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只爪爪 ...

  •   第二只爪爪
      
      猫。
      
      可爱的,柔软的,精灵古怪的,神秘优雅的……自古以来,猫这种生物在人类社会里,无疑得到了疯狂的热爱与追捧。
      近几年,更是与“团宠”“小仙女”“主子”“皇上”“太后娘娘”“总统大人”……之类的词,紧密联系在一起。
      就算是那些从未饲养过宠物的男男女女,你从他们口中听到“云养猫”的频率,也要远远大于“云养狗”“云养兔”“云养仓鼠”。
      
      然而,这个世界,总有些例外。
      
      “托管费一共多少?”
      
      市中心,某家高档宠物会所,正在前台摸鱼的张小姐,突然被金色的毛毛晃了晃眼。
      
      她抬头一看,一只一个多月大的金渐层正降落在台上,圆圆的浅葱色大眼睛直愣愣地与她对视。
      
      资深猫奴张小姐:幸福来得太快,我不敢呼吸.jpg
      
      这只小猫茫然地抻出爪子,向上抬了抬,似乎是打算够到什么东西——
      正是因为它这一抬,沉迷在“妈妈,我是要被天使糊脸了吗”的张小姐,总算注意到了抱着小猫的手。
      
      因为这只猫猫体积太小,这双手其实是把她整只捧起来的——奈何小猫本身的颜值太高,初见时夺走了张小姐所有的注意力。
      
      手怪好看的,是符合一切优美的描写,能够充当少女心目中男主角的手。
      
      少女张小姐:难!道!抱着可爱小猫来寻求帮助的极品帅哥!这什么神仙组合!
      
      ——她顺着这双手往上看,看到了一副瓶底厚的圆眼镜。
      圆眼镜的主人似乎是高度近视,张小姐想进一步打量他的五官,却只能看见他眼镜上的白光,以及一个憨厚老实的笑容。
      
      ……妈妈,小说里都是骗人的。
      
      见眼前的前台没有反应,薛谨又问了一遍:“托管费多少?”
      “啊……什么?”
      
      这小姑娘似乎才大学毕业吧,怎么工作状态迷迷糊糊的。
      “托管费。”薛谨好心地重复了第三遍,“这只猫是我在路上捡到的,周围也没有母猫的影子……我想送给你们先做个身体检查——如果她有病,我就送去宠物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如果她没病,我想托管在这里寄卖,在她找到主人之前我可以定期付托管费。”
      
      没有价签,没有商标,没有“七天无条件退款”的保证。
      
      ——在薛谨看来,任何符合以上三点,还会“喵喵喵”叫着要吃的要喝的要玩玩的生物,都只有“烧钱”二字。
      可爱是什么?能当饭吃吗?能当钱花吗?
      
      不能。
      不仅不能,对薛谨这种运气奇妙的男人而言,无论是可爱的女人,还是可爱的宠物……都是千载难逢、只能摆在橱窗里看几眼的顶级奢侈品。
      
      结婚对象性格好就OK,宠物在网上刷刷视频云养一下就OK。
      
      年轻的前台张小姐可不知道这个超实用主义者脑子里在想什么,她眼馋地看了几眼这只小猫,犹犹豫豫建议:“那个……先生,既然你有缘被猫主子钦点了,那……”
      薛谨:“无缘。”
      “……是有什么家庭情况无法饲养……”
      薛谨:“没有家庭。”
      “……那可以试着饲养猫猫……”
      薛谨:“不。”
      “……宠物是奇妙的小生灵,只要倾注爱意与陪伴,它会成为您的家庭成员……”
      薛谨:“工作忙。”
      “……这里有如何照顾小动物的知识手册,遇到捡来的小猫,我们通常建议您留在家里照顾一段时间,再去网上寻找它的主人……”
      薛谨:“没钱养。”
      
      张小姐:“……啧。”
      “你刚才是不是‘啧’了一声?”
      “呵呵呵,先生,一定是您的错觉。”
      
      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男人,明明被猫主子钦点竟然还一个劲往外推——
      
      似乎是读懂了她内心的想法,张小姐面前的平凡男人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
      
      “我是狗派。”
      
      此四字一出,一切疑惑与嫉妒迎刃而解。
      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
      狗派猫派之争早已白热化已久,与咸豆腐脑甜豆腐脑之争齐名——虽然有“猫猫狗狗我都养它们超可爱斯哈斯哈斯哈”的博爱人士,但两派的激进人士只会向这种博爱人士投去鄙视阶级敌人的目光。
      这些愚蠢的敌人,怎么能知道养狗/猫的快乐!
      
