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只爪爪 ...

  •   第一只爪爪
      
      据说,集齐七颗龙珠,可以召唤一条神龙。
      ……那集齐七张好人卡呢?
      
      “对不起,你是个好人,但我……”
      
      薛谨扶了扶自己瓶底厚的圆眼镜,露出属于好人的憨厚笑容。
      
      “因为你家里……?”
      对面的姑娘鼓起了勇气,拎包起身:“因为我家里突发火灾!对不起!对不起!”
      
      唉。
      
      在“闺蜜突然车祸摔断腿”“邻居被玉米粒呛到送进医院”“家里突发大水,怀疑海王降临”后,终于出现了火灾梗啊。
      
      作为一个温和的、友好的、善解人意的普通人,薛谨笑笑,并没有为难这个满脸尴尬,只想从相亲现场逃离的姑娘。
      ……好歹她编的借口比前几个姑娘靠谱多了呢。
      
      “我了解情况了。请赶紧回家救火吧。”
      
      接下来普通人还应该做点什么?哦,表达自己的担忧,给予帮助。
      
      于是薛谨继续维持着憨厚的微笑,伸手提起摆在脚旁的超大号环保布袋——该布袋的颜色是惨不忍睹的土黄,袋子上还印着“华润O果”的超市标志,对面的姑娘很努力没露出嫌弃的表情——
      
      接着,他从塑料袋里掏了掏,提出了一个圆筒状的红色灭火器。
      
      “4公斤重的干粉式手提灭火器。”
      薛谨老实人的笑容在姑娘眼中散发着菩萨般的光芒,“轻盈便携,使用方便,证书齐全,消防认证,加厚平底,检验严格,保证灭火效率极高,还附赠两个保险插销。请拿上一个带回家吧,不用客气。”
      
      姑娘看看他那个明显是超市购物后加几分钱买的大布袋,又看看这只红色灭火器,眼神有点发直。
      
      “哦……哦……哦,你真是个好人,谢谢啊。”
      
      薛谨点头:“支付宝25块8,扫码付款,谢谢。”
      
      “……啊?”
      “淘宝原价24块8。中间差价我只赚了一块钱,你可以放心。”
      
      姑娘眼中,这个憨厚的老实人散射出的菩萨气息,突然有点点扭曲。
      
      并且,不知为何,望着(即将被甩的)相亲对象憨厚的笑容,她颤巍巍点进了支付宝。
      “就……就25块8?”
      薛谨点点头,再次从奇妙的超市环保袋里掏出了一个运动水瓶。
      “加3元附赠运动水瓶,补充你灭火后消耗的汗水。”
      “哦……哦。那啥,咳,我扫你对吧?”
      “对,谢谢。”
      
      ——本想拒绝一场相亲的姑娘,恍恍惚惚提着灭火器和水瓶回家后得到了爸爸妈妈怎样看智障的眼光,暂且不提。
      
      好歹赚了4块钱的薛谨,把其中24块8的成本还进花呗里,看着支付宝里仅299块钱的存款,也悠悠叹了口气。
      
      “……又被拒绝了啊……”
      
      一场相亲,也太烧钱了。
      
      这个憨厚的男人索性一把提起整个超市布袋,将其放到餐桌上,然后一件件往外拿。
      
      220v的小型抽水泵,价值77块——应对于相亲对象“家里突发大水,怀疑海王降临”的情况,今天没用上。
      医院专用的膝关节支具,价值128块——应对于相亲对象“闺蜜突然车祸摔断腿”的情况,今天没用上。
      关于“三分钟学会海姆立克急救法”的音频指导电子书,价值18块5——应对于相亲对象“邻居被玉米粒呛到送进医院”的情况,今天也没用上。
      
