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橄榄枝 ...

  •   第二天居然还是张佳乐先起的床。
      
      爬起来迷糊了会儿,张佳乐看看时间,有些奇怪向来睡得很少的森森竟然还没起床。犹豫了一下,他没有把森森叫起来,简单地洗漱后,他一边刷着手机,一边趿拉着拖鞋到厨房做饭。
      
      面包火腿生菜鸡蛋,蔬菜水果混合原汁,再来一小杯巧克力酱冰淇淋。嗯嗯,看起来不错的样子。
      
      将面包一切两半,拿起一个咬了口,张佳乐满意地点头,端起托盘上了楼。
      
      “起床啦小懒虫。”把托盘往床头柜上一放,张佳乐重新爬上床,拍了拍裹着被子呼呼大睡的自家小女友。
      
      被打扰了香甜的美梦,少女眉间微蹙,不太高兴地哼唧了两声,一扭头,换了个方向继续睡。张佳乐被萌到了,不由自主地笑起来,停了停才继续自己的唤醒服务,一边哄还一边扶住了少女的肩膀,有节奏地轻轻摇晃着:“森森?森森?起床啦宝贝儿——”
      
      少女终于被闹醒了,长睫轻颤,有些委屈地睁开了眼。她有着一双澄澈动人的琥珀色眼眸,此时因刚刚睡醒而带了些潋滟的水光,看得张佳乐心中一悸,不自觉便搂住了身下的女孩儿,埋首在少女香甜柔软的脸颊与颈侧极克制地深呼吸了一下。
      
      “嗯……痒。”感受到有炙热的吻暗示性地落下,少女红了脸,有些害羞地稍稍躲了下。奈何被青年隔着被子团团搂住,女孩儿伸不出手去,只好回蹭了张佳乐一下,似是撒娇,又似是带着点儿嗔怪地小声抱怨道。
      
      精灵的皮肤非常敏感,除了伴侣,很少有人能越过魔法防护直接触碰到他们。不过,就算是伴侣,在以“禁欲”闻名大陆的精灵族中……咳。
      
      起床,洗漱,吃饭,梳妆。
      
      少女被张佳乐按在梳妆台前,不太情愿地端正坐好,透过镜子乖乖地望着他。张佳乐于是一边给她束发,一边忍不住频频往镜子里面瞧,边瞧边情不自禁地笑。好不容易终于梳好个高马尾,张佳乐把梳子一丢,弯下腰把人半搂在怀里,透过镜子来与她对视。
      
      清丽的少女,俊秀的青年,含笑对望的画面美好得令人不自觉屏息。只可惜少女脸皮太薄,明明刚刚还目不转睛地温柔望着他,等他回应了以后,少女却又红了脸,受不住地率先移开了目光,求饶般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张佳乐?”
      
      张佳乐被她软软的声音唤得心头一颤,轻咳一声,不自在地松开手臂直起了身子:啊,真要命……
      
      望着天花板“一二三四五”地数了好几遍后,张佳乐总算平静下来,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时值四月,正是乍暖还寒时候,不过K市的天气嘛……大家懂的。张佳乐拉着森森准备出门,两人都穿得很单薄,不过张佳乐多拿了一件长衬衫,准备给森森防晒,或者等晚上回来的时候给她御寒用——虽然这二者她其实都用不到。
      
      玄关,张佳乐帮森森把鞋带系好,起身后见她一副不太开心的小表情,不禁伸手捏了捏她柔软的脸颊,哄道:“乖,公共场合必须得穿鞋。”
      
      森森拉住他的手臂摇了摇,正要说话,张佳乐的手机突然响了,她顿时把话咽回去,好奇地盯住了他的手机瞧。
      
      虽然来到地球已经有快两个月了,但是因为某些原因,森森直到最近才开始学着融入正常生活。手机她当然是认识的,张佳乐给她准备了,只是她的汉字学得还不好,短时间内还用不上。
      
      “谁啊这个时候打电话——诶?”张佳乐把手机掏出来,正想着要是不重要的人就敷衍过去,谁知定睛一瞧,卧槽韩文清?!
      
      “老韩那个家伙找我什么事……”张佳乐的心里多少有些犯嘀咕,然而注意到森森好奇的目光,他下意识就挺直了腰,清清嗓子接通了电话。
      
      “哟,老韩啊,好久不联系了哈!最近还好吗?找我什么事?”
      
      “……”另一边,韩文清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看了眼屏幕确认拨通的号码确实是张佳乐的以后,便不禁陷入了沉思:怎么张佳乐突然这么的……热情?
      
      沉沉地“嗯”了一声,考虑到张佳乐最近闹出来的新闻,向来喜欢直入正题的韩文清难得委婉了些,挑了个寒暄的话题:“最近怎么样?”
      
      “呃。”张佳乐被噎了下,心说不是吧难道老韩也是来八卦他的?毕竟老韩向来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认识了这么久他就没见老韩和谁客套过!
      
      “还好吧……”因着心中的猜想,张佳乐的这句回答便显得有些没底气。
      
      倒不是张佳乐和韩文清有什么特别的私交,就是吧……最近有好多相熟的朋友给他打电话,其中不乏有苦口婆心语重心长的,也有劈头盖脸骂他一顿试图“点醒”他的,或者循循善诱忆苦思甜的,偏偏张佳乐只能听着不能反驳,忍得那真是相当的痛苦。
      
      ——你问为什么?当然是因为那见鬼的穿越啊!
      
