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论友谊的破灭 ...

  •   张佳乐本来是想带着森森去办一下身份证的。
      
      森森作为“偷渡客”,在国内自然是没有身份的,张佳乐回来以后除了处理自己“失踪”造成的后续事宜外,其他的心思差不多都花在了这上面。可惜他一直以来生活环境单纯,根本就摸不到这方面的门路,最后还是森森亲自出马,把身份挂到了某个孤儿院名下。
      
      因为有魔法开路,张佳乐倒是不太担心森森的身份被拆穿,他给孤儿院捐了一大笔钱,又把所有能补的档案都补好,力图让森森的身份显得更真实一些——不过这样一来有些东西就不能强求了,所以档案里,森森的学历是,呃,初中。
      
      张佳乐本人是高中毕业以后才去打职业的,不过他出道那会儿联盟还有着十八周岁以上的年龄限制,近两年条件放宽后,职业选手的注册年龄越来越小,初中毕业后出道已经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了。不过这是在电竞圈,职业选手吃的就是这碗青春饭,而在普遍的大环境里?国内对于学历的重视是森森这个崇尚天生地养,自由散漫的精灵无法想象的,如今她和外人接触得少,这方面还不太明显,一旦她融入了社会环境,这方面的隐形歧视……张佳乐对此有些焦虑。
      
      奈何精灵天生不注重“学习”,人家是自然的宠儿,又拥有着仅次于龙族的庞大传承记忆库,伴随着年龄的增长,自然而然就会觉醒血脉传承。因此,精灵族中除了性格使然就是喜欢发明创造的极少数外,其他的嘛……很可惜,森森不属于那极少数之一。
      
      言归正传。因为森森看起来实在年轻,所以新身份的年龄就设为了十八岁,又因为她所在的世界历法与地球完全不同,所以张佳乐就选择了他穿越的那天作为森森的生日——两人就是在那天相遇的。
      
      倒是姓名的问题令张佳乐为难了一下。因为精灵没有姓氏,而精灵语丰富的词汇量以及精灵们喜欢取各种各样稀奇古怪昵称的习俗令她们即使拥有着数十万族人,依然能精准地将熟悉的人与其他族人区分开——森森这个名字其实就是个昵称,她的真名是很长的,只是除了精灵语外,其他种族的语言无法将其翻译精准,汉语也一样,张佳乐只得截取了其中的一段意译过来,作为对森森的“爱称”。
      
      既然如此,姓氏其实就无所谓了,张佳乐翻了一通辞典后,惊喜地发现原来国内还有“森”这个姓,于是大手一挥,森森的姓名就被定下来了:姓森,名森,昵称森森。
      
      ……张佳乐事后想想觉得自己没被打,完全是因为自己找的是外星女友的缘故——嗯,这个“外星”可谓是非常名副其实了。
      
      韩文清的邀请打断了两人的外出计划,张佳乐和朋友打了个招呼,把预约往后延了一天,然后他在家里翻找一通,找到了笔记本电脑,又翻出一张以前用过的账号卡,登陆了荣耀。
      
      张佳乐是网游玩家出身,因此每次开新区时,他都会注册一个小号进去,既是重温旧梦,也能放松心情。只是在第五赛季,他的搭档孙哲平因伤退役后,这个习惯就被他放下了:一来他那时独自支撑百花没什么闲暇,二来……还是怕触景生情吧!
      
      现在的这张账号卡正是当初第五赛季时他在新区用的小号,因为后期没再登陆过,这张卡甚至还没有满级。
      
      界面一闪,已经进入了游戏。张佳乐随手打开背包,翻了翻里面熟悉的物品,正心情复杂间,目光一扫突然发现消息栏里有人和他说话,他愣了一下,这个号他当初没用多久,好友当然也没加几个,怎么今天一上线就有人私聊他?
      
      定睛一看,张佳乐突然在沙发里面坐直了,整个人如临大敌,脊背都僵硬在那里。旁边正倚靠着他看电视的森森有些奇怪地直起身子,戳了戳他的腰:“怎么啦?”
      
