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旧事 ...

  •   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辰,红雀有些散漫地斜靠在竹椅上,半张鬼面斜斜地横过面部,从左侧的额角一直覆到另一侧的唇边。火辣的阳光从大敞着的窗子中洒了进来,给那半张鬼面镀上了一缕金边。
      
      红雀偏头看了眼窗外,自己这素来人流不断的天机楼门口此刻却是半个人影也无,而百尺开外则围满了暮云山庄的侍卫。红雀满不在乎地看了看侍从给自己递上来的一封纸笺,嗤笑一声道:
      
      “你想让我帮你去找一个死了十年的影卫?”
      
      红雀说完又捏起一只樱桃来扔进嘴里,他的脸上虽然带着假面,但那半张似笑非笑的鬼脸却没遮住他太多的喜怒哀乐,此时他正对着一旁的侍从一挑眉,嘴咧了一下才轻声回道:
      
      “穆庄主,我天机楼再神通广大,也没法凭这一个编号去找一个烂成骨架子的尸体,请回吧。”
      
      说着理了理身上的红袍就要起身走人,半张脸掩在鬼面下再看不清神态。穆贺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身为暮云山庄的庄主,何曾受过哪门哪派如此轻视。红雀刚站起身就觉得背后一阵寒意袭来,穆贺的声音冷冷地从身后传来:
      
      “不听我令,拿下!”
      
      话音刚落,一名侍卫就已拦在红雀面前,出手袭向红雀的假面似是想要将其打飞,红雀稍一偏头躲过,手已经覆在了对方未来得及收回的拳上。
      
      红雀嘴角微微一勾,忽然想起了不知是谁为自己编排的江湖传闻:天机楼楼主红雀有三不能碰——其一假面不能碰,其二双手不能碰,其三红袍不能碰,若是碰了,则……
      
      只听一阵咔嚓错断之响,侍卫那只伸出去的手臂已经呈一个诡异的角度扭曲了起来。
      
      并没有血溅五步,因为……红雀微微皱了下眉,看了眼脚下刚铺的崭新的毛毯,轻轻摇了摇头,
      
      不想麻烦自己人收拾。
      
      红雀绕过嚎叫着蜷缩在地上的侍卫,微笑着一步步径直向穆贺走去,只见对方呆愣了几瞬才反应过来的样子,显然是从未把自己放在眼里过,而穆庄主身旁另一名侍卫见自己走来,马上拉开了架子,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刚想盘算着怎么将对方‘请出去’,就见这位袍底和袖口织着深紫色流云纹的穆庄主抬手一招,立刻就有四名黑衣影卫在自己身边显出身形,围在自己四周,几名影卫看似没有任何动作,但红雀却知道此时这四人指上都绕着暗线,只需轻轻一动便会有无数毒针暗器向自己飞来。
      
      暮云山庄之所以数百年来稳居江湖第一的位置,令许多人谈之色变,就是因为暮云影卫的存在,暮云山庄的影阁驱使着九十九名黑衣影卫,他们像傀儡木偶一般替山庄执行各种任务,暮云影卫的身体常年受到暮云山庄特有的药物改造,以透支本元为代价,身体都被强化到能够单挑江湖上一流的高手,更是比传闻中的皇家影卫强上不少。
      
      红雀环视一周,毫无忌惮地又向前走了一步。影卫作战向来在暗中击杀最为有利,穆庄主如今让影卫现形不过是想威胁自己罢了。
      
      只是一看见这些影卫,红雀就止不住的想起那极力想要忘却的回忆,不仅如此,更是让他脑海中不停地浮现出最近正在焦虑着的一件事。
      -
      大约是六年前,红雀创立天机楼一时成为了江湖新贵,又用短短几年时间,在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的情况下将天机楼这个情报组织发展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成了炙手可热的话题人物。
      