      唯有准备万全,方可找到平凡之道。
      这是他的人生座右铭。
      
      薛谨扫视了一遍这些奇奇怪怪的装置——并无视了餐厅里古古怪怪看来的视线——摸摸下巴,掏出手机,点进淘宝,在“我的订单”里一个个点击了“申请七天无条件退款”。
      
      没办法,相亲太烧钱,薛谨又太缺钱。
      
      如同他之前告诉那位第七个给他发好人卡的女孩一样——薛谨把这些东西提供给那些姑娘,也顶多是赚几块钱的差价而已。
      他不求捞钱,但求收回成本。
      
      ……然而,薛谨毕竟自认是个憨厚温和的普通人。
      憨厚温和的普通人,相亲一定要带对象去评价不错的高档餐厅,给她送点不能太便宜的精致见面礼,在和姑娘交谈逛街时随时准备好递上自己的钱包,在对方照脸将手中的奶茶\\鸡尾酒\\星巴克咖啡泼来、又气冲冲离开时,保持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把脸擦干净,再踱去前台帮她把账付完。
      
      ——真正憨厚温和的普通人该怎么做他不知道,但薛谨一向如此要求自己。
      
      在婚姻市场里兜兜转转的挑剔女人,AA的建议往往会降低你在她们心中的评价。
      
      当然,非常幸运的(?)是,薛谨也不仅仅遇见了这种挑剔的女人……
      他还遇见过“我是被家长逼来的,目前没有结婚的意象……”“十分抱歉!我是个蕾丝边,你能和我结婚掩饰一下吗?”“那个,我有男朋友了,但是家里人不喜欢他……”“事业它不香吗?我要和事业共生死!总之我去工作了再见!”……等等女人。
      
      薛谨在相亲市场的运气,就是如此奇妙。
      
      总而言之,当薛谨听见刚才那个女孩支支吾吾给他编借口的时候,心里还有点点“啊真是个好姑娘”的感叹。
      
      七张好人卡可不仅仅代表七次相亲被拒啊。这七张闪闪发光的好人卡简直堪比大浪淘沙,发卡的都是好姑娘。
      
      “那么……接下来,得赶紧再把支付宝里面的存款花完……”
      
      否则一定会出现什么突发事件把钱打水漂——这是薛谨多年的人生经验告诉他的。
      
      更何况……薛谨在金钱方面的运气,就和他在相亲市场的运气一样奇妙。
      
      ——某种意义上而言,正是因为他在金钱律上的奇妙运气,才导致了相亲市场上一路被拒的惨状。
      
      这年头,谁愿意嫁给存款为零、房在郊外、工作不详的普通男人呢。
      
      “谢谢惠顾!一共289元……”
      
      一如既往的,薛谨收拾完毕(他花了二十分钟左右把相亲对象浪费的菜打包,又放进了神奇的超市大布袋里带走),来到前台结账。
      
      “哦,这样一来,支付宝里面就剩十块了。规划一下正好花完吧。”
      
      他合上手机,走出餐厅——这个餐厅位于市中心某家规模宏大的商业中心,周围来来往往,影影绰绰,亮晶晶的招牌与特价标签如缕不绝——
      
      薛谨左看看,右看看,也没找到什么正好十块钱的东西。
      
      于是他的目光,就落在了自己以往绝对不会关注的东西上——摆在餐厅右侧的墙边,紧邻着安全通道,一只外表粉嫩嫩的抓娃娃机。
      
      “支付宝扫码,一次十元……正好。”
      
      首先,要抓娃娃,以自己的运气,决不能怀着“嘿呀摇杆一摆就能抓到嘛”的轻率之心。
      其次,非常缺钱的薛谨决不能让这十块钱打水漂,抓娃娃成果务必物超所值,起码赚回成本。
      
      他停在娃娃机面前,又侧身瞥了一眼外面影影绰绰的行人。
      薛谨稍微犹豫了一下,便下定了决心——他完全转过身,背对熙熙攘攘的商场,挡住了抓娃娃机和自己的脸。
      
      接着,他摘下了瓶底厚的圆眼镜。
      
      【三十秒后】
      
      枕在一堆软绵绵的毛绒娃娃里睡觉,享受着恒温的小空调,沈凌原本十分惬意。
      但她莫名被吓醒了。
      ——作为一只陆地哺乳动物,被某种大型猛禽盯上的感觉,绝对不算好。
      
      然而,沈凌自认是只漂亮可爱、所有生物都要拜倒在脚下的完美生物,向来只有她凶别人,没有别人凶她的道理——
      
      “喵!”
      
