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银他妈里果然不可能有美好初遇这种戏码01】 ...

  •   我是被、曹、醒的。
      实在不好意思,用了这么粗俗的说法来形容自己的处境,事实上我也想给出更多详细信息,但对于睡前还一本正经定好第二天上班闹铃的社畜来说,醒来并不是因为听到闹铃声而是被大力贯、穿、摩、擦到醒,眼睛都没睁开的我第一反应是家里进歹、徒了,第二反应是睁开眼看看情况,然后就被一只手按住脸偏向一边,导致我完全无法直视一起运动的另一个生物的样子,不过也就是这一按让我发现,我不是在自己租来的那个小卧室里,而是在一个从没见过的房间。
      这就更加诡异了,我才不相信有人会对一介默默无闻的打工仔社畜有这样大的执念,就是犯罪还要转移一下场地,更何况对于一穷二白三平胸的我,到底是不是一个值得犯罪的对象都要拿出来单说,所以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可以提取的信息之后,我依旧无法理解自己的现状处境,但我明白如果坐以待毙那就完了,所以我决定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反抗,对着按在我脸上的手的无名指张嘴就咬了下去。
      “啊——疼疼疼”被我咬到的人出声了,但依旧没有松开对我的压制,所以我本着不能怂就是干的想法,用犬牙对口中的手指厮、磨起来。这次我的努力换来了转机,压着我的手终于松开了,我顺势松手然后转头看到头顶上的一张脸,霎时间呆住了。
      话说,就算中二到染头发会选银白色这种不会在三次元现实出现的颜色,也不可能还要戴个红色的美瞳吧,退一万步讲,真的有这种人的话,喜欢在行、凶时候穿着不合时宜的和服好像也不是特别难以接受的奇怪癖、好了……才怪!迅速在脑子里把特征一一对应出来的我,看着因为我的呆滞而更加诧异的男人,忽然感受到了深深的忧伤,尤其是反应过来听过无数次属于组长的声线说出的是霓虹语的时候,我竟然还开小差在想为什么一开始没有注意到自己能听懂外语这件神奇的事。
      所以,现在我能够稍微清楚一点的描述自己此刻的状态了。要么是我想女票本命的执念太强了以至于自己做了春、梦还没醒过来,要么就是我真的被自己的本命也就是某个身在二次元名为坂田银时的生物,给、曹、了。
      无论是哪一种,我都觉得,属于自己普通而平凡的社畜生活,结束了。
      也许是我沉默呆滞的时间太久了,以至于本应该在我身上运动的男人都被我诡异的视线盯得停下了动作,然后在一片沉默之后忽然伸手盖住了我的眼睛,一边说着“啊啊真是不好意思虽然不是刚才你中意的旦那但是已经这样了麻烦你接受现实阿银我也是付过钱了所以请拿出你的职业操守好好工作岂可休到底是为什么矮杉那个混蛋那么有女人缘啊如果不是这头天然卷的话阿银我绝对不会输给那个混蛋的岂可休……”
      一边碎碎念吐槽一边进行双人运动真的没关系吗?这人到底是在麻痹自己还是麻痹我啊?而且明明白白把同伴和自己的缺点暴露无遗真的不是蠢来的吗?槽点太多我一时间不知从何吐槽起,倒是他说的付钱和职业操守让我稍微有点在意,再结合醒来之后发生的事,即使是双人运动这种亲密过程中也毫不留情肆意摆弄的态度,我大概能猜出一点来龙去脉了,然后结合了一下银他妈这种不靠谱的画风,忽然就胃疼起来。
      果然银他妈里不可能期待有什么美好初遇这种戏码,连普通的情节都吝啬给予,一上来就是女票客和风、俗职业者办事中这种丧尽节操的设定,完完全全暴露了作者根本没有打算往正剧风去写这文的打算,如果没有因为节操和下限问题被中途腰斩的话,这文保不齐也只是作者一时间脑洞大开的产物,结局这种东西有没有可能见到还是两说,就算是女票、文也有可能因为作者的日常抽风而变成BE。
      意识到自己并不是作者笔下的亲女儿而是一个随便脑补的不定时产物之后,我却并没有特别沮丧,反而跃跃欲试起来。退一万步讲,无论有没有结果,有没有HE,能够实现这种违反世界规则的相遇,对我已经是万幸,剩下的就只能靠自己去争取了。
      想了这么多的我回过神就发现,双人运动已经结束,遮盖着我眼睛的手也被拿开了,我感受到对方掌心沉重的粗糙厚茧,撑着身体坐了起来,试图整理一下挂在身上的衣裙却发现因为缺乏穿戴和服的知识完全无法穿戴整齐,索性作罢,然后就看到刚才还衣衫不整的男人已经迅速穿戴整齐,挠了挠头一脸嫌麻烦的表情,最后还是把视线落在我的脸上,小声嘟囔了一句话。
      我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抱歉”,大概在他心里,一个大男人在过程粗、暴的亲密之后,总归还是有一些惭愧的吧,哪怕面对的是从事风、俗职业的女人。左右等不来我的回应,他大概也觉得无趣,起身就要离开,我终于意识到自己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不过这种时候应该说什么呢?我脑子里飘过一些看过的俗套电视剧的剧情,发现没有什么能够给自己帮助,一般接待完客人到底应该说什么才正常呢?最后我跪正了身体,略微颔首,对就要离开房间的男人开了口。
      “能够被旦那[1]选中,我觉得很荣幸。”这么说着我抬起头,看到因为我的话回头的男人,努力做出微笑的表情,“一路走好。”
      稍微停顿了几秒,银色头都的男人收敛了嫌麻烦的神情,漫不经心的挥了挥手,转头走出了房间。这时候我才松下身体,再也维持不住笑容,眼泪砸在了手背上,不争气的哭了出来。
      我想,二十多年来属于自己的普通人生活,大概已经彻底回不去了。如果在这里,一切都能够从头开始,是不是我也能用这双沾满血的手,重新拥抱守护住一些东西呢?
      
      [1]旦那:意义很多,本文里指的是对自己男人的尊称。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已经很多年没写过文了,最近生活压力太大,过来舒压,因为多年不混晋江,已经不熟悉环境,如为观众带来不适感请谅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