      只是没人知道,红雀原本是一名暮云山庄的影卫,也正是如今穆庄主口中说的,十年前逃走后不知所踪的那名影卫。
      
      红雀不知道为何时隔十年对方又把自己给翻了出来,但是好奇心早就被磨平了,红雀此刻不愿去纠缠这有的没的,陪这位许久不见的前主人玩一场‘贼喊抓贼’的闹剧,此时只想赶紧把这位勾起自己回忆的人打发走继续吃自己的冰镇樱桃。
      
      然而红雀却罕见的没有动手,因为他现在被另一件事完全占走了心思。
      
      原来在红雀声名赫赫的这几年间,每当他独处时,都能想起在曾经那些暗无天日的时光里,一名编号为三十五号的影卫,那些绝望而又压抑的日子里,一直是他在默默地护着自己,甚至最后帮自己逃离。
      
      三五是红雀被禁锢在暮云山庄时唯一的温暖,红雀当初本想叫他一起逃的,但不知为何三五却拒绝地很坚决,他说他还有事要做,不能走,最终只是无奈地笑了笑道了声保重。然而当红雀问他究竟是什么事没做完时,三五却茫然了一阵,摇了摇头说不记得了。
      
      后来,当红雀建立的天机楼渐渐稳定壮大了起来后,他就一直派人暗中查探着三五的动向,三五何时出了任务,何时回了庄,何处受了怎样的伤,红雀都一直默默地关注着,不敢贸然打扰。
      
      红雀曾无数次起过把三五带走的念头,然而一则暮云山庄太过强大,不是自己这个刚入江湖的新人硬杠能杠的过的,二则红雀还记得三五说他还有事情要做还不能走,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要做的那件事有没有想起来,做完了没有,倘若没有,那自己贸然行动定会坏了他的事。
      
      这期间红雀也曾尝试过暗中联系三五,然而放出去的暗语却始终没有收到过答复,红雀也怕自己动作大了惹得山庄注意,最后反而连累了三五,便也只能这样悄悄地打探,在背后默默祈祷着他一路平安。
      
      然而让红雀忽然焦虑起来的事,就发生在最近这个月,天机楼追查三五的几条消息线忽然就空了,再也查不到任何关于三五的消息,红雀甚至亲自去查了都没有结果,只知道最后的记录正停留在三五回庄的时间。红雀希望是自己想多了,三五只是有别的事要做,被山庄委派了其他任务,或是自己的消息网有疏漏,而不是……
      -
      而不是三五出事了。
      
      红雀闭上眼平复了一下焦虑的心情,按下想要赶紧送客的冲动,开始想如何从这位庄主身上套出三五的消息。
      
      然而红雀刚从袖口翻出一排刀片夹住,就听穆庄主道:
      
      “我是没有更多的线索,但我查到了是谁帮他逃脱的,有这些罪证,想必以天机楼的实力定能摸出个七八分来。”
      
      红雀一惊,心里渐渐有了个不好的预想。不动声色地把刚捏在指间的刀片收回掌心,道:
      
      “愿闻其详。”
      
      穆贺见红雀在被自己影卫围起来后就改了口,嘴角颇为得意的高高跷起,不屑地冷笑了一声道:
      
      “今年影阁彻查的时候,在一名影卫的住处,发现了些有趣的东西,这才发现,原来当年那个失踪的六十九号影卫不是死了,而是逃了,那,就是这些。”
      
      自有一名侍卫将一个卷帘在了两人身旁的桌案上徐徐摊开,里面裹着的是一排有些奇怪的器具和几个大大小小的各色瓶子,似乎是年岁有些久了,那些瓶子里当年没用完的药水渐渐从封口处渗了出来,在瓶颈和布帘上晕出一块块颜色各异的斑块。
      
      “久闻天机楼楼主精通药理毒理,根据这些能查的出来吧?”
      
