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谢明瑶要见檀冰,当然不是真的想让对方处置她,在她看来,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真的有资格处置她。
      
      之所以要见他,不过是为了寻找出路罢了,眼下她能拖一时是一时,檀冰在苏芷汐那本毫无逻辑的书里算是战力天花板,同样的,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身为昆仑道宗的道尊,他本身却是个妖,还是一只兔子精。
      
      直到她没耐心看下去的时候,他的真实身份也没被书里的任何人知道。
      
      这是个可以利用的秘密。
      
      清辉长老当然不会直接答应谢明瑶,事实上,他就算想答应也没有权利,那可是道尊,地位凌驾于宗主之上,是修真界所有修道之人心目中的神,他自己都很少有机会见到檀冰,更从不敢做直呼他的名讳,倒是谢明瑶……
      
      阴晴不定地盯着牢里魔气四溢的姑娘看了许久,清辉长老护着众人离开。
      
      谢明瑶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斜靠着墙壁散漫地目送他们。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那一直站在苏芷汐身边,好似对方忠实拥护者的小师兄最后回头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怪异,一点都像是那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
      
      仔细想想,原书里这孩子好像叫……云听?
      
      他虽然外貌年少,但其实已经修炼了二十几年,只比谢明瑶晚入门一年。
      
      在苏芷汐没来的那段日子,他们关系其实不错,年长的师兄出于避嫌,在谢明瑶真的上溶雪宫之前都尽量保持距离,但云听年少,不必在意那样多,他们常常一起修炼一起用膳。
      
      在谢明瑶对原书不多的了解里,书里的“她”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小师弟,但既然是苏芷汐找人写的书,就绝不会让她快活多久。
      
      苏芷汐这个女主角一出现,云听就开始疼爱起“小师妹”了,小师姐变得可有可无,备受冷落,很长一段时间,云听与苏芷汐出双入对,而谢明瑶只能待在阴暗的角落里看着。
      
      想到这些,谢明瑶缓缓坐到冰冷的地面上,拉了拉外衫低笑出声。
      
      在现实里,苏家是样样不如谢家,两家算是世交,她从小优秀,是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苏家为了和谢家搞好关系,没少让苏芷汐来抱谢明瑶大腿,给她当小跟班。
      
      后来苏家抱大腿成功,拿到不少商务资源,在圈子里有了一席之地,苏芷汐就开始膨胀了,明里暗里给她使绊子,带着人对她冷嘲热讽。
      
      谢明瑶第一次仔细回想,苏芷汐变成这样的契机,真的只是因为家里有钱了,可以扬眉吐气了吗?
      
      也不完全是,如果只是因为这样,苏家真的还不够有钱,至少在谢家眼里完全不够看,真的激怒了谢明瑶,叫苏家破产都只是时间问题。
      
      好像是因为……她喜欢的人,全都喜欢上了她?
      
      每个苏芷汐暗暗动心的男人,到最后好像都会爱上谢明瑶。
      
      有好几次苏芷汐都碰上他们对她表白,还记得曾有人告诉过她,苏芷汐去找过其中一个,告诉对方谢明瑶在感情上多么恶劣,就算答应和对方在一起也只是玩玩,要不了多久就会分手,她就是个渣女,根本不值得他们喜欢。
      
      当时那人是怎么说的?
      
      哦对了,那人说:她哪里渣了?是我自己贱好不好。
      
      苏芷汐:……
      
      反正现实里,苏家没谢家有钱,苏芷汐就要谢明瑶在书里出身贫贱,干脆成了乞丐。
      
      现实里,苏芷汐喜欢的人都喜欢谢明瑶,她就要谢明瑶在书里喜欢的人全都喜欢她。
      
      不管是大师兄还是小师弟,亦或是以后会遇见的所有情缘,甚至是无人之巅上的道尊檀冰,她都要谢明瑶求而不得,受尽煎熬苦楚,全都给反过来!爽就完事儿了!
      