      听到森森的声音,张佳乐“呃”了一声,张张嘴,露出踟蹰的表情来。这十分难得,要知道在森森面前,他可是一向非常注重自己塑造出来的成熟可靠男友形象的。
      
      森森见他不说话,凑过去看了看电脑屏幕。托精灵硬件条件过硬的福,她的中文水平在短短两个月内突飞猛进,简单的日常对话已经难不倒她了,只是在一些陌生的地球专属词汇上还不太熟悉,不过此时,屏幕中显示的是野图,周围除了小怪就是些花草树木,并没有其他的文字分神,因此森森很快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消息栏。
      
      消息栏此时处在私聊频道,森森看了看,小声念道:“赤地冰寒……”
      
      张佳乐回过神来,手臂一伸把人搂到怀里抱好,然后将目光重新放回到屏幕上,握住鼠标,手指却迟疑着没有动作。
      
      赤地冰寒,这个ID他当然知道是谁……孙哲平,他曾经的搭档。
      
      张佳乐的思绪不由自主地回到了过去。
      
      他与孙哲平是在网游里面认识的,那时荣耀这个游戏刚刚开始风靡,两个人都是高手,相遇后一拍即合,约定一起闯荡职业圈。联盟初期,各战队都是单核,张佳乐与孙哲平的双核打法一经出世即惊艳四座,在联赛里大杀四方,第三赛季更是凭借两人的组合技“繁花血景”一路杀进决赛,奈何当时的嘉世风头正盛,百花惜败,最终屈居亚军,不过那时的两人还年轻,虽然沮丧,倒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负面情绪——大不了重头再来嘛。
      
      第五赛季,百花卷土重来,一路势如破竹,积分高居榜首。然而就在他们摩拳擦掌,踌躇满志之际,赛季中途,孙哲平的手突然出了些问题,治疗无果后,不得不含恨退役。
      
      孙哲平走后,作为百花的另一名核心,张佳乐仓促之下接过队长职务,独自支撑起战队,顶着压力率领队伍继续前进,然而那个赛季的决赛……百花输给了微草。
      
      第六赛季,百花止步四强。
      
      第七赛季,百花决赛再一次输给了微草。
      
      就像一场结束不了的噩梦。张佳乐第二赛季出道,六年的职业生涯里三进决赛,最终却只收获了三个亚军,如此坎坷,难怪第八赛季前张佳乐突然宣布退役,媒体上会有那么多认为他心态失衡的声音,他之前“失踪”的那段时间,甚至有媒体认为他是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想不开悄悄自杀了。
      
      张佳乐对此很无语。是,他确实非常注重冠军,可是竞技体育,有哪个运动员是不注重冠军的?所谓竞技,冠军就是一切,除此以外都是输家。然而,因为得不到冠军就自杀???张佳乐简直一脑门子问号。喂喂,他有那么脑残吗?哪怕编他因为输不起而跑去和王杰希真人PK呢,也是一种比较真实的猜测方向嘛……自杀?
      
      穿越回来后,张佳乐无奈地发现自己以从来没想过的姿势上了社会版头条,如果不是回来得还算及时,他怀疑自己以后就算是出面辟谣了,坊间也一定会流传出一些类似于他割腕未果被抢救回来最后成了植物人住了一年的ICU等等离奇的江湖传闻,那样的话,张佳乐……张佳乐选择死亡 :)
      
      因为忙于处理各种各样的琐事,加上辟谣以后,各路朋友都发来“贺电”,张佳乐应接不暇,又有森森的事情需要操心,所以直到韩文清致电,他才终于把荣耀的相关事宜从记忆尘封的最深处挖出来,一时间心情复杂。
      
      虽然大家都猜他是因为接连失冠而心灰意冷,然而……事实上,他在意的还有另一个方面。
      
      孙哲平,他的好搭档,两个人意趣相投,白手起家创立了百花。当是时,彼此风华正茂,英姿勃发,向着共同的目标拼搏奋斗的日子是那么的充实快活,谁料一朝风云突变,命运便转向了无法预料的新方向。
      
