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纠结 ...

  •   26
      遇强则强,他才有进步的空间,而且,和‘自己’对练,才能更好的发现自己的不足之处。就好比对着镜子一样,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缺点和不足之处,自然也逃不过。
      
      对方好像有一种‘狂暴’的buff,一击不竟,气势更盛,挥刀也一刀比一刀快。阿昭一时被带着走了,只能格挡。
      
      短时间内被攻击多次,阿昭感觉手被震的发麻。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了,他手中刀刃方向一转,别开了对方的刀,顺着刃身,往小乌持刀的手腕而去——他刀目的很简单,打断对方的进攻节奏。
      
      要不然这层层叠叠的招式连起来,狂风暴雨一般,根本没有反击放机会,就会被耗死。
      
      被层层刀光包围的阿昭调整了攻击的节奏,从对方攻击的节奏里退出来,不被对方带着走。
      
      ‘小乌干嘛老喜欢和髭切打架?’
      
      「……大概是髭切看着就很烦?」任务系统犹豫了一下,不确定的展示出这样一行字。
      
      阿昭哽了一下,目光捎带着看了一眼髭切,髭切帮着膝丸对付对面的山姥切,兄弟两人不愧是两振一具的源氏重宝,配合的紧密无间,已经占了上风。
      
      “必杀!”小乌断喝一声,一道刀光如闪电,瞬息而至。皮肤被刀气刺激,霎时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阿昭又想起了那天被枪口瞄准时,那种让人颤栗的感觉。
      
      这就是杀意吗?
      
      阿昭迅速后退,刚才那一眼他居然走神了……被人家抓住机会使出了必杀技。
      
      “……”阿昭左肩被砍中,风衣和衬衫破裂,露出大片胸膛,他微微皱眉,虽然他是右手握刀,这点伤不至于让他失去战斗力,但是……他真的快要压不住他和小乌本身之间的同步率了,要压住同步率,他就要关掉战斗模式,关掉战斗模式,这么大的伤口,肯定疼的要死,这一点是一定会影响他的行动的。
      
      “给我退后!”
      
      阿昭用力把小乌逼退回去。
      
      「要是在这里压不住同步率,我们就凉了」任务系统一闪一闪,字里行间全是担忧,它根本没想到,同步率……或者说,神格……这个时候会因为遇到相同的气息而开始活跃。
      
      ‘回去好好给我解释!’
      
      阿昭没有纠结这个问题,等回头好好算账。
      
      对面的小乌后退几步,声音里待着点狂气:“怎么了?不下杀手可不行,乌鸦可不是这样的风格。”
      
      说罢,手中刀刃挥起,头微往左偏了偏,眼底,全是挑衅。
      
      这家伙……完完全全和阿昭是相反的性子。
      
      阿昭乖乖仔一个,性格温和包容,从来没有做过挑衅别人的事情。
      
      对面的小乌微微一笑,手起,刀动!杀机四溢!
      
      “噌!”
      
      一道雪亮的寒刃擦着他耳旁飞过,白色的军装下摆晃过眼,阿昭被一把巨力推离了小乌的攻击范围。
      
      “战斗的时候走神,可是会死的哦。”髭切的声音依旧是那种软乎乎的声线,说出来的话却和声线半点不符,“就算是队友,也不代表你可以抢我的猎物……”
      
      阿昭:“……”
      
      一句谢谢就突然卡在喉咙里。
      
      有点不爽是怎么回事?
      
      “髭切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这么想当我的敌人吗?!”阿昭听到小乌有几分暴躁的话,嘴角抽了抽,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尼甲!我来了!”弟弟丸迅速的跟上去,帮着哥哥对付对面的敌人,这可是战斗,不是手合,所以一对一什么的,压根不重要。
      
      “膝丸!你一边去,这是我和你哥哥之间的事……”
      
      阿昭:“……”后背一凉,好像知道了一些不该他知道的事情。
      
      ……
      
      回到本丸后,作为队长,药研藤四郎要去汇报情况,所以连出阵服都没有换下来,就去了天守阁。从手入室出来,阿昭看到山坡上那棵樱花树,心头微动,就走过去,找了一块阴凉的地方,打算偷懒。
      
      嘛,报告什么的,也不用你写啊……
      
      阿昭纠结了许久。
      
      到底要不要去和髭切道谢呢?毕竟他抢了人家的对手,破坏了髭切和小乌之间的……呃,不是,最后,还是髭切帮忙拦下了小乌,不然他肯定就不是受那么一点伤就轻松回来的了。
      
      但是,一想到自己也是小乌,就担心这样去道歉,会不会堕了小乌的名头,小乌看起来,可不是那样好说话的样子,尤其是在髭切面前,想必是不可能说谢谢之类的话……
      
      啊啊啊!
      
      烦。
      
      要是他去道谢了,审神者估计认为他脑袋坏掉了!
      
      #如何在本丸里维持人设#
      
      #人设崩了之后如何重新建立#
      
      ‘现在该说说了,为什么同步率压不下去?’
      