      红雀根本没听清对方在说些什么,当他看到那那个布帘的时候,帘子尚未展开,红雀就觉得脑子嗡的一下,仿佛浑身的血液都静止了。
      
      这不是自己逃出时三五为自己准备的工具么,三五……我不是说过让他立刻销毁,他为何……若是一时间没机会处理掉也就罢了,这都十年了,为何它还在三五的房间里……
      
      红雀没想明白,但他看了眼穆庄主那双暗流涌动的眸子,再结合上最近一直挂在他心头的三五失踪的事,脑海深处忽然被钢针扎了一下般刺痛了起来。
      
      果然,三五是出事了。
      
      想了想自己曾经在山庄受过的几种刑罚的滋味,红雀的目光忽然阴沉了下去,刀子一般的目光一扫而过,倏的又恢复如常,他努力平复了一下过快的心跳,用尽量平静的语气对穆庄主道:
      
      “好,我帮你查。”
      
      红雀盯着那帘熟悉无比的工具,脑子飞快地转动着。自己的实力还远不够与暮云山庄为敌,然而三五如今出了事,已经没有犹豫的余地了,他如今被山庄抓住,而庄主却还不知道自己的动向,说明他什么也没有透露,说明他……仍在受刑。
      
      红雀的心中仿佛被刀子扎了一下,疼的厉害。决不能再让三五在山庄受那些折磨!
      
      ——————————
      
      七日后,暮云山庄的主殿前摆了一桌满满当当的酒席,夜已经深了,一簇一簇的烛光却把此地映的明晃晃的一片,几个身着暗紫色华服的人,此时正烂醉在青玉桌板上,酒菜都扣了一地。
      
      不间断的笑骂声中终于传出一句有意义的话语来,
      
      “你说那天机楼的红……什么来着?竟然废了你一个侍卫?”
      
      “侍……侍卫而已,”穆贺穆庄主那早已红透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啐了一口道:“要不是如今我还有求于他,我……我早晚要他十倍的还回来!”
      
      “呵,本来以为那传说中的红雀有多厉害呢,咱们那些个影卫一出动,还不是吓得他乖乖地听咱庄主调遣……”
      
      “说起来,明……明天就到了他向你交差的日子了,我觉得这七日……未免也太短了,他说了查不到要怎么着了吗?”
      
      穆贺摊在一张长椅上,放下酒杯嗤笑了起来:“呵,他自己定的日子,那我可不管,信签都在我这,天机楼总不能刚成立没几年就毁了自己的信誉吧?”
      
      另一个声音继续道:“所以说,没查到到底要怎么办?”
      
      “呵,他说若是查不出,就任我随意使唤一整天!”
      
      “哟——”
      
      剩下的三个人都开始起哄。
      
      穆贺噗嗤一声乐了出来,盯着手中的酒杯神情有些恍惚:“虽然这件……这件事挺要紧的,但我还真想看看那……那鸟人跪下来学狗叫的样子……哈哈哈哈哈……”
      
      众人又跟着附和道:“就是,不亏不亏!”
      
      穆贺又躺在椅子上迷糊了一阵,吹着凉风开始盘算着怎么才能把那日在红雀那里吃的瘪给讨回来,正想着,忽然间风停了,他有些疑惑的睁开眼,竟看见红雀正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
      
      面前的红雀似乎有些重影,还有些摇晃,依稀可见的是他脸上那半张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鬼面,一袭红衣在烛光的映衬下竟显得有几分烫眼。
      
      穆贺酒还没醒,四下瞧了一圈发现周围只多了他一个人,红雀似乎是只身前来的,还什么东西都没带,穆贺不禁咧嘴笑了起来:
      
      “哟,这是没……没查到,提前来让我使唤了啊?真乖,过来给爷瞅瞅……”
      
      红雀果真向前走了两步,穆贺却笑不出来了,他趁着酒醉就想伸出手去拍拍红雀那露在外面的半张俊朗的脸颊,挣动了几次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怎么也动不了了。
      
      就听见红雀清爽的嗓音道:
      
      “你要找的影卫,我给你带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主攻文《影卫把我当鸡养…气炸毛!》
    修仙大佬变成影卫眼中的蠢萌小山雀,白天被气炸,晚上变成人形怎能不报复回来?
    戳作者专栏可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