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长大 ...

  •   黛玉这些时日在宫中,除了偶尔想家,想爹娘,其余时候,过得再顺心不过了。
      
      如今她和三公主同吃同住,两个小毛团的生活十分有规律,每天基本要跑三个地方。
      
      早上去皇后宫中撒娇蹭早饭,皇后打理宫务,她们便跟在一边,学些简单的算学理账,辨认布匹珠宝器物之类的闺中学问。
      
      待吃过午饭后,两个小姐妹再手牵手,溜溜达达走回慈宁宫,权做消食,然后跟着刚从马场跑圈儿回来的皇太后小睡。
      
      午睡之后起来,就要在皇太后的指点下习文识字,晚上则会跑去慈安宫,跟太上皇一起吃他的“早饭”,然后在那里玩儿到宫中掌灯。
      
      偶尔也换一换,赶上初一十五宫妃们拜会的日子,因为皇太后是懒怠着见人的,早就免了后宫拜见,小毛团们早起便会直接跟着皇太后去马场玩耍,中午再去皇后宫中蹭饭。
      
      因为皇太后惯于吃素的,往日里三公主在时,祖孙两个常常吃不到一起去,如今倒是刚刚好,她老人家不用带着两个孩子跟着一起啃青菜吃糙米。
      
      太上皇的慈安宫里,倒是多了许多幼崽们喜欢的玩具:木马摇摇椅、蹴鞠、陀螺、捶丸......庭院中太上皇晴天时日日都要躺在上面酣睡和晒太阳的大毛毯,早就不知道被收到哪里去了。
      
      院里新修了一处粗大树干搭建起来的架台,木材的表面被打磨得十分光滑,台子的周围没有什么台阶,只在其中一面的几根柱子上有许多凸起的结节。
      
      小毛团子们特别喜欢抓着结节攀爬到台子上面,然后打出溜滑下来,台子边上有几根斜着放着的支柱,表面又宽又平,滑下来可舒服。
      
      毛团们趴着打,仰着头打,甚至大头冲下往下滑,摔在厚厚的草坪上也不哭,翻个跟头起来接着玩儿,每天都要乐此不疲地在“滑梯”上花上好多时间。
      
      小花熊和小熊猫每天充沛的精力就这样被消耗一空,往往在回慈宁宫的路上,就趴在太上皇或者是皇太后那宽厚又安稳的后背上睡着了。
      
      三公主起先胆子小些,对着狮身的爷爷和端庄的皇后娘娘总是放不开,但是黛玉却一来就被小老虎五皇子带大了胆子,全然没在怕的,慢慢地,三公主便也放松起来了,甚至都敢趴在爷爷身上耍赖了。
      
      小熊猫变得活泛起来,长辈们瞧着也挺高兴的,但凡哪个祖父祖母都不喜欢看着自己的后辈畏首畏尾的,只是小熊猫天性使然,性子敏感,又可怜这孩子从小没了生母,所以他们从前也没强求,没成想来了个小花熊,倒是带着小公主淘起气来。
      
      只是黛玉在宫中,却也不是人人喜欢的,皇帝的后妃们便罢了,见宫中二圣都哄着这臣子家的小丫头,便是皇太后和皇后也颇多宠爱,甚至纵着膝下的皇子公主与之玩耍,心中再有不满也知道遮掩一二,小孩子却按捺不住心底的妒忌与不满。
      
      大公主和二公主已经三番两次的,在两个小毛团经过的路上堵着她俩,并说些阴阳怪气的话了。
      
      碍于年纪和身份,小毛团子们也不好反抗,左右两位公主也不敢做些什么,不过就是啰嗦些,浪费些时间罢了。
      
      她们说得多了,小熊猫只要说一句,“姐姐,皇祖父/皇祖母/母后要等急了。”两位公主也只好怏怏地放人。
      
      过后,小熊猫悄悄跟黛玉咬耳朵,“要不是知道,我真觉得两个姐姐是刺猬兽身。”
      
      好好儿的话不会说,非得刺刺儿的才得劲儿。
      
      招人讨厌还不自知。
      
      黛玉想想跟着皇太后去马场玩儿时,在草丛里看到的臭乎乎的刺猬,没忍住噗嗤一下子笑了出来。
      
      小熊猫气呼呼地道,“本来就是嘛,说我臭烘烘,我的毛毛每天都打理,还会变成人身洗澡,可香呢!还说我个子矮,我才七岁嘛!早晚长得比她们高!宫中的旗杆倒是高,姐姐们怎么不去比!”
      
      黛玉摸摸小姐姐的肉肉手,安慰道,“咱们每日里好吃好睡,又日日里运动,肯定比她们会长得高啦!”
      
      黛玉给小熊猫看自己肉乎乎的小肚子,“你瞧,我的肚肚上,都长肉了!”
      
      小熊猫伸出爪爪去轻轻拍了一下,小花熊雪白的胖肚肚弹了弹:“嘻嘻,肉嘟嘟!”摸完了小熊猫又羡慕地道,“黛玉,你兽身会长到好大吧?”
      
      小黑白团子点点头,奶声奶气地嗯了一声,用手小小地比划道,“我娘说我刚生下来,都没巴掌大,不过才二两沉,可把她吓坏了,都怕说句话就把我吹飞了。要是真能长到皇爷爷说得那么大,我一定要给我爹娘看看去,让他们放心!”
      