      「系统故障,正在排查」任务系统里,黑眼睛无奈一笑,找了个蹩脚的借口。
      
      ‘???故障?’阿昭明摆着不相信。
      
      「可能是遇到小乌,被对方刺激到了」
      
      ‘可是之前在万屋遇到都没事’
      
      「你们那会又没交手,你知道小乌开始打架的时候是那个样子的吗?」
      
      ……这倒也是。
      
      阿昭往后一躺,头顶上,樱花树的樱花花瓣纷纷扬扬,在晴空下飞舞着,落了他一头,微风拂过,颇有几分岁月静好的样子。
      
      这样安静而美好的场景,在阿昭金银双色的眼瞳里,映出一片天空。
      
      “小乌先生有什么烦恼吗?”
      
      退退给阿昭送乌鸦来了,看到阿昭皱着眉,愁眉不展的样子,担忧的问,“是伤口疼了吗?”
      
      “没有……唉……”
      
      阿昭叹了口气,把乌鸦抱在怀里揉了几把。
      
      “你这个家伙,每次都自己跑掉,那天被人抓去当鸽子炖了怎么办?”然后转头掏出几颗糖,给退退,“谢谢退酱帮忙照顾这家伙,不然啊,这家伙就变成没人要的野鸽子了。”
      
      野鸽子嘎嘎两声,啄了啄阿昭的脑壳。
      
      “小乌鸦很乖的……”五虎退抱住野鸽子,“小乌鸦,乖……”
      
      “你呀,别太惯着他了,看他都胖成什么样子了。”阿昭瞪了一眼乌鸦,让它乖一点。
      
      “小乌、在想什么呢?”五虎退头上顶了一只小老虎,“是在想演练场的事情吗?”
      
      阿昭摸了摸五虎退的小脑袋,心里的那点点纠结,瞬间就被他放下了。纠结那些事,不如和小可爱们好好相处……被毛茸茸包围的阿昭抱起一只小老虎,把脑袋深深的埋进那片毛毛里,幸福的舒了一口气,然后被小老虎来了爱的一爪子。
      
      “是啊,有些纠结。”阿昭一金一银的眼睛里,一片澄净。
      
      心里那点毛茸茸的小心思,也被他按下去了,道谢当然要道,他就算是顶着小乌的壳子,但是他是阿昭啊,昭者,日明也,光明为昭,显著为昭。
      
      要是因为一些面子啊什么的问题就不去道谢……
      
      反正阿昭做不出来那样的事情。
      
      小老虎挣扎着,奶声奶气的被吸猫狂魔差点rua 秃。
      
      “阿诺……小、小乌先生?”五虎退抱着一只老虎,有点无措的看着头上冒着樱花花瓣的阿昭,“小虎给你添麻烦了……”
      
      #请注意你的行为#
      
      这孩子太害羞了,老是担忧给别人带来麻烦。
      
      “不,谢谢你的老虎……我想通了。”
      
      “什么?”
      
      “啊,一些小事……”阿昭把自己的纠结给退退提了一下,然后说了自己的决定,“所以,还是要去道谢啊……”
      
      五虎退眨吧着栗色的眼睛:“确实是应该这样呢,一期哥曾经说过,每个五虎退都和别的五虎退不一样,虽然受到作为刀剑时的影响,但是之后所处的环境不一样,所塑造出来的个体也就不一样……所以我想,小乌和其他本丸的小乌也是不一样的。而且,对别人道谢是最基本的礼仪。”
      
      五虎退一脸一期哥说的对的表情,脸上那几颗小雀斑可可爱爱,让阿昭轻轻笑出声。
      
      “是啊……所以,退退等会和我一起去好吗?”
      
      “当然可以。”五虎退点头。
      
      这边商量好了待会而去道歉,天守阁,药研无奈的看着审神者满脸八卦的样子,开始头疼。
      
      “这次任务圆满完成,没有中伤情况,小乌受到了轻伤,已经接受治疗了,这是战况。”药研把报告放到审神者的桌面上,“大将,请不要八卦。”
      
      审神者:“……药研~”
      
      “好吧。”药研妥协,想了想,然后——
      
      “小乌殿和别的本丸的小乌确实不一样,但是其实也可以理解的吧?”药研点点纸张,暗示审神者看报告,“毕竟遇到了那样的事情,性格有变化很正常。”
      
      “……也是,不过,这变化也太大了……”审神者摸头,“所以问题还是在于小乌殿忘记了什么吧!”
      
      “要搞清楚这些,就要知道原来的本丸里发生了什么,总感觉小乌对待髭切的态度也有点……像是一期哥对待我们一样。”药研吐槽,小乌看髭切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小孩子一样,怜爱而包容(?)
      
      审神者有点一言难尽。
      
      “想象不出来。”
      
      “啊,是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去医院,然后早上出门,下午才排到队QAQ,昨天的明天补上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