      她是真的恨她。
      
      谢明瑶能忍这事儿吗?当然不能,她压根不是个会忍的性子,有仇一般当场就报了,唯独一次打算等天亮再去解决,还穿书了。
      
      穿书也没关系,总会找到回去的办法的,在回去处理真正的苏芷汐之前,她得先解决书里这个万千宠爱集一身的苏芷汐,毕竟按照剧情,她这个女主可是要虐她这个恶毒女配到死。
      
      要让她乞丐出身,一辈子煎熬苦楚?
      
      要让她爱而不得,永远遭人嫌弃?
      
      做梦吧。
      
      此时此刻,昆仑道宗宗主所在的永元宫。
      
      “情况便是如此。”清辉长老面带忧色,“谢明瑶毕竟是空灵根,哪怕如今灵根半毁依然有无限可能,而且……若她真的舍弃一切堕入鬼道或魔道,昆仑的仙牢恐怕关不了她多久。”
      
      宗主扶微道长盘膝坐在蒲团上,微微颦眉:“你亲眼瞧见了?她的魔气那样厉害?”
      
      清辉长老表情凝重:“她心思扭曲,满腹怨气,这怨气给了她力量,身上魔气最强的时候,连我都有些不太是对手。”
      
      “竟会如此?”扶微道长叹息道,“当初你们带她回来,看着是那样一个胆小单纯的姑娘,怎么就变成了今日这副模样。”
      
      清辉道长想到谢明瑶口中对昆仑的指责,本想说她只是自己善妒才走火入魔,可话到了嘴边又有点说不出口。
      
      到底是他们做主带她回来的,又执意换下了她,让她在昆仑位置尴尬,如今这般……
      
      “总之,谢明瑶不能久留。”清辉长老咬牙狠心道,“她本就入了魔,昆仑世代以降妖除魔为己任,趁她还未成长到不可控的地步,杀了她,毁了她的道行和魂魄,让她无法为祸人间,这才是现在最紧要的事。”
      
      若是谢明瑶还没入魔,只是毁了灵根做了错事,昆仑还不好要她的命,最后给她的处置大概是废除修为逐出昆仑。
      
      她一个灵根被毁修为浅薄的女子,顶着被昆仑逐出的名头,在外也是活不下去的。
      
      如今她入了魔,甚至连昆仑都出不去了,斩妖除魔斩妖除魔,斩的是妖,除的是魔,要将谢明瑶扼杀在摇篮里,昆仑算是师出有名。
      
      但这……着实有些太残忍了。
      
      毕竟是他们先带回了谢明瑶,后面未曾安置好她才令她变成如今这样,虽然更多是因为她心胸狭隘入了魔障,但他们多多少少还是有责任的。
      
      扶微道长想到这里正要说话,便听弟子在外禀报:“宗主,清辉长老,大师兄醒了。”
      
      “哦?元晏醒了?本座去看看。”
      
      元晏是昆仑这一代最有前途的弟子,是扶微道长当做下一代宗主培养的,他为了救苏芷汐受伤,被谢明瑶的设计牵连,这是扶微道长心底最介意的事。
      
      “女子果然都是祸患,早先便不该允了这二人进昆仑。”
      
      见到终于醒来十分虚弱的元晏时,扶微道长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句。
      
      元晏脸色苍白,只着中衣,身形十分瘦削单薄,听闻师尊的话,元晏笑了一下说:“师尊,此事也不应都怪两位师妹……”
      
      “你还要为她们求情?你就是太仁善。”扶微道长坐到床榻边替他检查经脉,见终于接好了才舒了口气,“你好好休养,最近什么都不要管,一切交给为师。”
      
      元晏面目清和,一双杏眸似含秋水,盈透而明亮。
      
      “苏师妹可好?”
      
      “她很好,一点伤都没受。”
      
      “那便好。”元晏点点头,过了一会又低声问,“那谢师妹呢?”
      
      回答他的是清辉长老:“她自食恶果,灵根被毁身染魔气,如今正被关在仙牢,我与你师尊商议,想要将她正法,你也算被她所害,对这结果可满意?”
      
