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克制是一种美德 ...

  •   孙哲平与张佳乐的这次相遇其实真的只是个巧合。
      
      就像张佳乐一样,第五赛季时用的这个小号孙哲平早就不用了,毕竟他那时因伤退役,治疗还来不及,哪儿来的心思在网游里浪。等伤势勉强控制住,终于又有了闲心重新打荣耀时,孙哲平也没用回这个账号——他确实心态洒脱,但也没有必要自虐吧!触景生情什么的可不是张佳乐一个人的专属。孙哲平就又开了个新号,只是因为手伤时好时坏,这个号就也玩儿得断断续续的,谈不上闯出什么高手名号。
      
      直到最近伤势稳定下来,孙哲平这才有了闲心准备好好装备一下这个账号。神之领域是相通的,账号之间的交流自然也是,孙哲平想起自己那一匣子曾经的小号,于是一个一个地登录,把里面还有价值的东西尤其是稀有材料全部扒下来,转给自己的新号。
      
      赤地冰寒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登录的,孙哲平登录以后才回忆起这个账号的特殊性,不免唏嘘了一会儿。不过这个账号没有满级,也还没有进入神之领域,所以感慨了一会儿后,他就准备下线了。谁知事情就是这么巧,就在他将鼠标点向退出按钮前的那一秒,消息栏里刷出了一个熟悉的登录提示。
      
      ※您的好友[月夜飞花]已上线※
      
      孙哲平难得愣了下。他当然知道这个账号是张佳乐的,只是,张佳乐怎么会突然登录?难道张佳乐竟然还用着这个号?……这可一点儿也不符合孙哲平对于张佳乐性格的认知。
      
      怀疑地点开月夜飞花的个人信息,看到记忆里熟悉的角色,以及与自己的赤地冰寒相差无几的角色等级,孙哲平确认了自己对于张佳乐的了解果然没有错,那家伙,啧。
      
      不过这样的话,那家伙突然登录干嘛?……总不会像自己一样是跑过来扒小号装备的吧。
      
      换成是一般人,这个时候可能会迟疑一下,毕竟是太久没有联系过的旧友,谁知道对方现在是什么情况啊,万一自己在这边念念不忘,结果那边早就翻篇了,回复一个“你谁?”,那岂不是很丢面子?
      
      然而这是孙哲平,他行事向来直接,想到就做,绝不迟疑。以前不联系张佳乐是因为隐约明白张佳乐的打算,知道对方心中憋着一口气,想要证明些什么给他看,虽然他觉得不必如此,但既然对方坚持,他便也由着对方。至于现在,他为什么突然改了主意……还不是因为媒体们搞事!
      
      张佳乐自驾途中突然神隐,失联两个月后才再次出现,这段时间简直成了媒体们的狂欢!时值春节前后,冬歇期赛季暂停,全明星又已经结束,媒体们正愁没有新鲜事来吸引眼球,突然出了这样一件事,简直是爆炸性新闻,焉有放过的道理?
      
      当时,饶是像孙哲平这样基本不关注联盟动态的人都在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所有相熟或不熟的朋友都在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轰炸他,或惊疑或八卦或惋惜或安慰——孙哲平的心态再怎么稳,终究还是受到了影响。那时他已经回国,又与张佳乐的父母相熟,便赶到了K市了解情况,后来更是顺着警方提供的线索一路追寻,试图寻找到好友的踪迹,遗憾的是一无所获。
      
      幸好没过多久,张佳乐又突然出现,辟谣说自己是在深山老林里徒步,手机坏了这才联系不上云云……说实话,孙哲平不是很信,不过人平安就好,倒也不必强求真相。
      
      后来看采访视频,才发现张佳乐那个家伙何止没事,简直是神采飞扬,看起来像是突然年轻了好几岁,眉宇间的忧郁落寞一扫而空。孙哲平其实有点儿好奇张佳乐这是遇到了什么事……不过既然已经离开了K市,孙哲平就没有再刻意回去,反正又不是非知道不可。
      
      这次网游上的意外相遇倒是给孙哲平提供了个不错的时机,于是他单刀直入地问了:“你前些天失踪是怎么回事?”
      
      顿了顿,又打字道:“哪天聚聚?”
      
      等了片刻,那边不见反应,孙哲平又发了个问号过去,依旧如石沉大海。孙哲平微微挑眉,心道那家伙不会又别扭上了吧……想到这个可能,孙哲平打开企鹅,从列表里翻出某人,一个窗口抖动发过去,顿了顿,又补上了个视频邀请。
      
      通话立刻被接通,孙哲平觉得对方这是没过脑子下意识就点了同意。果然啊,对待某人,有时候就得直接一点才管用。孙哲平满意地点头,如是想。
      
      ——然后下一刻,望着视频里突然出现的陌生女孩儿,孙哲平瞬间失语。
      
      嗯?对面这不是张佳乐啊……咦等等!这女孩儿——我靠……我靠我靠我靠……!!
      
