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八块七毛五。”和亲妈没什么不能说的。而且她就是要改变家里人的观念。

      黎夏妈很震惊,“这就八块多了?要是天天有这个生意,岂不是当两个你上班了?”

      “明天就不会这么好生意了,谁也不会一天就抽完一包烟。不过,只要人人都知道这里有个烟摊,会陆陆续续来不少新客人的。反正总体来说应该收入不会比我上班低。”

      黎夏妈喃喃道:“这就一个人的工资了?挣钱这么容易的?”

      “妈,你年轻那会儿这叫投机倒把。抓进去至少要关几年,遇上严打或者革委会有人报复......”弄去枪毙都有可能。

      黎夏妈震惊一小会儿又开始担心了,“可你的红塔山就卖了一包,还是你大伯照顾生意。这三包要是砸手里就是二十一块啊!还有阿诗玛也不大好卖。你把这六包拿去退了吧。”

      “人家一开始就说了不让退。不过我可以跟她商量一下,万一快到期还没卖掉,拿去跟她换。她那里走货量大,不会滞销。”

      黎夏也有点担心这两种烟不好卖。真放过期就亏掉三分之一的本钱了。

      黎夏妈往外看了看,然后道:“你一个烟摊子都能挣这么多,那你二嫂娘家......”

      “妈,人家的生意是人家的。而且,大有大的难处。万一哪个决定做错了,也是要往里贴钱的。我走了!”

      她记得上辈子二嫂娘家是越过越好的,不过二嫂娘家起来是她嫁过来之后的事,她没沾到什么光。

      黎夏又蹬了二十多分钟的自行车去补了一条天下秀,并且和老板娘商量换货的事。

      “今天一天就各卖了一包,你还怕什么?行吧,行吧,到时候还有两个月有效期的时候拿来找我换。我说你要不多进点货吧,这样一趟一趟的跑你不嫌累啊?”

      还是有点辛苦的,今天跑两趟,一个小时四十分钟了。

      她上午剩十四块,加上卖了三十几块。现在手头差不多五十块。

      “行,那我再拿一条天下秀,一条黄梅,十支叶子烟。”得,钱全花没了。这个月什么都不能买了。

      下午黎会计回来,看到孙儿、孙女还在烟摊旁边玩儿跳跳棋。啧,真是敬业!

      他看看烟柜里满满当当的。哼,卖不出去了吧!

      走了两步又退回来看了一眼。没看错,比中午还多了!

      “黎夏——”

      黎夏在里头坐着歇气。她顶着寒风把车骑回来,上货都是两个小工上的。

      黎会计走进来,气咻咻道:“你又去进货了?”

      黎夏点头,“烟草能放。一次多拿点,省得跑太勤。”

      她现在有二十三包天下秀,十六包黄梅,红塔山、阿诗玛各三包,三十五支叶子烟。估摸着够卖一个星期了。

      黎会计气结,今天散步遇上熟人都在问他黎夏怎么突然摆起烟摊了。

      他当初在任时公事公办,多少也是得罪了些人的。

      这会儿黎夏就是给人递了个话柄,让人看笑话了。

      “你这样搞,早晚有人看你赚钱了去举报你。到时候你的铁饭碗都要受影响。”

      黎夏恍然,原来老头子是担心这个。

      “爸,其实我想停薪留职。新闻里说现在深圳日新月异,我想有机会去看看。”

      黎会计显然吓了一跳,“铁饭碗捧着有什么不好?不要瞎折腾。你给我好好上班!”

      其实堂兄和女儿上午说的话,他不是听不明白。但还是不肯信的。

      从打江山到搞建设,都是工人、农民冲在第一线。国家什么时候都不可能不管工人和农民。他们是国家的主人呐。

      他是觉得女儿杞人忧天了,也不知道是受了谁影响。

      “这个工作要是戳脱了,老子打断你的腿。”看看外头的烟摊又补充一句,“不见棺材不掉泪!”

      到工人下班的点,黎夏还在泡着脚没起来。黎会计也没像往常一样坐在外头。

      他不是专门在工人上下班的时候在外头坐着。他本来就喜欢坐外头。外头光线好,敞亮!而且方便和左邻右舍聊天。

      总不能看着工人要下班了他就进屋吧。

      不过今天他是真不想在外头待着。他拿了张报纸看了起来。这《人民日报》都没说的事,瞎猜什么?这种话传出去,要造成社会恐慌的。

      但是听到孙儿、孙女娴熟的招呼‘X爷爷、X叔叔,买包烟么’,他连报纸都看不下去了。

      他瞪着还在往脚盆里加热水的黎夏,“他们两个都被你带市侩了!”

