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分别 ...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有把故事记录下来的冲动,于是有了这篇文。本文走日常写实风,主要情节素材几乎全部源自真实生活,有些情节可能引起不适,雷点全部在文案中有提到,观众老爷笔下留情。文艺来源于生活,最后,希望喜欢。
    一周三到四更。
  •   “欸,你说我们下次见面是不是你结婚的时候啊?”
      
      颜旭拖着陪伴了他四年的行李箱走出西校门,头也不回地问跟在他身后的宋曜。
      
      “我感觉是你结婚的时候啊。”
      
      宋曜觉得颜旭的背影有些模糊,可能是清晨六点的朝阳给前面人的背影镀上了一层光,朦朦胧胧的。
      
      “我?呵…”颜旭轻笑一声,他望向校门口的路,仿佛怎么也看不见尽头,“我大概会很晚结婚吧。”
      
      “……”
      
      宋曜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看不见颜旭的表情,只能盯着他的耳坠,那是很普通的圆形金属耳环,把晨曦的光反射到宋曜的眼里。
      
      过了一会儿,宋曜轻声说着:“我可能…也会很晚结婚吧。”他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颜旭听出了他话语中的犹豫,算了,就这样吧。
      
      也许就到这里为止了。
      
      他们在校门口的三岔路停了下来,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搭上各自打的车,一个去高铁站,一个去飞机场。
      
      两人之间出现了一段颇有默契的静默,谁也没有先开口。
      
      颜旭从口袋里掏出耳机,是入耳式的黑色耳机,自从他把宋曜送给他的绕线器弄丢了之后,解耳机线又成了他的一大难题。
      
      他一边解,一边率先打破沉默:“我觉得很不真实,我们居然毕业了,第一次来这儿好像也就是几天前的事情。”
      
      “没什么特别的感触?”
      
      “没,一点儿也感觉不到我再也不用回来了。”颜旭有些急躁地抽弄着耳机线,却怎么也解不开,“啧,这怎么缠得这么紧。”
      
      “可能你入学的时候也没什么感触。”宋曜从颜旭的手中拿过耳机,甚至都不用说一句“我帮你”,仿佛这件事情就和吃饭喝水一样自然。
      
      “确实,好像是的。”
      
      “你一开始就不喜欢这里对吧?”
      
      “嗯…我现在啊,也就一般般,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在朋友圈骂辅导员了,可是转念一想,我都毕业了,也没什么好骂的了。”颜旭偏头看着宋曜认真地解开耳机线的样子,想着这种事情上他倒总是这么有耐心,一点也看不出是个一点就炸的小刺猬。
      
      “忘了给你再买一个了。”
      
      “嗯?”
      
      “绕线器啊,你不是很喜欢那个吗。”
      
      “没事,我回家自己弄一个。”
      
      宋曜解开耳机线没有花很多时间,颜旭接过递过来的耳机,忽然不那么想听音乐了。这时路口有辆车向他俩鸣笛,颜旭确认了一下手机,是自己叫的车。
      
      他们还有一个红绿灯的时间,十五秒。
      
      颜旭突然心里毛毛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就是这样的心情让他更加烦躁。他把手里的水放在行李箱上,转身按住宋曜的肩膀。
      
      宋曜有一瞬间的惊诧,但是那是颜旭啊,他总会那样,总会干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所以宋曜笑了。
      
      颜旭看见宋曜逆着光的笑里仿佛承载了许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只是轻松地,像往常一样地对他笑了笑,颜旭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十秒。
      
      “这种时候不要犹豫啊。”
      
      在颜旭下定决心之前,他听见宋曜轻笑着说。
      
      初夏的清晨,颜旭眼前的脸迅速放大。少年们微微发汗的鼻尖轻轻碰在一起。宋曜踮起脚尖,在颜旭的唇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
      
      五秒。
      
      颜旭的印象里,宋曜似乎从来你没有这么主动过。在他缓过神来之前,宋曜就在他面前对他说着:“是你叫的车吧,它来了。”
      
      颜旭一把抱住宋曜,就像这四年来无数次的熊抱一样,他把宋曜抱在怀里,轻拍了一下背,然后附在宋曜耳边说着:“那我走了,拜拜!”
      
      出租车停在了路边。
      
      颜旭放开宋曜,将自己的箱子放进后备箱,拉开车门准备钻进后座。
      
      “你上高铁给我发消息。”宋曜在颜旭关门前对他说着。
      
      “你上飞机也给我发消息。”
      
      “好的。”
      
      他们相视一笑后,颜旭关上了车门,隔开了他和宋曜,也隔开了他的大学四年。
      
      “哟,小伙子,我这儿显示拉过你一次。”
      
      “是吗。”颜旭带着耳机却没有放音乐,有时候他只是很享受入耳式给他带来的环境音量降低。他支着头看向窗外,四周的景色飞驰而过。
      
      “我看看,这不呢吗,还显示着,16年的时候。”
      
      “哦,那可太巧了。”颜旭其实一点也不关心司机师傅说的话,只是出于礼貌回应了一下。
      
      “从中心医院回学校。”
      
      “啊,那次啊……”
      
      回忆顷刻之间涌上心头,颜旭微眯了眼,觉得鼻子突然一酸。这座城市此时此刻显得陌生又熟悉,他这时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是终于要离开了,离开的意思,就是再也不回来了。
      
      四年前。
      
      颜旭觉得自己也算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了,和网友开房被睡这种事情都经历过了,本应该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了。但他现在在医院的血液中心,等自己的检查报告的时候还是紧张得发抖。
      
