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冲动 ...

  •   “哎,醒醒,到北门了。”
      
      宋曜用手肘碰了碰颜旭的胳膊,本意只是想平和地叫醒他,没想到颜旭像是被烙铁烫到了一样,整个人惊得跳了一下,脑门直接撞到了玻璃上发出一声闷响。宋曜觉得要不是在车里他能直接蹦出去。
      
      自己明明只是很轻的碰了他一下啊?有必要吗?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颜旭揉着额头回过神来的时候,车里除了司机,另外三双眼睛都疑惑地盯着他。
      
      “不好意思啊…”
      
      颜旭其实非常介意身体接触,在他有意识的时候可以很好的克制,不表现得这么敏感,但是这样在睡着时无意识地被碰醒这种应激生理反应他实在是没办法控制。
      
      “同学,你们都几号楼的。”
      
      “师傅您给我俩搁二食堂门口就行,我俩一起的。”
      
      前排的女生指着后排另一个男生和司机师傅说着。
      
      “好嘞,那你俩呢?”
      
      司机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颜旭和宋曜,示意他们说一下地址。
      
      “我俩18号楼的。”宋曜说着,然后意识到他好像不该帮颜旭回答,万一他不回宿舍要去食堂超市之类的呢,“你…回宿舍吧?”
      
      “嗯。”
      
      颜旭依然在懊恼自己为什么还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他也不想有那样的应激反应,毕竟被碰一下就反应那么激烈还是很奇怪的,于是就很随意地应了一声。
      
      宋曜觉得这人虽然长得挺阳光的,但是好像不太好相处,惜字如金,有种冷酷的味道。不过又考虑到颜旭得了那种病,有些自闭或者神经质之类的都挺正常的。听说艾丨滋病人都活不长,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情况。不过他身边的同学朋友老师之类的,知道他的情况吗?感觉他像刚刚去检查的,还没来得及告诉其他人,不然他父母怎么心那么大,都这样了还放心让他一个人来上学住宿舍。电视里不都是要在医院那种特别干净的、无菌病房里才活得久吗,不过那样的人生也太无趣了一些。
      
      当宋曜脑子里的小剧场正在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时,车已经到达他俩的宿舍楼下了。颜旭完全不知道在他和宋曜相遇的这短短半个小时内,他在宋曜的心里已经留下了各种各样奇怪的印象。
      
      两人下车后一前一后走进宿舍,谁也没说话,颜旭是因为疲倦懒的说话,只想快点回宿舍休息,平时他自认为还是很平易近人的。宋曜是觉得颜旭这个人身上令人在意的点有点多,不知道怎么开口,怕尴尬于是走在前头。
      
      颜旭下车后注意到宋曜有点出乎意料的…小巧。
      
      坐在车里的时候看不清楚,下车后发现自己一低头连宋曜头顶的旋儿都看得一清二楚。颜旭不算很高,一米八二,刚好是比较受欢迎的男生身高,而宋曜呢,就目测来看顶多一米七。不过他的身体比例倒挺不错的,虽然矮,但胳膊和小腿的肌肉分布得很均匀,感官上看着很舒适。
      
      颜旭,你为什么要关注这种东西?颜旭在心里默默地问自己,随后大脑解释道只是碰巧瞥到罢了,其他的也不想关心。
      
      “我到了…呼…先走了,拜拜。”
      
      走到五楼的时候颜旭喘得厉害,一边腹诽着休息不好连体力也变差了,一边简单地和宋曜道了个别。也没等他回应,就自顾自走了。
      “啊…拜拜!”
      
      宋曜看着颜旭的背影,虽然感觉他只是礼貌性的再见也不在意自己的回答,还是对着他的背影大声地回应着。宋曜总想问问他艾滋病的事儿,但爬到五楼了硬是一句都没问出口,想想还是算了,大概他也不会想被人问起的。既然知道了这么隐私的事情,那么作为当代良好青年的宋曜觉得自己有义务为他保守这个秘密。
      
      宋曜的宿舍在六楼,走回宿舍的时候他一直在想颜旭的事情,开门时没有注意,推门力气大了些,门一下就撞到了正在贴值日表的室友的脸上。
      
      原来门和脸接触能发出那么响的声音,大概是撞到鼻梁了吧。室友的眼镜向一边歪斜着,鼻梁肉眼可见的有些红,他用手揉着,疼的直叫唤。
      
      “操,你TM推门这么大力干嘛啊!哎哟,痛死老子了。”
      
      “…对不起啊。”
      
      “对不起就完了是吧,真是服了,妈的SB。”
      
      “你嘴巴放干净点。”
      
      “哟,怕你了还是怎么的,乡巴佬!”
      
