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帮手 ...

  •   发丝和鲜血粘结,遮住了口鼻。
      
      楚元宸的呼吸有些困难。
      
      周围有熟悉的腐臭味,应该是动物的尸骨……死掉了烂透了,还停着饮血吸髓的黾虫。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好像有黾虫飞到了他开绽的皮肉里,揉搓着污秽的须足,不断来回攀爬。
      
      还有食腐鸟在他头顶盘旋,发出催死的号叫。
      
      他试探着抬动手脚,想知道自己恢复了多少知觉。
      没有意外,失败了。
      
      昏沉间,有脚步声由远及近。
      
      楚元宸努力睁开被血染红的眼睛。
      
      霞光漫天,璀璨又绚烂,像是华丽的锦缎层层铺开。
      
      坐着囚车离开国都的那天,他躲在母亲的怀里,也曾见过这样的景色。 
      
      但是那时候,并没有美人伴随霞光,降临在他的面前。
      
      水瞳横波,绛唇点珠,冰雪凝肌玉为骨。
      一瞬间,天地也仿佛黯然失色。
      
      是仙么?
      一定是的。
      
      她是如此善良,不顾脏污抚触他的脸庞,嗓音甜美宛如天籁。
      
      “公子,你还好吗?”
      
      香风拂过面前,楚元宸不知道哪里生出的力气,死死攥住了垂在手边的裙摆。
      
      这是……
      只属于他的仙。
      
      ***
      
      崔蓉蓉随手折了株荒草,捋去叶片,用茎秆挑开了楚元宸脸上黏连的血发。
      
      她并拢两指,探了探他的鼻息——还有呼吸,没死。
      
      视线上移,她看到了一双染血的黑瞳,半开半阖地盯着她。
      
      有点儿像是垂死之际的兽王,给出眼神警告敌人,自己还能挣扎反击。
      
      别说,崔蓉蓉还真有些脊背发凉。
      
      下方传来拉扯的力量,不知道什么时候,裙摆一角被楚元宸死死攥住了。
      
      该不会被当成坏人了吧?
      
      崔蓉蓉酝酿了一下情绪,正义凛然道:“公子,我是来救你的……”
      
      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这句话,又或者是精力彻底耗尽,楚元宸松开手,重新昏迷过去。
      
      这时候雪浓终于反应过来,大着胆子探出脑袋,结结巴巴地问:“姑、姑娘,这位公子,是谁?”
      
      “是……”崔蓉蓉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楚元宸的来历,随口胡诌:“是我的一位朋友,本来约好到这里见面,没想到他被打成了重伤。”
      
      结果雪浓完全没有在意其中的漏洞,反而还因为多了个同伴而安心下来,大大松了口气:“原来是姑娘认识的人。”
      
      额……这妹妹也太单纯了,该不会是系统给她强行降智了吧?
      
      另一边,系统跳出了新的信息。 
      【恭喜玩家获得如下道具:
      疗伤药X1
      传送符X1
      幻形面具X1
      请选择收取位置——】
      
      疗伤药和传送符,都是当前实用的道具,就这一点而言,系统还算贴心。
      
      至于收取位置……
      
      崔蓉蓉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说法,随着选项展开,出现了三个可供选择的“位置”:
      
      【当前坐标附近】、【储物器(主)】、【洞府(主)】
      后面两个选项是暗的,无法选择。
      
      崔蓉蓉瞥了身后的雪浓一眼。
      她低头站着,手抓袖摆,还在不住发抖。
      
      如果要带走楚元宸的话,恐怕后面很多事情都瞒不过这个贴身跟随的小丫头了。
      
      点开她的人物卡片,【忠诚】一栏依旧是“高(↑)”,很难得的数据。
      
      就是年纪和胆量小了点。没办法,还是个12岁的孩子。
      
      但是——【灵根:无】,【寿数:10(-)】。
      
      要不要收了她呢?平心而论,崔蓉蓉有些犹豫。
      
      雪浓就像是游戏新手教程送的普通崽崽,虽然是“初见”崽崽,但大部分属性都很一般,后期组队打怪基本用不上……
      
      而且这个世界又不是单纯的游戏世界了,很多缺失的设定都已补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 
      
      崔蓉蓉从接收到的信息得知,雪浓在成为冬荷院的婢女之前过得并不好……
      
      *
      “阿雪,你愿意永远跟着我吗?听清楚,是永远。”
      
      天色已经暗下来,崔蓉蓉逆光站着,正面笼上了一层阴影。
      
      但她是那样美丽,哪怕身处黑魆魆的脏乱之地,也皎如明月般引人靠近。
      
      雪浓不假思索地回答:“愿意的!”
      是真的。
      
      因为在崔家,很多下人都会欺负她。
      他们说她小时候烧坏了脑袋,骂她是傻子。
      总是逼她干那些又脏又累的活,却只肯给她很少、很少的剩饭。
      
      只有崔蓉蓉会对她温柔微笑,还会把帕子里的糕点分给她吃,甚至特地求了管家,把她调到冬荷院做婢女。
      
      所以除了去世的父母,她最在乎的人就是崔蓉蓉了。
      
      “很好。”听到雪浓的回答,崔蓉蓉搂住她的肩膀,凑近了些。
      
      “那你听清楚,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会看到很多超出你想象的东西。不要多问,也不准对其他人提起。”
      
      “只要你真心待我,那我永远都不会抛下你,明白吗?”
      