      孙哲平的职业生涯中断,他不甘心;两个人的豪言壮志成空,他不甘心;百花的宏图霸业无果,他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那时候的张佳乐,是想着要给百花夺一个冠军回来的——既为了荣耀,也为了纪念。
      
      ……只是可惜,终究无果。
      
      以张佳乐的打法和性格,其实并不适合作为队伍的主攻手,然而孙哲平的离开令他不得不改变打法,一个人苦苦支撑。半年,一年,两年……张佳乐终是支撑不住,选择了退役,然后,就像孙哲平出国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对方一样,张佳乐再次选择了逃避。
      
      张佳乐没有脸面见孙哲平。就算所有的豪言都是他默默在心底做出的决定,就算不会有人知道他没能完成自己的目标,就算知道孙哲平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个……可张佳乐自己知道,他是做了逃兵的。
      
      因此,哪怕经历了穿越这样离奇的神秘事件,数十次死里逃生,所谓生死之间有大恐怖,有过这样的经历,曾经的很多执念张佳乐都能坦然地放下了,唯独……
      
      盯着屏幕中赤地冰寒发来的消息看了会儿,张佳乐深吸口气,突然就感到了一阵轻松。
      
      从前……是他着相了,那时的队友们面对着他的疯狂,可能也会觉得辛苦吧?还有大孙,他不应该和对方断绝联系的,那种赌气般的幼稚行为实在伤人又伤己——甚至,大孙不会以为他对他退役的事情心怀怨怼吧?不行不行,得好好地解释一下!
      
      张佳乐突然来了精神,坐直了身体准备打字。然而他太久没回话,那边孙哲平已经想歪了,还以为对面那个幼稚鬼又别扭上了。无语之际,孙哲平决定不再惯着张佳乐,当即一个窗口抖动发过去,接着又补上了个视频通话申请。
      
      张佳乐这边正要和孙哲平对话,突然间一个窗口冒出来,职业选手的手速当然没得说,张佳乐想都没想就点击了绿色的接通按钮,然后……
      
      看着屏幕里突然冒出来的那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容,张佳乐百感交集,脱口而出道:“大孙!!”
      
      然而视频的另一边,孙哲平完全没感受到昔日小伙伴的感慨与热情,事实上,此时的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原本的意图,一双眼紧紧盯住屏幕里突然出现的女孩儿,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
      
      这……她……我……
      
      脑海中思维混乱,行动上倒是一如既往的果决。孙哲平整肃了表情,突然冲着屏幕的方向露出一个笑:“美女你好我是孙哲平,九八年生人今年二十五岁,帝都户口有车有房家境优渥人口简单——”
      
      “……??我靠大孙你当着我的面挖我墙脚??还是不是好兄弟了!!”另一边,张佳乐气得跳脚,一巴掌糊住摄像头,愤愤不平地控诉道,“老子要和你绝交!!”
      
      “……”惑人心神的盛世美颜被挡住,孙哲平回过神来,遗憾地发现另一边的好友已经非常熟悉地“暴怒”了起来。啧,失策,本想好好安慰一下对方来着——不过那家伙这么有精神啊,看来媒体上的报道果然都是胡编乱造的了。
      
      “好了好了,小气鬼。”孙哲平扣了扣麦,“谁知道那是你女朋友啊,我还以为那是你妹妹或者其他的什么朋友呢。”
      
      “靠靠靠咱俩认识了这么多年你不知道我家里有几个妹妹?”张佳乐不依不饶,“我堂妹表妹们倒是都挺喜欢你,也没见你这么热情过啊!要不我给你们牵个红线……”
      
      “过分了啊!”孙哲平警告他,“你自己偷偷脱单就算了,还想把我配给你的姐妹们?告诉你别想——咳,你女朋友要是有姐妹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我怎么寻思着这话不对呢?孙哲平你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不会是想绿我吧?
      
      张佳乐决定要和孙哲平绝交五分钟。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