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婚事 ...

  •   太上皇起了心思想叫黛玉去贾家看看,以免人口舌,这事皇上很快就得了信儿。
      
      于是晚上批完奏折,皇上出来散心,心里寻思着事儿,走着走着就溜达到皇后宫中了。
      
      皇后正在给大儿子写信,中秋快到了,北境那地方天气渐渐凉了,虽那处不缺好皮毛,但出于慈母之心,娘娘也给儿子准备了许多衣物,又打算去信问问,今年什么时候能回京。
      
      虽皇帝春秋鼎盛,一时半会儿的也轮不着她们娘俩惦记皇位,儿子在外倒也安全,很是不必回来跟他那叔叔和弟弟们掺和,但是哪有做母亲的不思念孩子的呢。
      
      皇后写了几笔,想想如今前朝后宫乱七八糟的情形,也不免叹了口气,想儿子回来,又不想叫他回来,真是两难。
      
      皇上的声音就在背后响起来了,“大半夜的,梓童因何事烦恼?”
      
      皇后的耳朵何其灵敏,如何没听见身后的脚步和鼻息声,只不过不愿理他罢了,见皇上终于出声儿,这才回转身来,嗔怪道,“陛下又作怪!”
      
      起身安置这难缠的祖宗坐下,又叫上了茶,皇后这才把信纸递过去,“正给承佑写信呢,这不中秋节快到了,给他送些衣物,再问他今年何时回来。”
      
      皇上拿过信纸扫了两眼,放在桌上,“这小子在外玩儿野了心了,前几日来信不还说跟他大伯去了北境更北的地方,在极夜处抓了好些个未开教化的熊人回来干活儿?他大伯野心大着呢,爷俩极能折腾的,这小子未必愿意回京在宫中过消停日子。”
      
      皇后道,“我何尝不知,放出去的熊崽子,想捞回来就难了,只是陛下,承佑明年就十八了,就算不成亲,也该定亲了。”
      
      娘娘语气柔和,“承佑是做哥哥的,他不定下来,下面弟弟妹妹都耽搁了。”
      
      皇上眉头皱了一皱,只一想就明白了,“是淑妃又来烦你了?”
      
      皇后娘娘笑笑,很不在意,“初一那天,在我这儿絮叨了许久。她膝下的二皇子只比承佑小了半岁,她急着抱孙子呢。”
      
      皇帝老脸一红,拉着皇后的手,吭哧半天道,“是我的错,委屈你了。”他年轻时宠淑妃宠晕了头,差一点就叫她抢在皇后前面生了孩子。
      
      皇后依旧很温柔,微微一笑道,“陛下也是为了皇家绵延子嗣,何错之有。”
      
      皇帝理亏,转移话题道,“淑妃可说相中了哪家姑娘?”
      
      皇后道,“听她话里的意思,是相中了一个勋贵家的嫡女,打算取来做正妻。”
      
      这明显还有后话啊,陛下便接着道,“怎么的,正妻不够,还要纳妾?”
      
      娘娘依旧是那温柔的模样,很是直言不讳,“淑妃说,二皇子这阵子在朝中颇被陛下重用,满朝也尽是赞誉。既这样,那大婚也不能太寒酸,身上怎么的不得有个郡王爵位,封王的话,一个王妃就不够了,单侧妃就得两个。”
      
      皇帝陛下冷哼一声,“她可是真敢说。”也是真敢想。
      
      娘娘笑道,“不过是仗着陛下疼她们母子罢了,有何不敢的。”
      
      皇上突然觉得脊背一寒,想诅咒发誓,但是看见娘娘清凌凌的眼睛,立时便又认错道,“是我当年做错了!”
      竟连自称都不用了。
      
      娘娘温温柔柔的,“过去的事儿,提他干什么,陛下忘了吧。”谁稀罕记着你们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情情爱爱去。
      
      娘娘又说了几句淑妃,把她的打算跟陛下都说了,又道,“淑妃出身低微些,但是她相中了娘家侄女,想要给二皇子纳了做侧妃,说俩孩子打小儿青梅竹马的情谊,她不忍心拆散了,这个我觉得略不妥当,但是也不好说些什么。”
      
      皇帝奇道,“咱们在潜邸时,淑妃娘家总来人看她?”
      
      皇后笑道,“陛下说哪里的胡话,淑妃父亲当时不过七品芝麻官,一家大小都跟着在任上,她年年过节都要悲泣见不着亲人,还要陛下您哄来着,您是给忘了?”
      
      陛下唬着脸,“那我是把老二丢给淑妃她父亲一家子抚养了?”
      
      娘娘拿着帕子捂嘴笑道,“又说气话。”
      
      皇帝确实很生气,“不过我登基后,叫她外八路的亲戚进宫探望过几次,皇子的面都没见着,哪里来的情谊!越发糊涂了!”
      
      娘娘听了,心里叹息一声,宠着时只说天真单纯,惹人怜爱,这一旦情爱褪去,看吧,就成糊涂了。
      
      只是她也没说什么,并不想在这些人身上浪费时间,道,“所以我说,到要叫承佑回来看看,问问他的心意,若是在外有了心仪的姑娘,也可以,叫他大伯做主也成,不管怎么说,好歹有个着落。”不然总有人拿她儿子说事儿!
      
      皇上嘴巴一撅,“我是承佑的爹,儿子又没过继给他,干嘛叫他做主!”
      