      反之……
      
      脖颈被轻轻的捏住了,指尖在不断摩挲,像是被猫尾扫过,痒痒的。
      雪浓觉得今天的崔蓉蓉有些奇怪,仿佛变了什么,但她没有任何迟疑,连连点头道:“奴婢明白的!”
      
      崔蓉蓉立即松开她,选了收取位置,【当前坐标附近】。
      
      眨眼的时间,三道柔光在面前的墙头凭空出现,无声无息地化作三件道具的实体。
      
      丹药、符箓,以及最后的面具。
      
      雪浓嘴巴大张,怔在那里,好半天没反应过来,也才隐隐明白了刚才那番对话的深意。
      
      崔蓉蓉走过去,拾起了三件道具。
      丹药信息:
      【回春丹[凡级]
      品质:略有瑕疵
      使用方法:内服外敷皆可
      描述:只能治疗最基本的内外伤,对凡人效用极强,对修炼者效用轻微。】
      
      崔蓉蓉想要掰碎丹药,方便楚元宸吞咽。然而掰到手指通红,丹药都没能裂开半分。
      
      没办法,只好硬塞了。
      
      楚元宸似乎知道有人在救他,哪怕丹药又粗又圆,大如荔枝,他还是凭着坚强的意志,囫囵吞了下去。
      
      不过回春丹的药效确实很强,楚元宸刚服下没多久,呼吸就平稳下来,伤口流血也立刻停止了。
      就是没能清醒,还在昏迷。
      
      崔蓉蓉阅读了另外两件道具的信息:
      【幻形面具[凡级]
      品质:略有瑕疵
      耐久:100/100
      使用方法:贴在脸部(每次持续时间约2h,冷却时间12h)
      描述:凡器,可变幻容貌。
      触感温滑如暖玉,事实上却是用一种灵草制成。
      或许在特别饥饿的时候,还能用来充饥呐。】
      
      崔蓉蓉摸了摸,面具触感宛如人脸皮肤,实在让人恶寒。
      ……充饥?还是不了吧。
      
      她收起面具,取出了橙黄色的符纸。
      【传送符[凡级]
      品质:不堪入目
      传送范围:小
      使用方法:握在手心,带上伙伴,凝神想象需要抵达的地点,然后等待传送吧~!
      描述:至多传送五人,如果想象的地点超出传送距离,可能会失败哦。】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很淡——
      【似乎是某位符术学徒的失败之作。】
      
      崔蓉蓉表示怀疑:……真的能用吗?
      
      不过现在没有更好的离开办法了。
      
      带着受伤的楚元宸,走出这里就会引人注意,况且上城区的出入口还有城兵检查。
      
      或许,可以直接传到自己的房间里?
      
      崔家在中城区,和她所处的距离应该不算太远。
      
      但是还有个问题,她最好等待酉时的城楼钟声。
      
      “崔蓉蓉”居住的冬荷院里,除了贴身伺候的雪浓,还有另外两个人:婢女珠侬、婆子卢氏。
      
      她们是继母刻意安排过来的,平日里干活懒散不说,对“崔蓉蓉”也没什么敬意。
      
      按照崔家的规矩,傍晚时分,所有下人必须等到酉时一刻才能轮换着去吃饭。
      
      可见“崔蓉蓉”性软好欺,往往酉时还没到,珠侬和卢婆子就会提前离开,去膳堂争抢饭菜。
      
      不过如今倒是巧了,正好留了一个时间差,方便她带回楚元宸。
      
      就在等待城楼钟声的时候,巷子外面的道路上,隐约响起了一老一少的说话声: 
      
      “爷爷,这里真的会有蕴魍砂吗?”
      “小咪儿可是急了?放心吧,觅宝牌从不出错,指引的方向就是棠城城西,想必就在附近了……”
      