      去年八月底,张佳乐因为第七赛季第三次的止步亚军而选择了退役,因为过于突然,他又表现得心灰意冷,一时间便有很多担忧他心理状态的声音出现。不过事实上,那些其实没什么,张佳乐毕竟已经是个成年人了,纵是身心俱疲,调节调节也就过来了。于是他暂时告别了荣耀,自驾到全国各地的风景名胜打卡散心。
      
      事情直到这里都还是正常发展,直到某天,张佳乐从一个新加的驴友群内得知,自己当时所在的位置距离不久后的“五星连珠”天象奇观的最佳观测地点非常近,这顿时引发了他的好奇,那一晚便驱车前往了那个地点。
      
      ……到了那里后,张佳乐这才知道那个爆料的网友只是跟风复制了网上疯传的谣言,群里的其他人嘴上讨论得热闹,其实根本没人信,真信了的只有他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可爱 :)
      
      遭遇了群嘲的张佳乐愤愤退了群,正准备离开那个鬼地方时,意外发生了——他穿越了。
      
      嗯,是的,穿越过程就是这么的朴实无华,因为张佳乐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穿越的,就,总之,他穿越到了异世界,而在地球这边……他失踪了。
      
      因为张佳乐在自驾游前曾经与父母打过招呼,他的父母也知道他那个时候情绪低落,一直不敢打扰他。直到第二年的春节前后,一直联系不上儿子的张父张母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对,打听了一圈儿都没找到张佳乐的行踪后,他们报了警。
      
      ……然后事情就闹大了。
      
      想起这段时间发生过的事,张佳乐只觉一个头两个大,奈何他不可能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那就肯定还是他理亏。所以,听到韩文清的问候时,他下意识地就以为对方也是听说了他的新闻,打电话来准备“教育”他一番的,因此便回答得很是没底气——幸好,韩文清不是为了这个来的。
      
      听出张佳乐似乎语气有异,韩文清皱一皱眉,想了想,他放弃了寒暄,直入正题道:“有没有兴趣来霸图?”
      
      “啊?”张佳乐愣住。
      
      荣耀!阔别八个月后,相关字眼再次被提起,张佳乐猝不及防,一时间不免有些出神。
      
      嗯嗯啊啊地应付完了韩文清,张佳乐挂断通话,原地沉思了好一会儿。百花,百花缭乱,退役,复出——霸图?
      
      直到一只小手凑到眼前晃了晃,张佳乐这才回过神来,将那只手捉到了掌心。
      
      “怎么啦?”森森的普通话学得还算快,只是因为有张佳乐做干扰,咬字发音时难免便带了些口音。此时听着她软软地开口,一双眼好奇地望来,张佳乐勉强扯出个笑来,一伸手把人搂进了怀里。
      
      “嗯?”女孩儿拉长了尾音,更显得声音娇软,令人怀疑她其实根本就是在撒娇,“我们不出去了吗?”说着,就像是怕他反悔一样,森森立刻就迫不及待地踢掉了鞋子。
      
      察觉到森森做了什么,张佳乐沉默一瞬,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他松开女孩儿,低头看了眼她调皮地扭动起来的可爱脚趾,摇摇头,点了点她娇俏的小鼻子。
      
      既然不出去了,张佳乐便不强求森森一定要穿鞋,就连森森欢呼一声准备换回睡裙他都装作没看到:毕竟精灵确实没有穿鞋的习惯,衣服的材质也都得格外注意才行,否则以精灵敏感的皮肤……
      
      “喂等等啊,不许脱内衣!!”
      
      “不舒服……”
      
      “不舒服也不许脱!我和你强调过那么多次……”
      
      “张佳乐——”
      
      “撒娇也不行!!”
      
      “……”
      
      好不容易把人哄好,张佳乐往沙发里一靠,看着森森哒哒哒地跑去冰箱那边舀冰淇淋吃,他抚了抚额,一瞬间突然有种心力交瘁的郁卒感。
      
      明明已经成年很久了,心态却还像个高中——不,初中生不能更多了!搞得两人明明已经确定了关系,可一想到要向她出手……就总有种微妙的罪恶感啊怎么办!
      
      可恶,精灵的成年期到底是不是十八岁?不会像小说里设定的那样,精灵的寿命是人类的十倍百倍甚至千倍吧?可是魔王那个家伙早在森森十五岁时就开始追求她了,所以,应该不至于……?
      
      就在张佳乐又一次思考起深奥的哲♂学问题时,另一边,韩文清看着挂断了的通话,若有所思。
      
      “怎么样,张佳乐前辈同意了吗?”旁边传来张新杰的问话。
      
      这是一间小型会议厅,除了韩文清外,会议桌边还坐着霸图战队的副队长张新杰与霸图俱乐部的经理。三人零散地坐在长桌两侧,面前都摆着厚厚的一沓资料,定睛望去,可以看到其中有不少报纸,其中一版的头条在笔记本下半遮半掩地露出来。
      
      《百花战队前任队长张佳乐退役后离奇失踪,粉丝……》
      
      “说要考虑考虑。”
      
      “他的情绪听起来如何?”
      
      “很正常。”顿了顿,韩文清补充道,“起码不像报纸上编的那样情绪崩溃有轻生倾向。”后一句话说得颇有些嘲讽。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想也知道不会——最近媒体闹得有点儿过,联盟该约束一下了。”
      
      旁边霸图经理默默点头:嗯,找机会向联盟“建议”一下。
      
      “接下来继续?”
      
      “嗯。”韩文清说。
      
      时值第八赛季常规赛,距离季后赛还有大概两三场的样子。这个时期,积分排行靠前的几支队伍都开始了休整与轮换,准备起即将到来的季后赛,霸图自然也不例外。不过,作为霸图的正副队长,两个人再怎么放松,有些事情也是需要去做的,战队的构建更是重中之重。
      
      打开联系人,韩文清按了几下屏幕,点进标着“林敬言”的名片,拨通了电话。
      
      “嘟——”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