      但是你这些年在儿子身上花的心思,还真没有人家做大伯的多,皇后在心里暗自吐槽道。
      若不是后来很快被封了太子,一家子都搬进了皇宫,当时只是个王妃的皇后,差一点就想把儿子直接过继给前往北境的前太子殿下了,那时候承佑便耐不得京中夏日酷暑,每年都要遭几个月的罪。
      
      其实现在过继也不是不可,反正他大伯妻妾虽有,但现如今也一直没有个一男半女的在膝下承欢。
      只不过这嫡长子身份,略拖累儿子了。
      
      娘娘叹息一声,把这些不靠谱的念头丢下,继续打发眼前的男人,“陛下今晚怎么想起到我这儿来了?”话都说了,闷儿也解了,没事儿就快走吧!
      
      有那时间,替你那些妃子烦心去岂不是正好?
      
      陛下这才想起来来意,捋捋胡子,道,“我今儿听人禀报,说父皇有意叫黛玉去贾府探望?”
      
      皇后提眉,“陛下不想叫黛玉现在回去?”
      
      皇帝又摸摸胡子,道,“这八月十五快到了,父皇许是想趁着这个日子叫她去,只是团圆佳节,贾家一家子老老小小的齐聚一堂,叫黛玉见了,岂不是惹小姑娘伤心,倒不如另选日子。”
      
      皇后心里呸他一口,心说在宫里看着咱们一家齐聚,黛玉就不伤心了?就属你屁话多!这是不知又有什么勾当在里面了!
      
      皇后也不是不通前朝事的,略想想就明白了,到底还是道,“那我明日里早晨去见了母后,跟她老人家商量下。正好母后今儿也派人来,叫我明日去,说给承佑带东西。”
      
      陛下听了点点头,只是仍旧道,“到底还要叫父皇改主意才行。”
      
      皇后娘娘笑意盈盈,“母后说得话,父皇再没不同意的,陛下放心吧。”
      
      皇上听了不免有些讪讪的,小声儿道,“夜深了,梓童......”
      
      皇后便道,“我今日身上不方便,陛下他处歇息吧。”赶紧走,烦死。
      
      哦。
      
      陛下只能讪哒哒的出了皇后宫中,蔫巴巴地走在甬道上,自己回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皇后便去了慈宁宫,因说好了的,皇太后早起没去马场,正在里间儿等她,外面大殿内铺排得满地都是东西,许多箱子摊开放着,期间各色毛皮锦被布匹,晃得人眼睛都花了。
      
      太监宫女嬷嬷们来回收拾,按着太后的吩咐这个拿走那个留下,再取什么什么来。
      
      两只小毛团趁人不备,正偷偷拿了两个小被面,裹在身上当披风,精神抖擞地在地上跑来跑去扮女侠,一不留神撞个对头,哎呦哎呦地跌在锦绣堆里,被嬷嬷一人一个拎了出来,放在了老嬷嬷脚下不叫捣乱。
      
      皇太后宫中的喜嬷嬷人长得严肃,眉毛又黑又粗的,看着可怕人,两个小的都有些怕她,这会儿乖乖地站好了,小声声齐齐地道,“嬷嬷,我们错啦,下次不啦。”
      
      小毛团的小豆子眼睛眨呀眨的,泛着一点儿水光,胖爪爪捧在胸前拜一拜,瞧着可怜极了,谁还忍心凶她们呢。
      
      喜嬷嬷忍心~
      
      老人家硬起心肠,把小团子们抱开,躲在没人的地方教导。
      
      喜嬷嬷长得凶,说话却很温柔,蹲下来挨个儿给理理支楞巴翘的头毛,“公主和女公子知道自己哪儿错了?”
      
      小花熊瞅瞅小熊猫,小熊猫看看妹妹,又看看喜嬷嬷,想着自己好歹是姐姐,便仗着胆子道,“不该在宫人们忙碌的时候捣乱?”
      
      喜嬷嬷道,“此是其一,还有呢?”
      
      小熊猫赶紧捅捅妹妹,小花熊便道,“宫人们捧着东西,看不见我们,乱跑会把她们撞倒?”
      
      多好的孩子呀,喜嬷嬷凶凶地笑了起来,两个小毛团瞧着也跟着笑了,却听老人家道,“公主和女公子心善,这是好事,但是不能只看着别人,不想着自己。”
      
      她指指殿中,小太监们还从后库中陆续地抬了箱子来,又抬了箱子走,箱子很厚重,角上还抱着铜片,“瞧,那些箱子,又沉又重,万一撞着砸着了,会不会痛?”
      
      两个小毛团各自摸摸刚才撞在一起的额角,隐约还有些痛呢,赶紧点头,“会!”
      
      “不止会痛,有可能还会受伤,破皮啊,出血啊,甚至骨头也伤到,那样的话,就很久不能出去玩耍了。”
      
      两个小毛团可怜巴巴地扑进喜嬷嬷怀里,“嬷嬷我们这回真的知错了......”
      
      喜嬷嬷见小熊猫和小熊猫真老实了,怕她们被吓到,赶紧搂在怀里安慰,“知道就好啦,以后可记住了。公主跟女公子是不想想要小披风?咱们找些喜欢的布料来做好不好?”
      
      好呀!!!
      
      小花熊和小熊猫欢快地拍起了胖嘟嘟的小巴掌!
      
      “我要颜色鲜艳些的!”这是黑白花儿的小花熊了。
      
      “那我选浅一些纯色的!”这肯定是毛色深了一些的小熊猫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剧透,少年北极熊在24章露面
    可小一镜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