      雪浓吃惊,瞪大双眼看向了面前的崔蓉蓉,似乎是在等待她的决定。
      
      这是其他支线的任务出场了,说话的女性是男主的另外一位可攻略对象梁咪娆,旁边的是她爷爷。
      
      先前在玩《我求长生路》的序章时,崔蓉蓉选择过梁咪娆的支线。
      
      虽然剧情不长,也没点明两者的身份,但看立绘上面服饰的华丽程度就知道,这对爷孙来头不小。
      
      反正不是崔蓉蓉现在能够招惹的。以及,她也不希望楚元宸经历与他们相关的剧情。
      
      巷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日光拉长的身影渐渐清晰。
      
      崔蓉蓉顾不上城楼钟声有没有响起,眼疾手快地揽住雪浓的肩膀,又握起了楚元宸的血手。
      
      她抓住传送符,想象着自己的房间,心里加速默念:棠城崔家冬荷院,棠城崔家冬荷院……
      
      黄色的符纸幻为浅光,在脚下扩成了微型的光圈。
      
      在爷孙俩转进这条空巷的前一刻,崔蓉蓉成功带走了雪浓和楚元宸。
      
      *
      
      窗户大开,午后出门时压在桌上的花笺还未收起,正迎着风不断翻动,发出哗啦声响。
      
      暮色四合,房间和院子都是一片黑暗,通过打开的窗户,可以见到一胖一瘦两道身影提灯穿过石路,说笑着往院外去了。
      
      是珠侬和卢婆子……见她去了柳家,懒到连院子里的灯都没点。
      
      崔蓉蓉收回视线,低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身影,内心松了一口气。
      不管怎样,带回来了。
      
      “姑娘!”雪浓按住起伏的胸口,呼吸也加快了几分,显然对于刚刚经历的一切不敢置信。
      
      她左右张望片刻,伸手向桌面摸去,“我们……到了哪里?”
      
      昏暗的天际遥遥传来了钟声,酉时了。
      
      崔蓉蓉快步走到窗边,确认那两个下人已经离开,才说:“我们回到冬荷院了,去掌灯。”
      
      “……是。”雪浓整个人都晕乎乎的,走过屏风的时候,还被伸出的底座绊了一跤,“哎哟”一声摔在了地上。
      
      崔蓉蓉:“还好吗?”
      雪浓连忙回答:“姑娘,奴婢没事。”
      
      等到光芒亮起,崔蓉蓉阖上窗户,“阿雪,把笸箩拿来,再去东耳房窗边的橱柜找找,有没有酒。”
      
      叮~
      系统响起了轻柔的提示音,是界面改版,多加了功能选项。
      最关键的是,商城终于出现了!
      
      崔蓉蓉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把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楚元宸身上。
      
      珠侬和卢婆子一般会磨蹭到酉时三刻回来,也就是说,有四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藏好男主,处理掉所有痕迹。
      
      至于哪里能藏人……
      视线扫过四周,崔蓉蓉第一时间想到影视剧里的桥段。
      
      她掀开了垂地的床单,底下空间足够。
      就这里吧!
      
      地板已经被弄脏,崔蓉蓉就没给楚元宸换位置,转而拿出笸箩里的剪子,开始裁掉他身上破损的血衣。
      
      又脏又臭,恶心不说,万一害得伤口恶化,那就是平添麻烦了。
      
      楚元宸身上没带东西,最值钱的应该就是他颈上的月形玉石项链。
      
      玉石里面有个神秘角色,崔蓉蓉玩过序章,楚元宸清醒之后对方就会出现。
      
      这也是男主的金手指,老套路了。
      
      剪剪撕撕,大概花了十分钟的时间,血衣褪光了。
      
      有些伤口跟布料粘结在一起,不能硬扯,崔蓉蓉只好剪去四边。
      
      笸箩里还有几块碎布,她沾了架子盆里的洗脸水,绕开血肉模糊的伤口,从楚元宸的腰腹开始擦拭,处理沾染的血迹和脏污。
      
      腹肌和人鱼线渐渐显露,崔蓉蓉思绪飘飞,不禁想起了自己玩过的一款国外游戏《沙滩男友》,那游戏支持VR视角,帅哥超多,身材类型也更丰富。
      
      这边男主的身材也还可以,抱着纯粹的欣赏,崔蓉蓉倒是没太多脸红心跳的感觉。
      
      不过她很快就收回注意力,因为随着擦拭,楚元宸身上的累累旧伤清晰地显露出来。
      
      胸腹没什么,后背、手臂、腿部才是重灾区。
      
      大大小小,长短不一,三十多处。
      
      他左臂肱二头肌的位置,还有很深的撕咬痕迹,看残留的印子,不是野兽的齿痕,像是人的。
      
      如今皮肉已经长合,但形状依然无比狰狞,彰显着当时的打斗有多激烈。
      
      

  • 作者有话要说:  ps:
    文里的养成系统不可交互聊天,不发布任务,不作危险预警,只提供信息、功能和道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