      孙哲平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一见钟情”这种烂俗的剧情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视频里的女孩儿……?啊啊啊!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完全契合了他对梦中情人朦胧幻想的存在?
      
      鸦羽般浓黑的卷发慵懒地披散在肩头,映衬着少女如玉的肌肤,令她清丽的容颜愈发显得精致。琥珀色的眼眸清澈明净,安静地凝视着前方,给少女出尘的气质里增添了一丝奇妙的乖巧感,就像……
      
      就像是天边皓月化光而坠,不染尘世的仙子降临人间,一点点懵懂,一点点忐忑,带着对人间的好奇探寻地伸出手。
      
      如幼鸟向巢外探出毛茸茸的小脑袋,又如种子冲破大地化身绿芽儿,或如花蕾舒展身姿抖落露珠——
      
      怎么会有这样既纯净,又惑人的笑容?怎么会有这样既懵懂,又平和的目光?怎么会这样的楚楚动人,却又令人感到难以亲近与……绝对的遥不可及。
      
      孙哲平坐直了身体,因着最近常被父母押去相亲的缘故,一长串话几乎是下意识就脱口而出了:“美女你好我是孙哲平,九八年生人今年二十五岁,帝都户口有车有房家境优渥人口简单——”
      
      “我靠大孙你当着我的面挖我墙脚??还是不是好兄弟了!!老子要和你绝交!!”
      
      伴随着熟悉的叫嚷声响起,屏幕一黑,显然是对面伸手糊住了摄像头。孙哲平一呆,盯着黑漆漆的屏幕沉默了两秒,刚刚那因惊艳而起的强烈冲动渐渐平复下来,接着他回忆了一下,这才迟钝地意识到了自己之前都做了什么,以及……卧槽张佳乐那个家伙居然脱单了???
      
      ——不!等等,不对!重点是,张佳乐那个家伙的脱单对象居然正是他一直以来的梦中情人那一款?
      
      喂张佳乐你怎么回事!你以前喜欢的难道不是知性御姐那一款吗?什么时候你的审美居然和我重合了?我——
      
      思维又不由自主地发散了两秒,孙哲平敲敲脑袋,强行转移了关注点。他还记得自己本来是想安慰张佳乐的,可不是来八卦对方的感情生活的,更何况……
      
      插科打诨两句后,刚刚受到的那股冲击渐渐消散了,孙哲平舒了口气,开始聊正事:“你之前失踪是怎么回事?”
      
      对于孙哲平的询问,张佳乐早有心理准备,毕竟两人默契地久不联系,如今突然打破现状,显然是有意外发生了,而那意外……张佳乐很有自觉地把自己给家人说的那套“解释”重新复述了一遍。
      
      孙哲平听了不置可否,只轻轻地一扬眉,露出一脸的嘲讽,像是在说你是不是把我当白痴?张佳乐“呃”了一声,挠挠下巴,好半晌才斟酌着道:“好吧好吧……是遇到了点儿意外,不过具体详情我不能说啊,对不——”
      
      张佳乐正想先道个歉,那边孙哲平却截住了话头:“总之你没事吧?”
      
      张佳乐笑了一下,轻轻摇头。
      
      “那就行。”孙哲平从来不是八卦的人,他上下又细打量了自家老搭档两眼,点点头,“看你唇红齿白的也不像是遭了罪。”
      
      张佳乐无语两秒,心说老子遭的罪多了,尔等凡人根本想象不到好吗!不过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他也懒得再提起,只一脸不爽地冲着孙哲平摆了下手:“去去,少来调侃我。”
      
      说着,张佳乐突然又“呃”了一声。孙哲平可太熟悉他这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了,因此环抱起手臂,静静等待着对方犹豫完——反正这家伙一贯是不太憋得住话的。
      
      果然,张佳乐迟疑了两秒,突然就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你从国外回来了?”
      
      “嗯。”孙哲平简单应了声。
      
      “你的手……”张佳乐的视线在孙哲平的手臂间流连,只是因为对方环抱着手臂的动作,左手被挡住了,令他很难看得清楚。
      
      孙哲平见张佳乐那么辛苦地瞄来瞄去,难得叹了口气,松开手臂把左手举起来。张佳乐顿时看到了那醒目的白色绷带,不由地抿了下唇,微微皱眉。
      
      “倒是你,真的就退役了吗。”张佳乐情绪低落,孙哲平倒是不太在意,转而趁机谈起了对方肯定不想提的事——这个时候问他他大概率会回答的,“你还没到打不动的时候吧!”
      