      宋曜这个室友叫李玉,来自某一线城市,算是个富二代,平时家里惯得很。这一个月宿舍住下来,其他室友都对他颇有微词。李玉睡觉时不让有亮光,手电台灯之类的也不行,他不睡时又不允许别人关灯,诸如此类的小事数不胜数,其他两个室友早就对他不胜其烦了。只是宋曜的另外两个室友不仅个子小体格瘦弱,还都是息事宁人的性格。虽然宋曜是他们之中最矮的,但他还算比较壮,脾气也是火爆,哪里受得了这种挑衅。在他的世界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李玉要犯贱,宋曜他必不可能成为软柿子让他揉捏的。
      
      宋曜心头火蹭地一下就上来了,这一个月来积累起的不满终于找到了宣泄的理由,当即就上前一步揪起李玉的衣襟瞪着他一字一顿地说着:“你、骂、谁、呢!”
      
      旁边两个室友也没有要上去拉架的意思,一来现在的宋曜浑身散发着暴怒的气息,就像一头红了眼的公牛,他这一身腱子肉打起来要是被误伤了可太亏了,二来他们早就想看李玉被揍了,这个宿舍也就宋曜能打得过他。
      
      “骂你咋了,死矮子!”
      
      李玉平时嚣张惯了,估计是没见过真有人敢动手的,他还以为宋曜只是装装样子,不会真打他。毕竟打起架来被上报了两人都要吃个处分,他是无所谓,宋曜这种要申请助学金的农村学生可吃不起。
      
      谁知道李玉话音还没落下,宋曜一拳头冲着他的面门就砸过来,李玉被打得向后趔趄了一下撞到了宿舍堆满杂物的桌子,手肘直接把桌子上不知道谁的陶瓷杯碰下来摔碎了。
      李玉只觉得鼻子一阵酸痛,随后鼻腔里涌出一股热流,像没关紧的水龙头似的流出了红色液体。
      
      “你妈的,敢打老子。”
      
      “我不和傻逼废话,动手不动口。”
      
      都是血气方刚的大学男生,李玉没有不还手的道理,当即就和宋曜扭打起来。也许是宋曜从小干农活在山里长大,力气比一般男生大得多,打架也很有章法。
      
      李玉像个没头苍蝇一般胡乱挥拳,虽然也让宋曜挂了彩,但是宋曜觉得都没什么威力,打得不实在,倒是自己,早就想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了,专挑肋骨胸腔这些不在脸面上的地方打,而且拳拳到肉。
      
      一时间宿舍乱成一锅粥,随着咒骂声和碰撞的声音越来越激烈,宿舍门口也聚集了越来越多看热闹的围观群众。宋曜一脚把李玉踹翻在地,李玉手掌撑在了碎瓷片上,宿舍的地砖一下就姹紫嫣红起来。宋曜还不解气,想骑到李玉身上接着揍,终于有同学看不下去了,几个壮实的把宋曜拉住了,劝着他差不多得了,虽然大家都看他不爽,但是再打下去宿管就该上来了。
      
      宋曜这时候理智也差不多回来了,想了想也是,对地上的李玉说道:
      “你以后给老子说话注意点。”
      
      撂下这句话就扒开人群准备去洗漱间洗把脸收拾一下,晚上还要开新生大会呢。
      
      李玉瘫坐在地上,双手血淋淋的,疼得龇牙咧嘴说话都费劲,他没想到自己完全不是宋曜的对手,真是人不可貌相。
      
      “你…给我等着…”
      
      宋曜完全没有理会他最后的示威,也不想再多看一眼他的丑态。
      
      来到洗漱间,宋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也相当精彩,右眼眶乌青,鼻子下面糊着一片鼻血,人中还挂着点鼻涕,光看脸也不比李玉好到哪里去。
      
      “…妈的”
      
      水龙头居然不出水,这个老宿舍楼因为水压的问题,六楼经常停水,宋曜皱了皱眉,只能顶着这张脸去楼下看看有没有水,希望不用跑到一楼去洗。
      
      颜旭的宿舍在宋曜宿舍的正下方,本来颜旭已经躺在床上准备闭眼睡觉了,楼上突然闹出了动静,咒骂声夹杂着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还裹挟着□□和柜子的撞击声,搅得他根本睡不着。
      持续了大约两三分钟后,颜旭的室友们终于忍不住了。
      
      “咋回事儿,我想上去看看。”
      
      “我也想去,我和你一起去。”
      
      “那我也……”
      
      以薛旦为首的室友们都上去凑热闹了,颜旭一点也不关心楼上谁在打架,他只是对他们打架影响了自己休息这件事情很不满。
      
      颜旭一个人待了会儿,忽然想去上个厕所,刚出宿舍就发现楼上消停了,待他走到厕所的时候和一脸五彩斑斓的宋曜撞个正着。
      
      “我操,怎么是你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