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重逢 ...

  •   穆贺根本没反应过来红雀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此时只顾得上惊恐地绷紧了全身,然而无论他怎么试,就算连内力都用上了却仍旧是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穆贺一下子酒就醒了,一阵恶寒从后脊径直卷了上来。
      
      随着他眼前红雀的影像渐渐清晰真切了起来,穆贺一面是恐慌,一面又是愤怒:今天守夜的影卫都干什么吃的!还不赶快把这人给我弄走!
      
      穆贺很清楚自己这是中毒了,且这毒不是从酒水也不是从饭菜里下的,也不曾沾到自己的皮肤上,那这毒……就只能是从呼吸中不断吸入的,穆贺咬着牙愤恨地想着,不管为何自己的影卫们没有发现,这都不重要,事后挨个下刑堂涮一遍就知道了,重要的是自己的影卫都是百毒不侵的,不要说麻痹身体的毒药,就算是见血封喉的绝世毒药,对自己这些长期经受药物改造过的影卫们也是没什么作用的。
      
      这也是暮云山庄的影卫百年来都号称无敌的原因之一,别的势力硬拼拼不过,使阴的又没有效果,不知曾有多少门派在得罪暮云山庄后被影卫清剿的只剩一片死寂。
      
      想着穆贺忽然就冷静了下来,心中发出一阵冷笑,安然地仰躺在座椅上只等着不明真相的红雀在惊恐中血溅当场,当他发现自己的毒不管用时,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吧。
      
      片刻,飞檐角落阴影下终于有了动静,穆贺此时脑子昏昏的,根本没在意为何影卫花了这么长时间反应,只下意识地命令道:
      
      “留他一命……”
      
      “好。”
      
      答话的确是红雀,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物体落地的声响从大殿的方向传来。
      
      ‘砰’
      
      只见大殿的阶前落下一团黑影,掉在地上一动不动。
      
      ‘砰……砰……’
      
      又是几声。
      
      只见那传闻中神乎其神的,令人闻风丧胆的暮云影卫们此时都从藏身处掉了下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有无法隐藏的呼吸声说明这些摊在地上的黑影还是活物。
      
      穆贺从怔愣中反应了过来,一下子就慌了,“不可能!不可……咳咳……咳……”他强运内力咳出几口鲜血来,不顾说话引起的胸腔撕裂般的钝痛,继续嘶吼道:
      
      “不可能!怎么会有能对我的影卫有效的毒!你……咳……咳,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拼命地喊着,似乎是想让自己从梦中醒来。
      
      红雀冷冷地看着咳的口鼻胸前到处是血的穆庄主,往日的画面一一在眼前闪过。他想起了那被禁锢的时光,想起了那无止尽的规矩与刑罚,想起了三五出任务回来后身上的伤,想起了三五强撑着安慰自己时的笑容……
      
      他冷笑一声,似是在回应对方的惊惧:
      
      “暮云山庄的影卫之所以号称百毒不侵,不过是他们的身体经过长期的药物改造,与常人不同罢了,能令常人中毒的物质自然对他们没什么效果。但若是找个影卫来慢慢试,其实并不难发现对他们有效的毒物。”
      
      穆贺又咳出一摊血来,“那更不可能!我的影卫……我暮云山庄的影卫在落入别人手中之前一定会毁尽自己的躯体!咳咳……就算……就算你想了什么办法阻止,影卫离了山庄的药物也活不过一个月,根本不够你试药的!”
      
      红雀看着有些疯癫的穆庄主,抬手扣住自己的假面,在边缘处轻轻一按,一声轻快的咔哒声响起,将假面拿了下来。
      
      只见他那一直被遮在假面下的左侧眼角旁的皮肤,从眉骨延伸至颧骨的那一小块皮肤上竟同时布满了无数种不同的伤后又愈合的痕迹,隐约还能看出这人当时自伤时的疯狂。
      
      而那些伤疤下,依稀可见暗紫色的两个字:‘陆玖’。
      
      正是暮云山庄为影卫打下的标记。
      
      “影卫的身子么,我这里恰好有一具。”
      
      红雀又把面具按了回去,摇曳的烛光映的红雀带了鬼面的脸显得有几分妖异,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可惜,我花了四年的时间想要摆脱所有和山庄有关的事物,却唯独摆脱不了这个标记。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方法弄上去的,强酸都洗不掉,割开皮肉后才发现那字迹已经深入到骨头上了。”
      
      “你……咳咳……咳不可能……”穆贺的声音小了下去,他忽然反应过来红雀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了。他说……你要找的影卫,我给你带来了……穆贺惊恐地看着红雀,瘫在原处一时间忘了怎么说话。原来那么失踪的影卫就是红雀吗!
      