      张佳乐闻言一按太阳穴,叹了口气:“啊,这个嘛……”
      
      孙哲平本想下剂重药,类似“别等到像我一样想打却打不了的时候再后悔,那就晚了”这样的,想了想又觉得这是不是对自己太狠了点儿……扎心了扎心了。
      
      反正张佳乐当初退役估计就是一时冲动,现在冷静下来了,肯定还是想再回去的,他可没到打不动的时候——再说了,以他的性格,拿不到冠军肯定还是不甘心。
      
      果然,张佳乐的神情渐渐平静下来了,他冷静地思索了一会儿,期间孙哲平一直没出声,就盯着好友的神情,见他沉默良久,目光一点点坚定起来。
      
      半晌,张佳乐望向孙哲平,郑重地道:“我想去霸图。”
      
      霸图?孙哲平闻言有些意外,他还以为张佳乐会回百花呢。不过霸图……
      
      “可以,不错的选择。”孙哲平肯定了张佳乐的想法,“韩文清的打法和你很契合。”
      
      听了这话,张佳乐松了口气,肉眼可见地放松下来。
      
      孙哲平知道以张佳乐的性格,做出这样的决定实在是非常需要勇气的,因此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说,只淡淡点评了两句霸图的战斗风格。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孙哲平看看时间,这就准备道别了。
      
      “嗯——那你呢?”看到孙哲平抬腕的动作,张佳乐心知这场谈话大概已进入了尾声,因此赶紧问道,“你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做什么……就和以前一样吧!”孙哲平挥了下手,“复健,学习,吃饭睡觉打荣耀?”
      
      “你家里……”
      
      “还是那样,每天押着我学习,押着我去相亲。”孙哲平说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很少做这么幼稚的举动,由此可见他对父母的怨气有多大。
      
      “相亲?”张佳乐不禁有些幸灾乐祸。
      
      这也是常态了。因为早早就步入了社会,他的父母似乎是把成家和立业这两件事情给联系了起来,早在他刚满二十岁的时候就开始张罗着给他相亲。他以各种借口百般推脱,还是经常被父母拎出去见人,很长一段时间里简直是闻之色变。后来他退役以后,之所以出去旅游而不是回家休养,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这个。
      
      不过他现在有了森森,他的父母虽然对他找了这样一位出奇貌美的恋人心存疑虑,担心他hold不住,但明面上肯定是“好好好棒棒棒儿子加油”这样的态度,要不是张佳乐怕露馅儿,不准备让父母过多地接触森森,他怀疑自己老妈简直要把森森给供起来了——
      
      张佳乐的态度引起了孙哲平的不满:“你小子什么表情?幸灾乐祸是吧?”
      
      张佳乐赶紧笑着否认,只是看他的笑容,他的真实态度就表现得非常明显了。孙哲平有些郁闷:这家伙太过分了吧!自己偷偷背离了群众就算了,居然还向他炫耀???——烧烧烧!秀恩爱死得快啊混蛋!!!
      
      ……
      
      一只手上下拉动着游戏界面,手的主人似乎有些疑惑,小声嘀咕道:“奇怪,为什么新角色的好感度忽降忽升?”
      
      打开详情,少女仔细研究了一下:“咦,一见面就触发了皮肤自带的[一见倾心]效果,哇还是最高值,竟然一下子就有了50吗?看来[森森]的人设正好是[孙哲平]的理想型嘛,想当初[张佳乐]触发这个buff的时候好感度才到最低的30……唔不过他那时候刚刚穿越,警惕心正高,倒也不能证明[森森]就不是他的理想型——”
      
      “就是后面为什么又降了5点?因为[森森]已经和[张佳乐]确定了关系吗?可是降了以后为什么又涨了1点……咦又涨了1点?奇怪,[森森]现在都不在这两人身边,好感度为什么还会有变化?”
      
      “唔48点了,距离[喜欢]还差3点……”
      
      ◆
      
      好感度等级:
      
      --0-- 陌生
      01-10 相识
      11-20 熟悉
      21-30 友好
      31-40 亲密
      41-50 好感
      51-60 喜欢
      61-70 热恋
      71-80 坚贞
      81-90 挚爱
      91-99 不渝(进入此级后,角色的好感度等级不会再下降)
      -100- 无我(理论值)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