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睡梦中,谢明瑶觉得又冷又疼,她努力想睁开眼,却只能眯起一条细细的缝。

      缝隙里一片漆黑,什么都瞧不见,耳边还有呼啸而过的风。

      这是在做梦吗?可这梦也太真实了些,身上的痛感她这辈子都没体验过,她还想再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却已经支撑不住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昏迷了多久,一盆冰冷的水泼在脸上,谢明瑶被激得醒来,发现周围已经亮起来了。

      她还是很疼很冷,衣裳都在滴水,整个身子都微微战栗。

      “谢明瑶,你可知罪?”

      有人在说话,声线陌生,谢明瑶颤颤巍巍地抹去脸上的水抬眸望去,看见了数根漆黑的牢柱,牢柱周围贴满了泛着金光的符箓。

      这是什么情况?

      “别以为什么都不说就能逃过惩罚,若不是你与魔修勾结害得芷汐师妹被掳走,大师兄也不必冒险前去营救,以至如今还重伤在床,这些事我们全都是证人,你再狡辩也没用。”

      有个稍显稚嫩的少年音传来,谢明瑶转眸望去,视线终于清晰,见是个粉雕玉琢的男孩,约莫也就十二三岁,穿着蓝白色的道袍,腰封与衣领处都用银线绣着精致的太极两仪。

      她不认识这孩子。

      再看看他旁边,还站着四五人,他们都穿着样式相似的道袍,最前面中年男子白面续须,也是最开始问她是否知罪的人。

      他面容英挺严肃,盯着她的眼神极为锐利,她不过打量他片刻,便觉眼睛刺痛,不得不转开。

      谢明瑶缓缓爬起来靠到身后的墙上,地面冰冷潮湿,身上疼得不行,还满是血腥味,眼前种种让她心中有了一个猜测——她莫名其妙变成了别人。

      传说中的穿越?

      不过……

      视线落在那中年男子身后,那张熟悉的脸令她脱口道出对方的名字:“苏芷汐?”

      名唤苏芷汐的姑娘面容素雅美丽,回应她的语气冷淡孤高,与她凄惨的处境对比鲜明。

      “谢师姐,事已至此,你还是认清现实痛快认错得好,看在同门一场的份上,我会替你向宗主求情,或许还能留你一命。”

      谢明瑶还没说什么,先前那少年便道:“芷汐师妹怎么还要为她求情?她做了那么多坏事,还想要你的命,如今又入了魔,这样的祸害断断不能留,理应立刻处死,以绝后患。”

      “等等。”谢明瑶打断少年的话,漫不经心地问,“这位小兄弟,你前面站着的是死人吗?”

      少年一怔,飞快地瞟了一眼身前的中年男子,涨红了脸道:“你放肆,竟敢冒犯清辉长老?”

      哦,原来那人是清辉长老,谢明瑶细细环视周围,看来她这不单单是穿越,还是穿书,还好死不死穿进了死对头找枪手写来恶心她的一本书。

      昨晚闲的无聊,她拆开了死对头寄来的“生日礼物”,想看看她这次又打算作什么妖,当个解闷儿的乐子。

      对方也没令她失望,还真是独特啊,竟然找人写了本书,拿她的名字做恶毒女配,自己做玛丽苏女主,在小说世界里好好践踏了她一回。

      谢明瑶一点都不生气,毕竟苏芷汐家世不如她,模样也不如她,被她压了二十几年,也只能在虚构的世界里找找场子了。

      但看自己的名字被写得那么恶毒无脑,多少还是有点恶心。

      她没看多少就放下了,打算明天醒了再解决这件事,谁能想到竟然穿书了。

      扫了扫清辉长老冷肃不悦的脸,谢明瑶忍着身上的疼慢慢道:“我说错了吗?如果站在你前面的不是死人,怎会容忍你们两个晚辈在这里大呼小叫一唱一和,甚至还要代他定了我的死罪?要说谁冒犯了他,也是你们二位吧。”

      她牵起嘴角笑了笑,布满血污的脸本狼狈不堪,却因这个散漫淡然的笑而漫起了珠玑光辉。

      整个昏暗的牢室仿佛都被点亮,她脆弱的样子充满破碎感,有种凌虐血腥的美。

      少年呆呆地望着她,既慌张又惊诧,慌张是意识到自己方才似乎真的因一时激动僭越了,惊诧是不过归宗几日未见,谢明瑶变得好陌生,她以前从不这样说话,难道是因为入了魔?