      黎夏道:“就今天!你看他们也记得不要招呼中午招呼过的人了。”

      到晚上收摊,又出了两包天下秀,一包黄梅,六支叶子烟。

      黎夏第一天赚了十块二毛五。扣除侄儿侄女一块钱的工钱,还有九块二毛五。

      听说红塔山和阿诗玛能换,黎夏妈也没那么担心了。

      “天天都这样就好了!”

      黎夏道:“一开始不会的。不过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

      可惜这个地段也就旺这三四年了。新的农贸市场一修,农民就不从这里赶集了。到时候厂子生意也会越来越差的。

      黎夏妈晚上睡觉的时候说给老头子听,“赚了九块多呢。”

      “第一天,人家都是给我面子买她的。有些人身上明明揣了一包烟,被她叫住就又在她这里买一包。”

      黎夏妈讪讪地,“那两包都抽完了,不就又来了么。你看叶子烟,上午都是一支一支卖的,下午就都是三支三支的来买了。这说明烟叶好啊。不过,一支一支的卖出去三支要多赚两毛呢。”

      “人家买主也不是傻的。”

      确实第二天生意就清淡了许多。不过黎夏说到做到确实没吆喝了,也让侄儿侄女不要吆喝。

      黎雯道:“我认识的、要抽烟的好像昨天都买过了。也没人可以吆喝了。有些人上下班不走咱们家门口过的。”

      黎夏道:“那咱们就佛系的卖,反正不用付房租。”

      “什么叫佛系的卖?”

      “就随缘。”

      黎雯犹豫了一下道:“那小姑今天还给我们工钱么?”

      “给啊,还是一人五毛。”一个大周末才两天放假不上学,小周末还只有一天。她就当给侄儿、侄女零花钱了。

      好像是要到九五年才开始实行双休制吧。

      这一天卖了三包天下秀,两包黄梅,九支叶子烟。扣去工钱还剩二块四毛五的利润。

      黎夏妈叹口气,“生意确实不好做啊。”

      “妈你是被昨天弄得期望值一下子就上去了。我这只要卖出去,就是在赚钱。你这么想就对了!”

      第三天稍好些,有四块多的利润。而且又卖出了一包阿诗玛。看来是不需要去找古嬢嬢换了。烟叶的保质期挺长的。

      黎夏妈摇摇头道:“算了,我也不要你的工钱了。前后加起来不过十来分钟的事儿。”

      一点都没有耽误她做饭、洗衣服、种菜。就有人要买烟,她收个钱把烟拿出来递给人家而已。

      “是啊,才那么点功夫而且不用专人看着,也有四块多进账啊。”黎夏笑吟吟的。

      黎夏妈想了想,“也是啊。这样子算下来一个月也有百来块呢。”顿时又高兴了。

      黎夏点头,“明天又赶集了,生意应该会好点。”

      黎夏妈道:“你爸让你上班时间不要再往家跑,省得被人检举。”

      女儿工作轻松工资高,要是被转岗可就亏了。

      “知道了。”其实如果被检举了,黎夏是很想顺势停薪留职甚至辞职的。反正厂子如今也只是回光返照了。

      但老头子怕是会被气到。他干了三十多年,一辈子以捧铁饭碗为荣。

      算了,就当是为了换取老头不反对她摆摊吧,她好好上班。然后再想下一步。再有三年厂里就发不出全额的工资了。

      农贸市场也是三年后会动工,那附近的门市后来一直很旺。可以想办法去买一间。三年,应该够她攒个首付了。

      回头休班去打听一下。

      等烟摊的生意好起来,也可以搭着卖一些其他东西。

      黎夏从钱匣子里拿了五块钱出来,“妈,这你拿去买肉加个菜。”

      虽然如今猪肉才三块钱一斤,但黎家也不是天天有肉吃的。一般是隔一天吃一回。

      毕竟是从苦日子过来的,六零年如何如何,是他们饭桌上常年的忆苦思甜话题。

      “想吃肉妈买就是了。你这才刚开始呢,自己收着。”

      黎夏把钱塞给她妈,“都知道我在赚钱,也不是光给侄儿侄女一点小钱就够了的。”

      晚上吃到一盆土豆烧排骨,黎夏妈特地说了,“是夏夏掏五块钱买的。”

      黎雯和黎远立即眉眼弯弯道:“谢谢小姑!”

      两个哥哥也觉得妹子这摊子摆着挺好,以往她可不舍得拿工资出来请客的。

      大嫂陈媛也笑嘻嘻的,“多谢小妹了。”

      第二天赶集,黎夏妈七点四十就把烟摊摆了出去。厂里八点钟上班,一会儿就该有人来买烟了。

      “老头子,一会儿我去买菜,你给夏夏看一下摊子。”

      老头子没有一开始那么抵触了。好歹每天一斤肉钱呢,谁都跟钱没仇。再说又不用吆喝。

      黎会计在看报纸,翻了一面没应声,但是也没说不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