      那件事情虽然短期内让颜旭怀疑人生到一度想干点伤害自己的事情,但他只是想想,在生死这种大是大非面前他还是很坚定的。
      
      他还有爱他的家人,还有很多朋友,还有美好的未来。
      
      成年人本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必须坚强,况且一个大老爷们,又不是娇滴滴的小姑娘,就当是社会给自己上了一课,虽然代价有点大。
      
      他拿出手机想刷一会儿W博缓解一下自己的焦虑,却不知怎么的点开了小破站,盯着首页看了两秒钟懊恼地按了锁屏键,忘了他本来是要刷W博的。
      
      颜旭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焦虑和不安,他一紧张就想呕吐,这会儿坐着也不好,站着也不行,只能通过来回踱步来缓解他生理和心理上的不适。
      
      “颜旭在吗,颜旭!”
      
      “啊,在!在的!”
      
      “你的报告,拿好了,初筛没什么问题,下周一拿着这个和你的证件去疾控中心拿最终报告。下次可得洁身自好点了,年纪轻轻的小伙子,还上学呢吧,别整天出去瞎搞。”
      
      “是…是……谢谢您。”
      
      接待窗口里上了年纪的护士阿姨用一种责备的眼神从头到尾扫了一遍颜旭。颜旭尴尬得不知道摆出一个什么表情。
      
      现在他在路人眼里已经是一个喜欢瞎搞的不良少年了,虽然他平时的穿搭也挺嘻哈的,看着不像什么好学生,但是天地良心,光看成绩他还是前几名考到这里的大学的。这次的事情只能说是失足少年天真无知被社会狠狠地教育了一下。
      
      不过检查了一下得知自己没有生病,颜旭心中的石头才落了下来。连日来的精神紧绷让他的身体早就到达了一个极限,现在不管在谁眼里,他浓重的黑眼圈和灰白的脸色都让他看起来像个病人,而且可能病入膏肓。
      
      颜旭大学生活的第一个月可以说是五彩斑斓的黑。在暗无天日的黑中挤进去一丝军训的绿,一点教学楼的红,和一些新室友们的白。对啊,他们都是那样普通的天真的大学生,自己其实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罢了,不用想那么多,颜旭,深呼吸,忘掉那件事情吧。
      
      其实他本来是没想到要来医院检查的,甚至不愿意再去面对这件事情,但是每次去厕所排尿的时候正对着脸的宣传海报大大地写着“艾滋病预防”的标题,让人不得不去细看其中的内容。于是在一个月后,颜旭终于做好了自己的心理建设,只和室友说长了点癣要去医院看看皮肤科,就一个人踏上了这煎熬的旅途。幸亏结果是好的。
      
      颜旭攥着手里的检查报告,走出医院,他心里虽然高兴地跳着踢踏舞,但是生理状况只催促着他快点睡觉,所以他决定打车回去。
      
      周末的下午医院非常拥挤,由于等了快半个小时叫不到车颜旭只好点了拼车,上了一辆坐得满满当当的小白轿车。车里大约都是一个学校的学生,前排坐了一个女孩,颜旭和其他两个男生挤在后面,多少有点不自在。
      
      “那个…你是不是化学的?”
      
      就在颜旭快要睡觉的时候,他旁边的男生突然偏头问他。
      
      颜旭一下子就醒了,“啊?我吗?是…是啊。”
      
      “我军训的时候好像见过你,你是一方阵走在前面领头的那个对吧?”
      
      “啊…嗯…是我。”
      
      糟了,颜旭心里一阵发憷,怎么在这里遇见熟人了,学院一个年级才四个班,搞不好还是一个班的,毕竟颜旭连同班同学还没认全。
      
      颜旭将手里的《艾滋病检查报告》折起来,尽量让自己的动作看起来自然一些。
      
      “我叫宋曜,我四班的,你叫什么。”
      
      “颜旭。我一班的”
      
      原来是四班的,隔得还挺远,颜旭默默地松了一口气,一边思考着这个报告有没有被宋曜看见,一边打量了宋曜一眼。
      
      虽然没有什么印象,但是这个男生乍一看好像有点好看。不是那种阳光帅哥的感觉,五官很精致,睫毛特别长,普通的寸头看着也很清秀。
      
      颜旭没有多看,一来觉得不太礼貌,二来其实他对别人的外貌也不感兴趣。于是他转头看向窗外,眯着眼又准备打盹。
      
      “你…身体没事吧?”宋曜见颜旭没什么精神,又想着刚刚自己看见的《艾滋病……》三个大字,心中已经猜到了七八分,看着颜旭的眼神也带了几分怜悯和惋惜,“你看着脸色不太好。”
      
      宋曜能记住颜旭是因为他觉得这个人有一种和周围格格不入的气质,到不是说他有多特立独行,只是大家当时明明都穿着一身土气的绿色军训服,颜旭往队伍前方一站就有种英气的感觉。宋曜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那么想,可能师范学校本来男生就不多,和其他人一比颜旭这种身材匀称五官大气的男生就有点出挑了。加上他还是领队,每一次练习都走得格外认真,即使教官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他也丝毫没有松懈过。不少学生当时就记住了颜旭,宋曜就是其中一个。
      
      “我身体好得很,就是有点累,得睡一会儿。”
      
      “那我一会儿到学校了叫你,你先睡吧。”
      
      这个人嗓门有点大,颜旭睡着前迷迷糊糊地想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