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种植 ...

  •   崔蓉蓉拨开楚元宸额间的碎发,仔细避过了红肿的部位。
      
      他很白,明明在边境矿场待了好些年,可是烈日风沙并没有给他留下太多的痕迹。清洁过鲜血和尘土后,肌肤映照着灯火,隐约透出了如玉般白皙的色泽。
      
      十六岁的少年,正是青春稚嫩、风华正茂的时候,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充盈丰润,承载着满满的元气和活力。
      
      剑眉斜长入鬓,眼尾上挑飞扬,楚元宸的长相给人的感觉是有些妖异的。
      
      不过现在他处于“战损”状态,薄唇血色全失,额头淤肿泛红,那种妖异的感觉就减了几分,反倒显得虚弱无害,惹人怜惜了。
      
      等到脏污完全擦净,露出楚元宸原本的面容时,崔蓉蓉忽然词穷了。
      
      很帅,真的,忽略伤势的话,几乎没有死角,甚至帅到像捏脸系统捏出来的假人。
      
      且不说鼻梁英挺,弧度笔直,就跟标尺量过一样。那两条剑眉就像镜面翻转后黏贴而成,竟然完全对称,没有任何差别。
      
      崔蓉蓉忍不住拔下几根眉毛,放到灯火旁观察真假。
      
      啊……有蛋白质烧焦的味道,是真的。
      
      造物主一定是开了修改器,把他每个部位都调成了最恰当的比例,相得益彰之下,才能创造出这样完美的脸吧?
      
      不过仔细凝视片刻,崔蓉蓉也发现了不太协调的地方。
      
      是他的眼尾,两边有些不同。
      
      右边眼尾的更长一些,隐隐泛红,就像是朱笔走过的时候,手抖多划了半寸。
      
      越看越觉得奇怪。
      
      崔蓉蓉伸手点触,才发现多出来的那段并不平整。
      
      是……伤疤?
      
      ——应该有利器戳伤过他的眼部。
      
      游戏里有这个特点吗,还是说她没仔细看立绘?
      
      崔蓉蓉有些迷茫。
      
      吱呀。
      门口传来响动,是雪浓回来了,“姑娘,奴婢只找到半壶酒。”
      
      崔蓉蓉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走到屏风外面迎接她,“你待在这里,我喊你再进来。”
      
      楚元宸几乎全部裸着躺在那里,不太雅观。
      
      自己前后两个世界加起来快四十岁了,倒没什么。可雪浓是这里的原住民,才十二岁,还是保护下她比较好。
      
      崔蓉蓉接过酒壶打开,气味刺鼻难闻,不是什么好酒,聊胜于无吧。
      
      伤口黏连的衣料用水软化之后可以撕掉,她简单给楚元宸的伤口消了毒,准备开始包扎。
      
      可能是被酒精刺激到了痛觉,楚元宸眉心紧拧,呼吸也粗重了几分,开始抗拒她的摆弄。 
      
      崔蓉蓉托起他的后背,放下裁好的布条,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劲头,上身猛地一沉,又躺回了原地。
      
      手被带着压在他身下,崔蓉蓉没能站稳,一个踉跄栽倒,下巴撞在他坚硬的肩骨上,牙齿磕到嘴唇,痛得眼泪都出来了。
      
      嘴里漫开腥味,崔蓉蓉往盆里吐了口血沫,不满地拧了一把他没有受伤的左耳。
      
      楚元宸察觉到了什么,嗓音沙哑地喃喃:“娘……宸儿错了……”
      
      他好像在做噩梦,而且梦到了很痛苦的事情。
      
      崔蓉蓉没再欺负他,面对面拽起他的身体,以自己的肩膀作为支撑,架着他坐起来包扎。
      
      迷迷糊糊间,楚元宸转了转脸,吐出恨恨的磨牙声:“杀、杀了他们……”
      