      苏芷汐轻轻握住少年的手臂,温声安抚道:“小师兄别担心,清辉长老不会因旁人几句挑唆便误会你我的。”

      清辉长老的确不会误会他们,还很失望谢明瑶到了这个时候仍然态度恶劣,不知悔改。

      他冷声说:“你如今这副样子,真是愧对昆仑对你的教导。”

      谢明瑶歪了歪头:“愧对昆仑对我的教导?我倒是很想问问清辉长老,昆仑教导了我什么?”

      她虽然没看完那本书,但从已知的剧情里就能看出昆仑真的没教“她”什么。

      昆仑乃修真界第一道宗,是全天下道士的心之所向,宗门内有一条规定,那便是不收女弟子。

      谢明瑶之所以能进入昆仑,是因为她的灵根符合昆仑对道尊关门弟子的硬性要求。

      她是空灵根,在末法时代已十分罕见,于普通仙宗是废物,于存有空灵根修炼功法的昆仑却是必备的道尊继承人。

      空灵根的人自身很难发现,也很难被别人发现,昆仑寻了几百年才无意间寻到她这一个,还正逢道尊檀冰的千年诞辰临近,必须要择一关门弟子的关键时机,迫在眉睫。

      哪怕他们仍十分纠结她是女子,也只能硬着头皮举荐她。

      可既然是死对头写来恶心她的书,就不可能让她这么顺利“入职”,所以别管之前昆仑如何难以寻到空灵根的人,如今偏就突然冒出了两个,在谢明瑶即将面见道尊那天,她非常狗血地被换了。

      苏芷汐出现了。

      苏芷汐乃修仙第一大世家苏家流落在外的嫡女,最近一年才找回来,发现她是空灵根后,苏家十分欣喜,他们早就听闻昆仑找到一空灵根女弟子,欲收入道尊门下,那女弟子出身贫贱,是个乞丐,虽是空灵根却不够聪敏,根本无法与苏芷汐相比。

      苏芷汐被他们送上昆仑争取这个关门弟子的名额,既然昆仑都愿意收女弟子了,那当然要收一个更好的,不管是昆仑的长老宗主还是苏家的人全都这样想。

      于是谢明瑶还没机会拜见她的师尊就被刷了下来。

      她一切都准备好了,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苏芷汐代替她踏上溶雪宫。

      溶雪宫,万人之上,无人之巅,那是道尊檀冰的居所,是“谢明瑶”期待已久十分向往的地方。

      她满心以为自己可以拜道尊为师,继承昆仑大业,出人头地,再也无人可以欺负她看不起她,哪想到……全部的希冀破碎于一个清晨。

      自此后,她在昆仑的地位就极其尴尬,说她是昆仑弟子吧,可她是个女的,还没上溶雪宫。说她不是昆仑弟子吧……她还曾挂在道尊名下,哪怕最后被替代了,也是挂过名的。

      她不上溶雪宫,待在山中,周围全是男弟子,其实非常不便,往日里友善的师兄师弟都因此十分闪躲,更有直接的还跑去建议长老将她赶走好了,反正道尊已经选了弟子,她这个没用的,还是个女子,呆在昆仑实在不合适,影响他们修炼,理应逐出。

      谢明瑶是昆仑的人主动带回来的,不是她求着要来的,他们给了她希望却又让她失望,还要赶她走,她怎会同意?

      她不想走,想要证明自己的价值,但她是空灵根,昆仑能给空灵根修炼的功法都在道尊手里,除了他无人可以教她。

      她上不去溶雪宫,长老宗主也见不到,便只能偷看同门修炼,自己钻研。

      她想去藏经阁,却因没有正式的弟子玉牌而被拒之门外。

      有一次她偷溜进去被发现,挨了狠狠一顿打,要不是薄有练气修为,早就死在昆仑了。

      是以,昆仑是真的没教过她什么。

      她怨恨苏芷汐抢走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怨恨师兄师弟都对苏芷汐疼爱有加,却对她不闻不问,还有她未曾谋面却已经被她放在心里的师尊檀冰,她连见一面的机会都没有……这一切的一切,始终令她意难平。

      所以在一次外出历练时,她与魔修勾结,想要毁了苏芷汐,让她染上魔气,从此再也不配做道尊的弟子,再也不能回昆仑,这样她就能夺回属于她的位置。

      结果可想而知,身为玛丽苏女主角的苏芷汐不但成功逃了出来,她这个恶毒女配还自食恶果,染上魔气,毁了与苏芷汐一样的空灵根,像条狗一样被带回昆仑,被所有曾经仰慕喜爱的人践踏嫌恶。

