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这些工友有些是黎会计招进厂的工人,有些是黎夏两个哥哥带出来的学徒工。再怎么说,一块五一包的天下秀或者四毛一支的叶子烟还是支持得起的。

      黎雯和黎远一直在帮着打下手。

      “小姑,就这一个小时,咱卖了十二支叶子烟。四包天下秀,三包红梅。”黎雯一边记账一边道。

      黎夏心头默算了一下,那赚了有五块一了。十二支叶子烟都是一支一支卖出去的。

      “黎会计回来了?”买烟的工友笑着招呼。

      黎夏她爸点点头,“下班啦?快回去吃饭吧。”

      几百人的小厂,工人大都住附近。就没有办食堂的必要了,都可以回家吃饭。

      等人走了,他压着声音道:“黎夏,你在干什么?”

      黎夏道:“爸,我摆烟摊、做生意啊。小远、雯雯,赶紧给大爷爷和爷爷抬凳子、端水。”

      “哦、哦。”看到爷爷脸色不好看,一时忘了这茬的两小赶紧行动。

      “收了!”黎会计看下班的人走过、路过都要看几眼,还有邻居也明显在看热闹,咬牙切齿地道。

      这年头,还是工人最光荣。摆摊设点,那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不收,我这进货花了钱的,不卖出去我怎么回本?”黎夏道。

      死脑筋,摆个摊而已嘛。又没偷没抢!

      黎夏看着一道回来、在凳子上坐下的大堂伯,笑眯眯道:“大伯平时抽什么烟?支持一下侄女创业呗。”

      黎夏爸道:“你这也叫创业?你解决了多少工人的就业,创造了多少社会价值?”

      黎夏堂伯笑道:“这只是起步嘛。我平时抽红梅。不过既然是夏夏的生意,那就来一包红梅一包红塔山吧。红塔山拿回去给你堂哥抽。”

      黎夏麻溜的开了烟柜从第一排拿了包红塔山,又从第三排拿了包红梅,“大伯给您,承恵一共十块!”

      堂伯给了一张大团结。

      好,净赚六块七了!

      黎夏爸忍耐地道:“大哥,你不要惯着她。”

      “不是啊,我觉得夏夏脑子挺活的。这里人流量大,摆个烟摊是还不错的。不过夏夏,你以前也挺傲气的,怎么突然这么放得下脸了?”

      黎会计道:“就是,净向熟人兜售,真是放得下脸!不过她这放的不是自己的脸,是我这张老脸。”

      “爸,这在附近转悠的不都是熟人么。而且,我只兜售第一次,以后买不买就随别人。我这摊子摆在这儿,还方便工友呢。”

      黎夏说完压低声音对堂伯道:“大伯,我天天看《新闻联播》,感觉国家对工人的政策怕是要变啊。”

      堂伯惊讶的看她一眼,黎夏从来没出过省他是知道的。不像自己闺女,嫁到北京去了,要比小地方消息灵通些。

      北京是已经有风声在说打破铁饭碗、不吃大锅饭了。

      如今的大厂、小厂都问题一大堆。国家想改制,想搞活。

      不过,风吹到这个小镇,起码还有几年。

      黎夏爸本来想呵斥黎夏胡说的,结果看堂哥这个若有所思的表情便忍住了。

      大伯道:“我就说这孩子随你。今天一看果然,机灵、有远见。你当年敢和老吴迈出办厂的一步,是适应了时代。如今夏夏未必不是比别人先走了一步。老二,要与时俱进啊。”

      黎会计道:“她一向想一出、是一出,三分钟热度。大哥,就留在这里吃饭吧。饭做好没有?”

      说到最后一句他提高了音量。

      黎夏妈在炒菜,在厨房窗口答道:“就好了。大哥,我再给你们做个下酒菜,你们哥俩喝两杯?”

      大伯喝过水摆摆手,“不了,我走几步就到家了。不然家里人还要出来找。”

      黎夏殷勤地送了一截,“大伯慢走!”

      大伯道:“有空来玩,夏夏。大伯和你好好聊聊!”

      “好的。”

      黎会计把鱼拎进去,放盆子里养起来。然后朝外面道:“还在外面干什么,做好了你直接坐下来吃就是了是吧?”