      她猛地瞪圆了眼睛,炸起后背的毛毛,语气上扬地叫了一声,意图向敌方展示自己无敌的攻击。
      
      ——便与一双可怕的眼睛相对视。
      
      如同摄像机般灵敏收缩的漆黑瞳孔,旁边一圈藤紫色的虹膜。
      这无疑是非人的、恐怖的、又因为过于奇异而美艳的眼睛。
      
      沈凌:“……喵……喵呜呜!”
      本喵才不怕你咧!眼睛里镶紫水晶的低等鸟类!来啊!有本事来干架啊!
      
      眼睛里镶紫水晶的薛谨先生:……
      
      他看看左边:一只史努比玩偶,非人的眼睛微微转动,切换角度,让他清晰看见玩偶缝合线上小小的价格签——65元。
      他看看右边:一只布朗熊玩偶,如摄像机般的瞳孔调整焦距,轻易透视了玩偶的脸,敏锐看到脑后的价格签——63元。
      
      他再看看中间。
      瞪着浅葱色大眼睛,龇牙咧嘴,圆头圆脑,腮帮鼓鼓,奶白泛金的毛毛炸成一团。
      
      没有价签,活的,还在冲他挥舞爪爪。
      
      薛谨:……
      
      十块钱,只能抓一次娃娃。
      只能有一个目标。
      
      “……我的运气已经到这种地步吗。娃娃机里混幼猫的几率都能被撞上啊。”
      
      作为一个温和、憨厚、平凡、体贴的普通人——薛谨抑郁至极地抬手捂住了脸。
      
      只想夹个值钱的娃娃回本好吗!为什么娃娃机里会有活的金渐层!而且刚出生不久的样子,不停挥着爪子张着嘴巴向他求救——
      
      挥爪子张嘴巴的沈凌:“喵呜!喵呜!喵呜!”
      区区鸟类,不准挑衅!来干架!来干架!来干架!
      
      “……再不把它弄出来,可能会窒息而死啊。”
      终于,薛谨压下了自己过分抑郁的心情。
      他叹着气,单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片纹路奇怪的金属,并将其贴在了娃娃机的操作台上——
      
      价值490美元的异化物理攻击符……竟然用在“把娃娃机里的夹手滑道和挡板都变成不会弄伤小猫的绒毛玩具”上。
      
      扫码,摇杆,裹上了一层厚厚软垫的夹手下落,温柔地托起了小猫的肚子。
      
      沈凌一脸懵逼地被腾空夹起,又被扔进了打开的出口处,顺着不知为何也附有一层软垫的滑道滑下,撞进了裹着毛茸茸的挡板。
      
      一点都不痛,感觉像在毯子里游泳。
      
      她呆了片刻,还没从“为什么到了黑漆漆的地方”“我左拥右抱的熊熊和狗狗呢”等等疑问中缓过来,就听见“吱呀”一声,挡板被人掀起。
      
      一只手掌伸进来。
      沈凌懵懵懂懂地把爪子递过去。
      
      “喵呜?”
      
      温暖的手掌似乎顿了一下,但很快向前一递,又向下一压,灵敏地把整只小猫托进手心——
      
      “唉。”
      
      从夹娃娃机里出来的沈凌,第一次听到的就是这声叹气。
      
      ……咦?难道这只鸟类是在惊叹本喵的美貌吗?被本喵折服了?竟然摊开爪子给本喵做坐垫?哼哼哼……就算这样毛毛也不会给他多摸五分钟的!顶多三分钟!
      
      薛谨注视着手心,沈凌冲他骄傲地扬起头。
      
      接着,这个平凡的男人再次叹了口气,把猫随手放在了地上:
      
      “十块钱果然打水漂了,唉。”
      
      沈凌:???

  • 作者有话要说:  平凡憨厚又普通的薛谨:啊,早知道就多走几步路去买鸡蛋灌饼了,十块钱能加好多肉呢。
    新文开啦~~~
    先放出第一章,看大家反响决定更新频率!么么哒,爱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