      谢明瑶依稀记得,自己看了前面就开始不耐烦,直接翻到最后看的结局是——以她名字创作的恶毒女配谢明瑶,是一直被虐到最后一章才落得个神魂俱灭,尸体也要被分成一块一块,丢进魔域喂魔兽的结果。

      ……苏芷汐可真是恨死了她吧,竟让人将她写得这么无脑这么惨。

      轻嗤一声,谢明瑶也不是任人宰割欺辱的主儿,哪怕她现在变成了身负魔气灵根被毁做了一堆坏事的女配,她也不容许这些纸片人真的伤害到她。

      “清辉长老。”谢明瑶缓缓站起来,“当年是昆仑主动带我回来的,我那时哪怕沿街乞讨,也是靠自己活着,未曾求过谁给我一条荣华富贵之路。你们将我带回来,许诺我可以拜入道尊座下,我信了,是你们毁约在先,将属于我的位置给了苏芷汐。”

      清辉长老听她提起这个有些微的不自在,正要说什么,谢明瑶却不给机会。

      “‘我’曾经觉得,哪怕你们毁了约,却也的确给了我一条生路,让我不必再做乞丐,还是有恩情在的,所以从前任何事都是你们说了算,带我回来是,不要我也是,但……这次处不行。”

      她受伤太重,周身魔气环绕,站得摇摇欲坠,却还是坚持站着,语气从容,不容置喙,那种难以言喻的气势,竟让仙牢外的几人都说不出话来。

      “要处置我?可以啊,但你们不配,你们谁都没资格。”谢明瑶手扶住墙,吸了口气,眼睛红红,却语气凛冽,掷地有声,“我要见檀冰。”

      众人睁大眼睛望着她,满脸不可思议,不知是为她提出要见道尊,还是为她直呼道尊的名讳。

      “想要我心服口服,就让我见檀冰,让他亲自来处置我。否则哪怕你们杀了我,我也会变成厉鬼,堕入鬼道,日日入诸位噩梦,永不瞑目,直到咱们分出个……你死我活。”

      她说到最后,那张苍白毫无血色的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好像点燃了来自幽冥的火焰,周身魔气暴涨,竟有些连清辉长老都难抵挡的架势,他立刻掩护众人后退。

      这样强烈的魔气,连仙牢的牢柱都摇摇欲坠,符箓铮铮险些自毁,若她真的彻底堕了魔或者修了鬼道,抛却灵根与以往的修为,在修魔修鬼上都会有极大成就。

      畅想一下未来,搞个魔尊鬼王当当恐怕都不是没有可能。

      原书里的她被作者设定为固执地想要重回正道夺回一切,死命要炼化魔气重新修仙,根本不符合她的性格,纯粹只是为了让苏芷汐这个金主看得爽罢了。

      现在她就让他们好好看看,真正的她,到底会作何选择。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啦~先来个排雷小作文:
    1.狗血天雷穿书文,沙雕里带着认真,女强男也强,酸酸甜甜,这是基调。
    2.说说女主,多少带点嚣张,不是完美人,有缺点,因为原生家庭的原因不相信爱也不懂爱,只相信感觉,是那种非常良心的渣女,良心在哪里?比如一个男孩子追求她,她觉得长得还不错,就会坦白说你还算符合我的审美,可以谈谈,但肯定不会有结果,可能没多久我就腻味了,你还要不要继续?答案肯定是要。然后相处一段时间么得感觉了就会直说,我对你没感觉了可以分手了。就是这种性格,不相信有真的爱情,前期是一个么得感情的翻盘机器,把蓝孩子当作成为魔尊路上的漂亮景色,会通过故事发展动真心~!说话超级好听,祖安老玩家。
    3.说说男主,檀冰是本文最终男主,战力天花板,真身是兔子精的道士,但没人知道。是个性格被动的黑莲花,有黑暗的过去,想要什么也不会主动说,非要引诱你主动的那种。因为是兔子嘛……大家懂的,文案都写了,一年四季都处于那啥期,所以最后也是男生子,全文就他可以。
    差不多雷点就这些吧,喜欢这个调调的可以追下去看看,希望这本写得比上一本有进步。
    再强调一下,因为设定背景和人物选择不同,在真正和男主在一起之前,女主可能也会有别的尝试对象,但最终男主是檀冰,男主从头到尾就女主一个。某种意义上来说,本文也算个师徒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