      黎夏腹诽,说得好像你帮了忙似的。再说她不是一贯如此么,以前也没见这么看不顺眼啊。

      她看看侄儿侄女,俩小的点头。就这几种烟,他们早把价格记住了。

      黎夏进厨房帮忙端茶去了。

      两个哥哥、两个嫂嫂也分别下班回来吃饭。

      回来看到自家儿女很熟练的在卖烟、收钱都很震惊。而且以往最喜欢坐在檐坎上的老头子居然没在。

      “什么情况这是?”黎夏大哥黎阳问。

      黎雯道:“爸,这小姑的烟摊子,我们帮她看摊子。”

      大嫂陈媛笑道:“给了你俩啥好处啊?这么卖力。”她刚才远远的还看到闺女招呼路过的叔叔买烟呢。

      “小姑一早领工资就给了我俩各两块钱买零食。”

      黎远补充道:“小姑说生意上了正轨赚到了钱,要带我俩去游乐场玩。”

      陈媛噗嗤一声笑出来,还生意上正轨。说得跟多大的摊子似的。小姑子的脾性她知道,没坏心眼,就是娇气一点、好强不让人一点、懒一点、馋一点,不像能吃苦耐劳的。

      二嫂魏容是卖售货员。她知道这个小小烟摊如果走量大,其实很可观的。

      她娘家就在开杂货铺。她其实也看上了这个地段和老头子的人缘,打过同样的主意。

      但是丈夫说老头子肯定不会同意的。到时候闹一场,还不是开不成。

      她瞪了黎夏二哥黎竣一眼。又问儿子,“爷爷就没说什么?”

      “说了,让小姑收摊子。不过大爷爷买了一包红梅、一包红塔山支持小姑。”

      黎雯正在往烟柜里补货,笑嘻嘻道:“今天生意挺好的。”

      她和弟弟刚又卖了两包天下秀出去了。

      魏容看了一下她记的帐。这起码得有六七块钱的利润呢。

      如果是自己从娘家拿货,成本还能再降低利一两块。日积月累,很可观的。

      但这好事儿势必跟自己没关系了。小姑子如果能开下去,自己肯定不可能和她抢生意。要是她都开不下去,自己也一样的。

      她拉着儿子往里,“走,洗手准备吃饭了。”

      进去就看到老头子在生闷气,果然是觉得丢了他的老脸了。

      那两兄弟都不吭声。他们只读了初中,工作可没有妹妹轻松,是实打实的八个小时劳作。工资也比她少二三十。这会儿都洗把手坐下歇歇。

      其他人也不吭声,省得当了出气筒。

      只魏容忍不住,又偷偷瞪了丈夫两眼。

      黎竣苦笑,这事儿小妹敢做,他还真不敢。

      从小大哥受重视,小妹受宠。他这个中间的就比较受忽视。还是给老头子生了独孙才渐渐有了存在感。

      吃饭的时候魏容问道:“小妹,你这生意利润还可以吧?来来往往那么多人都要给爸面子,肯定在你这里买。”

      黎夏点头,“还行。”二嫂,我没得罪你吧?这么火上浇油。

      黎会计沉着脸道:“卖完这些就收摊。家里还能少了你吃的、用的?不行你就别往家交伙食费,老子给你贴了。”

      花钱进的货,确实不能掀她的摊子。但好好上班不成么,非要搞这些名堂。

      两个嫂子脸色都微微变了。

      黎夏道:“那不行,伙食费肯定是要交的。我是拿工资的人了。”

      “那摊子也得收。人家是被你叫到了,不好拒绝你而已。你还能一直这样啊?”

      黎夏道:“我就今天开张吆喝一下。明天就再不吆喝了。”

      黎会计道:“你亏了就知道好歹了。还红塔山、阿诗玛,四五块、六七块一包的烟,一天工资都不只了。行,你就试试吧。反正钱不算太多,你亏得起。”

      魏容又想瞪黎竣了。只是这种程度,她受得起的。爸对儿媳妇也不会不客气,顶多臭骂他。真是不能扛事儿。

      下午,黎夏午睡起来又去上班。

      黎雯和黎远兢兢业业把作业都搬到地坝里做,顺道帮小姑看摊子。

      黎会计看得心塞,眼不见心不烦的背着手散步去了。

      等黎夏再回来,侄儿侄女给她报账,“下午只卖了两包天下秀,一包阿诗玛,一包红梅,三支叶子烟。叶子烟是卖的一块钱三支。”

      行,八块七毛五了。

      黎夏打开装钱的铁匣子,点了一下钱能对上。当即拿出两个五毛,“你们俩今天帮小姑看摊子辛苦了。这是给你俩的工钱,劳动最光荣!”

      两小高兴不已,“小姑,明天我们还帮你看摊子。可惜下周是小周末只有一天。”

      黎夏妈走出来,“你不是说请我吗?”

      黎夏笑,“他们两个比较积极主动嘛。这也是竞争上岗!再说周一到周五都是请你啊。”

      她看了看存货,看来还是天下秀最好卖,红梅次之,然后叶子烟也不错。

      “雯雯、小远,继续看着啊。小姑出去补货。”

      黎夏妈一把拉住她,“还剩这么多呢,你就要补货了?”

      “天下秀还有三包,红梅还有六包,叶子烟还有二十五支。红梅和叶子烟可以明天再补,但天下秀得赶紧再去拿一条了。”

      黎夏妈把她拉进房间,“你赚多少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