      猫派张小姐舒展眉毛:“啊……那就没办法了呢。”是愚蠢的狗派啊,唉。
      狗派薛先生点头:“嗯。如果是只可爱的小狗,说不定我会考虑一下。”
      ——不过客套而已,是狗是猫他都不会养的,宠物太烧钱了。
      
      然而,这后一句因为社交礼仪隐藏在薛谨心里的话,并没有被沈凌听见。
      
      她只听见了几个关键词:如果,可爱,小狗。
      
      ——呔!
      
      ——这个低等的鸟类,低等的两脚兽,敢将她与狗相比——那种憨憨蠢蠢的智障生物——狗?!本喵竟然还不如狗可爱?
      看在你之前把爪子献给本喵作座驾的份上,我才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允许了你的行动……
      
      ……果、果然是挑衅吗!把本喵搬运到了另一个地方,指望本喵放弃警惕,然后用狗这种生物来羞辱本喵!可恶!来啊!来啊!来干架!
      虽然你身上有两脚兽的特征,爪子也软软的……但本喵是不会向低等鸟类屈服的!
      
      她立刻跳了起来,弓起后背,继续挥爪:“喵!喵!喵喵喵——喵嗷!”
      干架!干架!干架!走!出门去找垃圾桶桶盖!我们在上面决一胜负!
      
      张小姐被吓了一跳。
      “它怎么了?后背弓起来了,它突然受惊了吗?”
      薛谨皱起眉:“之前来的路上一直很乖,没有这种表现。”
      
      ——不仅乖,还莫名蹲在他的手上用力仰头,尾巴上翘……薛谨猜这只猫以为他手掌上方的天空里有什么宝藏。
      
      原本是仰头彰显王霸之气,意图让低等鸟类臣服的沈凌:乖你个大头鬼!走!垃圾桶盖见!
      
      “……这种表现,是不是这里有什么她不喜欢的东西?”
      
      薛谨:“我进来的时候特地没让她看见笼子里的其他宠物,以免受惊……是油漆的味道吗?”
      ↑不喜欢的东西本东西
      
      张小姐一愣,露出了点尴尬的神色:“的确,我们家的墙前段时间新刷过……”
      但用的是环保建材,按理来说没什么味道啊。
      
      薛谨看看四爪扒住台面,正冲他拼命龇牙咧嘴的沈凌。
      
      “是不是肚子饿了?捡到它之后我直接送来了,没喂它东西吃。”
      他试探地问道,同时伸手探进自己随手的超市大购物袋。
      
      张小姐摆摆手:“您可能不明白,猫猫这个表现,一般都是威慑敌人……”
      
      沈凌逐渐膨胀、上拱、炸成一颗颗金色毛刺的毛毛,突然止住了。
      她动动自己的鼻子。
      突然嗅到了大购物袋里一阵强烈的香气。
      
      薛谨的大购物袋只是外表看上去挫而已——作为一个能同时塞下灭火器、抽水泵、膝关节支具还不会显露丝毫端倪的大购物袋,它里面其实另有乾坤。
      ——大多数时候,袋子里的东西其实存在另一个地方,薛谨“掏取”的动作才能把他想要的东西取出来。具体用法,类似《哈O波特》的驴皮袋子。
      这也是之前,沈凌没有透过袋子嗅到这抹强烈香气的原因。
      
      她屏住了呼吸。
      紧紧盯着这个低等鸟类的爪子——拿出了一团裹得紧紧的保鲜膜——
      
      薛谨撕开保鲜膜,打开盒子:“这是今天早上新炸的香酥小黄鱼。”
      
      ……是敌袭!是核|弹攻击!
      要、要不是没找到垃圾桶盖……我早已击溃……唔,低等鸟类……狡猾的两脚兽……
      
      沈凌抽抽鼻子,抬爪按住台面,伸直脖子——然后“吧嗒吧嗒”凑过去。
      
      薛谨又从华润O果的大袋子里掏出了一个保温瓶:“这是早上刚炖好的玉米排骨汤。”
      
      虽然……虽然比不上小黄鱼,但本喵也笑纳了!
      