      他的语气绝望又悲愤,崔蓉蓉手间动作顿了一下。
      
      没有多久,包扎完成了。
      
      柜子里有干净的男款外衫,是“崔蓉蓉”为渣爹缝制的。不过渣爹整日眠花宿柳不见人影,“她”还没能来得及送出去,现在正巧给难住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崔蓉蓉才帮楚元宸套好。
      
      雪浓打了水过来清洁地板,她也没闲着休息,换了身上的脏衣后,端起桌旁焚烧诗稿的小火盆,去房间门口焚烧污秽的血衣碎片了。
      
      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她们处理好了所有痕迹,把楚元宸藏在了床底下。
      
      *
      珠侬和卢婆子打开院门的时候,闻到了若有似无的怪味。
      
      “啥味儿啊,真熏人。”
      
      见到正房灯光明亮,两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露出了冷笑。
      
      “哟,回来得倒是早呢,难不成是收到好消息了?”
      “且看夫人找不找她喽,那种好事,她怕是做梦都要笑醒吧?”
      
      她们站在院中嘀咕了一会儿,也没进去问候主人,转身扭腰回了房间。
      
      *
      三更梆响,冬荷院彻底安静下来。
      
      仲秋时节夜凉如水,桌案上的灯盏散发出黯淡的橘光,时不时传来灯花炸裂的哔剥声响。
      
      雪浓躺在外间榻上,肚子咕噜吵闹不休。
      
      但她毫无所觉,还在熟睡,偶尔咂巴着嘴,傻乎乎地嘟囔:“豆沙包……菜包……肉包……嘿嘿……”
      
      崔蓉蓉放下手里的毛笔,提起早已冷透的茶壶,给自己续了一杯水。
      
      柳家赏菊宴取消,先前又忙着处理楚元宸的事情,她们都没工夫解决晚饭。
      
      等到事情做完,雪浓跑去膳堂,只拿到一些剩余的点心。
      
      ——厨房的下人都盯着继母俞氏的脸色过活,哪会给不受重视的大姑娘单独开伙?
      
      那些点心还是一个倾慕崔蓉蓉美色的小厮私下给雪浓的,量少,不顶饱。所以,两个人半夜就饿了。
      
      灌了一肚子茶水之后,崔蓉蓉才感觉好受些。
      
      救回楚元宸之后,系统奖励了第一笔好感值,共计999点。
      
      新出的【好感商城】界面也上了一些道具,其中最实用的,应该算是【百宝囊[凡级]】了。
      
      在修真仙侠类的世界里,随身包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可偏偏,这个道具的好感价格是——1111点。
      
      崔蓉蓉只能暂时放弃,查看另外一个她觉得不错的道具。
      
      不,应该说是一个折扣套餐。
      
      【三叶定灵草·种子[凡级]】加【星尘壤(一方)】加【春雾小瓯[法级]】,好感价格共计900点。
      
      系统大写加粗了“折扣”二字,还有购买时间限制“倒计时:1:59:59”,明示她——快来买呀,错过了这村没这店啊!
      
      不过崔蓉蓉确实很心动,因为原价购买的话,这三样东西一共需要2950点好感值,她根本就买不起。
      
      而且,对于她现在所处的凡世而言,三叶定灵草是一种很珍贵的资源,被人国的皇籍、王籍家族控制种植,寻常难以获得。
      
      在《我求长生路》的序章剧情里,楚元宸被那对爷孙救醒之后,就获赠了一颗三叶定灵草的种子。
      
      可惜崔蓉蓉还没体验到种植玩法,就已经穿进了游戏。
      
      至于其他的道具,就是各种低级的丹药和符箓了,好感价格大多都在80-100点之间。
      
      买是买得起,但就实用性而言,还是三叶定灵草更胜一筹。
      
      决定了,就买种子套餐!
      
