主的就变得慈祥,大概是因为膝丸真的容易让人有一种傻弟弟需要被照顾的错觉吧。
      
      “是啊,髭切在吗?今天演练场的事情,我想谢谢他。”
      
      啥?膝丸觉得他幻听了。
      
      他居然听到小乌要给阿尼甲道谢?!
      
      难道不是来打架的?他记得,很久之前,因为哥哥从刀架上掉下来切断了小乌之后,小乌就没有这样和哥哥说过话了,每次说话不到一句就开始打架……
      
      “欧豆豆?”背后,髭切穿着内番服,抱臂看着阿昭,把疑惑的目光投向傻乎乎的弟弟,“怎么了吗?”
      
      “这个给你,谢谢你今天在演练场上帮了我,要不然我又要去修复池里躺一会了。”阿昭把礼品递过去,“一点小心意,不成敬意,还请收下。”
      
      欧豆豆看看阿尼甲,满脸的问号。
      
      倒是髭切,他看着阿昭微笑的唇角,平静而温和的双眼,那张和他很像的脸上,还带着几分青涩,却已经放下了过往的那些恩怨,他恍惚间突然觉得这样的小乌十分陌生,好像孩子在看不到的地方一下子长大了,变成了温柔而强大的大人。
      
      刀活在世间一千年,很多事情已经记不清了,他时常这样说,但是记不记得清,只有自己知道,不过,这会,他突然发现,自己或许真的记不清了,小乌,以前是什么样子的来着?这个小乌……他会劝膝丸不要担忧自己被取代,会给膝丸吃团子,会给自己取外号,习惯道歉道谢,不管是不是他的错,还有怎么激都不会生气的淡定从容,从来不在意仿品的身份……
      
      髭切眼神暗了暗。
      
      他伸手接过阿昭的小礼盒:“毕竟你要是折断在那里,就有点太丢人了……”
      
      阿昭:“……????”
      
      这个人怎么回事?平时也没有发现他这么不好相处啊?这话说的,压根没有办法接。
      
      “……总之,多谢照拂,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阿昭牵起五虎退的手,“还要送退退回去呢。”
      
      说罢,阿昭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背后,髭切的目光一直在阿昭身后逡巡,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才回到房间里,关上门,坐下来,小心的拉动了上面的蝴蝶结,拆开了盒子。
      
      盒子里,水晶一般晶莹剔透的糖果用半透明花花绿绿的糖纸包裹着,精致而巧妙的堆放在一起,赏心悦目。
      
      “诶?是糖果吗?”膝丸探出脑袋,看来一眼阿尼甲收到的谢礼,金色的眼睛里满满的好奇,“小乌的谢礼好像都是糖果啊,他这么喜欢吃糖吗?”
      
      反正膝丸已经在很多人手里,见过这些小小的糖果了。
      
      髭切:“……”
      
      突然不爽。
      
      ……
      
      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了,阿昭也更进一步的融入了本丸,时政对上次遇到检非违使的时空进行了排查,但是让人感到不安的是,没有遇到半点问题。
      
      但是,这已经是最大的问题了,检非违使不同于溯行军,它们有更强大的力量,对时空异常更敏锐而且不会引起时空排斥,如果,它们出现的太过频繁的话,对战局真的很不利。
      
      为了应对更强大的危机和挑战,这段时间,虽然没有办法出阵,但阿昭向审神者申请,去演练场‘熟悉’自己的刀法。审神者原本还有什么顾虑,不过,三日月和审神者说了什么,审神者就同意了。
      
      只是,阿昭总觉得三日月有点奇怪。
      
      大概因为是老爷爷吧……
      
      和年轻人有代沟了,就像是髭切和膝丸一样。
      
      阿·年轻人·昭这样想着,目光里充满了关怀。
      
      三日月:“???”
      
      不过,上次任务系统说‘系统故障’才导致同步率不受控制,这样对鬼话阿昭才不会相信呢,他再一次和小乌对上,同步率一瞬间突破四十后,任务系统才一边骂着笨蛋,一边说了原因。
      
      「笨蛋!你是笨蛋吗?!」
      
      「同步率升上去了,暗堕的气息就出来了,时政分分钟把你刀解了」
      
      「刀解了之后,你的意识就会消失的」
      
      ‘说别人笨蛋的,自己才是笨蛋好吗?!’
      
      ‘而且,谁让你不告诉我,我看上去很好骗吗?’
      
      ‘和别人相处,难道不是要坦诚吗?’
      
      任务系统一瞬间很想承认,这家伙就是好骗,但是吧,他看了一眼自己放在腿上,布满裂痕的刀刃,还是承认了是自己的错。
      
      不过,就是不爽啊!
      