      张小姐:啊,维持着炸毛的团状毛绒球蹭到这位先生胳膊旁边了,还用肉垫在拍这位先生手背。
      
      “那个,我能问一下,这些食物……”
      “放心,材料都是最好的,全部都是新鲜出炉。”薛谨一边试图温柔甩开已经半只喵扒在他手背上的沈凌(“下去,不,不要爬过来,不要伸爪子扒拉我的保鲜盒”),一边旋开保温桶:“我原本打算在相亲看电影的时候送给女方当小零食吃。爆米花和奶茶都太贵了。”
      
      张小姐:带保温桶去电影院,这是什么跳广场舞的土味老大爷吗。这家伙一定相亲被拒了很多次吧。
      
      “……因为之前煲好的汤和炸好的小黄鱼总被女方嫌弃地打翻在地……”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所以,我努力改进了很多次炸小黄鱼的配方,用来煲汤的老母鸡都是去深山里寻找野生放养的品种抓……咳、不对,我是说买。”
      你努力的方向从一开始就出错了。女方只是想要爆米花和奶茶而已。
      “……如今,炸小黄鱼的技术已经炉火纯青。方圆百里不可能有比我做的更好吃的炸小黄鱼。”
      不要通过相亲来磨炼炸小黄鱼的技术啊!这种技术有什么好骄傲的!
      
      张小姐无语凝噎,看着这家伙咕噜噜往瓶盖里倒汤,顿时有种农村的奶奶翻越大山来城市看女儿的既视感。
      ……汤的确很香,我也有点想喝……
      
      “先生。”
      作为猫派的张小姐,看着这个狗派平静中带着嫌弃地第三次把扒到手背上的小猫抖下来,冷淡地吩咐“不要蹭着我喵喵叫,马上就给你弄吃的”“安静点,去手帕那里坐好”……
      
      她微微一笑:“这么小的猫,是不可以食用人类的浓汤的。炸小黄鱼也不可以,盐分太高了。”
      
      啊,这。
      
      薛谨愣了一下:“受教了。”
      
      保温桶的瓶盖又“咕噜噜”旋回去,散发着香味的保鲜盒“啪”一下重新扣紧。
      
      沈凌眼睁睁地看着小黄鱼消失:……
      
      “喵!喵!喵!喵!喵!”
      本喵不是真正的低等幼猫!本喵是奇幻生物!本喵可以吃小黄鱼!小黄鱼!小黄鱼!
      
      因为大起大落的心情,她爪下一个用力,肉垫里“蹭”地弹出尖锐的指甲。
      接着,沈凌怀着郁愤的心情,不管不顾扒拉起这个低等鸟类的爪爪。
      
      “喵呜!喵呜!喵嗷嗷——”
      小黄鱼!交出来!小黄鱼!就是这只爪爪把小黄鱼变没了,我亲眼看见——
      
      “嘶……”
      
      薛谨被挠得倒吸一口冷气:“不是幼猫吗?为什么指甲这么长?”
      
      当然,忠实的狗派薛先生还不知道,这只是他被猫猫挠的命运的开始。
      未来,他还会被挠个成百上千次。
      

  • 作者有话要说:  有灵感就码啦,码猫猫真的很放松,正好缓缓我写养崽的脑子QAQ
    日更……咳咳,v前看评论反映随缘更的这样子(狗头)
    确定下更新频率会通知大家啦~
    薛先生是真的狗派,非常忠实的狗派,不会真香的那种狗派,所以未来他们家方圆百里没有狗狗,就算有也是被挠到再也不敢接近的老实狗狗。
    沈凌:结个婚防火防盗防小三,本喵还要防狗(:
    薛谨:唉,相亲被拒多次使我磨炼了炸小黄鱼的技术,但这又有什么用呢(葛优瘫.jpg)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