      在见到重伤的元晏之前,扶微道长对这个处理方式还有些犹豫,但见到元晏如此,他也没什么异议了。
      
      不过他也不仅厌恶谢明瑶,同样对苏芷汐印象变差,说到底这事儿是因她二人而起,苏芷汐哪怕是受害者,也不能完全置身事外。
      
      还是那句老话,都是坏女人,没有她们之前昆仑多平静?
      
      “清辉长老,这会不会太过了?”哪知元晏竟还想为谢明瑶求情,“谢师妹也只是一时想不开,好好教导她,她会回头的。”
      
      扶微道长皱起眉:“清辉,告诉他谢明瑶在仙牢里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于是清辉长老把仙牢里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元晏。
      
      元晏微微怔忪,明眸低垂良久,手抓着丝被道:“可到底是我们带她入昆仑,那日在街上寻到她的便是弟子本人,若她就这么……被处置,弟子什么都不做的话……恐怕……”
      
      恐怕会生心魔。
      
      努力过才不会有遗憾,没试过便直接处死她,元晏做不到。
      
      “师尊。”元晏拉住扶微道长的手,“或许真的能让她见见道尊?若见到道尊她便醒悟了呢?我们修道之人虽要斩妖除魔,可也要救死扶伤,让她活着赎罪,积德行善,难道不比徒增杀孽好吗?”
      
      “这……”扶微道长困扰了,“她要见的可是道尊,哪怕是为师也不好去打扰道尊的。”
      
      “谢师妹曾差点就做了道尊的弟子,或许道尊会愿意见她。”
      
      “也罢。”扶微道长叹息,“为师便去试一试,至于见不见,还是要看道尊。”
      
      无人之巅上,溶雪宫外,苏芷汐正清扫落叶。
      
      崖下阵法波动,她立刻走过去,听见扶微道长道:“小道扶微,求见道尊。”
      
      扶微道长怎会来?难不成是为了谢明瑶的事?
      
      他们该不会真的要让谢明瑶见师尊吧?
      
      苏芷汐握紧了手中的笤帚。
      
      “进。”
      
      一道冰冷彻骨的声音响起,惊得苏芷汐手中笤帚落地,发出轻微响声。
      
      苏芷汐心头一跳,很快听溶雪宫里那个不染尘埃的清冷声音淡淡道:“退下。”
      
      扫地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好,师尊一定觉得她很没用吧。
      
      苏芷汐羞耻地捡起笤帚,侧身退到一边,给扶微道长让路。
      
      扶微道长目不斜视地走过,苏芷汐感觉到对方她的不喜,有些奇怪,但一直低着头不敢乱动。
      
      溶雪宫内,扶微道长走到一面雪色的轻纱帐前便停下脚步,隔着纱帘,他能依稀看到里面端坐在雪玉冰椅上的道尊,道尊于昆仑,是通神通道的存在,他终年守着最接近天道的溶雪宫,不能婚配,更不能随意离宫。若说这世上有谁是最纯洁的,那一定是他们的道尊。
      
      溶雪宫终年清寂,苏芷汐还是千岁之后,唯一可以在溶雪宫常伴道尊的人。
      
      那个位置,本该属于谢明瑶。
      
      扶微道长抿了抿唇,声音低而恭敬地将来意道明。
      
      说完之后他等了许久都等不到回应,心知机会不大,那谢明瑶看来是必死无疑了。
      
      到了真的要杀谢明瑶的时候,扶微道长还是有些不落忍,他是修道之人,能教出元晏那般弟子,心底自然也是仁善的。
      
      可谢明瑶入了魔,还那般口出狂言,若不处置她……
      
      面前的白绸轻纱突然波动了一下,扶微道长惊讶望去,泛着寒光薄如蝉翼的半透明剑尖从轻纱中穿过,剑刃刺目的寒光令扶微道长都情不自禁地闪躲低头。
      
      剑刃轻侧,缓缓拨开白绸,那个一直很遥远的声音拉近了些许,好像干冰一样,雾霭氤氲,美得虚幻,神秘莫测。
      
      他说——
      
      “带她来。”

  •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哒大家
    (回复上一章小可爱的担心:放心好了,男主毕竟是男主,地位在那儿的,戏份满满,基本上是一直在线,我一般不会让男主连续几章离线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