      点击购买之后,商城右上角的货币一栏立刻发生变化,999的数字哗哗下落,最后变成了99。
      
      【恭喜您购买了限时套餐[春色玉瓯]
      获得灵草种子X1
      特殊土壤X1
      种植器物X1
      天降鸿福气运值88点
      请选择收取位置——】
      
      【当前坐标附近】、【道具仓库】、【储物器(主)】、【洞府(主)】
      
      多出了一个仓库,同样是亮的。
      
      崔蓉蓉决定试试。
      
      【您的道具已经放入[道具仓库],请点击查看。】
      
      她关闭商城,选择了旁边的【道具仓库】
      
      界面展开,是10X3共计30个方格,套餐里的三样道具各占了一个位置。
      
      崔蓉蓉点击【三叶定灵草·种子[凡级]】,弹出要她选择收取位置的选项,这回只有后三个选项了。
      
      看样子这个仓库算是另一种形式的随身包裹,不过仅限于存放系统内商城购买,或者是奖励赠送的、尚未收取的道具。
      
      崔蓉蓉试了一下,已经收取、化为实体的种子并不能再放回去。
      
      朦胧浅光瞬闪而过,另外两件道具也出现在了桌子上,崔蓉蓉拥有了三件新品道具。
      
      【三叶定灵草·种子[凡级]
      品质:无
      描述:凡世人国的灵草,用途极为广泛。需要特殊土壤才能种植,如[星尘壤]、[?]、[?]……
      每次收获,都有90%的概率得到新的种子哦~】
      
      这种子有点儿像是她以前吃过的灯笼果,也叫菇娘果。不过它是青色的,光是拿在手里就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着盎然充沛的生机。
      
      至于星尘壤,拳头大小黑乎乎的一团,碎光忽闪宛如星芒。
      
      触感湿湿滑滑,很难捧住,只要稍不注意,它就会从指缝间或者手掌边缘滑落下去。
      
      【星尘壤(一方)
      品质:无
      描述:特殊土壤,能够种植所有……咳……大部分的灵材。
      一方只能供给一颗种子成长所需的能量。】
      
      至于最后的……是白青色的玉质种植盆,带有把手,像是一只圆滚滚的马克杯。
      
      【春雾小瓯[法级]
      品质:略有瑕疵
      描述:种植器物,种植灌溉之后会自动凝成雾气包裹植物,加快其生长速度。
      内部空间可容纳十方特殊土壤。】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一位很有天赋的炼器学徒初次所作,不过炼制这种杂类用具,似乎有些耽误她的天赋……】
      
      崔蓉蓉注意到了它的后缀——法级,是目前见过的最高级的东西了。
      
      虽然只是个种植盆,但在凡世也算是个宝贝吧?
      
      崔蓉蓉在盆里放好土壤,埋下种子,系统弹出一个提示框:
      【收获倒计时:11:59:59】
      
      竟然半天就能长成,不愧是灵草。
      
      崔蓉蓉看了看四周,提起茶壶随意浇了些茶水。
      
      水珠从盆壁渗出,凝成一片缭绕的白色薄雾,封住了盆口。
      
      提示框里面出现了新的信息:
      【它喜欢你刚才浇灌的液体。
      收获倒计时:09:36:47】
      
      随手用的竟然对路了?或许以后还能试试别的“液体”?
      
      崔蓉蓉的心情因为这盆植物的到来而变得轻松,她想赶紧见到灵草长成,所以决定立即睡觉。
      
      ——不到十小时,明天上午就能收获了。
      
      刚从桌边站起,系统又出现了新的消息:
      【恭喜您达成成就[农道初启]
      奖励种植灵液X1
      特殊土壤X1
      天降鸿福气运值8点
      请选择收取位置——】
      
      崔蓉蓉是第二次看到“天降鸿福气运值”了,随手将奖励道具收入仓库之后,她查看了一下系统。
      
      系统现在的默认主页是【角色档案】界面的男主【楚元宸】。
      
      人物的【基础信息】后面加了个【详细信息】的选项卡,崔蓉蓉点开后者,新出了【意志、执念、灵术、体术、魂术……】之类的内容。
      
      其中最关键的一项【好感关系】,目前显示为“壹级”,后面有个“☆”点击后会出现小字提示:
      
      “他与你不过是一场萍水相逢,继续努力吧,期待你们之间会有新的故事。”
      