      最后,阿昭也什么都没有问出来,自己生了半天气,结果——
      
      「任务触发:本丸游」
      「任务说明:听说散心会让人类心情好起来,任务者阿昭非常生气,心情低落,所以,请绕着本丸转一圈,看看风景,放松心情」
      「任务时限:今晚」
      「任务奖励:异世界游乐场门票一张」
      
      阿昭:“……”
      
      哼。
      
      这么点奖励……
      
      这种被当小孩儿哄的感觉让阿昭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笑,心里的闷气莫名就消散了几分。
      
      夜晚,阿昭手里抱着一个金色的刀装,在柔柔的金光中,出了门。说起来,太刀夜晚真的看不清楚环境呢,还是抱个刀装好一点,当手电筒用……
      
      刨去之前不熟悉环境在本丸夜里迷路的那次,阿昭几乎没有在夜里出来过,晴朗的夜色下,月光依然很美,阿昭看着月亮,坐到了屋脊上。
      
      一个很适合看月亮的角度。
      
      “哇~”一声大喝从身后传来,阿昭动也没有动,唯独缩小的瞳孔象征着他收到了惊吓。
      
      “鹤先生……”缓和了一下情绪,阿昭回头,无奈的看着好似比月光更白的鹤丸,“大半夜不睡觉,出来吓人真的好吗?不怕吓到小短刀,被一期江雪他们拉去手合吗?”
      
      鹤丸哈哈一笑,声音清越:“抱歉抱歉,吓到了吗?哈哈哈,要不我给你吓回来?”
      
      阿昭:“……”
      
      “那么你呢,大半夜不睡觉出来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整天呆在本丸里,觉得无聊了。”阿昭双手托着下巴,“说起来,我还没有去远征过呢,远征好玩吗?”
      
      鹤丸想了一下,审神者觉得他太闹腾,经常让他出去远征,远征的话,比出阵安全,而且可以见识各种各样的风土人情,在历史的节点里,感受时间的魅力。
      
      确实挺好玩的。
      
      “小乌想去远征吗?那我们明天去向主君申请吧?”
      
      “诶?可以吗?”阿昭纠结的问,“这样会不会不好啊,毕竟姬君看起来不想让我离开本丸……”
      
      “确实有可能呢,不过,还是要试一试的不是吗?”鹤丸拍拍阿昭的肩膀,把阿昭差点拍趴下,“刀就是要上战场的,老是呆在本丸里,会无聊死的。”
      
      阿昭点点头认同了鹤丸的看法,他最近追完了钢铁侠系列的漫画和动漫,不能出去,实在无聊透了。阿昭之前想过,身体好了,一定要去世界各地浪,他对外面的世界,比对手机感兴趣的多。
      
      两人一起商量了一下如何和审神者申请的事情,就好像学生在找借口请假出去玩一样,狗狗祟祟。
      
      第二天,阿昭起床后就去找了鹤丸,两人眉来眼去交流了一番,看的和鹤丸住在一起的烛台切开始警惕的检查食物有没有被动手脚,反正就是把昨天和任务系统生气的事情已经完全忘记了,开始跃跃欲试,去外面玩了。
      
      审神者被阿昭一金一银的眼睛盯着,艰难的想着如何拒绝,她被阿昭上一次突然断掉契约给吓到了,所以,近期不打算让阿昭出阵和远征,也幸亏演练场是有符咒保护的。
      
      “我知道您担心我,但是我们的任务不就是保护历史吗?如果就这样呆在本丸里,不就是失去了价值吗?失去价值的刀,存在的意义是什么?”阿昭开始了忽悠,“我更希望在战场上战斗,当然,为了您。”
      
      “嘛,不放心的话,带上我呗,交给我,你就放一百个心吧。”鹤丸揽过阿昭的肩膀,活泼的表情怼到审神者的面前,“这次就去比较安全的地方吧?”
      
      “是呀,安全一点总不会出什么岔子,更何况,大家一起去呢……”阿昭敛下目光,“我只是……”
      
      “好,我同意了!”
      
      审神者点头,她看到小乌殿流露出那样落寞的表情,突然想到了之前的清剿报告里写着,原来的本丸,出了小乌一振刀外,没有其他刀活物,被困囚在时间的隙罅里,不清楚有多久,这样的话,小乌一定很向往外面的世界,她不该因为担心,就不让他离开本丸……
      
      阿昭听到这句话,心底偷偷比了个耶。
      
      「不生气了?我可以直接带你走的」
      
      ‘哼’
      
      他很开心,眼底的喜悦让审神者更是愧疚。但是开心的阿昭完全没有注意到审神者的神情。
      
      鹤丸倒是注意到了,他脑瓜子一转,就知道审神者为什么这样,看着眼前傻开心的阿昭,鹤丸决定,要给阿昭带来更多的惊喜(吓)。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对不起,但是还差一千多,算了,往后多加加)感谢在2020-08-16 21:46:04~2020-08-17 21:38: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破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