      小熊猫惊讶地道,“二两,那不是一口就没有了呀!”
      
      黛玉叹气道,“可说呢,我爹娘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地把我养着,也不知道这么多年,我又吃掉了多少个二两,才长这么大。等长到皇爷爷说得那么大,又得吃掉多少个二两?”
      
      小熊猫赶紧从旁边果盘里捧了一个大苹果给黛玉,“快,日积月累!早晚长大!”
      
      黛玉胖爪爪一用力,轻松地把苹果掰开,一人一半地分了,“我们一起!”
      
      两个小毛团坐在木台边,趴在横撑上,一个悠闲地晃着短短的小脚丫,一个悠闲地晃着长长的尾巴,美滋滋地啃着苹果。
      
      太上皇背着手,站在台子后面,偷听孙女们的谈话,这会儿见两个小家伙丢开不高兴的事,开始吃东西了,才蹑手蹑脚地走开了。
      
      福公公也不出声地在后面跟着。
      
      老头儿转到廊下,坐在藤椅上晃悠着,半天没吱声,过了一会儿才道,“现在谁跟着两个丫头在宫中来回走呢?”
      
      福公公小声儿地道,“三公主身边的人,是她生母生前安排的,前几年年纪大了,有两个没出宫做了嬷嬷,贴身伺候的就是那两个。至于林家女公子,林家带进宫的下人还被皇后娘娘拘着学规矩呢,女公子身边的两个宫女是皇后身边的丫鬟。”
      
      太上皇捋着胡子,“哦”了一声,道,“跟你女主子交代一声儿,叫她给黛玉跟小三儿安排几个顶用的,走出去能唬人的。”
      
      皇太后在马场折腾出来的那点儿老底儿,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十来个娘子军呢,不给她孙女用,却要留给谁?
      
      福公公不解地道,“老圣人,给林家女公子安排人手我知道,您是要叫她去了贾家不至于吃亏,给三公主安排是为了干嘛?”
      
      太上皇道,“你糊涂,俩孩子那么好,我不得不偏不倚啊。再说了,三儿以后不得出嫁?你瞅瞅她身边儿的那俩,畏畏缩缩的,能顶什么用,我孙女挨欺负了,她们是能上去骂人,还是能上去打人,只怕自己就先吓得躲起来了!”
      
      福公公竖个大拇指,“还是陛下想得周全!”孙女还没嫁呢就想着揍驸马了,您也是头一份儿!
      
      老圣人骄傲地一翘胡子,“哼,论起这大事小情,各个方面,你们呀,都看得不细致,还得练!你以为我这几十年皇上,是白当的!?”
      
      福公公笑眯眯的,也不反驳。
      
      哄着呗,反正都哄了半辈子了。
      
      晚上恰巧皇太后觉着夜色好,心情也好,自己溜溜达达来慈安宫接两个孩子了,福公公把揉着眼睛的小毛团一前一后地放在皇太后背上,一边扶着,一边往外送。
      
      皇太后回头看了一眼,笑着道,“阿福你这岁数,可别累着了,还缺扶着孩子的了?回吧。”
      
      福公公笑呵呵的,“还可伺候主子几年。”
      
      皇太后见离着宫门远了,便道,“也就你性子好,能受得住那老货!”
      
      福公公慢悠悠的跟着,“主子脾气好着呢。”
      
      皇太后便笑了,“你倒是还是那性子,听不得人说他半句不是。”
      
      福公公赶紧道,“岂敢馁,我的娘娘!”
      
      皇太后站住了脚,蹄子刨刨地,晃着脑袋打了个响鼻儿,“说罢,又有什么事儿啊?”
      
      周围的宫人们赶紧推开了一些,福公公便笑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你们躲什么?”
      
      他便把太上皇交代的事儿说了。
      
      皇太后听了,眉心皱一皱,贾赦小时候也没少被她驮着玩耍,如今被他那不靠谱的爹妈折腾成这样,贾代善是没了,可贾史氏那老货却还在。
      
      都已经知道那不是个好人了,还非要叫黛玉去那个贾家见那老婆子干什么?
      
      “一脑袋浆糊!”枣红色的高头大马啐了一口,恨恨地说道。
      
      这是骂太上皇呢。
      
      福公公给自己主子辩解,“到底是亲外祖母,进京这么久不去见一见,传出去对女公子名声也不好。”
      
      “哼,名声!”
      
      高头大马到底没再说难听的,“你回去告诉那老货,我知道了!”
      
      福公公回了慈安宫,太上皇正猫在宫门后面儿,一见着就小声儿地问,“咋样?是不是又骂我了?”
      
      福公公一脸哭笑不得,“怎么会,女主子打小儿名门闺秀出身,哪里有您说得那么粗鲁。”
      
      太上皇一甩袖子,“拉倒吧,她是名门闺秀?那我还是书香门第呢!”
      
      福公公劝和道,“都这么大年纪啦,好歹您就服个软儿又能如何,男子汉大丈夫的......”
      
      太上皇头也不回地进屋了,“她要先不给我道歉,我是不知道什么叫服软的,感情那一蹶子没踢到你身上,你是不疼!”
      
      福公公絮絮叨叨地跟进去,“哎呦我的老圣人,那都是那几百年前的事儿了,你还记着那......”
      
      那是!必不能忘的!
      
      

  • 作者有话要说:  依旧求收藏,谢谢大家的评论地雷营养液呀~
    丢地雷的大家破费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