      一声哨子在不远处响起,红雀没再理会穆庄主的挣扎,转头看向了一侧的偏殿。
      
      “赵铃,时辰到了吗?”
      
      这几刻钟的时间,红雀自己盯着穆庄主,以防生变,此时他的下属们和此次与他联手的聆月宫的人已经将山庄搜了个遍。
      
      只见从偏殿的后方走出一名着靛蓝色劲装的男子,腰间别双剑,搀扶着一名毫无反抗之力的影卫走了过来。
      
      “启禀楼主,已查明影卫共计八十九名,其中七名先前关押在刑堂,另有十名任务在身,不知何时回来。”
      
      “这是三十五号?”
      
      “是,我是按守职的排表查到的,但应该不是您要找的那位。”
      
      赵铃身为天机楼玄阁阁主,闲时也曾帮着红雀查探过一些三五的消息,所以他很清楚,他现在带来的这位三十五号,肯定不是楼主曾经一直追查的那位。
      
      影卫被轻轻放下,跪坐在地上。
      
      “嗯……”红雀皱了下眉,心中不好的预感愈发强烈了,三十五号果然已经被顶替了,只是自己的人搜遍了刑堂也没发现他……
      
      红雀深深呼吸了几下稳定了心绪,才蹲下身,视线与那名影卫齐平后说道:
      
      “你编号是三十五?那你可知道被你替下来的那个三十五号去了哪里?”
      
      影卫没有回答。
      
      影卫显然没料到自己会被这么客气的请过来,身为战俘,现在不方便刑具加身也就罢了,就连带自己去见那个传说中的天机楼楼主都是由人搀扶着,还刻意由着自己的速度,既不是拖拽,也不是押送。
      
      红雀又问了一遍:“你编号是多少?”
      
      影卫底下了头,依然没有回答。
      
      红雀疑惑地愣了一下,抬头问赵铃:“老赵,你确定时辰到了,他能开口说话了?”
      
      “早就过了一刻半钟了,我算时间什么时候误过?”
      
      红雀蹲在地上盯着影卫瞧了一会,忽然想起什么般的哦了一声,起身回到了穆庄主身边,不顾穆贺那仿佛要吃了自己般的眼神,掀开他的衣袍翻找了起来。
      
      “对不住,是我疏忽了。”
      
      被迫对上红雀视线的穆贺一愣,片刻后才发现对方这句话不是对自己说的。
      
      穆贺那一身锦衣华服随后便被红雀毫无顾忌地扯开了,直到那华美的衣袍被撕扯的丝线纷飞,红雀才从里面翻找出那一块雕着祥云纹饰的黑色玉牌,也不管身后露出中衣的穆庄主嘶哑地喊着什么士可杀不可辱,拿着那块玉牌重新走到影卫面前蹲下,将那牌子放在他眼前晃了晃道:
      
      “好了,令牌在我手里了,我现在是你的主人,说吧。”
      
      时隔多年,红雀再次吐槽庄里这个只认令牌不认人的规矩,太容易让人钻漏洞。
      
      红雀出身影卫,清楚的知道庄里的这些规矩,无论何人,只要令牌在手,便都能号令整个影阁的影卫。然而这个非常明显的漏洞从来就没有人能钻进去,且不说外人是否知道这条规矩,单是因为有影卫在,就从来没人能够近的了庄主的身,更别说能搜出这不知藏在何处的令牌。红雀还在山庄受训时就不止一次质疑过这个规矩,后来才从三五口中得知是因为山庄的创始人有一个双生的兄长,为做区分才特此立下的这项规矩。
      
      不过现在倒是便宜了自己。
      
      影卫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但很快又压下了,终于开口说道:
      
      “回主人,属下不知……”
      
      “这样啊……”
      
      红雀站起身,他本就没抱多少希望,刚要起身去一寸一寸地找,就听影卫忽然说道:
      
      “主人!如果刑堂没有,人若是还活着,就只能在……”
      
      “在哪?”
      