      至于气运值,是在她个人界面的【基础信息】下方,有一块单独的区域,宛如五彩缤纷的水流,表面显示“天降鸿福”四个大字。
      
      点击之后出现弹框:
      【天降鸿福行大运,地生灵宝入门来!
      嘿,朋友,要不要试试你的手气?
      试一次/试八次/试个屁】
      
      下面有提示:“试一次消耗气运值98点,试八次消耗气运值788点。”
      
      好像有哪里不对……
      
      崔蓉蓉看了看自己拥有气运值96点,选择“试个屁”。
      
      倦意袭来,她翻过身,最后望了一眼搁在床边小几上的种植盆。
      
      明早醒来的时候,应该会见到一株生长旺盛的灵草吧……
      
      ***
      
      恍惚间,楚元宸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深埋在心底的回忆被勾起,刹那间,他像是回到了幼年无忧无虑的时光。
      
      清晨的雾霭朦胧缥缈,迎日的鸟雀枝头高歌。
      
      每天早起,父亲总是要在园子里练几套功法的。
      
      汩汩流淌的溪水边,年轻美丽的母亲坐在玉案前煮茶,素色的裙摆上落满了姹紫嫣红的花瓣。
      
      穿衣洗漱之后,他会跑去父母身边,不顾奶嬷在后面大叫大嚷:“殿下,跑慢些呀!”
      
      母亲温柔地拥他入怀,仔细吹凉杯里的茶水,托着杯底等他饮下。
      
      父亲练功之后就会过来,接过母亲手里的帕子擦汗,然后把他扛在肩上,朗笑着逗他玩耍。
      
      那是最快乐的时光。
      
      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母亲煮茶的次数越来越少,更多时候,是坐在桌案前调制别的东西。
      
      父亲经常外出,归家之后,满面的愁绪总是消散不去。
      
      他们脸上没了笑容。
      
      终于,在年节后的某一天,军士们提着武器冲进家里,宣布了人皇下发的诏令。
      
      载满行李的板车一辆辆使出大门,城楼上站满了凶神恶煞的军士。
      
      天城区的城门缓缓合拢,发出沉重的摩擦声音。 
      
      他懵懂地回过头,瞳眸中倒映出西沉的血色残阳。
      
      夕光照在父亲和母亲的身上,拉下了好长好长的影子……
      
      *
      咕嘟咕嘟。
      水沸不断,响声连绵。
      
      独特的香气飘散开来,钻入了垂地的床单。
      
      楚元宸长睫微颤,猛地睁开了眼睛。
      
      周围光线昏暗,面前是木板,身下是薄毯,左侧是墙,而右边是……床单?
      
      对,是床单,他正躺在某个房间的床底。
      
      楚元宸第一时间检查自己。
      
      没有缺手少脚,玉石项链还在,身上衣裳换了,伤口……也包扎过。
      
      除了腹中有些饥饿、伤口隐隐作痛,身体各处的知觉都已经恢复。
      
      是谁救了他?
      
      楚元宸仔细回想,却只记得一句温软轻柔的问话——“公子,你还好吗?”
      
      是个女人,而且,很可能是居住在上城区的女人。
      
      他被柳家护卫扔在了上城区的荒地,上城区出入口有城兵检查。
      
      如果那个女人居住在中城区或者下城区,是很难带他离开的。
      
      而且他的伤势恢复如此迅速,肯定是服用了珍贵的药物。这种药物,普通凡人无法拥有。
      
      所以,一个身份等籍不错的女人为什么要救自己?
      
      他如今只是低微卑下的贱籍,并不能给她带来任何的利益。
      
      他眉宇间笼上寒霜,忽然伸手摸向了某个部位。
      
      难道是……
      
      

  •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的小楚:她一定是馋我身子。
    后来的小楚:没错,我馋她身子!
    ————
    城区等级划分:
    天城区丨上城区丨中城区丨下城区
    天城区只出现在人国的国都,后三个城区,所有大型城池都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