      “在教习处的地牢……”
      
      “教习处……”
      
      “对,教习处在霄殿南面的……”
      
      影卫刚想要指路,再抬头却早已看不见人影,只看见西侧一条小径的拐角处闪过一缕焰红色的袍角。
      
      影卫愣了一瞬,天机楼主……主人,主人知道教习的地牢在哪?
      
      然而影卫很快就没心思想这天机楼楼主神通广大的事了,他记得之前两人对话的内容,似乎是把自己当成了什么重要的人,怪不得要对自己这般客气,只是现在主人已经知道自己不是了,那恐怕就该……
      
      清冷的夜风中只剩下了恐惧。
      
      ——————————
      
      红雀连蹬着墙壁,以极快的速度急转过几个弯道,在一处森严的石殿前落下。
      
      此时这里已经空无一人,红雀一只脚迈过大殿的门槛,闭上眼睛又足足调息了三次才坚定地向里走去,熟练地敲出一个机关格,取出最上面一个簿子后直接翻到最后一页,再一张一张向前翻去,直到看到了‘叁伍’的页面才停了下来,红雀的手指用力地捏着薄薄的簿子,避开视线不敢看中间那些施刑记录,只看了眼边缘处的牢房编号就扔下簿子从格子里抓起一串钥匙飞一般地向里冲去了,十分熟练地按着编号寻路。
      
      只是这几步平路,江湖上号称轻功第一的天机楼楼主此刻竟跑的踉踉跄跄,几乎要把自己绊倒。
      
      红雀转过一道廊角,忽然停住了脚步,一切仿佛都静止了,无论是凌乱的脚步声还是混乱的呼吸声都停止了,只余下了两侧石壁上燃着火把的噼噼啪啪,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黑铁的气息。
      
      红雀望向通道的另一头,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正挂在刑架上,一道黑铁栅栏将他拦在了红雀触手可及之外。
      
      “三五……”
      
      红雀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艰难地迈出最后几步,摸出钥匙抖着手去开那缠在铁栅栏上沉重的锁链,不知是因为那锁沾染了血水生了锈,还是因为触上黑铁的牢笼后就止不住微微颤抖的手,红雀转着钥匙竟拧了几下都没拧开,反倒是扯的铁链哗哗直响。
      
      ‘咣啷……哗啦啦……咣……’
      
      金属碰撞的声音在狭小的石道里回想,极为聒噪,红雀正想试着直接用内力将那铁链捏碎,余光就瞥见那刑架上的身影轻轻挣动了一下,接着就听见那满身血污的身躯里发出一声的喑哑的眒吟。
      
      红雀忙绷紧了自己那控制不住抖动的双手,然而他刚想止住动作,只听‘咔嚓’一声机栝声响,接着又是一阵铁链哗啦声,锁被打开了。
      
      待红雀手忙脚乱地把锁链卸下,再打开吱呀作响的铁门,走上前去想要解下三五身上的镣具时,这才冷静了些许,分出精力去注意三五身上的伤势。
      
      三五全身布满的的各种不同的鞭伤、烙伤已经不足为提,右侧从肩到肘,再到腕关节,都以一个极不正常的角度扭曲着,然而上刑的人似乎没看到般,依旧将镣加在右手腕部,让整个扭曲的右手一并分担身体的重量。下肢关节处都有一些深可见骨的伤痕,似乎是为了展示皮肤和肌肉下面的结构。而那双手,也早已被血水染透了一般,指尖依稀可见闪闪的银光,扭曲的十指没有一处是干净的,全都粘满了乌黑的凝固的血迹。
      
      红雀心里清楚,这里是教习处的地牢,被关在此处的人……都是用来做训练影卫的教具的。各种刑罚的演示,再到各类分筋错骨的招式,都可以毫无顾忌地在‘教具’身上挨个示范。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抚摸那具残破不堪的躯体,直到触到了那切实存在着的体温,这才堪堪收回手来。
      
      “三五哥……”
      
      此时的红雀早已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只觉得那假面下有什么滚烫的液体流了出来,红雀怔愣着擦了一把脸,擦完才发现自己手上已经沾满了血迹。

  • 作者有话要说:  白鲤出场了!
    ——————————
    感谢小树苗的手榴弹!
    感谢拂晓、明月有姝的地雷么么哒QvQ
    以及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5388340 44瓶;鹿鹿子 16瓶;桃花笑 10瓶;言行 8瓶;红叶枫了 5瓶;伊织娜邪 4瓶;
    (再早之前灌溉的查不到记录了对不起,也感谢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